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夫人每天都在闹〕〔璀璨仙途〕〔未来兵王在都市〕〔凤还巢:隔壁王爷〕〔踏星〕〔一朝穿越王爷手到〕〔嫡女心计,妖孽王〕〔最强重生之学霸女〕〔燧灵记〕〔五零俏花媳〕〔妻子的背叛〕〔我在同一天活了千〕〔无限关爱有限责任〕〔别叫我歌神〕〔私房孟婆汤〕〔趟过职场这条河〕〔全职武师〕〔路过总裁家〕〔此生我无法拥有你〕〔我真不想躺赢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许你两世相顾 第93章 你这个禽兽
    刘楚佩往后缩了缩身子,但又不敢把心里的不适表现出来,她的不安让她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皇叔想要什么呢?我宫里有的,若是皇叔喜欢,我都可以送给皇叔。”她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好让她挣脱他的手。

    可她刚刚有一丝挣扎,就被他察觉到,他猛的加大力度,让她逃脱不得,手依旧被紧紧攥着。

    “皇叔,你弄疼我了。”刘楚佩感觉有些不对劲,使劲挣脱。

    刘彧并未为难,他手一松,她一个使劲,就将手抽了出来。

    她年纪也不小了,这种情境她虽说从未遇到过,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她早就在那些画本子里看到过类似的。

    皇叔的脸变得极快,如今早就没有了早前的那副温柔的模样,他唇角微微上扬,带着眼角都微微勾起,魅惑中带着贪婪。

    她以前总是夸皇叔的眼睛长得极其好看,但此刻她觉得,她好像从未真正认识过他的皇叔。

    “皇叔,我……我想先回宫了。”她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等等可能会发生什么,只想逃离这里,里面的氛围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转身开门,可发现不管她怎么使劲,这门就是打不开。

    门从外头被反锁了……

    刘楚佩惊吓出一声冷汗,“皇…皇叔。”

    “急什么,不是还没好好感谢皇叔吗?”刘彧凑近她,贴在她耳边说道:“等皇叔满意了,再送你回去。”

    他说话和呼吸时呼出的气息扫过她的耳朵,她忍不住颤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皇叔……我,我还是想先回宫。”她眼中闪着泪光,声音中都带着颤抖。

    这样的她不仅没有让他放开她,反而让他眼神更幽暗了几分,身上某些感觉叫嚣起来。

    “乖。”刘彧试图安抚她,让她不要那么紧绷,“皇叔又不会吃了你。”

    刘楚佩颤抖着身子,手紧紧攥着衣角,咬住下嘴唇。

    “楚佩喜欢皇叔吗?”刘彧俯下身子,与她平视,右手抚摸着她的小脸,声音中带着一丝沙哑。

    “喜……喜欢。”刘楚佩默默咽了一口口水,她原本是挺喜欢十一皇叔的,可此刻突然就有些不喜欢了,但她不敢说出来,生怕刺激到他。

    果然,他听到这句话会心一笑,整个人都柔和了下来,他冰凉的手抚摸上她的脸庞,“皇叔也很是喜欢楚佩呢。”

    被他抚摸过的地方瞬间又起了鸡皮疙瘩。

    “楚佩愿不愿意一直和皇叔在一起,和皇叔成为最亲的人?”刘彧的眼中有着让她觉得十分陌生的情绪。

    “我与皇叔本就是亲人啊……”刘楚佩

    看着如此陌生的刘彧,牙关都在颤抖。

    刘彧轻笑了一声,将她一把拉了过来,始料未及的刘楚佩一下便撞进他的怀里,“皇叔想与你更亲近一些啊。”

    “皇叔!皇叔!你放开我。”刘楚佩拼命挣扎,可是被他紧紧扣在怀中,“救命啊!救命!”

    回应她都只有刘彧的轻笑声。

    “皇叔,你放我回去好不好。”刘楚佩急得眼泪流了出来,“皇叔,你别这样。”

    “不用怕,楚佩,皇叔会疼惜你的。”刘彧将她打横抱起,丢在床榻上。

    刘楚佩刚刚准备爬起,就被他压在身下。

    “你放开我!放开我!”刘楚佩怎么也推不开他,开始奋力拍打着他的肩膀。

    “等等你就会感谢皇叔的。”刘彧此刻的脸上贪婪和猥琐的一览无余,他一把掀开刘楚佩的裙子,将自己的衣服扯开。

    “混蛋,放开我!你放开我!”刘楚佩被他的举动吓得大叫,“若是让人知道了,父皇不会放过你的。”

    “呵,那又如何。”刘彧冷笑一声,将挣扎的她紧紧按在床上,“他们不敢声张,说不定还会让我娶了你。”

    “你这个禽兽!”刘楚佩恶狠狠地看着他。

    “小小年纪的,骂起人来倒是一点都不含糊。”刘彧将头埋进她的脖子里,深深吸了一口气,幽幽的清香让他咽了一口口水,果真,跟那些女人不一样,“省省力气吧,等等有的你喊的。”

    他将手伸进她的衣襟里,刚刚触到她的皮肤,就被手中的柔嫩皮肤激得震了一震,他再也控制不住,往更深的地方袭去……

    刘楚佩早就被他的动作吓得失了魂,泪眼婆娑,愣愣得看着屋顶。

    “啊——”突然一声惊叫声,她身上的重量顿时消失。

    “刘彧!你个畜生。”

