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门帝国〕〔快穿之专业打脸指〕〔超自然事务管理局〕〔贴身兵王俏总裁〕〔烈血都市〕〔我无敌了亿万年〕〔金粉〕〔真的不是重生〕〔医路逍遥〕〔凌霄大圣〕〔迷踪谍影〕〔虎婿杨潇全文txt下〕〔真五行大陆〕〔禁区猎人〕〔虎婿杨潇〕〔一人之力〕〔绝世医仙〕〔无极异界游〕〔偏心眼〕〔仙道独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望族闲妻 第二百四十二章 言明身份
    顾廷枫正襟危坐,严肃道:“廷菲,事态瞬息万变,不是你我能诡探一、二。二哥不愿意猜测,二哥只是希望真相能大白,恶人得到惩罚。”很多事,不是他们所能决定的了。他们身在定北侯府,那就是侯府的一份子,凡是不能率性而为,很多时候需要隐忍,甚至委屈求全。希望顾廷菲能明白他的难处。

    杨勇并非没有证据而攀咬太后,他拿出了太后交给他的迷信,信封上专用的火漆和印戳以及信封上的笔迹均是出自太后之手,经过朝中好几位老臣辨认都是如此。证据确凿,谁还能不相信,他们对此事不敢多言,关乎到太后的名声。联想杨霍两府的关系,杨勇说的在理,太后有这个动机。

    顾廷菲从马成岗的口中得知这些消息,并没有告诉顾廷枫,其实跟他说了似乎也没什么用。

    二哥如今心态开阔了,落榜的事对他来说已经不值一提了。人只有经历了,才能成长,否则永远只是在温室里的花朵,被人保护着,永远没有得见阳光、风雨的那一天,对他来说,是很悲哀的一件事。

    太后眯着眼:“杨勇没脑子,也没胆子敢诬蔑哀家,想来背后有周维给他撑腰,这次哀家就要给他一个狠厉的教训,让他明白,哀家的权威是无法挑战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鸷,这可是周维逼迫她的,纵观朝中,有谁能跟她作对,过不去,除了周维想从她手中夺回政权,也没谁了。

    霍光义低声道:“圣上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背后的那帮老臣。”他们都是先帝一手提拔,平日明面上对太后毕恭毕敬,可背地里却在谋划着如何夺走太后的权势。太后就算对他们再好,他们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到头来还能狠狠的咬太后一口。

    太后冷哼了声:“那帮老东西,除非不想活了,才敢跟哀家斗。哀家动动手指头,就能捏死他们,真把哀家逼急了,一个一个把他们都被杀了,看他们能把哀家怎么样。哥哥,你且放心,此事哀家自有法子,你且回去,安心等着哀家的好消息便是。至于嫂嫂,你再多考虑考虑。”

    如今她被逼到这个地步了,也唯有出手自保了,否则还会让百姓们认为她这个太后真的是祸国殃民了。“兰嬷嬷,你去将皇后请来,就说哀家找她说说话。”太后轻飘飘的吩咐道。被突然点到名的兰嬷嬷略微愣住,随后俯身应下。之所以把霍光义支开,并非太后不信任她这个嫡亲的兄长,而是不愿意他为难罢了。

    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杨勇和杨明忠父子都逃脱不了她的责罚,谁让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攀咬上她。此事与她断然没有半点关系,她要趁此给周维一个狠厉的教训,让他从今往后夹着尾巴做人。这皇帝可并非只有他才能做,能者居之,他不过就是她扶植的傀儡罢了。

    若是他不安分,随时能把他给拉下来。周维近来的心情如沐春风,熟悉他的人都知晓他心情好,晚上他早早的就来到李天舞的寝宫,却没见到她人。一问才知晓,下午李天舞就被兰嬷嬷请去太后寝宫了。周维皱着眉头,忽然转过身,准备去太后寝宫一探究竟。

    却没想到李天舞被兰嬷嬷一瘸一拐的搀扶着走进寝宫,周维下意识的抬脚往前,一只脚还没迈出去,被他快速的收回,径直的站在原地等着。兰嬷嬷请过安便走了,李天舞则是被宫女搀扶着坐下来,周维大手一挥,瞬间寝宫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他走过去,轻声问道:“太后叫你去有何事?”

