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安妻室:军少请签字 第445章 笔,比起声音,更能让人信服!
    当然,就在刚才秦沐阳救的人是古易的时候,她甚至庆幸当时多放了药,更庆幸自己的药真的可以救人。

    当然这个想法在某一天变得让她真正的喜极而泣。

    唐宁摇了摇头,脸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帮到你们,我很高兴!”

    除去他们之间的交情,对于军人,她的心底原本就有着很高的敬意,所以救了他们,她很高兴。

    古易离开了,和秦沐阳一样迅速的消失在了远处。

    秀秀找了一圈才找到唐宁,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宁宁,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快点跟我来,我介绍个人和你认识!”

    然后,还没有等到唐宁回答就直接拉起她,朝着大厅跑去。

    “秀秀,你慢一点!”唐宁被拉得身体一歪,险些摔倒。

    这丫头,怎么越来越风风火火,一刻都静不下来。

    秀秀却是完全不不理睬,拉着唐宁就朝着大厅跑去。

    “你不是一直好奇你母亲留下来的那些箱子上面的标志是什么吗,我告诉你,我方才竟然看见有人带着一个手镯,手镯上面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标志,只是我怕认错,带你过去看看,只是那个人的身份有些特殊,我们产看的时候要心一点!“

    真的,她刚才看见那个标志的时候吓了一跳,只是毕竟只是在宁宁哪里见过一次,怕自己没有记清楚,所以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想要带宁宁过去确认一下。

    唐宁的脚步一顿,整个人立刻停了下来。

    前一段时间,她闲来没事,所以就整理了整理空间里面那一堆母亲留下来的标志,根据前世的记忆,将那些首饰珠宝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也就发现了物品上面那个极的标志。

    后来,她在箱子上面也发现了那个标志,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更没有见过,但是却知道这个标志极有可能和她母亲的身份有关,一旦母亲的身份确认,那她的身世也就搞清楚了。

    所以,唐宁听了这句话之后,心情第一次变得忐忑。

    期盼却又带着一种淡淡的如同惶恐的踌躇。

    “别太担心,无论真相如何,你还是你,改变不了什么!“相比较自家的糟心事,宁宁的事情更麻烦,毕竟都过了十几年了,若是有期盼,早就在等待里面消磨光了。

    秀秀想安慰她,但是却又不知道该怎样,不禁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

    她应该等到确认了之后再告诉宁宁。

    唐宁叹了一口气,眉眼间的无奈落寞也随着这一声叹息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拍了拍她的手,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

    “秀秀,别担心,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从唐家村那些老人的嘴里,她所知甚少,但是所有的问题最终的结果都市大家都以为用不了不多久就会有人来把她接走,所以,自己在唐家村的信息应该是被家人所知晓得,至少,她母亲去世之前应该是传递过信息。

    可是就算是在前世,根本就没与人来找过自己。

    是信息传递的时候出了问题,还是——

    那些所谓的家人眼里,她和她的母亲,不贵是无关紧要的人。

    当然,唐宁也明白自己早就已经过了那些幻想的年龄,更不下需要迟来的亲情。

    但是在心底依旧在期待,自己被遗忘的原因是因为第一,而不是第二。

    “走吧。“唐宁呼出一口气,往前走去。

    重生一世,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情可以让她的心受伤?

    亦或者害怕------

    俩人完就不再话,一起往大厅走去。

    大厅里面此时依旧一片热闹,只是这热闹却是分为一圈又一圈的。

    就如同无数个团体,为了了不同的圆,再一起讨论着彼此都感兴趣的问题。

    唐宁进来的时候,就看见的是这样的画面。

    世家大族里面,表面上基本上都和顺友善,实际上所有的家族都是貌合神离,基本上都是因为利益组成的联合体,所以彼此之间除了恭维,再无其他。

    “看到那几个在钢琴前面的那几个女生了吗?”秀秀身音很,毕竟这件事情有很多的问题没有搞清楚,所以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就将事情出来。

    她指着其中一个穿蓝色的连衣裙的女生道:“看到古嫣然脖子上面戴的那一串项链了么?在项链的尾部有一个圆形的环扣,还口的边缘就刻着那个标志。”

    起来那个标志很隐蔽,瑞不是刚才她的头发不心勾住了她的礼服,她也绝对不会发现项链上面竟然会有那个标志。

    古嫣然?

