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望族闲妻 第三百二十二章 名副其实的程少夫人(一)
    或者是程子墨恼羞成怒,看到她和周维在一起的亲密画面,刺激到他了,才会让他现在跟变了一个人一样。纵然程子墨对她没有感情,任何一个男人见到自己的妻子和皇帝如此亲密,都会油然而生的产生愤怒和憎恨,这是男人的劣根性,否管爱不爱妻子,妻子代表了他的脸面。

    顾廷菲的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刚从皇宫里逃出来,现在又要面对程子墨的审视。她下意识的推开程子墨宽厚的胸膛,不自觉的轻咳了两声,道:“我是什么身份,岂有说拒绝的理由。你若是不高兴了,我道歉便是。”

    希望这样能让程子墨冷静下来,她道歉了,她道歉了,这跟她有什么关系,那分明是太后算计顾廷菲跟皇帝,想破坏他们两人的名誉,尤其是皇帝,太后想出这样的法子,也是难为她了。不过这也不难看出,太后知晓皇帝喜欢顾廷菲,才会差点儿就得逞了。

    太后此举有意在挑拨他和顾廷菲的夫妻关系,还有跟周维之间的君臣关系。若不是成婚前,他就知晓周维喜欢顾廷菲,说不定他当时真的能狠狠的捶打周维一顿。

    顾廷菲既然嫁给他,那便是他的女人,周维岂能觊觎。程子墨眸光微闪,后退了身子,靠在车厢上,神色淡淡,看不出是喜是忧,道:“下次别在出现这样的情况了,尽管用我的名号来拒绝太后。大不了,就跟太后闹掰了,我不在乎。”

    这算是支持顾廷菲吗?不管怎么样,听着这话她觉得心里暖暖的,当下顾廷菲正襟危坐,微微颔首:“好,我记下了,谢谢你。”“不客气,我们是夫妻。”程子墨黑白分明的双眸紧盯顾廷菲,这是真的,他们的确是夫妻。世人都觉得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可他不一样,起码程子墨在她心底是不一样的。

    若她不是周明菲,身上没有背负着这些仇恨,如同巨大的石头积压在心头的话,或许,或许,她和程子墨能成为一对名副其实的和睦夫妻。只是可惜了,她并没有多少时间是留给程子墨的,她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去做。

    对不起,程子墨,若有来生,等来生,我必定会好好的报答你,今生我们注定是有缘无分了。闭上眼睛,顾廷菲的眼底滑落了两行清泪,程子墨看着落泪的顾廷菲,叹口气,从衣袖里掏出丝帕,轻柔的替她擦拭,道:“别怕,有我在,谁都不能欺负你。下次太后再找你入宫,我陪着你一起去。”顾廷菲睁大眼睛,看着关切的程子墨,扑进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味,内心五味杂陈。

    马车缓缓留在成国公府门口,顾廷菲擦拭了眼泪,又问了程子墨,她的眼睛是否红肿,从程子墨的口中得到了没有,她才笑盈盈的打起精神下了马车。昨晚的事,将是她内心深处的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也不能让任何人有所察觉。相信程子墨断然不会让其他人知晓,这是她所认识的程子墨,没错。

    对于顾廷菲的回府,在成国公府内并没有掀起多大的风浪,只是小谢氏在谢氏面前嘀咕了两句,无非就是羡慕顾廷菲能得到太后的青睐,在皇后寝宫小住一日。同时她还在心里嘀咕,文贵妃怎么不能一鼓作气再继续算计顾廷菲,最好将顾廷菲弄死,如此她便省心多了,不用再看顾廷菲的脸色了,整日跟程子墨一样,板着一张脸,好像谁欠她一般,连个笑脸都没有。

    小谢氏对顾廷菲那可是百般不喜欢,还有福安郡主,对顾廷菲有意无意的袒护,都让她心里像窝了一团火一样,气恼的不行。谢氏轻蔑的看了她一眼,“行了,今日就到这,我累了,你早些回去忙你的,有什么不懂的,等下午再来。”不愿意在看到小谢氏沮丧着一张脸,看的她头疼。

