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铲牛粪开始的异〕〔万古虚无帝〕〔DNF从剑士开始〕〔我的女友是二货〕〔轩辕圣灵石〕〔小仙女有个红包群〕〔超品战神系统〕〔我是狠人大帝的同〕〔我成了大明改造者〕〔魔血凌天〕〔待墨上花开可缓缓〕〔重生为富〕〔真龙女婿〕〔九零时光微微暖〕〔重来的巅峰〕〔重生极品纨绔〕〔无限之时空召唤〕〔三国之隐帝〕〔钟情于乐尧〕〔我有逆天传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望族闲妻 第一百五十二章 盘问
    她们俩以为能出家做姑子,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怎么可能?

    “不,父亲,我就是不要嫁给圣上,他就是一个傀儡而已,女儿的命怎么那么苦,一如宫门深似海。您膝下就只有女儿一个闺女,怎么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女儿往火坑里跳,父亲,求求您给女儿一条活路吧!”文欣说到动容之处,眼泪不禁往下低落,对着文大学士不断磕头。

    文大学士朝她投去淡淡的一瞥,抿了抿嘴,随后双手背后道“晚了,你应该早些告诉为父,你内心的想法,而不是出去找寻程子墨,更当着丞相府那么多女眷的面,让事情闹到如今不可收拾的局面,你还来恳求为父,又有何用?你一人死不足惜,不应该连累全族上下跟着你受牵连。”盛怒之下的语气带了浓烈的寒气,也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能长进些,让他别操心了。

    “你喜欢程子墨,那是你的事,就算你和程子墨两情相悦。你觉得他能为了你,去反抗太后,成国公府绝对不会应允。还有福王和福安郡主,他们更是不会插手宫闱之事,你真是糊涂?欣儿,你是为父膝下唯一的女儿,为父岂能害你不成,你着实让为父失望!”文大学士不由的弯着腰,抚着胸口,一张铁青的脸,狰狞的让人不敢直视。到如今文欣心里还念着儿女私情,文府连同文夫人娘家上上下下几百人姓名,他不能枉顾。女儿的幸福固然重要,若是没有了强有力的娘家在背后支撑,文欣就算是嫁给程子墨,又能如何?

    文欣怀抱着文夫人的腰身,将头埋在她的胸膛里,呢喃道“母亲,那我还能怎么办?”她只是喜欢一个人,不想嫁给另外一个人,她根本就来不及考虑这后果。

    不过片刻之际,管家平静的走向文大学士,贴着他耳边嘀咕起来。文夫人趁着机会抚拍文欣的后背,安慰道“好孩子,别害怕,有母亲在,谁都不能动你分毫,你且听母亲的话,待会早些回屋歇着,什么都不要想,接下来的事,有我和你父亲在!”

    一边抽泣,一边问道“母亲,真的能没事吗?”文欣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晶莹的泪水还含在眼眶里。

    文夫人亲昵的抚摸她的脑袋“嗯,当然了,有母亲在,你且安心。怎么如今还信不过母亲,你父亲那不过就是发泄发泄心里的不满罢了。到头来,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受苦。”狡黠的朝她眨眨眼,示意她别被文大学士给骗了。

    如此一来,倒是让文欣内心安定多了,又低头埋进文夫人的怀里,来回蹭着。有文夫人袒护着,她就可以高枕无忧,等着嫁给程子墨了。

    知女莫若母,文夫人岂能不知道文欣喜欢程子墨,非他不嫁。管家说完,文大学士转身回桌前坐下,在文夫人的示意下,有婆子进来将文欣待下去,临走前,文夫人递给文欣一个放心的眼神。

    管家也识趣的退下,文夫人悄然走过去,缓缓的坐下,屁股才刚坐下,凳子还没捂热,就被文大学士怒喝“你给我站起身,没你坐的份!”

    “老爷,您这又是怎么了?不就是因为欣儿和程子墨在丞相府搂搂抱抱的事吗?有什么了不起,这不是很容易吗?”文夫人毫不犹豫的反驳道。

    文大学士深深的看了她几眼,冷声道“哦,我还不知道,夫人已然胸有成竹,不知道夫人有何高见?”