    “古易的妹妹?”唐宁有些诧异。

    秀秀点了点头,道:“是堂妹,而且还是关系不怎么好的堂妹!”

    这几天她回来,父亲可是找了一个专精通世家关系的人来给她讲解这人员之间关系,毕竟有的事实,这牵连着利益的关系网太过强大,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不心根基未稳就得权贵,可是大忌。

    唐宁点了点头,看着古嫣然鼻子上面的项链,想了想,然后趴在她的耳边悄悄地了几句。

    秀秀一听,整个眼神都亮了。

    她拉着唐宁,一脸的娇笑,话也没有就登登地上楼。

    一会儿之后,一个少年从楼上走了下来。

    只是,现场的有人恐怕都不知道,眼这个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的,如同从神话故事里面走出来的王子在刚才还是一个较弱的少女。

    只见少年走下楼,从一名侍者的手里拿过来一杯红酒,黑色的眸子里面带着淡淡的忧郁,微微一蹙眉,那阴郁的气质直接将所有的光芒遮掩在了那一片泛着淡淡的光芒的浅灰色光影里面。

    砰砰砰------

    砰砰砰------

    心跳声伴着众人的惊呼声,漫漫地响起,就如同梦幻里面忽然出现的音乐,慎重的,轻缓的,优雅的,扣人心炫的,各种各样,接踵而来。

    唐宁拿起酒杯缓缓地放在嘴边,轻轻地喝了一口,然后就如同丝毫没有留意到众人的目光都放下酒杯,缓缓地朝着花园走去-----

    想要去花园,得经过客厅。

    此时,大厅里面的音乐已经响起,很多的人已经纷纷起身,开始翩翩起舞。

    而环绕着古嫣然的人,依旧坐在那里,一脸羡慕但是却纹丝不动的看着舞池里面的男女。

    “嫣然,我们去跳舞吧!”有人终于忍不住了,一脸希翼的看着古嫣然。

    古嫣然撇了撇嘴,丝毫没有意识到对方已经忍耐到了极限,直接拿起一侧的红酒,轻轻地喝了一口,人后才百无聊赖的:“不去,你不是今天秦哥哥也会来这里吗,怎么带现在来那身影都没有见到,我精心准备了这样就,就是为了让他明白我的心意,可是人家压根就没有出现,我找谁哦跳舞呀?”

    她精心装扮,就是为了可以在秦沐阳的身边大放异彩,让他看得到她的美丽和才华,更让她看见她脖子上面的项链。

    “哎呀,秦少这个人你也知道,原本就如同风一样,神龙不见首尾的,没有出现,肯定是有事情耽搁了,其实嫣然你完全不用担心,既然你手里有信物,那你就是未来的少夫人,其他的妖艳贱货也绝对不可能入了秦少的眼,你就放心吧!”

    秦少?

    秦沐阳?

    身后的唐宁脚步微微一顿。

    这古嫣然竟然是秦沐阳的未婚妻?而且貌似还有信物?

    少年,也就是换装后的唐宁忽然之间有些懵,甚至觉得自己的心如同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制住了一般,无力挣脱。

    “哎呀,你们看是谁,好帅呀!”惊呼声从人群里面传来。

    毕竟,此时的唐宁可是真的很---诱人------

    “是呀,这是哪家的少年,看着也就是七八岁,我怎么不记得哪间有这样的一个精致有灵气的少年?”