    熟悉的声音让刘楚佩委屈的泪水一下喷涌而出,她肆意地哭了出来。

    谢衡停住踹着刘彧的脚,看着躺在床上凌乱一身的刘楚佩,他眼睛通红,如同一只狂暴的野兽,又拼命踹向已经晕死过去的刘彧,他抽出怀中的一把刀,往他身上狠狠刺去。

    “阿衡——”

    谢衡听到这一无助柔软的声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立马走到床边,将她的衣服理了理,“阿佩。”

    “我想回宫了。”她抬起头看着他,眼泪无声滑落。

    谢衡感受到刘楚佩紧紧攥着她的衣袖,他知道她在害怕,他将她紧紧抱着,揉了揉脑袋,“好,我们回去,我送你回宫。”

    刘楚佩看着躺在地上没有反应的刘彧,握着他衣袖的手又紧了紧,声音都在颤抖,“他……他……”

    “我杀了他好不好。”谢衡如今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他从来不舍得她伤了一分一毫,他却如此欺辱她。

    刘楚佩摇了摇头,“不要……不要……你会死。”

    杀皇族的人可是大罪。

    谢衡此刻才发现她有些不正常,没法连续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像是吓傻了,他一把将她抱起,走了出去。

    直到此刻,他才觉得自己太过无能,为何不能好好保护她。只比她高半个头的谢衡抱着她,缓缓往外走去。

    “三公子,让属下来吧。”等在门口的侍卫见自家小主子吃力地抱着一个人,便走上前,准备接过。

    “走开,不用。”谢衡将刘楚佩抱的更紧,他怎么可能会让别人再碰她。

    他抱着她走到马车旁,低声温柔地说,“阿佩,我送你回宫了。”

    刘楚佩点点头,紧紧抱着他不肯松手。

    “公主。”马车的帘子突然被掀开,香奴见到谢衡怀中的刘楚佩,吓得哭了出来,“公主,怎么了?”

    “别问了。”谢衡不悦地看了她一眼,“你带她在马车中换一身衣服,就在右侧下面的木格中。”

    “是是是。”香奴不敢想刘楚佩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愣愣地扶着被谢衡放在榻上的刘楚佩。

    他刚刚转身,就感觉后面的人紧紧拉着他的衣袖,他折回来,揉了揉她的脑袋,蹲下身安慰道:“乖,让香奴给你换一身衣服。”

    “别走。”刘楚佩愣愣地看着他,眼里满是惊魂未定。

    “不走,我就在外面。”

    听了这话,刘楚佩才松开了手。

    谢衡掀开帘子,走了出去,他回头看了一眼“淮阳王府”的牌匾,眼里一片抑郁,“留下他,府里其余人——”他用手在脖子处比了一个杀的手势。

    刘彧该让他亲手了结,他会找机会的。

    “是。”几个侍卫应下,便消失在淮阳王府中。

    旁边的人皆是感到惊讶,如今谢衡的眼神完全不似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该有的,他眼中的杀意果决,令人看了感觉寒彻入骨。

    马车缓缓行驶,谢衡坐在外面,紧紧盯着帘子,生怕她突然有什么不对,他好立马冲进去。

    “谢公子,换好了。”香奴露出半张脸来。

    谢衡点点头,起身掀开帘子坐了进去,香奴识趣地走了出来。

    “阿衡。”刘楚佩看见熟悉的身影,终于放下心来,还好,他还在。

    “我在。”谢衡靠近她,紧紧攥着她的手,给她安全感,“不怕,不要去想了,我不会让他再伤害你了。”

    “我没有想到的……”

    “我不知道他会这样

    ,要是知道,我就不去了……”

    “我刚刚怕死了,我以为我完了……”

    谢衡紧紧抱着她,听着她一个人呢喃,轻轻拍着她的背。

    “阿衡,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他了,不想了——”她往他怀里缩了缩。

    “好,好。”谢衡眼眶微红,“以后不会再见他了。”

    刘楚佩突然坐直了身子。

    “怎么了?”谢衡以为她又收到了刺激,紧张地看着她。

    刘楚佩撩起袖子,如今手腕上那只玉镯分外刺目,她一把扯下,往外丢去,急促地喘着气。

    她不想再看到有关他的一切了。

    谢衡没有说话,他大概猜到了什么,只是心疼地将她抱在怀里,“回去以后不要多想,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知道吗?”

    “父皇和母后也不行吗?”刘楚佩抬起头看向他,想起刚刚那一幕幕还是有些后怕。

    “不能说,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知道吗?”谢衡揉了揉她的脑袋,低声安慰她。

    就算她是宫中受宠的公主,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的名声毁了不说,就怕刘彧狗急跳墙,说不定还会倒打一耙,到时候会让她陷入更危险的境地。

    这件事就烂在肚子里即可,外面的人都是谢府的亲信,可以信任,香奴也是她的贴身宫女,不会宣扬出去。

    刘楚佩木讷地点了点头,靠在马车上不说话。

    马车缓缓在宫外停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给我一张复活卡〕〔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