    他眼中的嘲讽之意,文夫人不是没听出来,她大度,不和他一般见识罢了。文夫人勾唇浅笑“老爷说些了,高见谈不上。太后既是召见老爷,告知老爷她的意图,想让欣儿入宫为后。今上的处境您又不是不清楚,欣儿是我们膝下唯一的女儿,妾身自然希望她后半辈子过的和和美美。

    后宫那是什么地方,吃人不吐苦头,就欣儿这大大咧咧的性子,她能待得下去吗?是,老爷,妾身知道您畏惧太后,可到底太后重要,还是欣儿的一辈子幸福重要?您心里总能掂量的清楚?再者,太后并没有对外宣扬,广而告之,这就不作数。

    眼下发出这样的事,太后总不好棒打鸳鸯,再让欣儿入宫。老爷若是不愿意,妾身愿意厚着脸皮,豁出去这张老脸,去福安郡主府走一趟,保证将这门亲事说成。”为了膝下唯一的嫡女,文夫人眼下也只能如此劝说文大学士。

    若是刚才管家没进来,文大学士心里也是想的这些,算是下下策了。“夫人,你可知晓得罪太后,会是什么样的后果?”文大学士咬牙切齿恨恨道。

    文夫人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老爷,若是欣儿能嫁给程子墨,就算不看在成国公府的面上,太后也要看在福王的份上,不会太为难你,落人话柄。”虽说妇道人家不能妄议朝中之事,可为了文欣,文夫人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静默片刻,文大学士叹口气,继续道“你说的没错,可你知晓刚才管家进来和我说什么吗?太后请了成国公夫人和福安郡主入宫,你觉得还能有什么?她们出宫没多久,京城就传出消息,说欣儿不小心摔倒了,只是被程子墨搀扶了一把,风向都变了,你觉得欣儿还能不入宫吗?”

    太后下定决心,一心想让文欣入宫,否则也不会召见成国公夫人和福安郡主。偏偏文夫人还抱有幻想,痴人说梦,愚不可及。

    “不可能,在丞相府那么多女眷都看到了,还能有假不成?太后莫不是当那么人都傻不成?”文夫人直摇头,否定文大学士的话。

    文大学士深呼吸几口气,道“夫人,那么多人看到又能如何?难不成她们会为了欣儿出头,去违背太后?再者,这想来也是成国公府和福安郡主府的意思,他们不愿意让程子墨迎娶欣儿,得罪太后。夫人,你还是好好劝劝欣儿,想必没多久,宫里就会来人了。”

    对着文夫人交代完,他便起身朝管家走去,果不其然,话音刚落下,宫里就来人请文大学士入宫一趟。文夫人只觉得汗都已从后背衣衫染湿,汗涔涔的仿佛刚从水里被打捞上来,通身上下麻木没有知觉,文大学士算的可真准啊!

    “你倒是嘴硬的很,刚才不说家中尚有高堂在,我就花些时日找寻,不信找不到你的家人。到时候,你可别我无情!”顾廷枫挥舞起手中的皮鞭朝中年男子身上狠狠的抽打过去,他们居然想害他的母亲和亲妹妹,他绝对不能放过背后的主谋,得将他给揪出来,省的后患无穷。

    中年男子吓得双腿直哆嗦,皮鞭下去,身上火辣辣的难受极了,忙不迭的跪下乖乖认错,但凡顾廷枫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良久,顾廷枫才从屋子里走出来,对着站在门外不远处的程子墨走去,深深的作揖拜谢“今日多亏了小侯爷,顾某感激不尽,他日必定亲自登门道谢!”

    程子墨闻言,摆手道“要谢你们就谢周英吧!时辰不早了,我们也该回京了,走吧!”对于顾廷枫怎么处置屋里的中年男子,他没兴趣知晓。

    他这番作为,倒是更加的让顾廷枫钦佩,默默的在心头记下程子墨的恩德,当然也少不了样感谢周英,他们俩都是他的恩人。甩开脑海中的念头,加快步伐跟上程子墨,尽快离开这些,顾廷枫眼中闪过一丝阴冷。

    二妹,希望你此刻如我们所想的一般,脱离了险境,这四处怕是不会有顾廷菲的身影。加上刚才他在屋里审问中年男子之际,程子墨已然派人将这方圆数百里的地方都找遍了。

    他本想着继续寻找顾廷菲,可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极其不好的念头,加快前行的步伐。

