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安妻室:军少请签字 第295章 295亲人就是亲人,无关什么原因
    “爷爷,那你知道这东西的用处吗?”唐宁忍不住好奇,甚至第一次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老人。

    以前总觉得是亲人,是仅有的几个给自己关爱的亲人,但是现在忽然发现,不在疯癫了老人眼中的睿智竟然递着一种他从来灭有关的战栗,甚至隐约之间觉得自己和老人之间不再在什么时候竟然隔开了一道横沟,虽然不至于完全的隔离,但是却有一种陌生感横插在俩人之间。

    老然似乎也察觉到了唐宁的戒备,微微一笑,“孩子,爷爷的记忆也不知道有没有完全恢复的那一天,但是你要记住,即便恢复了,你和你姑姑也是爷爷最关心的孩子,爷爷不是铁石心肠的人,看的到你们的真心,更明白我们之间需要的是什么,别担心,若是爷爷真的恢复了,一些事情一定和盘托出,绝对不会隐藏的!”

    无论发生什么,亲人就是亲人,无关什么原因。

    唐宁再次低下了头,没有说话,但是很明显情绪不是很高。

    老人也明白,毕竟这丫头刚刚经历了什么,心里说没有芥蒂是不可能的。

    “丫头,我前几天已经去把户籍资料彻底改了,我的名字应该是唐逸,你姑姑也以我女儿的名义记在了我的名下,至于你的户籍,等那位首长来的时候,爷爷会从新和他商量将你的户籍资料改回来,以后爷爷当你的监护人,那家人奈何不得你!”

    唐宁依旧没有说话,但是却点了点头。

    历经了前世的经历,唐宁自觉的自己应该对于所有的事情都变得冷漠了,可是直到今天他才发现,有的事情其实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就栓时空已经泥状,曾经的经历不过是弥留在与记忆中的如同梦一般的存在,但是彻底的从自己的生命里面将痛苦剥离还是不可能。

    有的人说生活就是在无限次的探知之后才变得顺利,那些遭遇的挫折不应该是终结吗,而应该是前进的动力,逆水行舟,获得成功,是带着疲惫的,但是却是最值得回忆的。

    他不知道自己的前世是怎杨的一种存在,但是却明白自己丛生的目的,上天好生,那就让自己重新洗的牌好好玩下去。

    “明天还要上学,我还有一些东西需要整理,先回去了!”唐宁站起身,下意识的想要逃离。

    不知道是为什么,更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否正确。

    老爷子微微一怔,眼中多了一份担忧,但是却也明白自己的变化让小丫头的心底多多少少都有了一些警惕,微微有些难过。

    但是也明白来日方长,时间长了自认也就没事了,他依旧是他,总有一天这丫头就会明白了。

    “回去吧,好好休息,陈老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有的事情还是不要随意的和他说,毕竟一个人的品性如何不应该完全听信别人的评价,需要我们自己去观察,明白了吗?”

    他虽然收下了他,但是并不认为一下子就将那个老头当成了心腹,收下它的目的不过是为了他身后的势力。

    唐宁眼神微转,点了点头,“我明白!”

    相比于老爷子的谨慎,他更加的小心,甚至还要严重千倍万倍。即便那个人在前世真的是一个品质高洁的人。

    但是是人心难测,谁又能保证,现在的他亦如前世,或者后经受住人性的贪婪一如既往!

    唐宁转过身,打开了房门。

    刚刚到门口,身后又传来了老人的声音。

    “宁宁,你的那个药丸以后不要随便给别人,药效太过显眼,容易出事!”-

    唐宁的身体微微一僵,没有回头,迈着脚走了出去,然后将门关了起来。

    他竟然发现了!

    唐宁的心虽然有着震惊,但是却没有了慌乱。

    给爷爷的药使他从空间里面拿出来的,只有两粒,她怕效果太强烈,将要要玩混在了自己配置的药丸里面,却没有想到竟然被发现了。

    其实她也明白,就算其余的药丸都是她亲自配置的,但是药材可是都是取自空间,即便是在普通的药也药性十足,效果显著。

    她没有回头,一步一步走了自己的屋子,然后鞋子也不脱,直接趴在了床上。

    床单是刚换的,上面还有着淡淡的洗衣粉的香味,而正是这淡淡的清香,让唐宁略有些紊乱的呼吸慢慢调平静下来。

    他翻过身,静静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似睡非睡。

    唐家人今天来闹使他始料未及的,但是却明白他们如此迫不及待的想闹事,除了为了姑姑的生意和这座房子之外,最重要的应该是自己的母亲的遗物。

    想着自己放在空间里面的东西,她不禁有些疑惑,若没有前世的那次意外,唐家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堆一直被她们当成破烂的东西除去了伪装竟然是一堆谁也心动的宝贝。

    但是现在没有意外发生,唐家的人又怎么会盯上这些这些东西?

    亦或者前世的时候有些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唐宁有些诧异,但是更多的却是困惑。

    但是一想到今天回来时见到的画面,她的脸上闪过一抹狠戾。

    竟然刚明目张胆的对着姑姑行凶,这唐家人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了吗?

    她一直想着有的事情需要有一个缓和期吗,却完全忘记了有的人不做死就往来人世间一遭,不好好的反击一下,都对不起她今天浪费的那些唾沫。

    再说了,苏家竟然提前来了,那她又何必在乎什么布局的进度,毕竟,就算陈老这一条先没有了,就她和军部迷迷糊糊的关系,苏家就会忌惮的慌了手脚,正好自己练练手,提前收一些利息。

    “吱吱---咔嚓---咔嚓---”小吱吱抱着一个苹果,调到了床上,啃得香甜。

    唐宁睁开眼睛,直接一把将她抓了过来。

    “吱吱,你说你整天除了吃就是吃,什么时候可以爸爸一天的话说完呀!”那一天小东西进了空间,那可是说话了,虽然很惊讶,但是却已经接受了,就是有些坑爹,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留下,每天除了吃就是吃。

    小东西身体一僵,一张小脸一跨,整个身体直接就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