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安妻室:军少请签字 第584章 丢人呀
    记住本站

    唐宁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的,她转过头,看见的便是一张溢满了无尽的温柔的眸子。

    “醒了?”

    秦沐阳正坐在床边的一把椅子上面看说,看着女孩醒了过来,将手里面的书合上,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面,然后迅速的站起身,一边走向床边,一边说道。

    阳光正好透过窗帘的缝隙投了过来,如同一道金色的光芒,落在了他的身上,如同渡上了一层金光。

    精致的容颜,不同于以往的冷硬,如同初春沐浴在阳光之下是的那一种温暖,带着令人心悸的感动,悄然绽放。

    而她,再一次的迷失在了这样的美景里面。

    “怎么了?”

    唇角的笑意加深,秦沐阳直接坐在床上,伸出手,揉了揉女孩的头发。

    唐宁微微有些发怔,眼神微微闪烁,垂下眸子,若无其事的打了一个哈欠。若不是脸颊上面透出来的淡淡的红润,似乎刚才的想法只不顾就是一场梦,一律思。

    “没什么,睡得有些多,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谁让某妖孽一直守在这里,不仅仅是因为内心深处对于美色的震撼,更有着对于爱情沉淀之后的甜蜜的一种感悟。

    “呵呵------”秦沐阳直接笑了,双眸见丰华乍现,如同沉淀了一整片天空的星光,带着令人璀璨的光芒,将所有的黑暗驱逐。

    傻丫头!

    他再次伸出手,揉了揉女孩的头发,然后喊着笑意直接将女孩揽进了怀里,身体微微一倾,温热的气息直接喷洒在了女孩的脖子上面。

    “放心,原本就是你的,没人会笑话的!”

    二十多年来,对于自己的样貌从来没有关注过的秦沐阳,第一次感觉到这张脸带来的也不仅仅只是困扰,还有甜蜜的幸福。

    “再说了,这张脸存在的价值就是为了为你展现欢颜的,你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媳妇喜欢,自然就是最好的,最好直接被美色诱惑,一发不可收拾,甚至于------

    扑上来吧!!!

    他的话音一落,唐宁就感觉到一种如同燃烧的热气直接由下往上,占据了整张脸。

    害羞吗?

    唐宁眨了眨眼睛,慢慢地呼出一口气。

    这东西,似乎早就远离了自己,毕竟若是在有所顾忌,在这样青出于蓝的撩妹高手的面前,自己还有什么资本?

    所以,某人眼眸微转,刹那的羞涩转瞬消失。

    两情相悦,不存在谁占谁的便宜,更不存在什么爱与被爱,因为无论是哪一张,带给彼此的感觉都是幸福的。

    于是,某一个无良少女唇角一扬,手臂一用力,直接把某人压在了床上------

    “------”

    女上男下,极其的暧昧。

    “美人,知道了小爷的秘密,在想独善其身就不可能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女孩的双眸明亮,唇角的笑意如同印染的三月里面的桃花,带着令人心悸的魅惑,如同一个桃夭一般,勾魂蚀骨。

    秦沐阳心满意足的抱着女孩的身体,不着痕迹的将女孩的身体往一边移动了一下,灿烂的眸子带着笑意,声音轻缓,却带着一种低沉的沙哑:“既然如此,不如就以身相许,还你一世的恩宠好不好?”

    一世,不止吧?

    秦沐阳看着女孩的笑脸,任由女孩在自己的身上动来动去。

    即便自己的某个位置已经快要到了崩溃的边缘,依旧不动声色,将满眼的温柔倾洒,蔓延。

    “你确定?”唐宁干脆收回手,整个身体的力道完全放下了秦沐阳的身体上,抵住他的额头,声音柔柔的,无限的娇媚。

    秦沐阳一抬头,脸上的笑意慢慢收拢,左手依旧用舌女孩的身体,右手抬起,落在了女孩的头上,神情变得无比的庄重:“心若磐石,不离不弃,倾尽余生所有的时光,只为宠你!”

    心若磐石,不离不弃,倾尽余生所有的时光,只为宠你!

