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终极山海界〕〔灰烬之燃〕〔武帝归来〕〔穿越从养龙开始〕〔我真没想修仙归来〕〔捡到个男神〕〔只锦〕〔我真的不是穷人〕〔厌尔〕〔完美隐婚,老公已〕〔反派大佬在线掉马〕〔三国双绝〕〔春闺秘录:厂公太〕〔七零反派女娇娇〕〔生活在港片世界〕〔觉醒吧异能〕〔长生四千年〕〔这只妖怪不太冷〕〔拜见君子〕〔狱血道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望族闲妻 第一百二十三章 二者选其一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这么多年,她对顾明瑞的付出也够了,这样的日子她实在过不下去了。最看重,唯一的嫡亲儿子快被顾廷菲勾走了,她还能坐以待毙,等到变成孤家寡人,就悔之晚矣,小窦氏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顾明瑞闪过一丝羞涩,身为大男人被夫人这般说教,的确有些羞愧。于是乎缓缓的松开小窦氏,卷起手放在唇边干咳了两声,道“夫人,你我本是夫妻,夫妻一体,计较那么多做什么?”

    小窦氏闻言嗤笑了一声,“计较那么多,老爷,平素我不愿与你说道,可你别把我当傻子,我做的事,你扪心自问,都记得吗?要是你都记得,你就不会向着连姨娘母子三人,在你的心里,他们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廷枫虽说是你的嫡子,可你对他还不如廷进好。廷进生日的时候,你还知道送他一块玉佩。

    可我的儿子廷枫呢,你又送过什么,为他做过什么。在山东的十年,外出交际,与各府的来往,从未让你操心。对内,我替你掌家,对外,替你维护人际关系,逢年过节送到各府还有京城的礼品,更是从未让你操过心。老爷,你别以为,就你的那点俸禄,能将上上下下打点好。

    那都是我花的嫁妆才办成的,现在好了,老爷回到京城,自以为有定北侯府这棵大树,就忘却了我曾经的付出,好,我不计较了。往后也没这个必要了,我累了,老爷,不管廷枫今日回不回来,我都要去找老太君,自请下堂。”和离对她来说,怕是不可能,她也不去奢望。

    自请下堂,是她所能想到最好的解决。上次为了顾廷菲和顾明瑞提过一次,现在又是因为顾廷菲,提了一次。小窦氏和顾明瑞四目相对,两人就瞪圆眼睛互相看着,谁也没有出声。

    “你简直就是无理取闹,胡说八道。出嫁从夫,你既然嫁给我,你就得事事听我,至于你说的花嫁妆上下打点,我从早到晚去衙门那么忙碌,为的什么,为的还不是让你们过上更好的日子。那些必须的应酬,根本就退不了。现在多花了钱,你就心疼了。那些钱是你的陪嫁,没错,可你既然嫁给我了,就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再者,夫荣,妻才能荣,不是吗?

    廷枫都快要成家了,你别去找老太君,什么下堂不下堂的,别胡说。行了,这次是我的不是,我不应该向着廷菲,等回头,廷菲回来,我让她尽量少出现在你面前,不惹你不高兴。这还不行吗?夫人,别生气了,坐下来消消气。”顾明瑞在这一刻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从未想过从小窦氏嘴里说出这些来。

    他的确没想到,还有些生气,当面说出来,他的脸面往哪里搁。可又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没错。也只能按捺住脾气,低声下气的哄着她。却没想到小窦氏不屑的甩开他的双手,往后退了好几步,眼中毫不遮掩对他的嫌弃和嘲讽。

    “顾明瑞,这次我不会妥协,除非你答应送走顾廷菲,此生不再接她回定北侯府,否则我立刻去找老太君,自请下堂!”小窦氏的话掷地有声,绝对不会让顾明瑞含糊,两者选择其一。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为了顾廷枫,她要硬气一次。

    被她这话说的,顾明瑞眼中波光流转,紧抿的嘴唇越发抿成一条钢丝一般的细线,对他来说,小窦氏的要求有些野蛮。顾廷菲怎么说也是他的滴亲女儿,他若是连亲生女儿都袒护不了,还算是男子汉大丈夫吗?尤其小窦氏用她这些年自以为是的功劳要挟他!

