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安妻室:军少请签字 第254章 253生意火爆2
    她的话一说完,周围就响起的惊呼声。

    “哎呀,丫头你要为难,我们限量买就行了,相互匀一下,都有份,哪能占你便宜呢!”一个包子五毛钱,三十几个就将近二十块钱了,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没事的,我在这里卖东西靠的就是大家的关照,基本上也都是街坊邻居,有话说的好,远亲不如近邻,以后有事情肯定也会麻烦大家,大家也就甭跟我客气了!”

    说完直接将那些包子快速的打包好,也没有数人数,直接一包两个,说话的功夫就打包好了,然后直接一分,完事。

    剩余的几份也就直接给了一侧那些买了包子还没有走的大爷大妈,特别是王大娘,那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真是越看越满意。

    人群迅速散了,唐晚揉了揉有些发硬的脖子,慢慢舒展着身体。

    的确很累,但是看着装钱的箱子里面那基本上就要满出来的钱,她的脸上一是带着知足的笑意。

    是很累,但是每天数钱的的感觉同样是最知足的,特别是这些数过的钱不会和以前一样只是过过手,转眼睛就落进了别人的口袋,这些钱可是实实在在的属于自己,谁也没有权利抢走。

    她将装钱的箱子合上,就要往里走。

    “哎呀,小晚堂妹,生意兴隆呀!”

    突兀的声音,让唐晚的脚步一顿,心中猛地一跳,然后下意识的抱紧了手里的盒子。

    “怎么,连二哥都不认识了?”

    唐爱国搓了搓手,从角落里面走了出来,脸上挂着笑意,但是那一双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唐晚手里的钱盒子,如同一只贪婪的饿狼,似乎稍不注意就会直接扑上来咬上一口。

    “二哥?”唐晚下意识的有些害怕,但是一想到自己此时的身份,想着自己已经和这一家人基本上没有什么牵扯了,惊惧的心也就平静下来,整个人的气质也就猛地一变,整个人如同春日里的盛开的迎春花,平淡却又带着一张张扬,微冷的气质加上浅淡的笑意,清冷中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你怎么来了?”

    她直接打开门,抱着箱子走了进去,然后迅速的将箱子都放进了南厢的小隔间之后,将门锁了起来。

    唐安国没有跟着进去,而是站在那些蒸笼面前,好奇地打量着。

    他从来就没有料到这唐晚竟然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更没有想到这生意竟然如此的火爆,他一直躲在角落里面远远的看着这边,虽然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从着源源不断的人却以及那些人脸上意犹未尽的笑意就可以看出,这摊子上的东西是怎样的吸引人。

    “二哥听人家说你在县里开了一个早点铺子,担心你一个姑娘受委屈就过来看看!”他翻了许久,但是却没有找到一点吃的,鼻子里面充盈着包子的香气,感觉更饿了。

    “怎么没有吃的,不都不给自己留点吗?”

    “今天人太多,都卖光了!”唐晚不想搭理他,但是又想着就算不再是一家人,但是毕竟还算是熟人,也不好太过火。

    她快速地整理着被翻乱了的蒸笼,来来回回一次又一次的将蒸笼移进屋子里,炉子,桌子,来来回回十几趟。

    而唐爱国因为没有找到食物,发现屋子里面竟然有一个盘子里面装着一大块卤肉,眼神一亮,直接端起盘子,肉也不用切,直接拿起来直接就放嘴上啃起来。

    “唔,味道不错,没有想到小晚堂妹的厨艺这样好!”

    唐晚终于收拾完东西,转过身就看见唐爱国抱着卤肉在啃,眼中闪过一抹愤怒。

    得,浪费了一块精心熬煮出来的卤肉,委屈它了,喂了白眼狼。

    她洗了洗手,慢腾腾地走到了桌子前面,直接拖了一把椅子坐下,一脸厌恶地瞥了一眼被他弄得有些油腻的桌子,快速地将视线移开了。

    “说吧,你来找我到底底有什么事?”

    唐明远这一辈子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相对憨厚一些所以一直以来都不得宠,但是小儿子和女儿就不一样了,完全继承了老太太刻薄自私的本性,都是无利不起早得主儿,她绝对不会相信他会担心自己在外面过得不好。

    若是担心,当初在堂家的时候怎么不关心一句,甚至自己被赶出来都快半月了,怎么也一直没有出现?

    现在出现无非就是听人家说了自己这早点坛子生意还算可以,眼红想占便宜而已。

    唐爱国眯了眯自己的小豆眼,闪过一抹不快,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僵。

    这死丫头,这是什么语气,挤兑我呢?

    他继续啃着手里的卤肉,借着食物慢慢地压制下心底的怒火,若不是他还有重要的事情,早就一巴掌甩过去了!

    唐晚撇了撇嘴,看他没有搭理自己,直接站起身。

    不理是吧,那她干脆离开,眼不见为净!

    “你去哪?”一看见唐晚要离开,唐爱国立刻站了起来,跟在了她的后面。

    “也是,我们回家再说!”

    进了屋子之后他就一直在找钱箱子,接过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直到看到那个落了一把大锁的门之后才明白,应该是为了防他藏到屋子里面了,他虽然生气,但是却依旧明白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也就没有在意。、

    再说了,钱多钱少,早晚都是他的,只不过钱放在他那里保存一下而已。

    唐晚一听,直接停了下来,然后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怎么了?”唐爱国眯了眯眼睛,眼中闪过一抹戾气,甚至连脸上的笑意都有些狰狞。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家里太乱,不适合招待外人!”唐宁懒得理他,直接回到了桌子前面,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最下来慢慢的喝了起来。

    “---”

    这个死丫头,几天不见长本事了,竟然敢甩脸色给他看了?

    唐爱国恨得咬牙,拳头握得紧紧的,一不小心正好撞在了自己的口袋上——

    握紧的拳头有松了开来。

    “小晚,你这是在埋怨二哥,没有在你被赶出来的时候帮你说话吗?”这死丫头一直都很有心眼,所以他也清楚有的事情来硬的不行,最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最好在唐宁回来之前将那一箱子东西搞到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