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安妻室:军少请签字 第581章 疯子
    记住本站

    就算这个婚约是她的又怎么样,这些年一直以来都属于自己,凭什么他一回来就给要给她,拼什么?

    不得不说,这些年古楼对古嫣然是真的疼爱。

    要不然也不会为了怕她多想找个理由把她支开。

    可是,他高估了一个人的嫉妒心,一旦开始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克制住,所以当他将人支开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今天的变故。

    古嫣然其实根本就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到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看着众人为了苏菲的事情忙碌,甚至开着自己的父亲竟然为了她专门布置了宴会。

    可是凭什么?

    所以她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不仅自己来了,还带来了一群人。

    “古楼,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伪君子,当年是你亲口跟我保证,为了从云天心的手里拿到那些宝藏才娶她,我才答应让我的宝贝女儿不记名分的跟着你,这些年收了多少苦?”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走了进来,满脸的皱纹,帕鼻子,小眼睛,虽然身穿着较为华贵的衣服,但是依旧掩饰不了骨子里面的俗气,特别是一脸的粉厚的一抖就如同下雪一般,简直就是辣眼睛。

    但是显然,老太太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一脸的盛气凌人,手里面的拐杖敲着地面,啪啪啪地直响。

    “古楼,怎么着,这才过了几年呀,怎么你就忘记你当年说过的话了?不可别忘记了,当年云天心送来求救的信息,是你一旦情面都不讲,直接打到发了那个人,甚至就连你刚出生的女儿都不理不睬,任她待在山野乡村自生自灭,那可是说了,云天心死在外面最好,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给我女儿让路了,至于那个女儿,不过就是一个贱人生的无关紧要的野种,没有任何的用处,死了最好,怎么,现在长大了,成了香饽饽,早干什么了?”

    “------”

    老太太的话如同豆子一般,哗啦哗啦的直接倒了出来,看似只是一句牢骚,但是激起的浪花,可是如同惊天的巨浪一般,直接砸在了众人的耳朵里面。

    “妈,你说什么呢!”古楼一开始就直接被吓了一跳,但是毕竟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所以很快就反应过来,直接冲了过来。

    “来人,老太太最近想这段时间病情加重了,照顾的人是怎么做的,怎么不好好待在医院跑出来了,病情加重谁负责呀?”

    说完,对着周围挥了挥手,立即就有几个人跑了过来,驾着老太太就要离开。

    老太太是谁,虽然在场的人并不全部认识,但是大部分的人却都知道,特别是老太太那一身的铜臭,一脸的俗气,更是在试驾的圈子里面一直当笑话再说。

    老天太一直都好面子,毕竟算起来算是古家的丈母娘,所以众人就算不愿意交流,也会看在股价的面子上不愿意交恶,所以一些特殊的宴会也会邀请她参加,自然也就混熟了。

    当然,他的性格,也都明白,绝对是一个让你的三观尽毁,有理也说不清的人。

    老太太一看自己被人架住,立刻就慌了,但是一想到自家外孙女的哭诉,想着若是真的让那个贱人生的女儿压了自己孩子一头,以后的日子绝对会很凄惨,。想了不想就直接一屁股蹲在了地上,然后手里面的拐杖对着四周一阵乱挥。

    “哎呀,不得了了,老婆子活了六十多岁,身子半截埋进黄土里面的人了,今天就爱果然见到白眼狼,负心汉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当年可是你说你心里只有我的女儿,会一辈子对她好的,可实现在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你故意把我那个可怜的女儿送去外地,还不是为了讨好这个贱人生的孩子,可是你别忘记了,当年使你亲口放弃了这个孩子,是你趁着云天心那个贱人怀孕,亲手给他的食物里面下的断肠散----------啊--------”

    老太太说的唾沫横飞,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脸上的沟壑交叉错综。只是,迎面而来的巴掌,直接将她的脸摔向了一侧,带着那些四散的粉底粉末,在灯光下面四溢。

    “啊——你竟然打我-------”

    老太太直接就疯了,手里面的拐杖再次举起来,对着那个人就打了过去,只是——

    “啪——”

    拐杖再次被握住,然后直接被抓住,甩向了了后方——

    “疯子,来人,把她给我待下去!”古楼双目赤红,一双眼睛里面溢满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愤怒以及一中极端的阴冷,就如同看着一个死人一般看着眼亲的老太太。

    这个蠢货,真是该死!

