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望族闲妻 第二百零一章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二)
    她们的争吵声吸引了顾廷枫和顾婷娇,两人都赶过来。顾廷枫作揖道:“各位,有话好好说,廷菲,出什么事了?”

    “二哥,你来的正好,我喜欢这两支金簪,正要去付钱的时候,这位姑娘来了,想要我看中的金簪!”顾廷菲清幽的双眸中划过一丝冷意,这里不是皇宫,她也不是大公主周明菲,根本就无须让着野蛮无礼的周明悦。在宫外她根本不会再让着周明悦,她无须畏惧!她不畏惧得罪周明悦,她喜欢的东西,绝对不会再次拱手相如。

    顾廷枫闻言,微微一笑,上前作揖道:“这位姑娘,舍妹的话,你也听到了,这两支金簪是她喜欢的,也是她先看上的。店铺里还有很多其他款式的金簪,不如你再仔细挑选挑选。”言下之意是让周明悦不要跟顾廷菲抢夺她手中的金簪。难得顾廷菲看中了两支金簪,自然得为她争取了。

    霍成扬也上前劝说道:“行了,别闹了,这里还有其他的首饰,你喜欢什么我都给你买下。”不愿意看到顾廷菲跟周明悦因为两支金簪起争执,那往后的日子还怎么过下去。

    霍夫人已然答应他,等他迎娶周明悦后,就去定北侯府提亲,他不希望看到周明悦和顾廷菲结下怨恨,她们俩应该和平相处。

    周明悦见顾廷枫和霍成扬都袒护着顾廷菲,不向着她,刚才也是一时头脑发热,气急败坏才说出要买顾廷菲手中两支金簪的话。周明悦斩钉截铁道:“不行,我今天一定要买她手中的两支金簪,小二,小二,给钱!”说着从衣袖里掏出一叠银票硬是塞进小二的手中,紧接着就往顾廷菲走过去。

    电花火石之间,顾廷枫也从衣袖里掏出一叠银票塞进小二的手中。难得看到顾廷菲这么喜欢两支金簪,他身为兄长,就要说到做到,将她最喜欢的两只金簪给买下,送给她。

    殊不知这下可把小二急的眼泪都掉下来了,你说说顾廷枫和周明悦一个两个都给他塞钱,有什么用?霍成扬见状,急忙拉着周明悦,低声道:“明悦,这是在外面,注意你公主的身份,别和一个小姑娘争,听表哥的话。小二,还不快去拿一样的金簪来。”转身不悦的对着发呆的小二催促道,还杵着作什么。

    他还想不想做生意了,莫不是想看着顾廷菲和周明悦大吵大闹一番。顾廷珏上前轻声道:“二姐姐,这里这么多金簪,你又何必非跟这位姑娘抢。依我看,这两支金簪虽说戴在你头上合适,不过戴在这位姑娘的头上似乎更是美艳,二姑娘,俗话说的话,君子有成人之美,不如就成全了这位姑娘,把金簪让给她。”

    从周明悦一身淡绿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身上的衣裳瞧着似乎比她的好多了,还有身边的霍成扬,她似乎在哪里曾经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对了,霍成扬是霍成斌的嫡亲兄长,那日霍成斌迎娶顾廷燕的时候,他也跟着来了。

    她在人群中看着意气风发的霍成扬,一颗心都跟着沉沦了。世上竟有如此美貌的男子,如此之气质,今日她才会到这个时候才想起霍成扬的身份,真是该死。顾廷菲今日是不是邪门了,连顾廷枫也不知晓阻拦她,还跟着她一起胡闹。他们兄妹俩现在还不知道霍成扬的身份,还在跟他们胡搅蛮缠。

    换做别人,她才不会说情,可霍成扬不一样,顾婷娇说话间就要夺过顾廷菲手中的金簪递给被霍成扬一把拉住的周明悦。顾廷菲快速的闪过开来,将手中的两支金簪握得更紧了。她看上的东西,没有道理让给周明悦。

