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家丁修仙〕〔我,最强弃少〕〔江医生的心头宝〕〔五神天尊〕〔顾卿卿傅天行〕〔深情入眸似星辰〕〔蚀骨宠婚:早安,〕〔王者之路〕〔错嫁替婚总裁〕〔入骨宠婚:误惹天〕〔上门狂婿韩三千免〕〔医女有言:古神大〕〔陈瑾宁李良晟〕〔最佳上门女婿〕〔蓝溪〕〔若爱有归途〕〔陆彦廷蓝溪〕〔都市极品医圣〕〔奉旨二嫁:嫡女医〕〔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望族闲妻 第二百七十八章 接风宴
    与此同时,太后还将霍家的庶女霍成凤带给了后宫,算是一笔交易。周维一直期待去见顾廷菲,可他太自私,只顾自己,不考虑程子墨,他喜欢顾廷菲的事情,绝对不能再让其他人知晓。

    太后知晓了,便成为他的软肋,太后若是想的话,随时都能拿出来利用,他一直都克制住,不愿意去见顾廷菲,有些时候,一闭上眼,脑海便会浮现顾廷菲的身影,如此便可以安慰不安的内心。

    随着大臣们和家眷陆陆续续的到齐了,很快顾廷菲连同程子墨到了宫门口,下车的时候正好见到在宫门口等待他们的周奇和长公主,顾廷菲下意识的要朝长公主跑过去,姑姑和皇叔来了,还在一起等候着她,这种感觉真好,让她整个人觉得好似飞起来一般。

    程子墨迅速的拉着她:“这是宫里,得注意礼数,可别冲动。”顾廷菲瞬间如同泄气的脾气,抬脚踩了程子墨,不需要他提醒。周奇和长公主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笑意,他们年轻真好。

    一行人到了御花园的时候,薛兵之和薛仁娴才刚到,薛仁娴虽说是顾廷菲的表妹,可她从未见过薛仁娴。若非这次薛仁娴要入宫成为皇妃,怕是这辈子都见不到她吧!

    薛仁娴身穿一件银红色百蝶穿花纹鸡心领斜襟袄,逶迤拖地暗花蝴蝶暗纹纱裙,身披石蓝底团花水草纹薄烟纱菱锦。瀑布般的长发,头绾风流别致如云高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嵌丝绿叶猫眼花钗,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赤金挂铃铛的手镯,腰系腰封,上面挂着一个绣着寿星翁牵梅花鹿图样的香袋,脚上穿的是金丝线绣重瓣莲花锦绣双色芙蓉鞋,整个人雅致清丽天姿国色。

    这是她特意为今晚的接风宴所准备的,她不日便要成为皇妃,父亲在来的路上,便不断的叮嘱她,往后可不能再耍小性子,万万不能仗着是皇帝的表妹,就在后宫里横行,这些话,她就算不爱听,也必须要听进去。

    在顾廷菲打量薛仁娴的同时,薛仁娴也正好跟她四目相对,顾廷菲一身彩虹般七彩刻丝烟霞凌罗衣裙,色彩绚丽,轻薄柔软。宽大的水袖,飘然欲飞,展开时有如七彩的羽翼,巨大的裙摆逶迤于地,转动时如浮云飘动。腰侧系一丝带末端系着几个小巧精致的玉玲儿,舞动时清灵作响,煞是好听。

    发上簪着三对碧玉簪,末端垂着珍珠串,玉是蓝田碧玉,青翠欲滴光泽和润,珍珠是南海明月珠,润白明华,流光盈动,更加衬托的人清雅绝尘,高贵雍容。轻移间,珍珠垂帘摇曳而动,风流乍现,舞动时飞旋而起,如银帘环绕。长长的珍珠链摇曳间轻触脸颊,温润光滑。

    自从顾廷菲出现了,周维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她的身上,不曾有片刻的转移,李天舞和太后都注意到了,尤其太后,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自古帝王,最忌讳的便是痴情。

    长公主也是知情人,她不自觉的咳嗽了一声,众人便上前给太后、帝后请安。顾廷菲被长公主一直握着手,坐在一起。周奇和程子墨自然是坐在一起,小谢氏看着这一幕,轻轻的掐了程友一把,“你看到没有,顾廷菲不知道有什么魅力,能让长公主对她这般,亲女也不过如此。”

