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安妻室:军少请签字 第514章 吃的满欢
    只是,因为力道过大,而这个怀抱有太硬,咯的老疼了,特别是她因为钱适宜的低下头去看那个黑影,所以额头首当其冲,直接撞在了他的肩膀上——

    哎呀,额头恐怕都要肿了——

    而此时,秦沐阳的身体微微颤抖,眼神却是冰冷又带着一丝丝诧异的低着头,看着地上的一团黑黑的东西,一阵无语。

    唐宁皱着眉头,费力地从某人的怀抱里面探出脑袋,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地上的黑色的------吱吱------

    只见,吱吱一脸嫌弃的看着已经掉在地上的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蛊虫,甩了甩自己爪子。

    干好可惜,掉地上脏了!

    仿佛还是有些不舍,吱吱再次一脸惋惜的看了看地上的虫子,纵身一跳,直接跳到了床上。

    然后,东西就在别人一脸诧异的目光下,爪子一伸,竟然直接伸进了万里,捞出一个被咬住包裹起来的蛊虫,随手一丢,丢进了嘴里------

    “嘎嘣,嘎嘣------”如同嚼着脆骨一般,还冒有感觉。

    甚至,还眯起了眼睛,一脸的享受。

    “咕咚——”

    咽下去之后,吱吱再次伸手,又捞出第二只,塞进嘴里——

    “嘎嘣嘎嘣------嘎嘣------”

    吃的满欢------

    唐宁的脸此时可以用乌云压顶来形容了。

    她看了看地上那只无人问津的变异蛊虫,然后又看了看那些如糖豆一般被吃的正换的蛊虫,忽然之间明白了。

    原来是这个意思呀!

    呵呵,竟然被一个东西忽悠的忘记了自己是干什么的了!

    她直接推开依旧没有松手的某人,然后拿出一根银针,直接对着地上的蛊虫一扎,然后直接一甩就落进了药碗里面。

    吱吱原本吃得正欢,谁知道忽然之间自己面前的碗里面竟然吧嗒一声倒进了东西。

    “-------”是他看错了吗?

    它吧嗒吧嗒嘴,默默地在心里数了数。

    一只,两只,三只------

    多了一只,所以——

    它直接扭过头,望向刚才被自己打落在地上的蛊虫——

    空了。

    早就不见了那个蛊虫的尸体。

    所以——

    他嘴角抽了抽,有些心疼的看了看那两个还没有吃的,心疼的极了,但是一想到那个已经沾了尘土的蛊虫,一种恶心的感觉立刻涌向心头。

    “呕——”还是算了吧!

    可惜归可惜,但是相比较自己的洁癖,还是随心所欲的好。

    所以,此时的它直接转身,离开。

    只是,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某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放过它。

    唐宁直接一把揪住了它的尾巴,然后晃了晃自己手里的银针,一脸的笑意。

    “宝贝呀,姐姐可是从来都不知道你的爪子竟然如此的厉害,乖,等一等,姐姐待会和你探讨一下人生!”

    完直接将他一丢,丢在了药碗的旁边。

    吱吱身体一僵,瞪大了眼睛,眼神快速的转变。

    迷惑,了然,心虚,然后是慌乱-------

    完蛋了!!!

    唐宁没有理它,而是直接开始处理老爷子最后一个伤口。

    这个伤口原本应该耗费更多是时间和精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处理起来竟然比刚才还要容易。

    唐宁刚开始有些不解,但是一想到刚才吱吱的表现,猜测到应该是那一滴血的缘由。

    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个给东西竟然还会给她如此多的惊喜------

    “放心,身体里面所有的蛊虫都清理出来了,老爷子应该没有什么事了,只是因为这些东西伤了元气,需要好好的调理一番,我待会就下一根药膳的单子,配合着饮食,见效会更快一些!”

    至于直至原本的有些惊喜,他并不打算出来,虽然眼前的一些他们应该知道一些,但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个道理,她相信陈老和秦沐阳都懂。

    陈老依旧不放心,亲自查看了一下,一脸的惊喜。

    老爷子时尚了一些元气,但是此时的身体根本就不像一个就要七十岁的老人,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甚至感觉到老爷子的身体素质比他这个十岁的注重养生的医生还要强。

    “师妹,辛苦了!”

    唐宁直接摇头。

    “师兄,这件事情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可以保密吗?”若是只有他们两个,这句话根本就是连都不用,可是从他们赶回来,接触到了已经有很多人了,亲眼目睹她出手的也不在少数,所以想要保密有些难度。

    陈老下意识的想要点头,但是一抬头就看见了秦沐阳刚刚给老爷子整理好被子,心中一堵。

    所有的人都好,可是秦家家主和夫人,可不是可以糊弄的主儿。

    他很无奈,做得了所有人的主,但是那两位,不行,除非|——

    他还没有开口,秦沐阳直接走了过来,安慰道:“放心,我会交代下去!”

    起来,他也不希望他的女孩被过多的人关注,所只在自己面前高调才是自己最大的心愿。

    而且,他虽然没有正式接任秦家家主之位,但是在整个秦家早已经有了绝对的话语权,即便爷爷也不会置喙太多。

    唐宁眼神一亮,唇角一样,笑得极为灿烂。

    这样最好!

    “老爷子应该再过半个时就会醒来,这三天之内不要出任何的东西,除了药膳,即便是清水都不可以服用,三天之后下床活动,适当的饮用一些水果,但是量不能多。”

    唐宁想了想,又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后写了三个方子,早中晚三个,一个不少。

    秦沐阳接过,心翼翼的直接放进了口袋里面。

    解决了最大的问题,所以唐宁才将注意力集中在吱吱身上。

    而吱吱明显已经明白了问题所在的根源,一脸的哀怨,一脸的颓废。

    “宝贝,不解释一下吗?”明明可以轻松地除掉蛊虫,可是就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竟然冷眼旁观,胆肥了呀!”

    这东西有极为恐怖的洁癖,以前进不去空间的时候还看不出来,但是这些日子确实越来越严重,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所以,蛊虫掉到地上,他才会一脸惋惜,一脸的嫌弃。

    “吱吱------吱吱------”吱吱自知躲不掉,所以没有办法只能凑上前,开始讨好。

    “吱吱------”主人,你冤枉人家了,人家只是力量没有完全恢复,有些功能还没有解除封印而已,刚才若不是您老人家受到了威胁,人家也不会如此轻易地解开封印,主人呀,您不愧是吱吱的福星呀!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