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安妻室:军少请签字 第85章 085遗物
    然后轻轻一压——

    啪——

    环扣一弹很容易便打开了。

    唐宁将箱子打开。

    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

    除了几件看起来很旧的衣服,就是一个木质的盒子。

    紫色的盒子上面刻着繁琐的花纹,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光泽,但是仔细看却却发现那盒子上面的花纹竟然和黄铜锁扣上的花纹一般无二。

    唐宁将盒子从箱子里面拿出来,轻触盒面,一种淡淡的微凉的感觉从指尖缓缓传进身体里面,夹杂着一种淡淡的香气,如同勾勒在脑海中的一份记忆,从心脏的角落里缓缓升起。

    唐宁的心忍不住一痛,熟悉的感觉如同包裹住了忧伤,缓缓的将所有的思绪缠绕在一起。

    是因为这是母亲的东西吗?

    唐宁轻轻地抚摸着盒子上的花纹,闭上眼睛,任那一份清凉带着久违的熟悉,在心底回荡。

    甚至,随着那种感觉的加深,她分明有看见自己心脏的位置,那碧绿苍翠的玉佩若隐若现。

    是因为这些东西都有着母亲的记忆吗?

    血脉相承,所以有些感怀?

    “吱吱---”吱吱的叫声将她的思绪拉回。

    她低下头,看着此时此刻正趴在盒子上面一脸沉醉的小黑鼠,唇角抖了抖。

    这小家伙似乎对古老的一些东西都很感兴趣。

    “吱吱,别闹,这是我母亲的遗物!”

    将吱吱移开,唐宁打开那个盒子,看着里面杂乱的摆放着一些首饰,项链,手镯,簪子,胸针,各种各样的,只是,一眼看过去就如同极为劣质的铁制品和塑料一般,没有任何光泽,更别说真么价值。

    唐宁眨了眨眼睛,从自己的包里拿出老村长交给她的那张纸,然后认认真真的比对了一下。

    “怎么样,东西已经给你了,这些我们就拿走了!”

    崔氏已经将角落里的那些东西看了一遍,指着旁边的两个袋子故作大方的说:“这是两套衣服,就给你留下了,至于其他的,我们都要拿走!”

    其实那两套衣服她也不舍得,毕竟那衣服看以来质量很不错,就算安安不穿,给平丫头和画丫头穿也不错。

    可是若全部拿走她也怕一旦哪位首长问起来不好解释啊!

    唐宁看了一眼角落里的两个袋子,眼神冰冷的看着崔氏,以及那些正扒拉着那些礼物的唐家人,忍不住冷冷一笑。

    “呵呵---你确定,这箱子里面的东西应该全了?”她举起手中的纸,指尖的位置画着一对手镯,依旧是很简单的造型,但是上面的介绍和其他的却不一样:银质手镯,镶嵌红宝石。

    纸上画了一对,但是现在却只有一支,而且还缺了上面的红宝石。

    崔氏看了一眼,眼神微闪。

    “哦,那个镯子啊,早就找不到了,也真不知道丢哪里去了,找时间我在帮你找找!”

    别的首饰她没有印象,但是这一对镯子她却很清楚,因为这一对镯子是哪一盒子首饰里面唯一有价值的东西。

    是银制的,上面还镶嵌着一对红色的石头,她找人看过,这银虽然不值钱,但是那两块宝石虽然不是什么精品却也有点价值。

    最主要的是那对桌镯子很漂亮,很适合小女孩戴。

    昨天,她给兰儿拿钱的时候就顺便拿出来给了安安,毕竟那丫头受了委屈,她看着心疼,

    另一只她给了兰儿,但是兰儿嫌银质的镯子土气,就直接把那红宝石抠了下来拿走了。

    “是吗?”唐宁冷冷的看了一眼,大大的眼睛冰冷淡然,就如同北极寒夜下的月光,皎洁淡漠,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

    “你就这么肯定不是拿它送人了?”前世她也见过这一对镯子,一直待在唐安的的手腕上,直到她结婚之后采取下来。

    没有在这里,肯定已经给了她了,可是为什么没有见她戴过呢?

    汤宁不禁有些好奇。

    她拿起剩下的镯子环,看了一遍又一遍,就是看不出那镯子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除了制作的工艺独特一下,真看不出有什么珍贵的地方。

    难道是宝石?

    “十天之内把镯子找回来,若不然那些东西怎么拿回去的就怎么给我还回来!”

    她淡淡的开口,收好那些首饰,放进箱子里面锁好,然后再次经注意力收回到那些药材上面。

    给唐七木制造的药膏所需要的药材都准备好了,现在要做的就是配好比例进行熬制。

    “不就是一个破镯子吗,至于吗?”崔氏一听,脸上的表情里立刻一冷,心底忍不住开始痛骂,这死丫头,简直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一个破镯子就不值什么钱,竟然还敢威胁我。

    她的宝贝孙女受了委屈,好不容易高兴了点,别说一个破镯子,就是那一箱子的东西她都要,都应该!

    “我就直接告诉你,那个镯子啊我送人了,根本就不可能要回来了,你就死了那份心吧!”

    崔氏将边上的两个袋子一踢,对着其余的人摆了摆手:“快点,这些东西都搬回去!”

    其他的人看了看唐宁,然后再崔氏的催促下将地上的袋子,盒子连同被她提出来的两个装着衣服的那两个捡了起来,兴高采烈地抱着就走了出去。

    “吱吱---”主人,他们都走了。

    小黑鼠叫了两声,看唐宁没有任何反应,依旧在那里面不改色的处理者手里的药材,顿时有些无力的垂下了脑袋,干脆直接趴在那箱子上面打起了瞌睡。

    “宁宁,他们---”唐晚听到大家离开,走了出来,一脸的担忧。

    哪一家子的冷血她很小的时候就很清楚了,甚至也做过抗争,可是争了那么多年不但没有一丝改善还差点将自己的一辈子搭进去,所以最后就直接放弃了。

    这丫头自小就善良,真怕受不住,钻了牛角尖。

    唐宁看着唐晚出来,抬起头微微一笑,眼神暖暖的,如同初升的太阳

    “小姑姑,坐下陪宁宁说会话吧!”那将所有的药材倒进药罐之中,放在角落里面的小炉子上面,专心致志的开始熬制。

    这类药膏其实很简单,只需要经所需要的按数量研成粉末,然后温火熬制成同名的膏体便可。

    “好!”唐晚坐下,好奇的看着唐宁熟练的搅动着罐子里面的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