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兵王之王 第五百八十一章三大神器之圣光之凯
    就一次是两个人的全力爆发,虽然他们接触的非常的短暂,但从对方的气息来看,他们并不需要做过多的纠缠,无论是他们所掌握的攻击手段,还是他们的心里都是期待有着正面一战,就如真正的强者而言,所有的实力都是凌驾于阴谋至上。

    而且到了他们这一个层次,根本就不屑于耍那些手段,因为他们也知道,除非是在战场当中,能有着精密的头脑可以分析出对方的优缺点,否则在这一个境界想要耍什么手段,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反而有可能会弄巧成拙。

    两个天象境三重的强者已经算是这个华夏最顶尖的力量,不论是站在哪里他们都是代表着实力的象征,哪怕是一个一流势力,有这么一位强者坐镇,那么他们也勉强可以被称之为顶级势力,只是没有可能和那些真正的顶级势力争斗而已,但也可以挤进强者的行列当中。

    两个强者因为实力太过于强大,造成出来的能量风暴,让这附近的那片空间出现了一条条手臂粗壮的裂痕,而那些出现的裂痕就有如嗷嗷待哺的婴儿一样,疯狂的吸收这附近的能量,甚至实力弱一点的人都会感觉有一股吸扯力,在让他们靠近那个地方。

    如果不是杨奇安排行动的时候把弱者提前调离这个地方,现在站在这里的人,几乎可以肯定没有人顶得住这样的能量风暴,即便是他也只能在远远的观看退到了监控大楼的下面。

    这一次不再是一触即发,等到所有人都退到了远处,才发现天空当中绚丽的一幕,高达八米,手长两米多的八臂神猿,双手当中不断凝聚出金色的长枪,轰击在血色蟒蛇身上。

    而血色蟒蛇在发出凄厉的嚎叫的同时,口中也是吐出了血色的能量光芒,轰击在了八臂神猿的身上,双方召唤出来的本命器物都有各自受损的地方。

    但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八臂神猿顶级本命器物的优势就发挥了出来,虽然它身上的创伤也是很多,不过那上古流传下来的血脉绝对不是普通的生物可以比的,金色的流光出现在它的身上,不断的修复着那些伤口。

    而且八臂神猿还有另外一个特征,就是越战越勇,和战神一族一样,如果对手越强,怎么在对手没有一击必杀自己的情况之下,在同等对敌,那么不论是八臂神猿的图腾,还是他们本身的性格特征,都会让他们取得这一场胜利,而且是一定。

    就在这一个瞬间八臂神猿的两只巨大的手掌突然探出,一下子就抓住了血色蟒蛇的上颚和下颚,八臂神猿发出了愤怒的咆哮,随着声音的落下,只听得咔嚓一声,整条黑色蟒蛇从上至下被撕成了两半。

    在这个期间八臂神猿没有借助它身上的那些金色长枪,是依靠单纯的力量就完全把这条血色蟒蛇直接撕裂成碎片,何其的霸道。

    也就是这一幕的发生,红光消失,而下一刻漆黑的枪芒直接几乎是以瞬移的速度来到了萨拉斯的面前,只听得轰卡一声,萨拉斯的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快速的往后退去。

    而在这个期间他也不像之前来的时候那样衣衫整整,原本整齐披散在自己身后的长发已经凌乱不堪,特别是他那整洁而宽松的长袍,胸口那一个部位直接消失露出了里面那银白色的内甲,萨拉斯就是因为这间内甲才没有受到太大的创伤。

    不过他整个人也不太好受,此时的他到飞而出狠狠地撞在四人环抱的大树,整个人就被这样印了进去,那棵大树也因为受到了超强度的冲击,而应声倒下。

    全场寂静无声,就连远远在那里观看的公孙弘渊也不得不瞳孔一缩,他知道如果他自己和战刑天对战的话,如果在自己没有任何防备之下,这一招足以将他秒杀,而且是彻彻底底的。

    那种金色的能量非常的霸道,蛮横,即便是他手中掌握的黑色巨剑都不敢与之抗衡,也只有他才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样的能量,因为他是当时离战场最近的一个人,可能也只有他才可以顶得住这样的能量风暴,在那里观看萨拉斯他们两个人的战斗。

    广场当中掀起的烟尘逐渐落幕,露出了里面拖着破魂枪的战刑天,不过此时他的状态也并不是特别的好,毕竟双方的等级虽然差了一个,但是在全力爆发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保证在这样的情况下完好无伤。

    战刑天衣袖上衣服已经全部化为了碎片,露出了那古铜色的肌肉,上面露出了几条狞恶的伤口,虽然不是特别的深,但是出现在那结实的肌肉上确实有一些突兀。

    不过比较好的是因为不管从哪一个方面战刑天都属于优势,所以除了那几条伤口之外,几乎没有给他留下了什么太大的伤害,身上受的伤也没有萨拉斯重。

    深吸了一口气战刑天缓缓地抬起右臂,随后直接将破魂枪扛在了自己的肩头,这一次的对碰明显是他赢了,不过他的脸色并不太好看,因为在他的破魂枪碰到了萨拉斯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大部分的攻击已经落空,虽然不知道到底去了哪里,但他可以肯定萨拉斯的伤势绝对不会比他重太多,甚至可能会影响到他的战斗力。

