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望族闲妻 第三百五十章 承恩伯府宴会(一)
    该死的马成岗,要不是他拒绝了春巧,哪里会伤害春巧。面上看着春巧什么都没事,可她心底想法多呢!哎,感情的事,其实她能说了算,马成岗不愿意娶春巧,她总不能拿着刀架在脖子上。况且这段时间马成岗跟春巧很冷淡,几乎到了陌路人,连话都不说。

    反倒是明觉,自从程子墨告诉她,明觉喜欢春巧,她就开始不经意的注意两人,结果发现,明觉还不如明路,是个不会说话的人。这让春巧如何受得了,明路喜欢春珠,她有点数。想着也不错,明路是程子墨身边的人,春珠嫁给他,很体面。倒是春巧,一起在玲珑镇回到京城,对她最是心疼,也最希望她能找到好的归宿。

    也不知道程子砚抽什么风,他怎么就想着娶春巧,尽是给她添乱。偏偏他又不是程子墨的嫡亲兄弟,要不然身为嫂嫂,她还能去狠狠的教训他一顿,偏偏想着情况尴尬,她怎么做都不是。尤其程子墨还不在京城,害的她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福安郡主就算了,要是程勋没有中毒,兴许还能去讨论一二,现在就罢了。

    程勋想着还受伤,程子砚是他的儿子,想必一时半会也不会提起成亲的事,只是得赶紧程子砚对春巧的念头。

    “少夫人,求您了,奴婢想一辈子留在您身边伺候您,你若是觉得奴婢哪里做的不好,您尽管告诉奴婢,奴婢改就是了,少夫人,您别敢奴婢离开,奴婢想留在您身边伺候您一辈子,不嫁人,不嫁人。”春巧眼见顾廷菲不吭声,一颗心直往下沉,莫非真的要她嫁给程子砚,她不愿意。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恳求顾廷菲,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她是成国公府的程少夫人,一定能有法子帮助她,抬起恳求的头,直勾勾的盯着顾廷菲。顾廷菲轻叹口气,道:“地上凉,跪着对身子不好,别哭了,要是被人见到,还以为我欺负你。既然你不愿意,我是不会勉强你的。”

    可惜她将来若是离开程子墨身边,断然不能带着春巧,跟着她受苦。顾廷菲果断的摒弃这个念头,在她走之前,一定要亲眼看着春珠和春珠出嫁才行。春巧闻言,激动的站起身,紧握着她的手,激动道:“少夫人,您说的是真的,奴婢多谢少夫人,奴婢多谢少夫人,奴婢就知道少夫人对奴婢最好了,奴婢这辈子一定会伺候好少夫人。”

    “停,好了,这些话不用说了,我心里都知道,你是个好姑娘,程子砚不适合你,你能想明白,再好不过了。回头找个时间我跟他说清楚,对了,你切记不要跟他单独见面,一定要跟春珠在一起,凡事多留一个心眼,总是不会有错,记住我的话,一定不能跟他单独见面,记住没有?”或许顾廷菲想多了,将程子砚当成毒蛇猛兽,还是有必要提醒下春巧。

    春巧忙不迭的点头应道:“是,少夫人,奴婢几下了,奴婢绝对不会忘记。时辰不早了,少夫人,奴婢扶着您回屋歇着。”得知程子砚要求娶她,春巧不知道有多难受,她跟程子砚连面都没见过几次,要她嫁给程子砚,她才不愿意。

    就算做正妻,她也不愿意,第一是不喜欢程子砚,第二觉得程子砚是成国公府的庶子,她的身份是个小丫鬟,根本就高攀不上,自己什么身份,她清楚的很。程子砚不可能单纯喜欢她,才想着娶她,肯定有其他她猜不到的原因,顾廷菲说的没错,往后见到程子砚,一定要躲得远远的。

    连着两日过去了,顾廷菲每日都会去看看程勋,福安郡主的气色越来越差了,秦嬷嬷小心翼翼的将她拉扯一边告诉她,福安郡主晚上都没怎么睡觉,一直守在程勋身边,有时候程勋会哼哼两声,到现在都没清醒,秦嬷嬷最是心疼福安郡主,所以希望顾廷菲能帮忙劝着,身子要紧,要是她累垮了,谁来照顾程勋。