    “就是呀,看那样子,明还是个孩子,可是我总觉得就是一个可以移动的凶器------”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大,惊醒了唐宁,也惊醒了古嫣然依旧在闷闷不乐的心情。

    她扭过头,看见了正好已经转换了心墙,一脸笑意的走过来的少年。

    不同于刚才的阴郁,此时的少年干净沉静,如同冬日里面阳光的感觉,暖暖的。

    在众人的面前,唐宁慢慢地走了过来,对着古嫣然微微一笑。

    刹那间,镇个房间里面立刻溢满了阳光,温暖如春。

    “美丽的姐,是因为这里的音乐没有欢乐的感觉,所以才让您美丽的眉头落满了乌云?”

    他伸出手臂,搭在了古嫣然的肩上,然后轻轻一用力,原本倚在钢琴上的身体就一个悬空,如同蝴蝶一般,直接转了一个圈。

    而这个时候,少年的另一只手为了固定起舞的身影,直接托住了她的脖子——

    而楼梯的尽头,秀秀一脸诧异的看着已经完全确认了项链上面标志的唐宁,彻底无语。

    虽然做法有些流氓,但是总算是达到了目的,不是吗?

    至于收尾,即便这个护眼染的大姐脾气爆发,又能怎么样!

    只是——

    在众人的惊呼声里面,唐宁将彻底懵住的古嫣然放下,然后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竟然直接退了回去,直接打开了钢琴的盖子——

    然后一曲优美的旋律如同那个在他指尖弹跳的精灵,飞快的舞动著时间做没得旋律------

    “------”

    整个大厅静了下来,所有的人几乎全部都沉寂在那美妙的音乐里面,久久无法回神!

    竟然还有这操作?

    秀秀一脸诧异的看着手指飞快的弹跳,但是双眼却空洞的如同没有了灵魂的木偶一般的人,心微微有些疼痛。

    她明白,这标志,应该是对的。

    也就是,唐宁的身世,亦或者她母亲的身世,应该和古家有什么关系。

    可是,可能吗?

    一曲终了,唐宁站起身,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微微俯身行礼。

    然后一眨眼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如同忽然出现一般,忽然消失,如梦却又真实存在。

    等众人回神,已经分不清,这其中到底是真是假。

    这是云家花园里面的一间木屋,周围是一片大片的灌木,出了一条狭窄的道,没有其余的通道。

    木屋里面,秀秀一脸担忧的看着没有任何表情的唐宁,叹了一口气。

    “宁宁,这是指一个标志,明不了什么的!”

    他记得唐宁过,唐家村的几个老人过当年出事的时候她母亲曾将过会有人来接她走,所以唐家的人即便不喜欢他,也从来不敢真的做什么伤害她的事情,就是怕万一有一天来接她的人发现问题,他们承担不了。

    可是十几年过去了,一直以来都没有任何的信息传来。

    当时他们猜测,这个标志会不会是一个家族的印记,毕竟很多古老的时间都活有一个较为明显的标志,虽然近代已经不再使用,但是传承之间依旧会遵循古礼,保留下来。

    所以她过来之前,特地去问了问父亲。

    “我刚才问过父亲了,那个标志不是古家的标志,至于古嫣然的项链是哪里来的,需要查探。”

    刚才他父亲很隐晦的告诉她,这古家现在的夫人其实并不是原配,很多年以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夫人失踪了,成了禁忌,只是很多人虽然不,但是却依旧很怀念那位夫人。

    似乎,哪串项链就是当时那位夫人留下来的。

    她听了之后,就已经可以肯定,那位夫人或许就是宁宁的娘亲了。

    但是这话,她不敢出来。

    不仅仅是因为古家的势力,更是因为,若真得如此,宁宁是古家的孩子,可是为什么应该是妹妹的古嫣然却比宁宁还要年长?

    而古家此时的家主,在里面又充当了什么角色?

    她不敢出来,只是摆脱父亲找人将当年的事情查一查。

    “谢谢!”唐宁坐在椅子上,垂着头,看不清楚神情,但是声音却透着一种忧伤。

    停顿了一会之后,唐宁才道:“你们家有这几年的旧报纸吗,我想去图书馆看看,你有空吗?”当年的事情,她潜意识的不敢相信任何人,所以,在没有任何的应对方案之前,他选择用另一种方式来刨根问底。

    或许,笔,比起声音,更能让人信服!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