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许你两世相顾 第75章 逃跑的顾言然
    这只是一个巧合吗?

    顾言然对刘楚佩这三个字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偏执,再加上她面部的这一共同点,他觉得事情好像超出了他的认知。

    一个电话突然打进来,温言之接起。

    “温先生,机票已经定好了,中午十二点的,等等我给你把机票送过来。”

    “不用了,帮我退了吧,过几天再去。”温言之皱了皱眉,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计划被打乱了。

    他挂了电话后,又拨了一个号码。

    过了一会儿,对面才传来一道有些激动的声音,“温言之!”

    很多人叫过他的名字,但好像从未有这么一个人,只要轻轻叫一声他的名字,就让他满是悸动。

    他一听到她的声音,眉眼都舒展开,“在干嘛,有没有打扰到你?”

    “没有没有。”顾言然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两人,听着他的声音,满是笑意,“我在看电视。”

    “你让我帮你查看的事情,我已经有结果了。”温言之将消息页面打开,将图片发给了她,“图片发给了你,你等等看。”

    “真的……有东西?”顾言然激动地提高了音量,她突然反应过来,朝身后看去,许亦洲和许亦琛都好奇地看着她。

    “嗯,有两个字。”温言之顿了顿,“你看了应该会明白。”

    “我——会明白?”顾言然有些不解,他这话什么意思?

    温言之没有回应,只是淡淡说了句:“今天早上有人来盗女尸。”这件事温言之没准备瞒着她。

    “啊?”顾言然惊到,什么情况?

    “不过,我正好经过,被拦下来了。”他语气平静,仿佛这是一件日常的小事,让人不觉得他经历了什么险境,可想了想,他觉得这话好像没有什么效果,又加了句,“两个人,都带着刀。”

    “什么?那女尸有没有受到损害?”顾言然没想到,怎么会有人这么明目张胆来盗女尸。

    温言之心中郁结,难道听到带着刀,第一句问的不应该是他人有没有事吗?如今他是真的感受到了,顾言然的脑回路是真的跟别人不大一样。

    “我还在查验,暂时还没发现什么二次伤害。”温言之看着面前的女尸,他如今算是在跟一具女尸争宠?

    “那就好,那就好,等我回国了,我马上过来看看。”顾言然如今已经归心似箭,奈何自己还不能回去。

    “顾言然,你相信巧合吗?”温言之看着面前女尸的右脸与脑中顾言然的模样渐渐重合。

    “巧合?”顾言然并未立马回答他,她想了想,“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这世间一切的巧合都是蓄谋已久。

    蓄之已久,发之必速。”

    “那我告诉你一个你自己也会惊讶的巧合。”温言之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告诉了她,回应他的,是她手机砸落在地上的声音,和片刻的安静。

    而这头的顾言然脑中仿佛炸开一般,她现在脑中一片空白,只有温言之那句话再不停地回响:

    她的右脸也有一个和你类似的灼伤的痕迹……

    右脸……灼伤……

    是她,是她,真的没错了,那女尸不是刘楚玉,她是刘楚佩。

    眼前一片模糊,眼眶中的滚烫打落在地上,顾言然跪坐在地上,喜极而泣,她压抑着自己的哭声,不想让另外两人听到。

    可手机砸在地上的声音还是让两人察觉到,许亦琛和许亦洲站起身,往这走来,“言然,怎么了?”

    她赶忙擦着脸上的泪痕,尽量不发出哭腔,“没事,还有事要忙,我先上去了。”她趁着两人还没走过来,赶忙捡起手上的手机,往楼上跑去,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两人。

    回了房间的顾言然将门锁上,靠在门上缓缓坐到地上,她看着手机中的“正在通话中”几个字,颤抖着将手机放到耳旁,“你确定吗?”

    “嗯。”她那头发生了什么情况他也猜到十之八九,他回了她以后,没有再说话,静静陪着她。

    只有一个人的顾言然再也抑制不住,这些年的无措,孤独,茫然,委屈都涌上心头。

    差一点,她真的都要觉得那些都只是一个虚无的梦境了,没有人理解,没有人相信,让她都快觉得那些都是假的了,刘楚佩的尸体,她手上的那块糖玉,她脸上的那块疤痕,其实都是真的,不是吗?