    顾廷菲深呼吸一口气,对着秦嬷嬷微微颔首,随后抬脚朝福安郡主走过去,低声道:“郡主,我看你脸色不太好,你还是早些回去歇着,这里有秦嬷嬷照顾着,不会有事。若是你实在不放心,就去外面榻上躺着,总是这样,若是父亲知晓了,相信也不会高兴看到你作践自己的身子。

    郡主,你听我把话说完,父亲救了你,那是希望你能获得好好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伤害自己的身子,那就让父亲白白受苦了,王太医医术高明,我相信他定然能替父亲配制出解药,我们就耐心等等,实在不行,我们就去江南仿遍名医,一定将父亲医治好。”她的话如同流水一般轻轻的流淌过福安郡主的心田,从未想过有一日她能跟顾廷菲和平相处,为了共同的程勋,程子墨不在京城,他们要团结。

    福安郡主眼中泛着点点荧光,低声道:“好,听你的。”顾廷菲松口气,这么容易就听她的话,怎么感觉有点不像福安郡主了。

    翌日清晨,顾廷菲一大早就来程勋的院子,秦嬷嬷似乎脸色不对劲,将衣袖里的帖子递给她,狐疑的打开一看,这是承恩伯府的帖子,这个时候承恩伯府送来帖子,不得不让顾廷菲怀疑。

    程友无奈的摊开手:“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我都说的很清楚了,大哥没事,连太医都说他没事,你到底在担心什么?”他现在突然觉得小谢氏有点无理取闹,真想尽快离开。

    小谢氏一伸手,就揪着程友的耳朵,厉声道:“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和儿子,要是你能做成国公,将来对子岚也是件好事,你以为子岚成了湛王妃,就在王府过的舒心了,没有强有力的母族支撑,怎么能行?我怎么嫁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东西,你自己说说,该不该听我的话,太医说没事,你相信啊!

    今日都第三日了,郡主和顾廷菲还是拦着不让我们进去看大哥,你自己心里难道没数,大哥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了,我们得提前做好准备。不过父亲、母亲也是,他们还真的傻乎乎的相信太医和郡主的话,真是糊涂!”自顾自的说着,希望程友能听进去。

    程友猛地推开小谢氏,狠狠的剜了她一眼:“闭嘴,你不许胡说,大哥不会有事,你别诅咒大哥。行了,我不听你说了,我衙门还有事,我先走了。”眼见他要跑,小谢氏岂会让他如意,一把将他拉回来,道:“你要是想去衙门也行,今日你必须带我见到大哥,我一定要知道他的真实情况,还有我让你给管家送的东西,你有没有送过去。”现在的小谢氏真是魔怔了,变得程友快要不认识了。

    十多年了,程友自认为对她够好的了,就算有姨娘,也从未宠爱姨娘,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她身上,偏偏小谢氏尽是揣度他,能受得了吗?

    小谢氏恨铁不成钢的踩着程友的脚:“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我再说一遍。。。。。。”“不管你说多少遍,我都不听,我衙门真的有要紧的事,你要去看大哥,你就自己去!”看看郡主和顾廷菲让不让你进去,想带上他,他才不会傻乎乎的送上门丢人呢!

    程友眼疾手快的推开发呆的小谢氏,一股脑的跑走了,小谢氏瘫坐在地上,狠狠的捶打地面,怎么就嫁给这么不中用的东西。当初要不是看重他成国公府嫡次子的地位,她根本就不会嫁过来。现在小谢氏倒是忘记了,要不是她是谢氏的侄女,根本就轮不到她嫁过来?

    程姝对着嬷嬷作出嘘的姿势,不让她提醒小谢氏,自己来了。嬷嬷和丫鬟们都没有提醒小谢氏,程姝来了,她迈着轻盈的步伐,欢愉的走到小谢氏跟前,蹲下身子,掏出衣袖里的丝帕替小谢氏擦拭眼泪。

