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望族闲妻 第一百二十六章 请柬(二)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行了,此事我自有分寸,你只要别让丞相府看出猫腻来就行。不过我也担心,他们明知道成斌受伤,会故意刁难他,不行,就别让成斌去了!”霍光义左思右想,手指弯曲着敲打桌面,李东阳这只老狐狸竟然敢来请柬,就想试探一二,他就偏不让成斌去。

    杨氏眸光微闪,道“不去怕是不行,老爷,你想想看,成斌不去,那就证实他受伤一事,岂不是更让李东阳得意。对了,老爷,往后在朝堂上,你得多防着李东阳,还得去告诉太后,让她别对李东阳那般重用。”

    “朝堂之上的事,妇道人家就别管了。”霍光义不耐烦的推了杨氏一把,掸掸身上的尘土,迈着大步离开了。

    “二公子,您回来了。”小厮见到周英下马车,急急忙忙迎上去。

    周英停下脚步,仰头看着门口的陈康王府四个强劲有力的大字,许久才回过神来,朝小厮笑了笑,“进去吧!”

    “得嘞,二公子,夫人在大厅等您呢!”小厮笑嘻嘻的应了声,缓缓的开口说道。

    夫人在大厅等着他,周英眼中波光微闪,嘴角挂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抬脚往大厅走去,小厮紧随其后。到了大厅,周英抬头看着正坐在堂上的中年妇人,里穿乳白搀杂粉红色的缎裙,上锈水纹无名花色无规则的制着许多金银线条雪狸绒毛。腰间一跟彩链其上或串或镶或嵌着许多珍宝奇物华美耀眼之及,外罩紫黑镶金边略搀杂乳白色线条锦袍将里裙之华掩盖,纤腰不足盈盈一握上系一斓彩锦缎中嵌精美翡翠。

    玉手十指甲上皆曛染着淡紫色风信子花色。皓腕佩一单只精美嵌金边刻祥云紫瑞,右腕上带着覆背手涟系于无名指上,双足穿着淡蓝浅白色牡丹锈花鞋。此刻正和他四目相对,嘴角噙着笑,“英儿回来了,快过来坐下。”

    “周英见过夫人。”周英并没有听她的话,而是站在原地给她作揖行礼。他的话一出,就是在打中年妇人的脸面。大厅的下人们纷纷低下头,默不吭声。

    中年妇人闻言,嘴角一抽,宠溺道“英儿,你这孩子,跟母亲还这般见外,快过来坐下,都是一家人别客气。”朝周英招招手,示意他坐过去。

    可惜周英仍旧站在原地,这让中年妇人脸上有些挂不住,讪讪的笑笑“好了,好了,不愿意过来就罢了,那你就站在那。这是丞相府送来的请柬,请我们一起去,想着你年纪不小了,也到了成家的年纪。听说丞相府这次邀请的都是京城的大家族,此去你多长几个心眼,有看上的姑娘回来告诉我一声,我替你上门求亲去。”

    周英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作揖道“多谢夫人关心,周英不着急成亲,若是无其他的事,周英就先退下了。”说完抬脚便要往里走去。

    “混账东西,你给我站住,站住!有你这么跟母亲说话的吗?”还没等周英抬脚走两步,迎面出现了一位中年男子,身穿黑色锦缎长袍,黑着一张脸,怒目等着周英吼道。

    中年男子乃是周英的亲生父亲,陈康王,坐在堂上的中年妇人乃是陈康王的继室明氏,周英的继母。周英的母亲是陈康王的原配,早年间过世了。

    明氏见状,急忙跑到陈康王边上,轻抚他的后背,安慰道“王爷,好了,英儿难得回来,你就别说他了。英儿,没事了,你快些回屋歇着吧!”说完还朝周英使眼色,可偏偏周英纹丝未动的站在原地。

    陈康王看着这一幕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怒指着他骂道“周英,看到没有,你母亲到现在还在关心你,处处替你着想,可你呢!怎么对她的,一点礼数都没有,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还不快过来,和你母亲道歉!”