    小二在霍成扬的催促下,硬着头皮走上前,吞咽了两口口水,低头道:“各位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店铺里的首饰都是独一无二的。”言下之意是没有一模一样的首饰,这下可就麻烦了。

    霍成扬也没料想到,他们竟然到了这件店铺,糟了。瞧着顾廷菲不肯让步,周明悦势在必得的样子,他真是头疼,心里咯噔一跳,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往后她们俩若是因此结下怨恨,最后头疼的可是他,谁让他日后会将顾廷菲纳进门。

    顾婷娇娇声道:“二哥,你看看二姐姐,我说的也没错。就不能让给这位姑娘吗?”顾廷枫实在不知道该说顾婷娇什么好,她在这个时候越是劝慰顾廷菲,她怕是越听不进去。

    还是让顾廷菲自己决定吧,顾廷枫一把拉过顾婷娇到身边来,低声道:“行了,你少说两句,怎么做二妹妹自有决断。”真是刷新了顾婷娇的认识,从何时起,顾廷枫对顾廷菲这般纵容,连这种事情都由着她。好,好,当真好的很,她就等着看好戏罢了,哼,不会去提醒她们,想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顾廷菲抿了抿嘴唇,朝周明悦淡笑道:“这位姑娘,是我先看上的,我的钱也付了,那这两支金簪就是我的了。你若是想要,可以挑选其他的,这两支,我绝对不会给的!”人活着,要争一口气,她在宫里忍让了周明悦多少年。父皇的谆谆教诲她现在闭上眼睛,都能回荡在耳边,可那又如何?

    父皇不在了,她早就不是隐忍的周明菲,应该随心而动,让自己舒坦一次了。周明悦气急败坏的伸手指着她:“表哥,你听到了吗?你瞧瞧她这说的什么话,连她的妹妹都知道劝着她把金簪让给我。可她呢,不行,表哥,你快松开我,让我好好去教训她一顿,要不然她还真的以为本公主是好欺负的!”

    情急之下,一时口快说出来本公主三个字,霍成扬瞪圆了大眼睛,恨不得立马能拖着周明悦离开。

    偏偏周明悦还不自知的盯着顾廷菲,谁知顾廷菲嫣然一笑,“姑娘,你若真的是公主,就更不应该跟我抢夺金簪了。公主是何等身份,皇宫大内的宝物太多了,何必跟一个小老百姓抢金簪,是不是?姑娘,我劝你,别再胡搅蛮缠了。二哥,我们走吧!”对于周明悦亮出身份,她也毫不畏惧,到哪里,她都有理,有理走遍天下,没理由对周明悦低声下气。

    “好,二妹妹,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顾廷枫淡淡的应了声,今日的好心情都被霍成扬和周明悦破坏了。

    霍成扬脑海中正在想着如何才能让顾廷菲跟周明悦化解关系,他没想到顾廷菲连周明悦是公主都不畏惧,当然顾廷菲说的话也在理,分明就是周明悦做的过分,他不是尽力拉着她,可谁知道趁着他思考之际,周明悦挣脱了他的束缚,等他回过神来,她已然到了顾廷菲身边,伸手准备抢夺她握在手中的两支金簪。

    小二委屈的看着掌柜,希望他能出来解决。掌柜此刻低着头,装作算账的样子,时不时拨弄面前的算盘。掌柜也不傻,这个时候他出面,不会有好下场,还是静观其变,他们总不至于把他的店铺给掀了。

    看来周明悦今日不得到两支金簪,誓不罢休了。顾廷菲伸手推了周明悦一把,呵斥道:“你先站住,等会!”周明悦狐疑的看着她,就在电花火石之间,顾廷菲将翡翠玉簪高举起来,狠狠掷在地上,瞬间摔碎了。

