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望族闲妻 第二百六十五章 文欣小产
    还没等程子墨作揖告辞,就见春巧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对着程子墨扑通跪下,道:“小侯爷,不好了,不好了。”她的神情足以说明一切。

    程子墨淡声道:“春巧,有什么事慢慢说,不着急,到底怎么了?”莫不是顾廷菲出什么事了,顾廷菲既然嫁给他,那么他们便是夫妻一体,在外人眼中,必须要成为一体。

    春巧眼泪都掉下来了:“小侯爷,少夫人推了文贵妃一把,太医说,贵妃娘娘小产了。”什么,小木子诧异的盯着春巧,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这些话可不能胡说。文贵妃小产了,她腹中的孩子可是皇家子嗣,若是皇子,那顾廷菲的罪名可就大了。小木子低着头,不敢去看此刻推门进去。

    程子墨还没来得及出声作出回答,就见御书房的大门打开了,周维从里面走出来,冷声道:“那你们还杵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顾廷菲不是鲁莽之人,她绝对不会故意推文欣,导致她小产,势必背后有太后的手笔。前脚太后刚给顾廷菲和程子墨赐婚,后脚就设计她推文欣小产,太后还真是好谋划。

    没去了解情况的周维就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前往太后寝宫,此刻的顾廷菲茫然的跪在地上,春珠陪在她身边,幸亏她及时让春巧去御书房找程子墨。

    太后坐在床边,李天舞站在她身边,文欣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她们俩,准备起身给她们请安,却被太后一把阻止了:“文欣,你且躺下了好好歇息,太医的话,你可一定要听。你还年轻,往后还会再有孩子的。”这句话让文欣听得云里雾里,到底怎么回事?

    李天舞并没如太后猜想的一般,出声帮她。

    太后轻拍着她的手背:“好孩子,哀家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往后还会有孩子的。”

    “不可能,不可能,太后,你骗我,孩子还在我的肚子里,不可能没了,不可能。太后,这个玩笑不好笑,皇后娘娘,你告诉我,太后在跟我开玩笑,是不是?”文欣不敢置信的推了太后,紧盯着李天舞,又看了一眼不远处正跪在地上的顾廷菲主仆俩。

    文欣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画面,那是顾廷菲走过来,推了她一把,结果她的小腹便觉得疼痛不止,紧接着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再醒来,就是太后告诉她腹中的孩子没了,往后还会再有孩子。

    太后和李天舞眼尖文欣掀开被褥,直冲到顾廷菲面前,对着她拳打脚踢:“都是你,顾廷菲,本宫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陷害本宫,害的本宫腹中的孩子没了?顾廷菲,你好狠毒,你把孩子还给本宫,还给本宫。”之前还沉浸在怀孕的喜悦中,腹中的孩子对她来说就是一道护身符,母亲的话还有言在耳,若是能抢先李天舞一步,生下皇子,那么将来她就能母凭子贵。

    如今呢,什么都没了,她拿什么去跟李天舞争夺。这一切都怨恨顾廷菲,是她。

    周维和程子墨赶到的时候,恰好撞见李天舞拦着文欣殴打顾廷菲和春珠。春珠不愿意看着顾廷菲被文欣打着,她挺身护着顾廷菲。周维冷声道:“住手!”

    文欣见到周维来了,委屈的眼泪都掉下来了,直接朝周维身边扑过去,道:“圣上,妾身的孩子没了,圣上,您可得为妾身和孩子做主,都是她这个毒妇,推了妾身,才导致妾身腹中的孩子没了,圣上,您可一定得替妾身和孩子做主。”

    周维不耐烦的看着文欣一眼,“够了。”

    程子墨走到顾廷菲身边,低声询问两句,她无声的摇摇头,她没事。

    太后被李天舞搀扶着坐下,道:“既然你们都来了,那哀家便不管了,文贵妃腹中的孩子也是圣上的孩子,哀家累了,你们自行处置吧!”说完便起身准备离开,兰嬷嬷眼疾手快的走过去,搀扶着她。

