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安妻室:军少请签字 第554章仗势欺人
    她信的,是独属于自己的感觉。

    古嫣然虽然被唐宁打了脸,但是看见欧阳雪儿吃瘪,心情立刻就好了。

    只不过,她记得父亲的叮嘱,要好好的和欧阳雪儿搞好关系,所以就算不情愿也得上前帮忙。

    “云秀,你太过分了,你还真的以为你还是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诸葛家的大小姐吗?不过是家族除名的土包子,雪儿把你当朋友是因为看你可怜,可是你竟然还敢给他脸色看,真的以为总统府哈皮欺负吗?”

    不怕猪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她的话一说完,众人的表情就丰富了。

    欧阳雪儿的脸直接就黑了。

    这个蠢货,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看你可怜,才把你当朋友,这不是帮忙,明显就是拆台好不好?

    “咳咳-------”云秀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古嫣然挡了回去,结果,那些恶心对方的话根本就没有机会说了,毕竟,此时的欧阳雪儿真的就如同吃了屎一般,郁闷到不行,所以一时没有忍住,把自己呛到了。

    呵呵------

    乐极生悲。

    唐宁嘴角一抽,急忙拍了拍秀秀的背。

    “小心一点,因为别人的一句户,至于吗?”

    生了自己的唾沫,不是很好啦,可是偏偏自己一点都不舍得浪费,竟然自己呛了自己,出息!

    唐宁在他的和后背的几个穴位拍了几下,她的脸色才变得好了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被恶心了知道怎样反驳,还是不错的,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缺仗势欺人的人,只要你仗的势够强,你就会完胜一切,再恶心的事情也终究会被你清理的干干净净,绝对不会再恶心你第二次!”

    唐宁的声音很轻,说出来的话却如同一记重锤,狠狠地敲在了所有人的心头之上。

    仗势欺人啊,而且还是明明白白在众人眼前说明白,虽然没有说是仗谁的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欧阳雪儿和古嫣然,在心底竟然可以很肯定的告诉自己,这人仗的势,绝对是比自己还要强大的后台。

    而那个人,显而易见,毕竟,在俩人的身后不远的地方,几个身影一直很小心的跟着,衣服上面领口星月勋章的标志有些扎眼,但是却让人不得不低头膜拜。

    那几个人看起来像是极为普通的星月军团里面的士兵,但是知道内部编制的人就会知道,这种看着普通的勋章图案,大致上看起来,除了颜色不一样,其余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其中有一部分人,在星月标识的左下方多了一个黑色的圆点,这一部分人,被称为幽灵,这些人神出鬼没,除了有任务,基本上不会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除非秦家人出行。

    众所周知,秦家的暗卫其实就是幽灵里面的佼佼者,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小心翼翼,甚至不惜暴露自己的身份就是为了震慑周围的那些个家族派来保护族中人员的暗卫。

    不仅仅是因为这新世纪店员对于唐宁的态度让欧阳雪儿有些忌惮,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后面那些身影让她极其好奇,要知道,能够出动这些星月因为的人,绝对是极为重要的人,所以,古嫣然一口一个土包子的人,若不是有着什么特别的身份,就应该有什么过人之处,受到了秦家的重视。

    只是,很明显,这个人的性格不是一般的差。

    最为总统府最受宠爱的小公主,她受尽了黄总让你的羡慕和爱戴,更是用自己的智慧帮助爷爷和父亲化解了一次又一次的难题,所以,一直以来,自己几乎已经忘记了这然被人当众下了脸面是什么感觉了。

    她看了看唐宁,看着她淡定的帮云秀拍背,淡定的说着侮辱人的话,淡定的等着周围人愤怒的眼神,心,慌了起来。

    是个对手。

    这样的人,若是不能交好,只需彼此陌路,但是绝对不可以得罪。

    但是,意外总是会在你还没有构思出一个好的结局的时候被打乱。

    还是那句话,不怕猪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有的人注定只能成为拖后腿的人,让你恨不得一脚踢开,但是却总是因为那些蝇头小利不舍得丢弃。