    她不想让温言之听到她的哭声,便把电话挂了丢在旁边。言之,他们都不信我说的,他们都说你是假的,不存在的,可现在这些证据摆在面前,他们该相信了是不是。

    言之,言之,我想见你。

    顾言然立马站起身,擦了擦眼泪,在柜子里翻找着自己的护照和身份证,拿了现金,通通往包里一塞,就往外冲去,刚刚打开门就想到许亦琛和许亦洲还在外面,他们肯定不同意她这个时候回国,更别说让她一个人回国了。

    可是她现在真的很想见他,很想很想,她等不到半个月之后了。

    她关上门,急切地想着如何支开许亦洲和许亦琛,许亦洲还是很好支开的,主要是许亦琛太精明,她有时候真的糊弄不了。

    她上网看了看,最近的航班是晚上十一点,下一班只有明早了,这里离机场要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她不能再耽搁了。

    她在房中急得不行,往窗外看去,外面已经漆

    黑一片,她打开窗,往下看去,这个高度应该没有问题吧,还好只是二楼,二楼她还能赌一赌,三楼她就真的没办法了。

    窗外有一棵百年的榕树,枝头已经伸到了窗的一侧,夜里的风拂过,秋叶簌簌。

    顾言然将手机放进背包里,从箱子里拿了一件棉服,将背包裹在里头,朝榕树的方向丢去。

    打开另一侧的窗,看着那不算粗壮的树枝,长长叹了一口气,她还是刘楚佩的时候,爬树这种事情没少做,这棵树对刘楚佩来说,那真是小菜一碟,可如今她是顾言然,二十年都没有爬过树了,她心里还真是没底。

    她仅凭着以前的记忆,一只脚往窗台上跨去,她稳了稳身子,用右脚往旁边的树上探了探。

    “咚咚咚。”突然传来了敲门声,顾言然吓了一跳,差点往楼下栽去。

    “言然,没事吧。”门外是许亦琛。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她轻轻地回到房中,将门打开一半,探着头,“没什么事,我正准备洗漱呢,我想早点休息了。”

    “好。”许亦琛还是有些不放心,往房间了扫了一眼,“怎么窗开着?”

    顾言然心里一慌,藏在门后的右手都开始抖了起来,她咽了咽口水,“里面有些热,我通个风。”

    许亦琛见她说话有些僵硬,想着应该是刚刚打电话的事情,也没有再多问,她不说,他就当不知道好了,“睡觉的时候,记得把窗关了,这里夜里还是有点凉的。”

    “好。”顾言然乖巧地点点头,紧张地声音都有些颤抖,她怕露出破绽,觉得自己还是少说话为好,“晚安。”

    “晚安。”许亦琛关上门离开。

    顾言然松了一口气,回到窗口,往回看了眼,又重新回到床边,将两个枕头塞进被子里,装作有人睡在床上,她换了身衣服,熄了灯,重新回到窗口。

    此时视线里都是漆黑一片,顾言然有些后悔一早就把手机一起丢下去了。

    她在黑夜中摸索着,重新爬到窗台上,右脚伸出去,踩到了树枝,她使了力踩了踩,发现还算牢固,她才往树的一头挪去。

    细小的树枝擦着她的脚踝,她也顾不上其他,将整个身子倾斜过去,险险地趴在树枝上,猛的承受一人重量的树枝,在黑夜里抖动着,在夜里十分明显。

    她屏气敛息,生怕有人过来,别墅周围有好些保镖,被他们发现了,那她不仅回不去了,搞不好还要被许亦琛禁足。

    她感觉上天都在眷顾她,这个点没有人,她挪了挪身子往前爬去。

    如今身体的记忆比她的手脚反应更加沉稳,她真的有些感激当初自己的不学无术

    ,整日没个正形,天天在树上爬来爬去。

    她不敢再耽搁,迅速地爬到主枝干上,往下探了探头,还好不高,她闭上眼,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再睁眼时,眼中满是坚定,她丝毫不犹豫地往树下跳去。

    不偏不倚,人正好落在刚刚丢下的棉服旁边,给了她一个缓冲,她揉了揉刚刚好像有些扭到的脚,拿起地上的东西就往一旁的围墙走去。

    刚刚都爬过树了,这不高的围墙根本难不倒她,她把东西往外一抛,人翻过了围墙。

    要是有人经过,一定能看到路上有一个看着有些落魄的东方女孩匆匆忙忙跑着。

    顾言然戴上口罩,往繁华区跑去,还好许亦洲家不在郊区,不然自己真的要疯掉了,她到街区打了一辆车前往机场。

    晚上的车少,她很快到了机场,买了十一点的那边航班,等飞机起飞时,顾言然才真正地松了一口气。

    许亦琛最后肯定会发现她不见了,可是那时候她已经在飞机上了,他也不能把她怎么样了,而且反正她只是回去见他一面,马上又回来的。

    她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那个心心念念的人,觉得心里都被填满了一般,她心里只想对他说一句话:

    温言之,我不想再躲避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