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能新人类 第一卷 人造人计划 第六十八章神秘的铜障
    当冰夜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白色的棚顶挂着闪亮的电灯,四周是贴满了壁纸的墙壁。此时他正躺在床上,他坐起来环顾四周。他身处一个非常平常的房间。房间不大,放着自己躺着的这张床,对面放着一个电脑桌,桌下摆着凳子,这些陈列已经装满了整个房间。“我已经离开塔尔塔罗斯了吗?”自己正在一个正常的房间里,冰夜脑中闪过了这些想法。但是自己完全不知道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哦,你醒了啊。”这时一个人走进他的房间里,冰夜歪过头去看,只见希拉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是哪里?”冰夜问道。

    “我们还是在罪枢市里。因为就我们出来的那个阿尔法说自己已经完成了任务之后就不出现了。另外我们的通缉令已经出了,整个罪枢市已经被封锁了。救我们的人说我们最好在这里先避一下风头。”希拉说道。

    “救我们的人?”冰夜问道,“是谁救了我们,是能容社的谁来了吗?”

    “抱歉啊,让你失望了。”这时从门口另一个声音传来。冰夜向外一看只见在富星市救过自己,后来又在学校事件之前提醒过自己的铜障走了进来。

    “是你?”冰夜吃惊地看着铜障。

    “我当初就提醒过你不要轻易出手吧。”铜障走进来看着冰夜说道,“可是你还没有听我的出手了,才被抓住吧。”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救我?”冰夜有点警惕地看着铜障问道。

    铜障摆了摆手:“我说过是有人拜托我的,至于是谁那人不让我说,所以我现在也不好告诉你。不过也许未来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冰夜盯着铜障的眼睛看了好一阵,在他眼里看不出丝毫的破绽。冰夜叹了口气:“是你救了我吗?”

    “主要还是靠你认识的阿尔法啊。”铜障将房内的凳子拉出来坐在上面说道:“这没有想到你会认识这么厉害的人工智能。要是没有他我还在一直考虑怎么才能救你出来呢。后来是你们打开了外面的大门我才能进入接应的,所以整个功劳我其实没有多少。”

    “但是帮助阿尔法清楚病毒的人是你吧。”冰夜说道。

    铜障听到这里愣了一下说道:“哦,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原本以为是能容社的人来救我了。那个破解病毒的人应该是黑客。但是既然他没有过来。根据他的能力应该没有办法在外界入侵不联网的塔尔塔罗斯。所以这个人只能是你吧。”这时冰夜看着铜障说道,“你是能纹者吗?能力是什么?”

    “你看呢?”铜障笑着问道。

    这时冰夜发动感知去探究铜障的波动。但是铜障就好像一潭死水一般,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能纹力,这是他在所有能纹者身上都没有遇见过的情况。之前在能容社及时是社内最强的人身体内都会有一些能纹波动,即使有意识的隐藏也会暴露一点的。

    “不知道。在你的身上完全感觉不到一点的能纹力波动。你是普通人吗?”冰夜问道。

    “谁知道呢?”铜障神秘地一笑,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向外面边走边说

    道,“你先休息一会。现在塔尔塔罗斯里面应该一直还在处理内部的叛乱,而罪枢市外的治安员支援还没有过来,所以岛内虽然在筛查但因为人员缺少还查不到我们这里。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离开?我能去哪呢?”冰夜说道,“难道我被抓了之后能容社没有想来救我吗?”

    铜障回头看了看冰夜:“这个我不清楚,不过自从你被关进来之后整个罪枢市就处于全封锁的状态,想要进出的状态必须进行严格的身份验证。所以也许他们想要进来没有办法呢?至于出去要去哪里,现在联盟的形式你可能不知道。一个叫泣影的正在发起能纹者权益保护运动。虽然现在反对者居多,不过还有很多拥护者的。你先藏起来一旦这个运动让整个联盟取消了能纹安全法案的话也许你就能出来活动了。”

    在铜障要离开的时候冰夜问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我父母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铜障停了一下:“抱歉这个我不知道。”说着就离开了这个房间。

    “唉。”希拉看着伤心的冰夜说道,“也许当我们能纹者的身份暴露出来之后,他们就已经不认你了。”

    “不。”冰夜叫了一声,“他们不会的。”

    “唉。”希拉没有答话离开了这个房间。冰夜原本从塔尔塔罗斯里逃出来的好心情一点都不剩了。

    时间往回倒一些,华贤和冰魁两人知道冰夜被抓起来之后,决定前往罪枢市居住。两人辞了工作,整理好行李开车向罪枢市前进。经过两天时间,两人穿过了第十一区富星市和第二十二区煞斗市来到了能够通往罪枢市的恕净大桥入口。可是此时的恕净大桥居然是收起的状态。华贤和冰魁原以为是没有到同行的时间,可是他们等了将近两个小时也没有见大桥连接,远处的罪枢市在远远的海面上孤零零地看着这边。

    “怎么回事?”华贤问道。

    “我去问问。”冰魁将车停在路边,来到恕净大桥这侧的检查点。此时里面三个看守正在看电视。

    “你好?”冰魁打了声招呼,“请问恕净大桥什么时候能够同行?”