    在门口站着的邓嬷嬷后背早就被汗水染湿了,自从顾廷菲回京后,小窦氏没睡过一天安稳日子。老太君向着她,顾明瑞也是,连亲生的儿子顾廷枫亦是如此,你说小窦氏岂能咽得下心头这口怨气。

    只是邓嬷嬷觉得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找到顾廷枫要紧,等找到他再说也不迟,何必现在就和顾明瑞撕破脸皮。她劝过小窦氏,可是她的话没作用。如今只盼望在顾明瑞的心里,小窦氏和顾廷枫母子俩比连姨娘他们重要,顾廷菲的确邪门,她居然能改变林立志的想法,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就在这个时候,春梅咋咋呼呼的叫嚷道“三老爷、三夫人,二少爷和二姑娘回府了。”满脸兴奋的要往屋里冲去,被邓嬷嬷一把拦住。

    春梅噘嘴道“邓嬷嬷,你拦着我做什么,赶紧让我进去告诉老爷和夫人这个大好消息。”她还等着顾明瑞和小窦氏打赏她,才会抢先一步在春芝前面跑回来,可别让她的期待落空。平素邓嬷嬷对她们很严肃,如今这是好消息,难道也不能让她如愿以偿吗?

    砰的一声,门开下来,顾明瑞激动的问道“你刚才在外面嚷嚷说二少爷和二姑娘回府了?”

    “回三老爷,是的,他们已经进府了,奴婢知道三老爷和三夫人担心,特意跑回来通知你们一声。”春梅在心里将邓嬷嬷狠狠的骂了一顿,笑盈盈的回答顾明瑞。

    顾明瑞闻言哈哈大笑起来,嘴里念叨着“好,好,好,我就知道这两个孩子是有福之人,不会有事。来,拿着,赏你的!”一高兴就将身上的玉佩解下来递到春梅跟前。

    这可是顾明瑞贴身的宝贝,价值不菲,他现在就轻易的解下来要送给春梅。春梅大喜过望,还没等她伸手接过道谢,就被邓嬷嬷阻止了“三老爷,这玉佩太过贵重,春梅不过是个丫鬟,她哪里受得起。回头让奴婢打赏她几两银子就是了,春梅,还不快进去告诉三夫人。”

    几两银子能和价值不菲的玉佩相提并论吗?春梅不由的掐着双手,哼,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仗着自己是三夫人身边的红人,就可以随便决定别人的赏赐。

    顾明瑞点点头“嗯,邓嬷嬷,你说的也是。那我去看看廷枫他们,你们伺候好三夫人。”说完抬脚往外走去,满脸的欣喜。

    邓嬷嬷一转身就看到小窦氏面无血色的站在门口,给春梅使眼色,让她下去。春梅不轻易的掉头离开,这丫头的心思,邓嬷嬷岂能不知道,只是眼下没时间教训她,还是先安慰好小窦氏要紧。

    “夫人,您刚才听到了吧!二少爷回府了,他们平安的回来了,您能安心了。三老爷心里是念着二少爷,否则也不会一听说他回府,就急冲冲的赶过去。二姑娘不过就是个庶女,等来年开春,您做主把她许配出去就得了,何必为了她和三老爷生分了。往后的日子长着呢,三夫人可要想仔细了。”小窦氏的眉宇间忧愁不断,连带着邓嬷嬷的心情也不好。

    试着劝劝小窦氏,但愿她的话,小窦氏能听进去。其实她说的没错,顾廷菲终究要嫁出去,等她出嫁了,顾廷枫成家了,年纪大了,就会理解小窦氏的良苦用心,不能争一时之气,对他们都不好。

    “嬷嬷,你不必劝我了,这次我心意已决,谁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廷枫回来了最好,你现在就去把他叫过来,我有话要跟他说。”小窦氏往后退了两步,推了邓嬷嬷两把。

    这让邓嬷嬷的脸色有些挂不住,终究小窦氏是主子,她答道“是,三夫人,奴婢这就去请二少爷过来,外面凉,您赶紧回屋歇着。”

    顾明瑞笑盈盈的走到顾廷菲跟前,“廷菲,你们回来就行了,什么都别说,为父都知道了。”在顾廷菲开口之际,顾明瑞急忙插话道。

    顾廷菲一头雾水的看着顾明瑞,半晌才开口“父亲,您真的什么都知道了?”