    即便已经听惯了他的甜言蜜语,但是面对着这样的誓言情话,唐宁的心依旧不受控制的狂跳,带着难以言语的感动,想着四周蔓延。

    甜蜜的气息,侵蚀了空间,浸染了流光。

    只是,还没有等到她开口,脑袋上的大手直接一用力,往下一压——

    “唔——”

    温软的唇带着一种令人心颤的诱惑,开启了另一种痴迷的甜蜜。

    秦沐阳的吻带着一种疯狂的专注,若彤九天之上的长河,清流直下,看似温柔,却又带着一种几乎毁天灭地的占有欲。

    唐宁几乎在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思考,如同陷入了汪洋巨浪之中的小船,没有了方向,没有了燃料,只能随之逐流。

    时间如同停滞了一般,纠结着满身的甜蜜,如同仅排在了蜂蜜里面一般,踟蹰前进,一步一步,几乎看不见里程,满心慢演的全是幸福的触感。

    幸福吗?

    唐宁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但是此时的她,满心满眼的就是眼前的温柔以及掩藏在温柔之下的狂野占有。

    两世为人,唐宁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是却是透过双眼见惯了那些背歌颂的有了你就如同拥有了整个世界一般的爱情,只是很可惜,开头的美好从来就不代表时光一成不变。

    “嘭——”

    房间的门忽然之间被推开,中气十足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

    “臭小子,真是越大越没有出息了,竟然躲在一个女孩的房间------”

    秦老爷子看着房间里面的画面,整个人呆住了。

    什么情况?

    他看错了吗?

    自家那个冷的如同冰块一样但是依旧强大的令所有的人都战栗的孙子竟然被压在床上,而是还是被一个女孩子压在床上-------强吻-------

    丢人呀!

    一个大男人竟然被一个女娃子压了,哎呦喂,不是丢人是什么?

    老爷子撇了撇嘴,然后直接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偷偷地从指缝里面与犹未尽的看着那床上不太协调,但是却美得令人心花怒放的画面,心里直翻泡泡。

    当然,他直接忽略了那个压着人家女孩脑袋上面的手------

    虽然丢人,但是效果好呀,先上车,后补票,这孙媳妇肯定跑不了了,那小重孙孙,还远吗?

    “哎呀,你看看,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竟然当着我这个老头子的面如此的开放,简直,哎呀,让人太不好意思了!”老爷子咂咂嘴,脸上洋装的镇定早已经没有了原本的伪装,只留下满满的幸福。

    “不过丫头呀,我家的孩子可是最青春的,你看看你都这样对他了,可千万不要始乱终弃呀,一定得负起责任,你放心,嫁妆方面我们秦家绝对不会抠门!”

    说完,老爷子再次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才转过身,顺便把门关上,走了出去。

    房间静了。

    “------”

    唐宁用力的一推,终于把某人的大手,从自己的脑袋上面推了下来。

    “混蛋!”

    刚才她看见有人,第一反应就是急忙起身,可是这个混蛋呢,竟然更加用力,不让自己有一丝起来的机会。

    这不是明摆着让别人误会吗?

    那个姿势,那个状态,怎么看都会让别人误会,再说了,就算一开始是自己的主动的,但是后来所有的事情都是人家做的主导。

    唐宁心里那个气呀,特别是听到老爷子的话之后。

    什么叫不能始乱终弃,负责任呀,竟然连嫁妆都整出来了,这是哪跟哪呀!

    “媳妇,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刚才我爷爷他老人家可是看得真真的,你可千万不要抛弃我呀!”

    唐宁直接翻了一个白眼,理都不理!

    “媳妇,你也听我爷爷说了,嫁妆肯定不少,以后秦家的一切都是我的,这些可都是我的嫁妆,怎么样,可还满意?”

    某人越演越上瘾了,也不急着起身,手臂撑着脑袋,斜着身子躺在床上,淡笑着看着他。

    因为刚才的挣扎,秦沐阳衬衣上面的两颗扣子打开了,古铜色的胸膛露在外面,虽然没有动,但是处处显示出一种更惊人的美丽,那是力量的劲美。

    “滚蛋,你可以不要脸,但是不要拉上我,再说了,刚才的情况虽然是我的玩笑,但是主动权最后回到了你的手里,必要睁眼说瞎话,小心小爷走人,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这个混蛋,没完没了了对吧,竟然演戏上瘾了,欠揍!