    竟然敢这样说,也不想想这些话是可以说的吗?

    她不敢相信,今天的这些话若是说出来,会给精子产生怎样的影响。

    若是真的可以,他恨不得直接一脚踹死他!

    废物,蠢货,这些话是可以说的吗?

    老太太似乎也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看着古楼眼底的阴冷,心咯噔一下,如同被冻住了一般,那种由内往外渗透的寒意直接让她所有的言语失去了效果,直接往后一仰,昏死过去。

    古楼一看,顿时松了一口气,捂紧了拳头松了松,然后对着人挥了挥手,使了一个眼色说道:“直接送医院!”

    那俩人点了点头,迅速的把人背上,直接抬了出去。

    周围的声音很静,不仅仅是因为老太太的话,还有古楼脸上的狠戾以及那种阴冷的如同没有任何气息的诡异气息。

    就如同,眼前的人早已经不再是那个温文尔雅,八面玲珑的军中君子,而是一个满身戾气,如同阎罗幽灵一般恐怖的人。

    简直太恐怖了。

    “呵呵,不好意思呀,老太太这些年一直精神不好,老年痴呆越来越严重了,整天胡说八道,让大家见笑了!”

    说完他看看了一眼早已经被吓呆了,站在一边瑟瑟发抖的古嫣然,沿里面的寒意虽然可以的掩饰,但是依旧如同黑洞一般,直接压了过来,不留任何的光芒。

    “父亲,我------”

    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事情,原本只是想让老太太来闹一闹,让苏菲那个贱人的宴会毁掉,丢些面子,可是谁也不知道,这老太太竟然如此的如同的封魔。,什么话也敢说。

    她是真的怕了!

    她虽然刁蛮,但是并不蠢吗,自然明白什么话该讲,什么话不该将,可是自己是有一定的克制,但是别人,他也是说管不了呀!

    “你这个孩子,明知道你姥姥的病没有痊愈,即便在心疼也不能把他从医院接回来呀,你看看,病情越来越重,等你母亲回来,你怎么和你母亲交代?”

    古嫣然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立刻忙不矢的点头,然后一边哭,一边说道:“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以为父亲只喜欢妹妹以后再也不喜欢我了,所以就想着带着姥姥来看看,可是根本就没有想到姥姥的病竟然越来越厉害了,父亲,对不起!”

    既然已经这样了,而父亲的话应该是唯一的借口,即便知道,自己这一开口,自己的姥姥极有可能这一辈子都待在医院里连再也出不来了。

    可是,她若是不这样,父亲的怒火特却是完全抵抗不了的,毕竟,自己已经不再是他唯一的女儿了。

    “我马上跟着去医院,好好照顾姥姥-------”

    说完,古嫣然直接就跑了出去,一脸的急切和自责。

    “------”整个大厅陷入了一种极为诡异的寂静。

    没有人开口,也没有人移动,就那样静静地待着,静静地看着。

    “------”古楼气的几乎昏厥。

    苏菲看了看四周,看着众人一脸的尴尬,心里面却是出奇的平静,毕竟,即便老太太说的是真的,和自己也是没有任何的关系。

    他走了过去,直接抓住了古楼的胳膊,然后轻轻的安慰道:“父亲,不要生气了,姥姥这是生病了,脑子乱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再说了,这还不得怨你,谁让你这十几年一直都没有放弃过找寻我的和我母亲的音讯,姥姥心疼自己的女儿,自然心里面有怨气,所以一生病就会魔怔了一半,不要生气,女儿理解的!”