    顺着小谢氏的目光看过去,程友看到长公主和顾廷菲在交头接耳的谈话,从长公主的笑意中看出她此刻心情十分好。不过这跟小谢氏有什么关系,那是顾廷菲的本事,能哄得长公主高兴。转念一想,还是别跟小谢氏辩解,最终没有他的好果子吃,与其如此,他还不如不吱声,尴尬的笑着。

    瞧着程友的样子,更是让小谢氏气不打一处来。在成国公府上,人人都将她当成未来的当家主母,偏偏这个时候程勋带着庶子程子砚回京城了。他这一回来,可倒好,抢走了他们二房的风头,京城皆在议论,成国公府到底会是谁的囊中之物。

    尤其程勋这次回京城后,就不打算离开了,要久居在成国公府,小谢氏焦急万分,偏偏一时之间想不出什么好的法子赶走程勋和庶子程子砚。不过最近程勋倒是很反常,当年他跟福安郡主闹不和,那是京城人尽皆知,后来福安郡主还带着不满一周岁的程子墨离开成国公府,从此在福安郡主常住,跟成国公府再无往来。

    程勋也带着还在襁褓中的程子砚离开京城,去了山西,这一去就是十多年,小谢氏原本以为此生都不会再见到程勋,他会一直留在山西,如此成国公府便是二房的囊中之物。这样的想法在小谢氏的心里萌生了十多年,怎么可能一时之间会轻易放弃。她十多年来,操持成国公府,不知道有多疲劳,谁能明白她的苦楚。谢氏虽说是她的姑母,面上说不会亏待她。

    可实际上呢,等程勋一回来,所有人的关注点都集中在他身上。哼,近来程勋时常去福安郡主府,不过听说连郡主的面都没见到,就被轰了出来,京城的街头巷尾都在议论,偏偏程勋还是一如既往的前去,不受半点影响,在她看来,真是不可思议。

    程子砚近来也颇为奇怪,程勋对他的态度似乎没之间关切了,今日接风宴这么重要的日子都没有将程子砚带进宫,原来小谢氏还指望着能看一出热闹的好戏。福安郡主、程子墨和顾廷菲、程勋和程子砚,这所谓的一家人相聚,势必要有一出热闹的大戏可看。

    可惜了,如今福安郡主称病没入宫,程子砚也没被程勋带着入宫,也只有程勋和程子墨父子俩出现了。霍成扬的目光从顾廷菲坐下的一瞬间,就一直落在她的身上,多想时刻陪在他身边,对于顾廷菲之前设计他,在他们两人成婚之际,揭发了明王,连同程子墨,起初他是愤怒的,觉得顾廷菲在利用他。

    后来他想通了,顾廷菲这么做,肯定有她不得已的苦衷,加上顾廷菲说的并没有错,他私下里曾经调查过明王,他并不是那么正直、清廉。此外还有周英和明王妃的死,想来都跟明王脱不了干系。

    霍成扬最讨厌背地里放暗箭的人,有什么事,正大光明的做,岂不是更好,偏要使用这些见不得的手段。周明悦撅着嘴碰着他的手臂,“你在看什么?”企图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试探什么。

    当下霍成扬收回目光,紧盯着周明悦摇摇头:“没看什么,你别多想,我能看什么,不过是随便看看。倒是你,我不是让你去见母后,你怎么不听我的话。母后肯定惦记着你,父亲入宫之际,母后可是经常提醒你,待会等宴会结束了,你且留在宫里陪母后小住几日。”

    听着这话,让人觉得霍成扬是个体贴的人,让女儿陪在母亲身边,这是人之常情。出嫁的女儿岂能不思念母亲,纵使太后是高高在上的一国太后,她始终改变不了她的身份,她是一位母亲,对女儿必定是关心万分。

    周明悦微微愣怔,随即摇头:“我不留下,我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母后不需要我留下,她身边有兰嬷嬷就够了。你为什么非要让我留下来,莫不是你不愿意看到我?还是今日你看到顾廷菲,想起当日你们俩大婚的场景了。”

    她是不是有些后知后觉啊,当初怎么就会昏头了,被霍成扬骗着,答应让他迎娶顾廷菲,来瓜分霍成扬的宠爱。幸亏这门亲事后来搅黄了,连带着让母后厌恶顾廷菲,将她赐婚给程子墨,母后这般做,必定有母后的用意在。