    这不——

    “你个土包子,你说谁恶心呢,我看你才是最恶心的人,这是勾搭上谁了,一脸的狐媚像,真以为随随便便找一个十八线之后的暴发户就可以为所欲为,在帝都横冲直闯了,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告诉你,就算新世纪的人偏向于你那一边也没有用,这帝都最不缺的就是有权有势的人,仗势欺人,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古嫣然直接对着周围一挥手,立刻就围上来了几个穿着制服的军人,一脸的冷然,气势惊人。

    她笑的有些得意,如同看蝼蚁一般看着云秀和唐宁,得意的表情就如同站在高处的女王一般。

    只可惜,忘记了高处不胜寒。

    欧阳雪儿的眼皮一跳,心里一沉,下意识的看向唐宁。

    果然,看见了唐宁眼中一闪而逝的冷意。

    那种冷不同于一般人,别人的冷是由外往里渗透,但是此时的楞是那种直接抨击在心底,然后在别人还没有返佣过来的时候直接由内向外蔓延眨眼之间就失去了所有的温度。

    这种冷,是直接加持在了灵魂上面的冷,令人发颤,绝望。

    这个蠢货!

    欧阳雪儿扬了扬春娇,但是还没有开始,就看见唐宁的唇角已经缓缓上扬,他的梦再次猛地一跳,下一秒,就感觉到如同一下子从高处坠了下来,直接盯紧了十八层地狱底部。

    那种感觉,很恐怖。

    之间唐宁直接招了招手,然后手指直接指向了古嫣然,声音清冷,“把她给我扔出去,以后只要她靠近我十米之内,直接踢出去,虽然我是一个土包子,但是吧,我依旧比那些小三小四所处的私生女要干净纯净的多,靠的太近,会让我觉恶心!”

    小三小四的是私生女,原本就是一种耻辱,但是若是不深思,夹起尾巴做人,偏偏还一副世界我最大的丑样子,真是恶心让人受不了。

    唐宁原本就不是较汁的人,但是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后,对于除了哥哥之外所有的古家人都是深恶痛疾,自己还没有找到时间去报仇呢,可是这个人偏偏跑过来自己找虐,所以,他自然不会让过这个机会趁机虐一虐。

    仗势欺人,他还真是用的心安理得,在极还没有想好如何处置这些人的时候,接着秦家的权势书借一些心底的怨气自是极好的!

    “贱人,你说谁恶心?”故俨然原本一脸的得意,可是一听到唐宁的话,脸都绿了,直接冲了过来,指着唐宁就开骂。

    “什么小三小四,你个贱人说谁呢,不知太难搞队后的家伙,今天我就交易教你什么是不该惹,不敢惹!”

    一个贱人,竟然敢嘲笑自己,看她不撕了她!

    古嫣然直接朝着不远处的人群大喊:“你们一个个的都是死人了,没有看见本小姐被欺负了,赶紧的把这个贱人给我抓起来,我要扒了她的皮!”

    她的话一说完,那几个穿着制服的人就直接冲了上来,就要动手。

    周围的人有的幸灾乐祸,有些一脸不忍,但是都潜意识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毕竟,古嫣然身为古家的大小姐,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很,像今天这样的事情,还从来没有发生过,所以这些人也可以想象,这个时候他的怒火是怎样的高涨!

    只是——

    “砰——”

    “砰砰------”

    “砰砰砰------”

    声音接二连三,伴着一个有一个的身影,被直接踹倒在了地上,现场的所有人皆是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难以置信。

    “------”

    “这-------这是------”

    幽灵呀!

    只是,知道归知道,根本就没没有敢直接喊出那两个字,只能一半恐惧,一半敬仰的看着忽然之间出现的身影------

    之间,唐宁的前面多了两个身影,极为普通的衣服,若是扎在人群里面,不仔细绝对不会看出这些人的身份,毕竟,除了领口处那隐藏在那里的星月勋章图案,根本就没有人可以觉察到眼前的人就是星月军团里面的暗卫军团——幽灵。

    那个穿研制中仅有秦家嫡系才可以支配的暗卫军团幽灵。

    所有的人几乎都吓坏了,静静地站在原地,期待这事情快一点结束,保住自己的小命!