    至于另外一支金凤展翅的金簪,在顾廷菲的蹂躏下,金凤展翅已经变形了。既然她执意要得,那么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顾廷枫良久才缓过神来,他还从未见过顾廷菲今日这般,说不上来的不对劲。平素顾廷菲乖巧温柔懂事,就算有时候有自己主见,坚持的时候,也从未像今日这般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周明悦蹲下身子,如刀般凌厉的目光径直插入顾廷菲的眼睛,那万分凶狠的神情,像是要将顾廷菲千刀万剐一般。霍成扬微微叹口气,罢了,罢了,这算是最好的结局了。但这样,似乎周明悦会在心底怨恨顾廷菲,头疼,他回去得花功夫安慰她才是。

    就在周明悦转身要跟着顾廷菲怒骂之际,霍成扬抬脚走到她跟前,大手一揽,将她搂在怀里,轻柔的抚拍她的后背,温柔道:“好了,明悦,别生气了,为了这点小事,气坏了身子,不值当。听表哥的话,你再挑选喜欢的金簪,表哥都给你买下来,好不好?别哭了,你这一哭,表哥都吓坏了,听话。”他暂时也只能低声下气的哄着周明悦,不得不说霍成扬还从未像此刻这般亲昵的哄着她。

    周明悦心里甜甜的,噗嗤一声笑出来:“表哥,我听你的话,表哥,我现在的样子难看吗?”“不难看,怎么会难看呢!你在表哥心里是最美艳的,谁也比不上你,听话,我们再去挑选其他的金簪,走!”霍成扬忙不迭的摇头,真是奇怪,他哄人的本领什么时候提高了,在不知不觉中说出这些话,让周明悦破涕为笑。

    良久,霍成扬给周明悦买了五支金簪,才哄得她高高兴兴的上马车。突然周明悦问了句:“表哥,你是不是知晓他们的身份,才会一直拦着我?”她怎么说也是霍太后的亲生女儿,霍太后如此聪慧的人,教养出来的女儿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

    她此刻能问出来,让霍成扬心下一紧,皱眉道:“明悦,你问这些做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样?”生怕周明悦找上定北侯府,霍成扬满脸戒备,他自然是不能告诉周明悦,顾廷菲等人的身份。换做其他人,他兴许就不管了,可顾廷菲绝对不行。

    周明悦忍不住哼了声:“表哥,我就是随口问问,你不说自然有你不说的道理,不过我看他们似乎不知晓你的身份,否则不会跟我争。算了,表哥,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了。表哥,我困了,我靠着你睡会。”在记忆中,她跟霍成扬似乎没这么亲密过,今日真好,有机会能让他们更进一步。顾廷菲一路上都没吱声,闭着眼睛,似乎累了。

    顾廷枫也没逼迫她,倒是顾婷娇叽叽喳喳的一路说个不停,顾廷菲差点儿要将她一脚踹下马车。一下马车,在春巧的搀扶下,顾廷菲忙不迭的抬脚往临湘阁走去。顾廷枫见状,急忙跟上她,道:“二妹妹,你走慢点,等等我!”

    下了马车的顾婷娇愤愤的跺着脚,分明就是顾廷菲的不是,顾廷枫不但没劝阻她,还一味纵容她,太可恶了。到了临湘阁,顾廷枫端起手中的茶盏喝了两口,真是太渴了,离开店铺救回府了,一路上也没顾得上逛逛。

    顾廷菲听见他咳嗽了一声,撇嘴道:“二哥,你慢点,没人跟你抢!”那么着急做什么,顾廷枫微微一笑,对着顾廷菲抬手道:“当然着急了,不是还有你跟我抢呢嘛!二妹妹,消消气,坐下来,陪着二哥说说话。今日我总是觉着那位少年面熟,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他。

    后来四妹妹在我耳边说了,他是霍府的大少爷霍成扬。至于他身边的姑娘,我就猜不到了。称呼他为表哥,莫不是宫里的公主,似乎还听到她说本公主三个字,廷菲,你说该不会真的是公主吧!廷菲,廷菲,你有没有听见我在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