    “啊。”其中一个治安员转头头来一脸不耐烦地问道,“你们有什么事吗?”

    “我和我的妻子想要申请到罪枢市居住。”冰魁说道。这句话说完三个看电视的治安员都会过头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冰魁看了好久。

    “什么?”刚才说话的那个治安员走了过来,“我没有听错吧。你们真的要定居。”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冰魁,“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在其他的市区混不下去的人啊。”

    “我的孩子被抓了进去。”冰魁说道。

    “噢。”三个治安员一脸了然的表情,“原本被孩子坑了的父母啊。”那个治安员对着冰魁说道,“要我说你这个不孝的儿子都进塔尔塔罗斯了你还要他干什么?不如赶紧回家再生一个吧。”说完这话三个治安员都嘿嘿地笑了起来。

    冰魁脸色铁青地看着三人说道:“我儿子是被冤枉的。”

    “冤枉。”三个治安员笑的更大声了,“你是在演电视剧

    吗?”那个治安员指着冰魁说道,“进塔尔塔罗斯的没有一个是被愿望的。你儿子是因为什么被抓进去的啊。”

    “因为我儿子与众不同。”冰魁抬起头说道。

    “与众不同。”那个治安员没有反应过来。这时后面的一个治安员捅了捅他小声说道,“不会是最近刚被抓进来的那个能纹者吧。”

    冰魁听到了这句话说道:“我儿子真是能纹者了,不过他没有反任何的罪。”

    这时三个人都不笑了。在冰魁面前的那个治安员一脸憎恶地看着冰魁说道:“快滚,快滚。生出了一个怪物还还意思在这里说。别说现在整个罪枢市都被封锁了,就算允许通过,也不能让你们通过。”

    在后面的另一个治安员说道:“要我说应该也把你们也关起来。要不是能纹者怎么能生出能纹者的孩子呢。”

    “趁我们没有报案赶紧滚。”说着三人将检查点的窗户一下就关上了。冰魁气愤地站在外面还能听见里面还在窃窃私语,抱怨为什么没有把怪物的父母也抓起来。

    冰魁深吸了一口,缓和一下自己心情向汽车的方向走去。华贤见冰魁回来了连忙从车上下来迎了上去。“他们怎么说?”

    “啊,没事。”冰魁笑着对华贤说,“整个罪枢市都被封锁了,现在这几天可能不让进去了。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一段时间。等开放了我们在去申请。”

    华贤看着冰魁的脸,感觉有些不对,但是没有深究只是答应了一声。就在这时两人身后一个人走了过来,停在了车后问道:“请问两位是冰夜的父母吗?”

    冰魁和华贤一回头只见来人身穿一件黑色的斗篷,将全身都套在里面。他头上带着兜帽,整个脸都在阴影中。

    “呃。是啊。我们是冰夜的父母,你是哪位?”冰魁看着来者怪异的搭配,虽然有点怀疑但是还是答应了。

    “哦。那就好。”斗篷男长舒了一口,“我没有认错。”

    “请问你有我儿子冰夜的消息吗?”华贤听斗篷男的语气好像认识冰夜一样连忙凑上前来问道。

    “嗯知道。”那斗篷男一面说着,一面头抬了起来。原本冰魁和华贤以为当斗篷男抬起头之后能够看到他的脸。没有想到在他们眼前的兜帽里居然一片漆黑,就好像将所有的光线都吸进去了一样。两人盯着黑洞般的兜帽,感觉整个世界都旋转了起来。两人头一晕栽倒在地。

    当华贤和冰魁再次属性的之后,两人发现他们居然在躺在一张床上。他们从床上站了起来,四处查看。他们现在是在一个双室房屋内。房屋有一间卧室,一个卫生间、一个厨房、一个娱乐室和一个客厅。除了没有窗户其他的和平时的人家没有丝毫的区别。冰魁连忙来到客厅的门前,用力的拉着门,门纹丝不动。冰魁用力敲打着房门大声叫喊道:“喂,有没有人啊。我们是在哪啊?你们抓我们是什么意思?”但是外面什么声音也没有。

    拍了好久的门,冰魁累的气喘吁吁。此时他回头看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华贤说道:“完了。我们好像被什么人软禁了。”

    听到这句话华贤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全职游戏分身〕〔掉入异世界也要努〕〔总裁的廉价小妻子〕〔原来我生而不凡〕〔轮回学府〕〔首长大人晚上见:〕〔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永生天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