    “当然了,瞧你这话问的,怎么连父亲你都信不过了。还不就是你们兄妹俩贪玩,回来晚了,等会你们俩兄妹就去给你母亲认错去,她不知道有多担心你们。”顾明瑞现在还心有余悸,还别说,小窦氏发起狠来,他真的招架不住,幸亏春梅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否则他还不知道怎么缓解尴尬的局面。

    一张嘴就让顾廷菲知道,顾明瑞什么都不知道。她朝春珠看了一眼,春珠立马会意的推开了门,让顾明瑞看看他兴许就真的明白了。

    见顾廷菲的目光转向屋里,顾明瑞狐疑的转过身,这一看,可把他吓得慌张的抬脚进屋,“这是怎么回事?廷枫,你怎么受伤了?你们到底出什么事了?该不会遇上什么土匪了吧?不可能,京城的治安一向很好,光天化日之下哪来那么猖狂的土匪敢在天子脚下行凶,伤害你们俩?”

    这会他再也忍不住念叨起来,走到顾廷枫的跟前,大声的说话声把他给吵醒了。顾廷枫笑着答道“父亲,当然不可能有土匪,我是不小心从马车上摔下来。一点皮外伤,没什么大不了,您别担心。”

    “真的是皮外伤,不碍事?”换做平日,顾明瑞不会追问那么多。可现在小窦氏执意跟他闹腾,他有些不敢面对她了。她为了宝贝儿子什么事都做的出来,胡思乱想把自己吓的后背直冒冷汗。

    “父亲,我的话你信不过就算了,这可是大夫说的,我真的没事了,不信,你问廷菲。”顾廷枫把话题转移到顾廷菲身上。

    顺着他的目光转过身,顾明瑞不自觉的咳嗽两声“廷菲,你可不要胡说,你们俩说的话,我会去查证,不可能简简单单就听你们的一面之词。你们可不能骗我,否则后果很严重,知道吗?”故意板着脸呵斥道。

    顾廷菲嘴角一抽,这话从顾明瑞嘴里说出来,她怎么觉得那么不相信呢!后果很严重,还不能骗他,也就是他能说出来。

    “是的,父亲,大夫的确说二哥是皮外伤,只要在府上静养些日子就好了。至于母亲那里,也只能我去给母亲认错,这次是我撺掇着二哥出府,否则也不会害的二哥受伤。”顾廷菲深呼吸几口气,缓缓的垂下双眸,满目愧疚。

    的确是她不好,连累了顾廷枫受伤。这是他们兄妹俩约定好的说辞,受了点皮外伤,不碍事,多休养休养。顾明瑞还好对付一些,关键就是小窦氏,顾廷枫可是她的亲生儿子!

    “廷进,你妹妹回来了,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跟我去看看!”眼见顾廷进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睡觉,连姨娘怒气冲冲的冲进去,一把扯开盖在他身上的被褥,厉声道。

    床上的顾廷进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无视她的命令,还有眼中喷射出来的怒火,从她手中一把夺过被褥,紧接着躺下来,一把扯过被褥盖在身上,侧过身子,嗤笑了一声“姨娘,那是你女儿回来了,跟我没关系,要去你自己去!”

    “你,顾廷进,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廷菲她是你妹妹,连顾廷枫都知道和她搞好关系,你这个亲哥哥怎么就一点都不着急。”连姨娘恨铁不成钢的戳着顾廷进的脑袋,真是榆木脑袋,说什么都听不进去,她怎么生出这样的儿子来,专门来气她。

    见顾廷进不理睬她,还躺在床上纹丝未动,气的捶打他两下,“你到底去不去,去不去?”加重拳头的力道,捶打顾廷进。偏偏顾廷进倔强的很,就是不听她的话,不去看顾廷菲。

    最后连姨娘也只能妥协,自己去看顾廷菲,回头想办法治治顾廷进,连她的话都不听了。待连姨娘赶到的时候,邓嬷嬷阴沉着脸从她面前一穿而过,还可以的碰撞了她一下,差点儿让连姨娘跌倒在地上。

    连姨娘气鼓鼓的跺着脚,咬牙暗骂了邓嬷嬷两句,才转身进屋一看,把她吓懵了。顾廷枫头上那是什么,怎么包裹着纱布,还有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再看看顾廷菲,似乎没受伤,完好无损的站在顾廷枫的床边。

    谨记:完本神站 网址: 防丢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五代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