    “母亲,呵呵呵。不好意思,陈康王,我的母亲只有一位,别人永远代替不了她的位置。纵使她不在了,在我心里,永远只有一位母亲。我不像陈康王这般薄情寡义,原配还未过世,就和她勾勾搭搭,纠缠不清。原配刚过世,就迫不及待的把她娶进门,我还真是佩服你!”周英嘴里说出来的话难听无比,瞬间让明氏脸上挂不住的低下头。

    “逆子,逆子,早知道你一生下来,本王就应该掐死你!”省的现在站在他面前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来气他,陈康王满脸怒意的瞪着周英。这些年,明氏对周英的好,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想着日子久了,能让周英从心底接受明氏,可他错了,周英就是一块顽石,根本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话。

    周英冷笑了一声,“不好意思,要让王爷失望了,我已经长这么大了。”

    咳咳咳,陈康王重重的咳嗽几声,明氏焦急的抚拍他的后背,安慰道“王爷,别动怒了,气坏了身子。英儿他还是个孩子,别和他一般见识,生他的气。”转头面向周英,柔声道“英儿,你父王年纪大了,你就少说两句。”

    自以为她有资格劝说话的明氏被周英忽视了,丝毫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抬脚往里走去。

    陈康王气的追上前拍着周英的后背,“逆子,逆子,本王还没死呢,你就这般目中无人,本王若是有一天不再了,还有谁能管制的了你。”被周英气的胸口上下起伏,不由的弯下腰,扶着胸口,嘴巴微张,却是喘不上一口气来。一张铁青的脸,因着愤怒,狰狞的让明氏不忍直视。

    唯有低头站在陈康王的身边轻抚他的后背,能让他尽快的缓解下来。一把握住明氏的玉手,陈康王严肃道“这次参见丞相府的宴会,你帮英儿物色一位贤良淑德的大家闺秀,年前就派人上门提亲,年后务必要尽快完婚,让他们成婚后搬出去住,省的整日在本王面前惹本王生气。”

    明氏闻言,面色一把,低声道“王爷,这怕是不行吧!妾身作为母亲,会给英儿想看合适的姑娘,只是亲事没这般着急吧!英儿对妾身本来就没好脸色,要是这般,怕是会更加记恨妾身。说妾身容不下他们夫妻,才会在王爷面前说话,让王爷您赶着他们离开。妾身绝对不能让王爷这般做,更伤了你们的父子之情!”

    “哼,逆子眼里哪里还有本王这个亲生父亲,没有也罢。本王给他找一位贤良淑德的媳妇让他成婚,也算对得起他和他母妃了。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本王愧对你和冉儿,等他们出府了,本王就会多补偿你们母子俩。别哭了,哭什么。”陈康王一想到周英刚才说的话,浑身的怒意就上来了。

    身边的明氏陪伴他多年,把周英当着亲生儿子对待,可惜他就是一颗顽石,无法将他的心捂热,与其如此,还不如让他离开陈康王府,去外面过日子。日子久了,或许他能明白明氏和他的好来。不能再让周英在陈康王府这棵大树下,不知道外面的人心险恶,若不是身在王府,他有什么嚣张的资格,敢和明氏这般无礼的说话,还不就是明氏心疼他从小失去了母亲。

    这些年他自问没亏待过周英半点,陈康王拥着明氏,抚拍她的后背,“你受的委屈,本王都记在心上,会补偿你和冉儿,不哭了,小脸哭花了就不好看了。”情绪平缓下来,他就开始低声的哄着怀里的明氏。

    这一幕被屏风后的周英看到,他没那么快离开,眼前陈康王抱着明氏的一幕,又让他想起嬷嬷和他说的话,母妃还在病榻上,身子虚弱,正需要人照顾的时候,陈康王身为她的夫君,却和明氏暗中私通,根本就忘记母妃的存在。如今好了,还想在他面前装好人,明氏亦是如此,这么多年,当着陈康王的面对他大度和善,背地里的事陈康王压根就不知道。