    文欣恶毒的眼神一定盯着顾廷菲,恨不得吃了顾廷菲,她腹中的孩子就这么没了。现在还觉得小腹疼痛无比,刚才不觉得,现在她两眼发黑,昏倒过去了。

    周维沉声道:“子墨,你且带着你夫人回府吧!”现在的事不是三言两语能决定的了。

    程子墨看着顾廷菲一眼,“走吧。”

    顾廷菲被春珠搀扶着起身,神情自然的走到周维身边,坚定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文贵妃腹中的孩子并不是我。。。。。。”

    “行了,什么都别说了,就算你说了,又能如何?朕能相信你,可其他人呢!”周维不知道为什么顾廷菲就不能小心一点,既然进宫了,就应该做好万全准备,太后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之前顾廷菲跟霍成扬成婚之日,联手程子墨状告明王,为难太后,一幕一幕都浮现在眼前。

    他心知肚明,文欣小产一事就是太后栽赃嫁祸,可那又能如何?坐上马车,顾廷菲一声不吭,情绪失落,程子墨看着她,倒也没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此刻说再多的话,对她来说,也无济于事,不如就让她自己静一静。

    秦嬷嬷把宫里发生的事告诉福安郡主,刚喝下去的茶水就直接吐在地上,她眉头紧锁,顾廷菲还真是厉害,进宫谢恩怎么能闯出这么大的祸事来?导致文贵妃小产,说的好听一些,那是不小心,可若是被有心人利用了,那便是谋害皇嗣了。

    这么一大顶帽子扣在福安郡主府,牵扯的可不是她一人了,还有远在云贵的父王,这背后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春巧和春珠搀扶着顾廷菲回院子,她现在心情不好,没心思想别的。一回屋,便躺在床上,一声不吭。春巧和春珠两人你看我,我看你,都用眼神催促对方去安慰顾廷菲。这样的顾廷菲让她们看着很是心疼。不管怎么说,这不是顾廷菲的错。

    没等她们俩开口,顾廷菲就挥挥手:“你们下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说完便转过身,背对着她们俩。宫里发生的事很快就像长了翅膀的风筝一样,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

    平昭公主一得知,第一时间就赶到福安郡主府来探望顾廷菲。周奇之前曾经怀疑春诗主仆俩的身份不一般,顾廷珏和春诗低着头替他擦拭桌子,突然管家走进来,将宫里的事禀告给周奇。顾廷菲推了文贵妃一把,致使文贵妃小产。

    廷珏的大脑一下子嗡嗡直跳,连春诗都没理会,抬脚便往外跑去。

    周奇见状,大声呵斥道:“给我拦住她们俩!”

    他的直觉告诉他,顾廷珏的身份不一般,且跟顾廷菲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惜的是,他暂且还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能说明她们的关系。顾廷珏和春诗自然是没拦下来,带回周奇的书房。望着倔强的顾廷珏和春诗,周奇弯曲着指节敲打桌面,一声一声敲着人的心里砰砰直跳。

    春诗轻轻的拉扯顾廷珏的衣袖,似乎在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周奇怕是不会放过她们,这下可如何是好?

    顾廷珏跟她约定好了,一定不能说出她们的身份,被周奇和众人知晓了,不是件好事。起码对她们而言是这样的,定北侯府大房已经离开京城的事,人尽皆知,根本就不用她们有心出去打听就能知晓。顾明诚和万氏带着万梓灵离开京城,仿佛他们从未生过顾廷珏这个嫡亲女儿,她被婆家丞相府休弃了,他们不但没有收留她,反而将她拒之门外。

    这足以让顾廷珏寒心,春诗在她身边伺候多年,自然是清楚她内心的失落。

    顾廷珏突然回过头,淡淡道:“春诗,你先出去,让我跟大人说几句话。”这是要跟周奇实话实说吗?春诗只是静静的看着她,随后温声道:“是,奴婢告退。”