    不知不觉小谢氏越想越是委屈,泪水就不断往下滴落,等察觉到是程姝在给她擦拭眼泪,小谢氏当下冷着脸,站起身,背对着程姝擦拭好脸颊,随后转过身来,含笑着:“姑奶奶,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都是一家人,二嫂这是说哪里的话,什么笑话不笑话。我知道二哥的性子,这么多年,也是二嫂受委屈了,我替二哥向你道歉了,二哥自幼被父亲和母亲惯坏了,脾气不太好,还请二嫂多多包容,等回头我找个机会好好说道二哥,都一把年纪了,还欺负二嫂,太过分了。”程姝脸色诚恳,并没有小谢氏预想的讽刺,还走到身边亲昵的挽着她的手臂,今个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

    程姝对她太好了吧!有点儿不真实,罢了,程姝的心思,她能猜到一二,无非就是为了吴悠悠的亲事还有吴牧原的官职。前者她能帮上忙,后者那是一点儿忙都帮不上,程友在朝堂那是吃闲饭,在衙门那也是闲散的差事。

    程姝寒暄了两句,便直接道:“二嫂,都是自家人,那我就不说两家话了。二嫂也知道,我只有悠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自然希望她能嫁到高门,日后的日子过的舒坦。这次去承恩伯府,还希望二嫂能多多帮悠悠说好话。”敢情来是让她说好话,凭什么?她不乐意,小谢氏没吭声。

    程姝眸光微闪,道:“二嫂,这次大哥我看是命悬一线,二嫂得提前最好准备才是,二嫂,我自然是站在你和二哥这一边,回头我会在父亲、母亲面前替二哥多美言,二哥将来必定能继承成国公府。”话音刚落下,就见小谢氏紧捏着她柔嫩的双手,道:“姑奶奶,你说的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我还能骗嫂嫂不成,嫂嫂将来可是要做成国公夫人,就是希望嫂嫂不要忘了我曾经帮助过嫂嫂便是。”程姝长长的睫毛微微下垂,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神情晦暗不明。

    程友不答应她,好说歹说都没用,程姝送上门来了,小谢氏自然高兴了,现在两人就站在一条阵线上了。福安郡主原本不愿意去承恩伯府,她想留在下守在程勋身边,结果顾廷菲严肃道,她要是不想知道幕后毒害他们的人,大可以留下来。

    现在她们走了,才能彻底的引蛇出洞,知道幕后主谋到底是谁?他们的用意到底是什么?必须得离开,福安郡主最后只得被顾廷菲拉着到门口,等她们婆媳俩到的时候,门口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往她们看着。

    福安郡主一双丹凤眼,口如含珠丹,反手细细挽了惊鸿归云髻,发髻后左右累累各插六支碧澄澄的白玉响铃簪。走起路来有细碎清灵的响声,发髻两边各一枝碧玉棱花双合长簪,做成一双蝴蝶环绕玉兰花的灵动样子。发髻正顶一朵开得全盛的“贵妃醉”牡丹,花艳如火,重瓣累叠的花瓣上泛起泠泠金红色的光泽。簇簇如红云压顶,妩媚姣妍,衬得乌黑的发髻似要溢出水来。

    只让身边的丫鬟用工笔细细描了缠枝海棠的纹样,绯红花朵碧绿枝叶,以银粉勾边,缀以散碎水钻,一枝一叶,一花一瓣,绞缠繁复,说不尽的悱恻意态。同色的赤金镶红玛瑙耳坠上流苏长长坠至肩胛,微凉,酥酥地痒,梨花花瓣正落在眉心。原本她不愿意打扮,偏偏顾廷菲说,若是她不装扮,别人必定会以为程勋的情况很严重,今日一定要克制好自己的脾气和内心,当做程勋什么事都没发生,只是后背中箭,很快就会痊愈了。

    不得不说,顾廷菲劝说人,的确有一套。经过这一次,似乎福安郡主跟顾廷菲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现如今顾廷菲正亲昵的挽着福安郡主的手,让人觉得是母女俩。

    顾廷菲身着水蓝色的衣饰,上镶有繁复华美的金色花纹,浅绣桃花,款式雅致,绣纹精美绝伦,一双白色绣鞋明珠为缀,身材高挑纤细,一头青丝挽成高高的美人髻,头上佩戴精美的玉钗及其配饰,衣领微微敞开,露出曲线优美白皙修长的脖子,一身蓝衣更衬得肌肤如雪,唇边习惯性的带着一丝笑容,美丽却不张扬,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显得主人的城府深不可测,让人觉得好一个绝美又不失温婉的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