    小谢氏忙不迭的应道:“是,母亲,那儿媳这就退下,还请母亲好好休息。”从谢氏的院子离开,小谢氏本想着回院子,但不知道为何,走到半路,她又折返到顾廷菲的院子,程子墨正坐在顾廷菲对面,喝茶。

    顾廷菲总觉得宫里的膳食没记忆中那么好吃,昨晚没吃多少,更别提今早了,就算心情不好,还想着昨晚的事,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秉承了这个铁定的原则,顾廷菲拿起碟子里的糕点吃了起来。不过越吃越是不对劲,低声问道:“春巧回府了吗?”

    春巧,就是随同顾廷菲一同入宫的丫鬟,程子墨摇摇头:“好像没回府,这样,我找明觉问问。”很快,顾廷菲便从明觉口中得到了否定,春巧还没回府,那她现在还在宫里?

    她分明记得觉得汤药有问题,让春巧找个理由回成国公府一趟,让她告诉程子墨,尽快来宫里接她,可话还没说完,便被兰嬷嬷打搅了。再后来,她似乎就再也没见过春巧了,不行,她越想月不对劲,春巧怕是出事了,她得赶紧去将春巧救出来才行。

    眼尖顾廷菲站起身来,程子墨腾的从椅子上弹跳起来,张开手臂拦住她:“你现在不能进宫?”

    “为什么,现在春巧还在宫里,她跟在我身边那么多年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宫里受苦。程子墨,算我求你了,你就让我进宫一趟,好不好?春巧她还没嫁人,我不能,我不能。。。。。。”陪在她身边除了出嫁的春芬,就还剩下春巧和春珠、马成岗三人了,她一定要保护好他们,绝对不能让他们寒心。

    程子墨双手按住顾廷菲的肩膀,坚定道:“我知道你此刻的心情,可你有没有想过,你就算入宫了,太后也不可能放出春巧。你觉得你进宫去一趟,太后就能能放了她?你现在去,只不过去送上门去。”

    “那你说我现在怎么办?眼睁睁的看着春巧在宫里受苦,我明知道她在宫里,你却让我什么都不做,程子墨,我做不到,我做不到,程子墨,你别拦着我,别拦着我。”顾廷菲知道程子墨说的是实话,她再次入宫,太后指不定又想到什么法子对付她,可她就是忍不住,心里太难受了,加上昨晚她憋在心里的烦闷,此刻一股脑的对着程子墨发泄出来。

    小谢氏扭着身子,看到这一幕,不禁叫嚷道:“廷菲,你这是做什么,子墨可是你的夫君,你岂能对他动手,实在是太没教养了。子墨,你也是的,凭什么由着顾廷菲打你,你可是成国公府的嫡长孙,若是被郡主知晓了,我看廷菲呀,不是二婶看你笑话,郡主必定会狠厉的责罚你一顿。”看你还能耐什么,她不知道有多庆幸,她来了一趟,能看到程子墨和顾廷菲只见的热闹。

    不得不说,顾廷菲的胆子还大的很,居然能打程子墨。她多想让福安郡主跟她一起过来,看到此刻的热闹,可惜了福安郡主不在。

    小谢氏的话音刚落下,顾廷菲和程子墨两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她身上,小谢氏毫不松懈的挺直了胸膛,道:“你们看什么,我又没说错话,廷菲,不是二婶说你,你是女人,就应该柔柔弱弱,对自己的夫君要温柔一些,那么粗鲁可是没人会喜欢的。子墨,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程子墨打断了:“二婶,这是我们夫妻的事。”言下之意再说小谢氏多管闲事了。

    小谢氏被气的冲过去,指着程子墨道:“子墨,你别不识好歹,二婶可是为了你好。你现在就惯着顾廷菲,将来早晚有一日,你会后悔的!别以为二婶不知道,刚才她分明就是打你了,你为何还要袒护她?你越是袒护她,就会助长她嚣张的气焰,二婶告诉你,女人是不能娇惯的!”