    “老夫人,被我们救回来的那位姑娘醒了。”车夫恭敬的走到妇人身边禀告,见夫人听进去,点点头,他便作揖退下。

    良久,妇人才起身,掸去袖袍上的尘土,抬脚朝外走去。丫鬟听到脚步声,往后一看,恭敬的屈膝行礼“老夫人,您来了。”

    顾廷菲朝门外看过去,缓缓走进来一位四旬左右的中年妇人,一身绛紫色交领的通袖褙子,她的皮肤白皙,看来平日保养得宜。绛紫色穿在她的身上为她更加增添了几分典雅,而她头上那一对别致的凤凰金钗,更是让她显得气质极佳。

    她就是一阵风掀起车帘,车厢内的那位妇人,如今她身在客栈里躺着,不受中年男子的胁迫,想来是她救了自己。思及此,顾廷菲忍着手脚的酸疼,以及胸口的烦闷,掀起被褥抬脚下地,撑着身子给中年妇人道谢。

    妇人搀扶着顾廷菲坐在床边,淡淡一笑“姑娘,你客气了,小翠,你且下去。”

    “是!”被点到名的小翠下意识的作揖退下。

    紧接着,屋里就只有顾廷菲和中年妇人两人,一时间,屋内的气氛似乎凝固了,空气中变得紧张起来。不用猜想,顾廷菲也知晓妇人接下来要问什么。果不其然,中年妇人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沉声道“你到底是何人?怎么会知道那一首词?”

    让她一直百思不得其解,骨肉能几人,年大自疏隔。性情谁免此,与我不相易。唯念得尔辈,时看慰朝夕。平生滋已矣,此外尽非适。就是这首词,让她动了恻隐之心,下令让车夫把顾廷菲救了。眼下在客栈里,安定了,顾廷菲也醒了,她必须得问清楚。

    顾廷菲眼前浮现一幕画像,那是在御书房她经常能看到面前坐着女子的画像,父皇时常惦念着她。又如何能不认识她?可惜,她如今的身份,根本就不能和她说实话,想到这,顾廷菲低头道“小女乃是京城定北侯府三房庶出的二姑娘,至于那首词,只是我随口一说罢了。”

    没有隐瞒她的身份,这倒是让中年妇人微微一震,她想知道的是顾廷菲为何会知晓那首词。中年妇人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顾廷菲的身上,把她盯得快要转不过气来,头皮直发麻。

    “你说的可是真的?”中年妇人不死心的追问道,她不相信侯府的庶女一张嘴就能戳进她的心窝里,除非是相识她的人。又或者今日她看到的不过就是虚假的一幕,为的就是和她搭上关系,用的一出苦肉计罢了。

    很快这念头就被打消了,她早已离开京城多年,此次回京更是没有事先通知任何人,京城绝对不会有人知晓她回京的消息。想来,也只有如顾廷菲所说,只是随口一说罢了,这还真是有缘分,这使得中年妇人看顾廷菲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是,小女说的句句属实,绝对不敢欺瞒夫人。”顾廷菲恭敬的低头作揖。她眼前也只能这般说,并别的办法,希望将来有一日,她能得到原谅。

    沉静片刻,中年妇人才缓声道“嗯。”

    原本这个时辰春熙阁应该寂静一片,今个确实不同往日,灯火通明。春慧在老太君的吩咐下,将侯府的三位夫人都请了过来。小窦氏梳洗打扮一番才姗姗来迟,刘氏不满的看了她一眼,“哎吆,三弟妹,你可真让我们好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刚回府。”

    此话一说,被老太君狠厉的瞪了一眼,“你给我闭嘴,没人让你说话。”

    刘氏讪讪一笑,道“老太君,您可消消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当。再者,我也就是随口一说,三弟妹,你不会放在心上的,对吗?”诚恳的目光紧盯小窦氏。

    小窦氏浅浅一笑,接到老太君的示意,抬脚朝她走过去,福了福身子,道“老太君,二嫂向来喜欢开玩笑,您又不是不知道,何必跟她一般见识,气坏了身子,可就是二嫂的不孝了。”

    “你,你。。。。。。你胡说什么,三弟妹,我何时对老太君不孝了,你今日必须把话说清楚了。”刘氏一听这话,立马气的炸毛,就差没有双手叉腰,和小窦氏正面对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