    可是,有的人似乎缺了一根筋,一门心思的想去寻死。

    “你们好大的胆子,知道我是谁吗?我--------啊--------”

    可惜,还没有说完,一只脚就直接踢了过来,然后伴着一声尖叫,落在了十米之外------

    鸦雀无声。

    甚至就连呼吸声都放的极缓,根本就没有人敢出言打破眼前的平静。

    “噗哧——”云秀看着大家的表现,直接就笑了,然后——“哈哈-------”

    仗势欺人,其实还是蛮不错的,就是不知道这整个帝国,还有谁有胆子敢质疑这个势的高度。

    唐宁满意的点了点头,对这两位暗卫的表现非常满意。

    “不错,既然秦沐阳让你们以后跟着我,那就是我的人了,记住了以后这个人只要靠近我十米之内,直接提交踢开就可以了,若是有人找麻烦,直接开打,打不过不要紧,我这里有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毒药,绝对杀人于无形,亦或者让人生不如死!”

    女孩的笑容很灿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周围的空间如同凝固了一般,完全没有了丝毫空间感,令人窒息。

    “是!”俩人点了点头,一脸严肃的回答。

    唐宁满意极了,想着等回去之后干脆直接跟秦沐阳把这俩人要过来的了,毕竟这身份所代表的绝对是整个帝国最强大的后台,仗势欺人的时候,的确很过瘾。

    唐宁拍了拍一盼依旧笑的如同一个傻子一般的云秀,笑着说道:“戏看完了,我们走吧!”

    云秀点点头,很努力地把脸上的笑意收回去,追了过去。

    哎呀,没有办法,今天这一出戏真是太精彩了,虽然一开始的时候被恶心到了,但是后面的大连真是太爽了,我家宁宁就是强悍,连秦家的幽灵都可以随意的支配,嘿嘿,偶像呀!

    毓秀立刻化身了小迷妹,屁颠屁颠的跟在唐宁的后面往外走去。

    嗯,宁宁仗着秦家的势那她云秀,干脆就仗着宁宁的势吧!

    嗯,就是这样,没毛病!

    唐宁很潇洒的离开,根本就没有在意周围的目光,只是在她转身,看见云深的时候,微微有些诧异。

    这货,刚才不是离开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不过——

    她挑了挑眉,一脸的不屑:“云老板,你看看你这店里。可真是乌烟瘴气,一团阴暗,我们第一次,就直接被恶心到了,那进出港来的人,是不是经常一些狗仗人势的家伙恶心到,小心生意不好,倒闭呀!”

    开门做生意,讲究的是和气生财,但是一旦遇上容易较汁的人,肯定会产生极为庞大的影响。

    云深笑了笑,肚子和唐宁行了一个礼,谦卑温顺,温文尔雅。

    “小姐放心,云某自当用心处理,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唐宁点了点头,笑这说到:“那就好!”

    处理不处理,其实自己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在乎的是自己走了之后怎样继续恶心一下这里的人,毕竟这些人,还不配浪费自己配置的那些药。

    虐狗,一开始就把人打进地狱就没有了以后的乐趣,毕竟,看着这些人一步一步的感受着恐惧,想要逃离,但只缺永远都逃脱不了的过程,此时最开心的事情。

    毕竟,前世的自己就是在这样的一种过程里面让那些人获得了无尽的快乐。

    所以,这一世,换了人间。

    唐宁得到了答案,就直接离开了,甚至都没有俩菜欧阳雪儿频频送过来的目光。

    这个人,或许是个人物,但是与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根本就不值得自己花费任何的心思。

    唐宁几个人走了,轰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

    “若不是见天亲眼所见,云某还真的不知道这帝国的世家小姐们的教养是如何的令人羞愧,云某受教了,招惹不起众位,所以,各位还是速速离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