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安妻室:军少请签字 第448章 流鼻血
    秦沐阳一愣:“------”

    唐宁一看他的表情,微微蹙眉。

    只能重复一遍:“你看看这个东西你见过吗?”

    秦沐阳有些傻眼,卡着呢女孩手里的东西,特别是上面的那个标志,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些什么。

    什么?

    这个东西他见过,而且还在在十八岁的成人礼上面感受颇深记忆深刻。

    “这东西你是哪里来的?”他问得很心,虽然眼神依旧平静,但是唐宁却看得清他眸子里面一闪而过的紧张。

    竟然还真的知道!

    唐宁不禁有些好奇,这标志代表的是什么意义!

    竟然连从来咩有任何事情可以成为威胁的秦大少有了紧张。

    唐宁的心同样也是忍不住一沉,甚至有些担忧。

    “前几天在街上买的,后来听秀秀这个标志和古家有些关系,就忍不住好奇想要问问。”

    不是她想要隐瞒,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在没有搞清楚的时候,根本就不应该放在明面上任人评判。

    再了,这是私事,潜意识的他并不像任何的人掺和。

    “买的?”秦沐阳不太相信,手指轻轻抚过那个标志,眼神微闪。

    这丫头,竟然防着自己?

    虽然不太让人满意,但是一想到自己隐瞒的事情,也就释然了。

    “对呀,花了我五百多块,只是没哟想到刚买了就在云家的宴会上面遇见了古家的大姐,发现他带着一条项链,上面竟然有一模一样的标志,所以就好奇,想要找人问一问,不的定还是个宝贝。”

    唐宁似乎并不在意,的有模有样,丝毫没有任何隐瞒。

    出于好奇?

    秦沐阳是不信的。

    毕竟眼前真的这个丫头可是名副其实的狐狸,没有目的的问题从来不会帮忙找寻答案,所以,这虽为的好奇心,纯碎是无稽之谈。

    “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标志,就和那些牌子的标志一般,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再了这项链虽然看着不错,但是其实价值也就一般,我改天送你一条更好的,你会喜欢的!”

    完他的手一收,直接将那个项链我进了自己的手心,依旧一脸平淡。

    “这个链子我就帮你守着,找时间帮你查阅一下,看看是不是和我的一样!”

    唐宁:“------”好吧,你牛。

    理由充足没有丝毫的破绽。

    唐宁笑了笑,淡淡的眼神一扫,唇角微微上扬,平静里面掺杂着一种不一样的邪魅。

    “沐阳哥哥,你确定你会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吗?”

    而不是昧下项链,经一些他需要知道的事实掩埋?

    女孩的声音软软的,就如同夏日傍晚在晚霞下面漫步的猫儿一般,慵懒随意却又带着一种别样邪魅。

    甚至于在她的身后,那种娇软的带着一种梦幻的色彩如同云织一般四溢,仅仅一个护家就将他所有的空间幻化成甜蜜的粉色,泛着泡泡,一点一点,侵袭所有的空气。

    “当然------”

    他的话干脆,绝对,如同敲击在石头上面的锤子,淡淡的却一次一个印记,令人永远无法忽略。

    只是,一完,某人就有些懊恼了。

    竟然答应了?

    这怎么可能?

    这标志他清楚的很,而且记忆还深刻,毕竟当年他家爷爷出那件事情的时候,可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只是当年他是怎么的?

    他可是明摆着完全没有将在那个所谓的承诺当成一件事。

    只是,他不当真,但是有些人似乎早就蠢蠢欲动,总是有事没事的拿那些东西来招人烦,万一被丫头知道了,那他的好日子,岂不是要到头了?

    一旦丫头知道事情的真情,以他的个性,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直接一脚将他踢得远远的,丝毫不留情面!

    好不容易才将媳妇偷偷拐回了家,可是一口肉都还没有吃到,一旦被踹了,那他岂不是要悔死?

    所以,这件事情,需要斟酌。

    而且他有足够的证据怀疑,这件事情很明显是古家那群人设的局,很明显就是要害得他被抛弃。、

    可恶!

    “丫头,这东西交给我,我保证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只是现在人家肚子饿了,你这有没有吃的,人家想吃!”