    另外一边萨拉斯也从烟尘当中爬了起来,他的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一头红发看起来蓬松松的极其狼狈,完全不像之前那样庄严肃穆,特别是他身上的衣衫已经破碎,但却露出了里面那银白色的内甲。

    就如同战刑天猜测的那样,他的攻击的确没有全部都落在萨拉斯身上,要不然的话,现在的萨拉斯根本就爬不起来,一个天象境界三重的强者全力一击,怎么可能在互相对碰失败的情况下还可以保证完好无损的站起来,这很明显是不可能的,但这的的确确是发生在萨拉斯身上。

    萨拉斯的脸色阴沉如水,只见他的右手抬起,直接抓在了自己的右臂之上,将自己身上的那件红袍直接脱下,露出了里面一套紧身的亮银色盔甲,随着他胸口的一呼一吸而动。

    “圣光之凯!”一直在通话频道的千面女突然惊呼道。

    千面女一直都在监控当中看到这里的战斗,在这个广场之内,本来还有几个镜头可以近距离观战,奈何他们的战斗实在是太暴力,太疯狂了一点,直接将那几个摄像头碾成了齑粉,但是调动其余的摄像头再放大画面,其实还是可以看到这里战斗的画面,而且也不会模糊。

    可以去观看战斗平静的千面女看到萨拉斯身上的那套银白色盔甲的时候也是惊呼一声,千面女其实在血旗主要负责的还是情报工作,任务和历练对于她来说,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必要,毕竟千面女已经在智力方面超越了他人。

    “圣光之凯?那是什么?”杨奇皱了皱眉头,虽然他不知道圣光之凯是什么,但很明显萨拉斯身上穿的就是那副铠甲,而且好像防御住了战刑天的攻击。

    要知道那可是天象境三重的战斗,要在这样的战斗当中武器,可以得以保存下来的话,基本上都是黑狼手上的那一种名刀级别的武器才可以,可以完整性的防御住天象境界三重的全力一击,他连听都没听过。

    “血色教堂传说有三件神器,分别为圣光之凯,圣光权杖和裁决之剑,圣光权杖是每一代血色教堂的教主的象征,裁决之剑是每一任骑士团长所拥有的神器,而圣光之凯是奖励给那些有着极大功勋的人,可为什么现在会在萨拉斯身上?”千面女语气当中带着一丝颤抖,她当初也是看到过资料才记住下来的,可她没有想到这件东西会在红衣主教的身上。

    杨奇目光一凝死死的盯着那件银白色的盔甲上面,随后眼眸深处闪过了一抹精光,轮回之眼开启,他看见了,虽然萨拉斯勉强防御住了这样的攻击,可是他并没有完全防御住,还是受了一些伤,而且他更发现那件银白色的盔甲上面还有些许的裂痕,难道千面女讲的神器如此不堪,还是……?

    为了验证他的想法,杨奇脚下风旋升起,踏着奇怪的步伐,身影闪烁向着现在瘦了一些伤的萨拉斯前进着,而他手中的一刀一剑已经出现,横贯在胸前,一只修罗法相出现在他身后,三头六臂依旧拿着个武器,速度极快的朝着这边奔涌而来。

    杨奇的速度非常快,就连现在刚刚战斗过的慕九幽和战刑天都没有反应过来,更别说现在受伤的萨拉斯,可是即便如此,萨拉斯也是天象境界三重的强者,反应也是极快。

    他的左手轻轻一挥,三把血色长矛直接插在他面前的土地上,手中掐动着印节,随后直接印在了三把长矛之上,血光大放。

    杨奇他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攻击,他想要印证他的想法,他的步伐不退反进,而且还在逐渐的加快当中,只见这个时候,他身后的那只修罗法相突然手高高举起,武器指向萨拉斯,一股冰寒的气息弥漫全场,即便是现在距离很远的战刑天和慕九幽都感觉到有一股杀气席卷而来。

    “鬼刀诀第一式—天煞修罗!”

    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杨奇直接化为了一道鬼泣贯穿了萨拉斯的身体,这一次他没有保留把自己所有的能量和增幅力量都释放了出来,他之前知道,如果不这样的话,根本伤不了萨拉斯。

    杨奇缓缓走到了萨拉斯背后十米之处停了下来,他的刀剑已经回到了戒指当中,可他现在的脸色并不好看,可以说红的有些过头,而且紧锁眉头。

    战刑天和慕九幽他们迅速来到了杨奇的身旁,只见这时战刑天看到这幕的时候,手掌轻轻地搭在了杨奇的肩膀上,一股柔和的力量渗入到他的身体里面,开始帮他驱逐那些邪恶能量。

    噗的一声,杨奇直接吐出了一口紫红色的鲜血,随后他的脸色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当然,他之前释放的能量是他现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不过比之前要好的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楼主大人求放过〕〔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都市之仙武全球〕〔生命法典〕〔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孤女登仙〕〔南宗最后一个弟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