    但是很显然,秦沐阳没有丝毫的在意,依旧一脸的春风得意,眉角眼底都是笑意。

    “媳妇,你好狠呀,你若是始乱终弃,我就直接一头撞在墙上,刚才可是你亲手把人家拉到床上的,你不能这样呀!”

    “------”

    唐宁嘴角一抽。

    不错,刚才是自己将人拉上床的,可是——

    谁知道原本的画风变了,再也没有了一开始是的准则。

    “媳妇,媳妇------”

    唐宁坐在床上,看着某个笑得极为夸张,一脸如同偷了型的猫一般狡猾的笑意,扬起了自己的手。

    “你是想让我一脚踢下去,还是自己下去?”

    虽然已经确定了身份,但是自己偷偷摸摸是一回事,被人看见就成了另一份事了。

    小媳妇恼了。

    秦沐阳看着女孩一脸的娇羞,想发火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纠结表情,心里面如同偷吃了蜜一般的甜蜜。

    “我家媳妇就是漂亮,就连生气的样子都是这样的赏心悦目,不过媳妇呀,不是我不帮你,你看看你这偷偷的跑进我的房间把我这样了,而且还被老爷子抓包,以后就不可能变了------”

    是你的就是你的,变不了了!

    虽然刚才的甜蜜里面夹杂着难以克制的欲望。

    “------”

    然后——

    “砰——”

    某人直接伸出一脚,直接把某人踢到了床下。

    “------”

    这一脚,没有丝毫的迟疑,也灭有丝毫的防水,甚至就在尴尬结束的时候,某人惊人直接站起身下床,然后头也不会的直接离开了。

    房间是你的,没有关系,我走!

    而某个被踢下床的人,原本的沾沾自喜,换成了无尽的悲凉。

    最后,在那几年时间里面,某人半夜爬床,基本上都会换来一次和大地的拥抱。

    ……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亲老爷子的身体应该完全恢复,只需要慢慢的调养就可以了,药妆店已经开业,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唐宁亲自参与制造,后面干脆就写了方子,让云秀负责了。

    古家那边依旧神神秘,暗卫来报,就在半个月之前,古楼就消失了,后来,暗卫果然在山里面看见了他的影子,除了古楼,苏家,还有苏菲都在。

    看来某这些人已经按耐不住,想要动手了。

    而这个,竟然比前世早了经近两年。

    只是,这一辈子,他们没有她的血,想要打开那个通道,就绝对是一种奢望。

    而唐宁,也在某一天回到了云安县。

    家里面一切正常,只是很可以,唐逸不在。

    “姑姑,你的意思是说爷爷应该去找我了?”她去帝都的事情并不是秘密,加里面的人都知道,而且,他在家里留下了地址还有电话,没有道理爷爷去了帝都却没有找到她呀!

    唐晚一听唐宁竟然没有遇见唐逸,不免有些担心,她点了点头,说道:“是呀,爸他说了去找你,我劝他先联系一下再去,可是他却说自己以前的记忆已经完全恢复了,他除了去找你该诉你一些秘密之外还要去找一些人。”

    难不成,是找的那些人有问题,发生了意外?

    唐宁也是有些担心,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位子上,思考。

    是遇见了什么事情吗》要不然,什么没有出现,甚至没有受到任何的信息?

    唐想了想,然后拍了拍唐晚的手:“姑姑先不要担心,我马上去找秦沐阳,让他安排人在帝都找爷爷的踪迹,你放心,爷爷不会有事的!”

    他也绝对不允许他出事。

    唐婉点了点头,看着唐宁急匆匆的离开,心里面的担忧确实越来越严重。

    不过半天的时间,秦沐阳就从暗部的手里拿到了唐逸的踪迹,只是很可惜,查到了他的确出了门,也还是那个了火车,只是还没有到帝都就下车了,然后就失去了踪迹。

    他,去了哪里?

    秦沐阳很好奇,更加不明白,他在那里下车有是为了什么?

    是因为遇见了什么特别的事情,还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