    上面的嘴饿,下面的嘴------更饿------

    唐宁抬起头,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饿?

    可是为什么她总觉得这话中有话?

    “没有吃的,除了奶粉,没有任何吃的,您老还是抓紧下楼,自己去吃点吧!”她直接摇头,刚要转身,想到什么,又抬起头问道:“要不您就喝点奶粉垫垫?”

    五星级的酒店,下面的饭菜应该味道不错,只是可惜,她很饱不想吃任何东西!

    既然您老人家饿了,那就下去吃呀!

    本姑娘不奉陪!

    秦沐阳嘴角一抽。

    这狠心的丫头,竟然一点都不知道体贴人,就不怕他没有吃的直接将它当成食物吃了?

    虽然他真的很想这样,但是却一直能想像,不敢付诸行动。

    他一脸哀怨的看着眼前的丫头,微微叹了一口气:“哎,这奶粉还是留着吧,我已经叫了餐点,应该马上就送上来了!”

    他拍了拍她的肩,直接绕过她走了进来。

    “这房间还是满宽敞的,一个人住真有些浪费!”完他直接坐在了沙发上面,然后毫不理会对面人的诧异,闭上眼睛养神。

    “-------”这自然熟的本质什么时候改一改?

    这是我的房间,浪费也是浪费的我的钱,你这鸠占鹊巢的行为是为了那样?

    唐宁想冲过去,直接伸出脚一脚将他踢出去,可是一走进,就看见原本如同痞子一般无赖竟然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这得有多累,竟然一坐下就睡着了?

    唐宁挑了挑眉倾身向前,然后微微叹了一口气。

    “看在你如此辛苦保家卫国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一次,让你当一次无齿的鸠!”

    再了,她眼前的这个人虽然有些无耻,但是自己却从心底讨厌不起来,甚至对于那种暧昧的气息也是牵肠挂肚,不知深浅。

    她静静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睡颜,微微发呆。

    因为睡着了,所以那种菱角分明的脸上少了些许冷淡,多了一份温暖,再加上没有了那种嬉皮笑脸的无赖敢,如同沉睡在水晶里面的王子,等待着公主的呼唤。

    唐宁的身体再次一倾,温热的气息纷纷喷洒在男子的面孔上面。

    就如同一个纤细的羽毛,轻轻的在心间划过,那种麻麻的酥酥的,如同站立一般的触感,若有若无却又让他身临其境。

    秦沐阳原本放在沙发两侧的手微微一紧。

    他闭着眼睛,但是很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那一颗心依旧被那种感觉牵引,早已经脱离了原本的**,如同寄居蟹一般完完全全不计后果的攀附在了女孩的身体里面-----

    “你,睡着的样子也还是蛮可爱的,为什么一醒来就变得那样不正经,让人------”心痒难耐呢?

    唐宁靠的很近,近到长长的睫毛几乎已经垂在了他的脸上,那近在咫尺的触感连同着心底的悸动,缓缓地晕染出一片粉嫩。

    此时的秦沐阳,除了克制,再也咩有任何的感觉可以压制心底宛若洪荒之力宣涌而出的**。

    只是——

    唐宁笑了笑,然后直接离开,没有了丝毫的留恋。

    而随着她的离开,秦沐阳的心可谓是酸甜苦辣咸,五味俱杂。

    这死丫头,是故意的吧,借着他睡着了。竟然胆大妄为的学着撩他------

    煎熬,但是却异常的甜蜜!

    “砰砰砰------”

    门响了,唐宁站起身,走过去打开。

    是送餐的。

    唐宁扭过头,想着既然已经睡着了那就想让想让他们回去,等他睡醒了在重新叫。

    可是一回头——

    “咦?人呢?”

    沙发上面竟然空空如也,没有了人影。

    这是离开了?

    哗——

    洗手间的水声让她意识到人在那里面。

    可是刚才不是正在睡觉吗?

    “姐,这餐是否可以帮您放进去?”服务员是一个年轻的女子,虽然看着唐宁的眼神满是探究,但是却依旧恪守着本分,没有太过放肆。

    唐宁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只是她还没有让开,那人就直接推着车子走了进去,迫不及待的样子让唐宁微微蹙眉。

    那人推着餐车,眼神却是围着房间转了一圈又一圈,最终定格在了洗手间的位置不在移动。

    唐宁双手抱肩,一脸的兴味。

    这是认识的人?