    记得小时候和他说过一次,明氏的丫鬟虐待他,可陈康王什么态度,当着明氏的面给他一记狠狠的耳光,还让他跪下给明氏道歉。这件事一直深深的印刻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往后的日子,他学会自我保护,什么都不会去说,只希望能尽快长大,唯有长大,才能强大起来,保护他想保护的人。

    遇到顾廷菲,他心动了,那种想要保护人的瞬间就上来了。起初在玲珑镇,她双手叉腰和李响辩解争论的小模样一直镌刻在脑海中。再到后来,马路上,她毫不犹豫的下马车,用匕首刺死疯癫的马儿的果敢坚毅,前些日子,她悠扬婉转的琴声,面对霍成斌的临危不惧,无一不让他心动。

    不过程子墨说的没错,他目前还不能娶顾廷菲,不能把她带入陈康王府这般险恶的环境中,应该为她创造更好的环境才是,满怀激情的往前走去。

    “二姑娘,你醒了。”春芬探着脑袋伸进去看看,却发现顾廷菲坐在床上,她激动的笑着走到床边。

    一抬头,面对春芬的笑脸,顾廷菲的心情跟着好起来,点点头“嗯。”

    “二姑娘,奴婢去给你打水去!”春芬一溜烟的跑的没影了,顾廷菲无奈的笑着摇头,是个做事的丫鬟。

    用完早膳,春芬收拾碗筷,春珠神神秘秘的凑到顾廷菲跟前,“二姑娘,奴婢方才在厨房听说一件事。”她不知道顾廷菲想不想听,得问问她才知道。

    厨房听说的事,顾廷菲眨巴眨巴眼睛,“有什么就说吧!”

    春珠闻言,笑道“得咧,二姑娘,那奴婢可就说了。丞相府来了请柬,要请大夫人他们去参见宴会,听说没有没让我们三房的去!”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生气和不满。

    丞相府的请柬,请大房去,那是理所当然。毕竟顾廷珏和丞相嫡子李天博的婚期定下了,眼看着没有几日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丞相府突然下了请柬,让他们过府,说不定有什么事吧!他们三房就别跟着凑热闹,别人不请你去,自然就有不请你的道理,她无须生气。

    再说丞相府她去了也没用,李东阳对父皇忠心耿耿有如何,现在还不是一样听霍太后的话。世间根本就没有什么纯臣,他们根本就信不过,只看谁能给他的权势更大,就听命谁的。说不定等将来弟弟亲政,掌握了权势,所有的人会对他惟命是从。人心太险恶了,尤其官场上的,哪一个不是人精。

    春芬一听这话,就不高兴的嘟着嘴“二姑娘,你说丞相府也太看不起人了,三房怎么了,他们不请我们,连二房都请了,太不像话了。”

    “春芬,真没看出来,你也会生气发脾气。”春珠笑着调侃她。

    轻拍她的手背,春芬不悦道“你别碰我,实在丞相府太气人了,仗着是丞相府,就可以这般看不起人。都是你,一大早就说这些不高兴的事给姑娘听,二姑娘,不请就不请,我们还不乐意去呢!外面那么冷,我们姑娘还是在屋里多暖暖身子,别和他们去瞎搀和。”

    春珠被她这话说的愣住了,继而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附和的点头“对,二姑娘,春芬说的没错,那是丞相府没眼光。你可别生气,有我和春芬陪着你在屋里暖身子,别出去了,太冷了。”

    这两个丫头一唱一和就为了让她的心情好起来,其实她并没她们想象中的悲伤。她只是感慨世态炎凉、人心险恶罢了。“好,我听你们的!快忙你们的,等忙完了,你们再进来陪我说说话,我先去看看春巧。”顾廷菲起身抬脚往门外走去。

    “对了,春珠,我让你打听霍府的事,有什么消息了吗?”突然想到什么,顾廷菲停下脚步,转身面对春珠。

    春珠先是一愣,再接着轻拍着脑门,羞愧道“二姑娘,你看奴婢这记性,你要是不提起来,奴婢都忘记了。嘻嘻,二姑娘,你可别生气啊!”

    顾廷菲“。。。。。。”

    谨记:完本神站 网址: 防丢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