    “二婶,多谢你提醒,只是我好像听说二叔很怕二婶,还有好几次,二婶可当着下人们的面揪着二叔的耳朵,莫非是传言有误。二婶,你别见笑,这不过下人们见我无聊,告诉我打发时间罢了。刚才我们夫妻俩在玩闹罢了,二婶可别当真了。若是没什么事,我们就不陪二婶了。”顾廷菲才不会让小谢氏这般欺辱她和程子墨,当着她的面,说教程子墨,一副长辈的模样,她就是看不惯。

    这可是小谢氏自找的,谁让她主动送上门来,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小谢氏气的差点儿背过去,这可恶的顾廷菲,居然敢在背后编排她,“哪个混账东西敢在背后胡说八道,你且告诉我,让我去找他问问清楚!”

    还有程子墨那抹得意的笑容,让她觉得无地自容,只能很快逃之夭夭,再继续留下来,怕是没她好果子吃。等小谢氏一走,顾廷菲推开程子墨,弯腰不顾形象的哈哈哈大笑起来,刚才小谢氏脸上的神情实在太好笑了。

    程子墨善意的提醒道:“你现在忘记春巧了?”

    当然没有了,顾廷菲急忙缓过神来,“我没有。”擦拭了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其实想想,小谢氏的确很好笑,程子墨嘴角勾起一丝似有若无的笑容。

    顾廷菲抬起头问道:“你昨晚为什么会出现?是不是你在宫里有眼线,那能不能请你帮忙在宫里寻找春巧,你放心,你若是觉得为难的话,我再去想其他的办法。”去找平昭公主,不行,她还没回京城,找她是不行。那么周奇,那也不行,周奇是男子,又是兵部尚书,经常入宫,会让太后怀疑。

    那么还有谁,也只有程子墨是最合适的人选了,尤其昨晚他出现的那么及时,就如同她的英雄一般,出现在她面前,让她觉得很安心,才会慢慢的闭上眼睛睡过去。她脑子里一直蹦着一根线,就等着程子墨来吧!

    “好。”程子墨淡淡的答了句。顾廷菲笑着凑到他跟前道谢,谁知程子墨突然低头,四目相对,“这么想感谢我,可以,那晚上就好好表现。”说完便毫不犹豫的迈着坚定的步伐走了。

    晚上好好表现是什么意思,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轰,脑海中浮现了昨晚的画面,羞涩的转身跑到里屋,趴在床上,用被褥盖着脑袋。现在还是大白天,程子墨居然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刷新了顾廷菲对他的认识。良久,顾廷菲才缓过神来,恢复了面色和内心的平静,对于程子墨方才说的话,她就当做耳旁风,耳朵听,右耳朵出,她总不能当做真的吧!

    她和福安郡主约定的时间不多了,她得加快计划才行。不知不觉顾廷菲斜躺在榻上发了一个下午的呆,回府后,程子墨走了没多久,又来了一位太医说是给她把脉,想来也是程子墨安排的。

    大夫说她的身子没什么大碍了,需要在榻上静养几日,临走前,大夫还给她开了几副药,让她按时服用便是。此外大夫还叮嘱她,千万不能熬夜,更不要久坐,对她的恢复不好。顾廷菲含笑着点点头,让春珠送太医离开。天渐渐的暗下来,程子墨还没回府。

    春珠轻声道:“少夫人,奴婢要不要让厨房给您传膳。”早上回来的时候,顾廷菲吃的多一些,中午的时候,根本就没吃没两口。现在晚上了,总不能再不吃,饿着对自己的身子不好。春巧还不知道在何处,遭受什么样的待遇,顾廷菲哪里有心思用膳,对着春珠摆摆手:“不用了,我不饿,你下去吧!”

    春珠:“。。。。。。。”一回头,程子墨回来了,春珠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走到程子墨跟前,告诉他,顾廷菲不愿意用晚膳。

    程子墨毫不犹豫的吩咐她传膳,有程子墨在,相信顾廷菲多少会吃一些东西。饿着肚子,那是对自己不好,眼尖春珠离找程子墨,不知道嘀嘀咕咕说什么。

    望族闲妻

    望族闲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