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爷又掐我桃花了〕〔DNF从剑士开始〕〔女主有个鉴渣系统〕〔全世界都在等我变〕〔护花状元在现代〕〔木叶之我不会忍术〕〔都市猛人行〕〔锦姝缘〕〔绝地求生之谁主沉〕〔放开那只妖宠〕〔绝武通天〕〔成为修行界大佬〕〔三国之巅峰召唤〕〔三国春秋伊始〕〔从UP主开始〕〔抗战之超级武器库〕〔末世神魔录〕〔网游之我能融合骸〕〔欧皇救我〕〔开天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能新人类 第一百五十五章攻打牢权市(十三)
    鹤云阑的这句话一出在她身边的费达市长一下愣住了,他此时以为自己上了能纹者的当,其实在他身边的这个鹤云阑也是能纹者的一员。可是仲孙璘一听这句话立刻大笑起来了。

    “厉害啊。连这都想到了。”仲孙璘此时看鹤云阑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敬佩。

    “云阑,你怎么能让能纹者攻击我们番队呢?”费达完全不明白仲孙璘和鹤云阑现在所做的事情,他焦急地问道。

    “市长,你好好想想。这些能纹者一定会在我们刚进入牢权市的第一天夜里,在我们不熟悉地形,刚刚开始适应的时候来攻击我们。现在其他九个番队一定都陷入苦战了。虽然我们现在和能纹者达成了协议,但是一旦被其他番队发现我们的队伍没有任何的损失,一定会让他们起疑心的。”

    “而且。”仲孙璘也开口解释道,“您们现在所率领的队伍中鱼龙混杂并不全都是你们空毕市的人员,其中混杂各个市区派来的人员。所以这里面说不定就有其他市区的安插的眼线。就算是没有眼线,这些人一旦回到自己的市区说不定就会透露出什么不应该说的东西。所以为了防止其他的市区的怀疑,一定要由我们能纹者出面将你们队伍里的人员肃清一下。”

    鹤云阑点了点头附和仲孙璘的话。而费达此时已经完全愣在当地,心中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可,可是那可以生命啊。”费达挤出一句话。

    此时鹤云阑的眼神凌厉了起来:“是一定需要舍弃的。”

    费达此时看着眼前的鹤云阑和仲孙璘愣了半晌,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你们定吧。”

    见费达没有了其他的意见,鹤云阑继续问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进攻?”

    仲孙璘想了想说道:“最好就是今晚。”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费达说道,“现在我们的营地四周都被抑制器包裹着,为了防止他们疑心,我们不能将周围的抑制器撤掉。但是我可以在地底下制造出一个不被抑制器控制的区域。我想对你来说已经够用了吧。”

    仲孙璘笑了笑说道:“完全够用。”

    “我们这个第三番队里虽然人员都是混编的,不过所有属于我们空毕市的治安员都会在胸前别着我们灵神教的标志徽章。希望你能尽量减少我们的损失。”

    仲孙璘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好吧。”之后两人开始讨论具体的细节。

    过了很久仲孙璘和费达打了声招呼离开了。而鹤云阑则招呼费达一起回营地。

    费达一直都没有说话,就在马上要看到营地的时候问了一句:“真的值得吗?”

    鹤云阑看了费达一眼说道:“主教,你只需要好好的研究灵神就好了。不要想这么多,所以的责难和疑问

    都让我来帮你解决吧。”说着两人回到了营地。

    此时已经要到达黎明了,正是一天之中最黑暗的时刻。费达和鹤云阑都没有睡着。费达是因为内心的挣扎,而鹤云阑则是等待着计划的实施。

    营地周围的治安员已经换了三班了。现在骁饹正在负责巡逻。他按照规定的路线来回走着,营地周围架设的冷光等将地面染成冷白色。再过几个小时就要亮天了,所以骁饹也认为今天不会在有什么攻击了。就在这时他走到了营地周围的一个架子旁边,他打算在这里偷个懒,歇一会。这个架子上架设着照明灯和抑制器。这个抑制器是向下的,为了防止能纹力从下面攻击。骁饹无意间地抬头看了一眼架子,突然他发现这个架子上的抑制器居然没有对准地面而是对准了外面。骁饹有些疑惑,正常这些抑制器都是根据作用区域分配好的,一旦定好位置都不会更换。而之前的巡逻的人员都没有报告这个问题,是不是说明这个朝向临时更换了。

    就在骁饹疑惑是否应该报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开始蠕动起来。他连跳两步离开那个位置。只见他刚才站立的位置,地面鼓了起来,接着地面犹如花蕊绽放一般,泥土向外分散,密密麻麻的蚂蚁从地面里钻了出来,犹如黑色的海浪席卷而来。这些蚂蚁立刻围住了那个架子,只见它们疯狂的啃咬那个架子,同时分泌着蚁酸,不一会金属制作的架子一下就折断了。架子重重地倒在地上,顶部的照明灯一下摔的粉碎,而抑制器也被在压在架子下面,不能使用了。