    书房内只剩下周奇和顾廷珏两人,顾廷珏主动问道:“大人想问什么,尽管问吧!”她只想快点从这里离开,去看顾廷菲。谋害皇嗣,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她既然知晓了,那势必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顾廷菲去送死,必须去见她一面。纵然是让周奇知晓她的身份,也在所不惜。

    果不其然,周奇问的是她的身份,这一次顾廷珏毫不犹豫的答道:“妾身乃是定北侯府嫡长女顾廷珏,之前欺瞒大人,是妾身的不是,多谢这段时间,大人对我们主仆两人的收留,妾身感激不尽。”表示对周奇的感谢,一边说一边磕头感谢。

    或许这对周奇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对她们而言,确实救命之恩,收留她们,让她们主仆俩有一个容身之地。周奇并没有太过惊讶,他猜测顾廷珏的身份跟顾廷菲有关系,他停下敲打桌面,问道:“你既然是顾廷菲的堂姐,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是要离开这吗?”

    顾廷珏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要离开这里吗?不,她不愿意离开这里,对她来说,定北侯府回不去了,她根本就不知道该去哪里?如今好不容易有个安稳的地方能让她待下来,若不是因为顾廷菲的事,她是绝对不会表明身份。

    顾廷珏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我现在想请大人恩准,让妾身去见廷菲一面。”在没有见到顾廷菲之前,她心里的这块大石头怕是一直要悬在空中了。谁也不曾想到,接下来周奇径直站起身,走到顾廷珏身边,扯了扯嘴角:“既然如此,那你就跟我去一趟郡主府吧!”跟周奇去一趟郡主府,坐上马车,顾廷珏还有些不真实。

    平昭公主气恼的点着顾廷菲的鼻尖:“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早就知晓太后对你有恶意,你一定要小心提防再三,这下好了,你害的文贵妃小产一事现如今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顾廷菲的心里最是伤心了,她真的是防不胜防,谁也不清楚太后今日就要对她动手,还是成婚的第二日。

    想来也对,也只有今日她才会进宫去,往后她完全可以称病不去,太后怕是想到这一点,才会算计于她。见顾廷菲不吭声,平昭公主心里咯噔一下,怕是她说的有些严重了,让顾廷菲伤心了吧!于是,她轻拍着顾廷菲的手背:“好了,好了,我不说就是了,接下来我们得赶紧找出证据。”

    顾廷菲无奈的摇摇头:“姑母,不必了,太后既然想要陷害我,那就断然不会让人找到任何证据,她可是在后宫生存二十多年的人,岂能让我们抓到把柄。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反而会给太后更多的机会来陷害我。姑母,我知道这次是我大意了,让您担心了,对不起,姑母。”

    自知愧疚无比的顾廷菲低着头,在平昭公主身边来回蹭着,像一个失落的孩子。若是可以,平昭公主真想进宫去找太后问清楚,她为何要这般跟顾廷菲过不去,分明就是明王和霍家太不知道收敛。

    等周奇和顾廷珏赶到的时候,平昭公主正要出门,给顾廷菲休息。程子墨领着周奇和顾廷珏等人走到院子门口,周奇见状便主动邀请程子墨、平昭公主去书房一叙,让顾廷珏有机会跟顾廷菲单独相处说会话。

    春巧张大嘴巴盯着面前的顾廷珏和春诗,呢喃道:“大姑奶奶、春诗,怎么会是你们?”

    “嘘,春巧,你别说出我们的身份来,快些带我们进去见二姑奶奶。”春诗走到春巧身边,一把就捂嘴她的嘴巴,对着她焦虑的摇摇头。

    春巧忙不迭的点头,表示知晓了,带着顾廷珏主仆俩进屋见顾廷菲。顾廷珏朝床前一路小跑过去,顾廷菲正要转过身,两人的脑袋差一点儿就撞到一起去了。这是顾廷珏,顾廷菲惊得瞪着她,姐妹俩谁也没出声,下一秒,她们不约而同的伸手抱住了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