    长公主不经意的端起手边的茶盏抿嘴喝了两口,低声道:“廷菲,周奇去了好一会儿,怎么还不回来?”抬起高高的袖子掩饰她跟顾廷菲说话。顾廷菲没有第一时间转过头去看程子墨和周奇,而是停顿了几秒钟,脸上布满了笑意朝周奇的方向看过去。

    发现他如长公主说的一般,到现在还没回来,莫不是出什么事了。顾廷菲当下心里咯噔一下,朝程子墨递过去一个焦急的目光。

    长公主略微思考,和顾廷菲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朝薛仁娴做的位置看过去,正好发现她被宫女浇湿了衣裳,被宫女领着前去换衣裳。顾廷菲强自镇定道:“义母,我觉得此事有蹊跷,要不然我跟子墨去看一下。”长公主的身份摆在这,她不能出面,也只有顾廷菲了,反正她在京城离折腾惯了,也出名了。

    不在乎这些虚名了,长公主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茶盏,笑盈盈的端起顾廷菲面前的茶盏,准备递给她,却不知道没注意,整杯茶水都洒落在她的裙角。程子墨皱着眉头,起身走过去,带着顾廷菲去换一下衣裳。李天舞轻咳了两声,“圣上,妾身去看看。”在这里坐着时间久了,心里觉得闷了。

    周维下意识的摇头:“皇后,你身为一国之母,理应陪在朕的身边。这点小事用不着你,不是还有那么多宫女,朕平日养着她们做什么,你就别管了。来,再陪朕喝一杯,朕今日高兴。”真的很高兴,舅舅回京城了,可惜他的表妹要入宫为妃,不知道舅舅是何意,得找个机会,亲自去见见舅舅,探听他的口风。

    毕竟十多年没见面,他并不知道舅舅的真实想法。在不清楚薛兵之真实想法之前,他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真实的意图。身为帝王,他不能贸然的相信薛兵之,纵然是嫡亲舅舅也如此。

    他在宫里不受宠这么多年,薛兵之从未给他送过什么东西,连一点丁的温暖都没有。或者薛兵之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前提他得见到薛兵之才能知晓,不是吗?程子墨带着顾廷菲离开了,他们是夫妻,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不像他,只能躲在阴暗的地方偷看顾廷菲,心里惦记着她,而不能对所有人表现出来。

    顾廷菲已经嫁人,成为程子墨的妻子,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他的面前夸赞他们,郎情妾意。在顾廷菲和霍成扬成婚的时候,程子墨和顾廷菲联手,状告明王,杀死周英,私通琉球,后来因为陈康王的死,没有了重要的追查人,此事就暂且搁置。毕竟明王不是一般人,想要捉拿他,必须有真凭实据,才能让明王信服。

    此外透露给明王风声,但愿他能收敛一些。明王妃的死倒是可惜了,周维也是事后才知晓,太后曾经去了兵部大牢见了明王妃,就算知晓,又能如何,他总不能去质问太后?传出去岂不是让太后有了拿捏他的把柄,顾廷菲是一个,不能再有第二个了。

    李天舞低头,遮掩住眼中的失落,原本以为程子墨这辈子都不会娶妻,可惜了,她猜错了。闭上眼睛,还能回想起当初程子墨闯进丞相府要带她离开京城,去一个无人认识他们的地方过完后半辈子。

    她严肃的拒绝了,还以死相逼,赶走了程子墨,为何她现在觉得这般的不舒服?分明是她拒绝了程子墨,程子墨现如今娶妻了,那是理所应当。不可能让程子墨这辈子不娶妻,只在心里守着她,根本就不可能。她明知道不可能,可心里还是接受不了程子墨对顾廷菲的喜爱。

    为了顾廷菲,程子墨跟福安郡主闹的不愉快,还为了她搬出了郡主府,这对她来说,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有这般体贴呵护她的夫君,连衣裳湿了,程子墨都要陪着她,这太刺眼了。反观周维,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她李天舞的位置,满心满意装着顾廷菲,可惜他得不到顾廷菲。

    男人真是犯贱,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不会珍惜身边的人。父亲说的没错,伴君如伴虎,帝王都是无情的。

    望族闲妻

    望族闲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