    李天舞勾唇一笑:“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周维是个傻子也能看出来绝对有事,否则兰嬷嬷不会搀扶李天舞回来。周维冷冷的盯着李天舞,既然她不愿意说,他又何必勉强,抬脚便往外走去。

    此事很快就传到太后耳中,她勾唇抿出一个冷笑:“哀家谅她也不好意思跟皇帝说,她不小心将哀家最宝贝的花瓶给打碎了,自请跪了两个时辰。”兰嬷嬷笑着附和道:“太后英明。”

    太后微微点点头:“嗯,对了,你快去找江天保,看看锦衣卫近来怎么回事,杨明忠被带去衙门那么长时间了,怎么到现在半点消息都没有?”李天舞得出手教训教训,才能让她长记性,让她不要以为皇后就无人能约束她,后宫可是太后的天下,就算是皇后也不能忤逆!

    太后口中的锦衣卫都督此刻正在一个偏僻的院子里与顾廷菲说话,马成岗和春巧守在门口,院子外面还有很多锦衣卫看守着,不会有任何人闯进来。江天保双目如炬:“你说的可是真的?”

    顾廷菲勾唇浅笑:“绝无半句虚言,若是江都督不相信,一考便知我说的是真是假?”这话倒是不假,随后江天保开始仔细的考查顾廷菲,越是身在高位、要职的人越是小心谨慎,毕竟有句话说的没错,小心驶得万年船,万一被面前的顾廷菲给欺骗了,江天保的项上人头不保,还得连累锦衣卫的兄弟和家族几百口人。

    良久,江天保才站起身,对着顾廷菲恭敬的行礼:“奴才见过大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顾廷菲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继而道:“江都督,免礼,你是父皇器重的老臣,是我的长辈,无须多礼。”

    江天保站直了身子,道:“多谢大公主,今日能得见大公主,那是奴才的荣幸。先皇在世时,对大公主您甚是疼爱,若是知晓您遭遇这些,他势必会心疼的。往后还请大公主照顾好自己,别让他老人家在天之灵担心。您尽管吩咐奴才,奴才万死不辞。”脑海中浮现了先皇对他的多年栽培,眼眶不禁湿润了。

    有了江天保的相助,那么往后的日子,她便多了一个大帮手。紧接着顾廷菲开始询问杨明忠的事来,江天保正襟危坐:“不瞒大公主,太后对此非常关心,让奴才密切的盯着乔尚书的一举一动。按照奴才的猜测,太后势必会对乔尚书下手。”

    这算是对顾廷菲的提醒,希望她能提前有个防备。顾廷菲闻言,眼中泛起阵阵涟漪,太后会对乔尚书下手,不好,她得赶紧回去才是。当下便站起身对着江天保作揖:“江都督,多谢提醒,那我就先走了,日后书信联系。”

    江天保派人一路护送顾廷菲平安的回定北侯府,还没抬脚回屋,顾廷菲就在马成岗的耳边嘀嘀咕咕,不一会儿,就见马成岗神色匆匆的离开了。春巧搀扶着顾廷菲一路走回定北侯府,半路上正好撞见哭哭啼啼被万梓灵搀扶着的万氏。她们婆媳俩现在因着万梓灵的身孕没有其他的动静,昨日永安侯府登门大闹,要带走万梓灵,却被万梓灵寻死觅活给止住了,临走前,听说永安侯府发誓,不认万梓灵这个嫡亲女儿。

    万氏轻看了顾廷菲一眼:“这么晚了,廷菲这是去哪里了?”顾廷菲嫣然一笑:“回大伯母,在府上待得闷了,出去走走。”当然她出去做什么,没必要跟万氏汇报,且不说万氏并非她的嫡母,三房和大房已然分府。对她来说,顾廷科那是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万梓灵轻咳了两声:“廷菲,你别多想,母亲也是关心你,近来母亲为了夫君的事心烦意乱,还请二妹妹体谅。”

    “大嫂说的是,若是没什么事,廷菲就先告辞了。”顾廷菲略微一笑,俯身行礼从万氏婆媳俩面前走过。万梓灵紧捏着衣袖下的左手,半寸长的指甲掐进肉里还浑然未知,顾廷菲有什么好得意的,无非就是仗着平昭公主给她撑腰。现如今连万氏和她都不放在眼里了,真是太可恶了。