    亦或者至少是知道里面那个妖孽的身份的人。

    “放下东西你就可以离开了!”唐宁淡淡地开口,然后指了指依旧开着门,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那女子脸上一僵,终于在无数次的纠结之后将定格在洗手间的眼神收了回来,然后才慢条斯理将餐车上面的食物移动到桌子上面。

    只是那速度,就算重新做一件也够了。

    “哎呀!”

    放好最后一个盘子,那人竟然身体一歪,竟然直接蹭到了餐车的边缘,车子一晃,上面的汤也跟着晃动,竟然直接溅在了她的制服上面。

    五星级的酒店,酒店服务人员的衣着也是较为考究的,毕竟身在帝都,每天面对的都是一些非富即贵的人,所以对于制服的设计也是费了一番心思。

    浅蓝色的套裙,既展现了女子身材娇美的曲线,又不会显得太过暴露,圈子的是长度统一在膝盖部位。

    只是眼前的这一位,不知道是因为胖了还是了一个号,竟然将这端庄优雅的制服穿出了诱惑的味道。

    甚至于,没有穿丝袜!

    “------”这明显就是居心不良,意有所图呀!

    “这位客人真的很抱歉,是我的疏忽造成了您的不便,我会那上下去重新取一份给您送上来,请您稍等!”

    她弯了弯摇,一张脸满是纠结。

    “只是——”

    唐宁收回视线,好整一年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没有接话。

    那女子没有料到或如此,心里忍不住开始骂道:这个蠢货,果然是网面来的土包子,没有教养,看到他这样不应该关心一下吗?

    他又等了一会儿,然后对方依旧无动于衷。

    “我---我这样的形象实在是不雅,能不能借你的洗手间整理一下?”

    果然呀!

    只是——

    “里面有人,若不介意,请便!”

    与她而言,不过就是一场好玩的闹剧。

    “-----”

    那人眼神一亮,竟然迫不及待的的直起身子,不再管衣服上面的污渍,抬起脚就要朝着洗手间跑去。

    “滚!”

    淡淡的声音如同惊雷一般忽然在房间里面响起。

    那人的身体一僵,下意识的抬头-----

    洗手间的门打开了,但是却没有任何人从里面出来,只是门缝只是打开了一条细长的缝隙,根本就看不清里面的任何事情。

    “滚!”又一声,如同惊雷一般在房间里面炸裂开来。

    然后就感觉到,透过那条门缝,一种阴冷狠厉的气息从里面传了出来,带着浓郁的血腥之气,再也不能承受。

    唐宁:“------”这又是拽上了?

    “你先回去吧,看来这房间的主人并不想见你们!”

    唐宁也没有理会,直接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就拿起备用的筷子,开始吃饭。

    当然,这样做的前提是在那人一身战栗匆匆离开之后。

    “好吃吗?”温热的气息在耳边缓缓升起,让她的心微微一荡,然后——

    咳咳咳------

    咳咳咳咳咳------

    “你看你,没有人跟你抢,你着急什么呀!”

    他急忙在旁边的位子上面坐下,然后拿起纸巾轻轻地擦着唐宁的嘴,另一只手在他的后背轻轻地拍着。

    “咳咳------咳咳咳------”

    唐宁悲催的发现,这一不心被自己的唾沫呛到,这悲催的程度可不是只有一点点。

    讨厌,若不是你忽然跑出来,她会被呛到吗?

    水杯移了过来,唐宁么又客气,直接喝了几口。

    这个混蛋!

    终于止住了,可是唐宁还没有发泄一低头,然后嘴里的水就直接喷了出来。

    她移开眼神,但是那脑海里面都是刚才的画面,一点都没有因为这个举止而减弱半分。

    这闷骚的家伙,竟然只穿了一条紧身的平角内裤,原本围了一条浴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掉在了地上,光秃秃的一目了然------

    那身材,简直就是让人犯罪呀,即便他这样只是披着一个娇嫩的外表,其实骨子里面已经成熟的如同一位智者一般的人都忍不住——

    流鼻血!

    对,就是流!鼻!血!!!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