    骁饹这才反应过来,他立刻拿下手腕上界通系统的报警功能,接着就要往营地内部跑去。可是当照明灯毁坏的一瞬间,他所在的区域陷入了一片漆黑中,在他前面的密林中亮起无数双泛着绿光的眼睛。骁饹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他从腰间拔出手枪握在手里。这时接着附近的微光,骁饹能够看见三只狼从森林中走了出来,在他们后面还跟着一直狗熊。原本应该争斗的狼和熊,此时犹如战友一般向骁饹逼近。

    “你们不要过来。”骁饹大吼道,接着叩响了扳机。于此同时一只狼直接冲了过来,一下将骁饹扑到。骁饹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没有想到那只狼在他胸前嗅了嗅,一口将他右手的手枪咬掉,接着从他的身上下来了。同时和他一起的那些狼和熊都无视他从他身边走过。

    骁饹摸了摸刚才那只狼嗅的地方,那里带着一枚灵神教的徽章。骁饹右手握紧徽章,向灵神祈福,在他心里是灵神救了他一命,这让他对灵神教更加虔诚了。

    此时营地内全部陷入到混乱之中,原本动物从一个缺口涌了进来,接着将其他抑制器毁坏,露

    出更多缺口。越来越多的动物冲入营地之中,在这其中不仅有夜行动物,还有很多本应在白天活动的动物也都犹如行军一边涌了过来。所有的照明设施被损坏,治安员只好打开手腕上界通系统的照明功能来进行反击。可是狭窄的光束根本无法面面俱到,很多动物悄无声息地来到治安员的身后。一时间遍地都是被动物咬死的尸体。不过毕竟是训练有素的治安员,很多人员自动围成一个圈,保证拿着手中的武器开始进攻动物。不过陆地上的动物能够攻击到,脚下和空中的动物就不好防备了。无数的鸟类借着夜色抢夺着治安员手里的武器,而更恐怖则是四面八方涌来的虫子。大型动物用枪可以直接打死,而从地下钻出的虫子和漫天飞舞的飞虫根本无法攻击到它们。任凭治安员如何扑打根本无法驱散这些攻击者。而且被昆虫攻击至死的治安员比那些被大型动物咬死的人更惨,这些人都是全身是包的过敏而死,还有几个人是被蚊子吸血过多而死,死状极其恐怖。

    然而在这场屠杀中,空毕市的很多治安员都安然无恙,当然肯定会有一些动物没有看到空毕市人员带着的徽章将人杀死,但是就像鹤云阑所有,如果要是空毕市的治安员全面无伤也一定会被人怀疑的。

    此时费达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帐篷内,绞着手。他不敢打开帐篷的门,害怕看到外面的惨状。在这期间有一些昆虫从缝隙中飞了进来,不过看到费达身上的徽章有离开了。费达耳边响彻着治安员的惨叫声,地面上的鲜血已经透过帐篷底下的缝隙流了进来。他能够听见在他的帐篷门口还有治安员在守着,他们为了保证这些动物不伤害到他们的队长,奋力地与这些动物搏斗。

    “我受不了了。”费达此时心如死灰,他一把将胸口的灵神教徽章摘下,直接打开帐篷的门冲了出去。外面的治安员一见立刻对他说道:“主教,外面危险,您还是回去吧。”

    “不。”主教厉声说道。此时的他看着眼前犹如炼狱一般的景色,只想以死谢罪。

    可是没等他的其他的话说出来,就听见在他旁边一个声音传来:“主教是要以自己的力量召唤无所不在的灵神来救助我们!”鹤云阑从旁边的帐篷里走了出来,她冲着治安员大喊道,“所有人都向灵神祈福,无处不在的灵神会保证我们的。”鹤云阑一声令下,只见所有的空毕市市民都跪在地上,开始祈福。最开始其他市区的人都一脸不屑地看着他们。可是没有想到,从大家一起祈福开始,那些动物居然停止了攻击。其他市区的人一看也都跟着跪了下来,他们也不知道怎么祈福,只能跪在地上。过了一会几乎所有的治安员都跪在了地上。那些攻

    击的动物都停止了攻击动作,空中的鸟类和飞虫飞走了,地上的昆虫钻回了地底,其他的动物也都慢慢地退回到密林之中。这时东方的树枝间,旭日的光芒照射了进来,天亮了!

    “看吧。这就是灵神的力量!”鹤云阑大声说道。

    所有的治安员都从地上站了起来,此时营地上布满人、动物的尸体还有损坏的各种武器。活着的人看着这惨状都痛哭流涕。所有的人都弯着身子走过来,虔诚地抚摸着灵神的代表——费达主教。

    费达此时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他慢慢地走到鹤云阑身边小声说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鹤云阑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在受到攻击之时我已经通知了枝影议长。他们已经知道我们第三番队损失惨重了。我们可以在这里修整一段时间。而且我可以保证这次回去之后我们灵神教将迎来入教高峰。”

    费达看着前面这些虔诚的人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六宫凤华〕〔穿梭时空的侠客〕〔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