    万氏冷哼了声:“灵儿,我如今才知道这顾廷菲的可恶之处,她得势了,却半点不想让我们沾她的光,你说怎么能有这么好的事。定北侯府把她养这么大,可不是让她吃闲饭的,你且等着看好了。”她可没忘记霍夫人替霍成扬登门求情一事,看来她得找个机会去会会霍成扬,想来他很喜欢顾廷菲。

    是夜,顾廷菲从睡梦中惊醒了,披散着头发,从床上坐起身来,额头上冒了密密层层的细汗,急促的呼吸声让春巧吓得急忙掏出衣袖里的丝帕替她擦拭细汗,一边擦拭一边道:“二姑娘,二姑娘,你别怕,奴婢陪着你的,那只是做噩梦,不是真的。二姑娘,没事了,没事了,别胡思乱想。”

    她心疼的安慰顾廷菲,真恨不得能将她搂进怀里安慰一番。良久,顾廷菲才缓过神来,对着春巧摇摇头:“别担心,我没事,没事。”边说边是心有余悸,她刚才梦到父皇过世,她被太后逼着远嫁兰国,太后的凶横,在途中被人暗杀,那抹熟悉的香味,她瞬间回想起来了,那是她身边贴身宫女青梅身上的手帕味道,那么熟悉,她直到现在才想起来,青梅背叛了她,要了她的性命。

    青梅跟在她身边快十年了,竟然会要了她的性命,她对此还心存疑惑,看来得找人去打探一番。今日江天保还告诉她,护送她远嫁兰国的户部尚书周奇不日就要抵达京城,到时候她便能知晓其中的蹊跷了。到现在都没有风声传入京城,说她途中遇刺,看来是真的有人代替她嫁给了兰国的摄政王。

    越来越多的事情都积压在心头,顾廷菲一个人独自承受,无人与她分担。当然这么重要的事,一不小心传出去就能掉脑袋,她可不敢轻易连累身边的丫鬟们。翌日清晨,春珠神色慌张的走进来,正在铜镜前替顾廷菲梳妆打扮的春巧看了她一眼,心下一紧,手中一滑,梳头的梳子滑落在地,春巧当下跪在地上,道:“对不起,二姑娘,奴婢笨手笨脚的,还请二姑娘责罚。”

    “说什么傻话呢,快些起来,没事。春珠,这是怎么了?”顾廷菲安慰完春巧,搀扶着她起身,接下来所有的目光都投入在春珠的身上。春珠毫不犹豫的答道:“回二姑娘,马成岗受伤了。”

    “你说什么?”顾廷菲震惊的从凳子上弹跳起来,下一秒,迅速的朝马成岗的屋子跑过去,前脚顾廷菲去了,后脚春巧跟着去了,春珠见状,自然是急忙跟上她们的步伐,她的话还没说完呢!

    马成岗咬紧牙关,忍着胸口的疼痛,让顾廷菲看着十分的伤心,春巧的眼泪一直含在眼眶里,她舍不得马成岗受伤,偏偏顾廷菲和春珠都在,她不能直接扑上前去,那也太没规矩了,传出去可要被人耻笑,毕竟她和马成岗还没成亲。

    顾廷菲看了一眼春珠和春巧,冷声道:“你们俩先出去,在门口看着,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二姑娘。”春巧和春珠异口同声的应道,两人一起出去了,尽管春巧依依不舍,还是听话出去了。

    马成岗支撑着身子,愧疚道:“二姑娘,对不起,都是奴才没用,让你担心了。”

    顾廷菲摇摇头:“你别乱动,躺下来歇息,我已经让春芬去请大夫了,估计一会就到了,你就暂且忍一忍。对了,你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接下来马成岗一五一十的把昨晚发生的事告诉顾廷菲,江天保说太后会对乔金山动手,顾廷菲有些不放心,特意让马成岗去乔尚书的府上送一份书信提醒乔金山,乔金山那是两朝元老,先帝最器重的大臣。

    她绝对不能让乔金山出半点差错,毕竟这次春闱试题泄露可全都要考乔金山,他为人正直,丝毫不畏惧霍家和太后的权势,实在难能可贵,在朝中找不到第二个大臣跟他一般了。就连丞相李东阳也不能与之相提并论,李东阳这些年怕是早就忘记父皇当年对他的栽培,身为丞相,他两面讨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轮回学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