    苏菲的话一落,周围的人直接松了一口气。

    古楼的脸色也变得好了许多。

    “古楼,怎么着,这才过了几年呀,怎么你就忘记你当年说过的话了?不可别忘记了,当年云天心送来求救的信息,是你一旦情面都不讲,直接打到发了那个人,甚至就连你刚出生的女儿都不理不睬,任她待在山野乡村自生自灭,那可是说了,云天心死在外面最好,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给我女儿让路了,至于那个女儿,不过就是一个贱人生的无关紧要的野种,没有任何的用处,死了最好,怎么,现在长大了,成了香饽饽,早干什么了?”

    “哎呀,不得了了,老婆子活了六十多岁,身子半截埋进黄土里面的人了,今天就爱果然见到白眼狼,负心汉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当年可是你说你心里只有我的女儿,会一辈子对她好的,可实现在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你故意把我那个可怜的女儿送去外地,还不是为了讨好这个贱人生的孩子,可是你别忘记了,当年使你亲口放弃了这个孩子,是你趁着云天心那个贱人怀孕,亲手给他的食物里面下的断肠散--------”

    “------”

    唐宁坐在角落里面,耳朵里面一边又一遍的闪过老太太的话,心底的某一个位置如同被针扎了一般,一点一点的开始蔓延全身。

    按照一个医者的判断,老太太进来的时候可是声音底气十足,面色红润,根本就不像一个患了病的人。

    所以,老太太只能是在古嫣然的哭诉下想着替自己的女儿出头,一直之间控制不住,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出来了。

    所以,母亲的去世,其实是古楼造成的!

    也是,在慢慢的理解那边的事情之后,也就明白了自己的母亲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再说了,当年既然手里一直都有救命的药,可是久救了唐家人之后还有剩余,没有道理不救自己,原来,不是不救,而是完全救不了。

    断肠草,对于别人是穿肠毒药,可是对于母亲这一种一直都有着灵力护体的人来说,根本就没有那样的效果,不过就是慢慢封印自身的力量,变得虚弱而已。

    可是,那个时候偏偏母亲怀孕了,肚子里面多了一个她。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自己的身体里面根本就没有断肠草的药性,而断肠草却是一种完全可以通过血液运输至全身的药,妊娠期间是完全可以输送到胎儿的身上,他的身上没有,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的母亲已经将所有的毒素回收,完全封印在了自己的心脏之中。

    所以,她没事,而母亲却因次,无药可医。

    唐宁的心越来越痛,握紧的拳头上面,青色的筋脉曲起,如同一张散开的巨网,直接将所有的希望困住,如同巨兽一般,想要挣脱,却完全不知道哪里才是最终的缺口。

    恨吗?

    那是肯定的,要不然,自己的心也不会那样的痛。

    “丫头------丫头------”

    秦老爷子一抬头,就看见唐宁趴在桌子上面,身体卷缩着,微微颤抖,面具下露在外面的肌肤上面,豆大的汗珠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缓缓地滑落,一滴一滴,溅在桌子上面,敲在了心头之上。

    “好痛!”唐宁捂着自己的心口,那种撕扯一般的疼痛虽然不是让她痛晕过去吗,但是那种绝望的气息却让他所有的温度如同消散了一般,再也没有踪迹可寻。

    “丫头——”秦老爷子一惊,直接站起身,想也不想就要过来扶她——

    一个身影一闪,如同一抹眼光一般,直接阻在了老爷子的身前。

    “------”

    秦沐阳淡淡地瞥了一眼老爷子一眼,没有说话,而是直接伸出手,将女孩的身体打横抱起,没有理睬任何人,径直朝着外面走去。

    “你来了!”唐宁睁开眼睛,一入眼的就是那双深邃迷人的眼眸,幽深明亮,带着点点星光,却有着阳光一般的温暖,直接落进了她的心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