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都市医剑仙 第537章 气死我了
    对于焚天老祖的叫骂,陈风并没还口,而是全力催动围住他的剑丝急速收缩,以此来压缩他的活动空间。

    与此同时,陈风更是放出数十道剑丝,缠向周围的白光,将它们朝着阵内的焚天老祖牵引了过去。

    十余道白光从各个方向交叉着轰向焚天老祖,光是看着都让人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此时的焚天老祖已经顾不上叫骂,直接就全力爆发,疯狂挥动手中的刀狂劈不断刺向自己的剑丝,以便有空间能够躲避白光,同时更是催动焚天鼎再次朝着一元万象阵撞击了过去。

    生死关头,焚天老祖也没有闲心去在意这么硬碰会不会损害到焚天鼎了,将其威能尽数都释放了出来,这令其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燃烧着熊熊火焰从天而降的流星一般。

    陈风哪里会让他这么容易的逃脱,右手挥出,再次使出了太阳真火大手印。

    十余米长的火焰巨掌呼啸而出,径直拍在了焚天鼎上。

    “轰。”惊天巨响中,火焰巨掌只是坚持了一霎那就被焚天鼎硬生生撞爆。可是这一拍一推,依旧让来势汹汹的焚天鼎稍微慢了一慢。

    “陈风,我若不死,必将你死无葬身之地!”身在阵内的焚天老祖双目血红,厉声咆哮。

    此时此刻,被剑丝牵引而来的十余道白光已经到了他的近前。

    焚天老祖自知不能硬挡,所以竭尽全力的在这些白光之间闪展腾挪,其危险程度绝对不逊色于在刀尖之上跳舞,甚至犹有过之。

    有两次焚天老祖闪避的若慢了一些,白光几乎是擦着他的身子掠过。

    尽管白光并没有击中他,可是其上散逸出来的金系灵气却将他身上的长袍划出了许多裂缝,甚至还刺的他的皮肤上出现了一道道细长的血痕。

    自从达到了帝境之后,焚天老祖就再没有这么狼狈过,更别说是被只有天级实力的陈风逼迫到了这等地步,让他心中简直是羞恼到了极点。

    只是焚天老祖的运气不可能永远这么好,尤其是面对从四面八方交错而来的白光时,他也不可能始终都躲得开。

    前面的七八道躲开后,已经被逼到了一个相当危险的角落之中,周围是密密麻麻的剑丝租住他的退路,更有四道白光从上下左右交错而来,让他几乎是没有了闪避的余地。

    “啊!”焚天老祖嘶吼一声,浑身气息暴涨,手里的长刀上火焰爆燃。

    火光冲天之时,刀身竟然也在一寸寸的消失。这是彻底以毁掉长刀为代价来换取短暂的爆发力。

    随即焚天老祖挥刀直砍,火焰翻涌,层层叠叠而出,瞬息间就连劈出三十二道。

    以他帝境的实力,全力劈出三十二刀,就算是一座山都必然会被砍碎。而迎面而来的白光却仅仅只是被其劈散了大半而已。

    这就是这些白光的强横之处,若非这样的坚韧,如何能够在这白虎密道中存留下来。

    尽管只是将正面而来的一道白光砍碎了大半,却足以让焚天老祖险之又险的将其避开,同时也躲过了另外一条与其交错而过的白光。

    但是剩下的最后两道角度更加刁钻,来势也更加猛恶的白光他却是再也无法躲闪。

    更要命的是陈风趁此机会,催动围住了他的剑丝一通猛刺,若非焚天老祖身上有真元保护并且还有着几件防御性的法器,只怕不死在白光冲击下也会被这些剑丝刺成筛子。

    “轰隆。”猛烈的撞击声中,本来密不透风的一元万象阵就被呼啸而来的焚天鼎硬生生撞出了一个大洞。

    下一刻焚天鼎就倒扣在了焚天老祖的身上。如同一层坚固无比的堡垒将其保护在其中。这也是他唯一能够想到的自救之法。

    “嘭嘭。”两道白光结结实实的撞在了焚天鼎上,将其轰得光芒爆闪,不但是一层层的阵法和禁制瓦解开来,更有上百个符文噼里啪啦的爆碎开来。

    甚至就连鼎身之上都裂开了两道清晰可见的缝隙,隐约间连鼎内的火光都看得见。

    “噗噗。”每次碰撞,鼎内的焚天老祖都如同是自己被重击了一下似的,张嘴喷出一口血,脸色也难看一分,对陈风的恨意也就更加强烈,同时他身上的杀意也越发的浓郁。

    等到两次撞击过后,焚天老祖就迫不及待的将头顶上的焚天鼎升起,准备毫不留情的把陈风彻底轰杀。

    “人呢?!”可随后他就发现外面已经是空空如也,人迹全无。陈风竟然趁着他躲在焚天鼎内逃了!

    “啊!气死我了!噗。”焚天老祖愣怔了片刻,脸色由红转青,由青变黑,跟着就是恼怒异常的一口血雾喷出了口。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陈风竟然会跑掉,这种握紧了拳头攒足了力气想要报仇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仇人没了时内心的强大落差感,让他憋屈的想要发疯。

    不过焚天老祖的心智倒是相当坚强,并没有真的就此发狂,而是咬紧了牙齿,朝着白虎密道深处而去。

    他一定要追过去将这个罪该万死的小子给弄死才行,否则的话难解心头之恨。

    此时,陈风正全力催动天击剑朝着白虎密道深处而去。一方面是躲避焚天老祖的追杀,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够尽量的追上柳叶等人。

    他之所以会如此果断的逃跑,是因为刚刚的一番激战,他已经是竭尽全力,几乎把所有的手段都使了出来,可最终还是无法将焚天老祖干掉,那他要是还不跑就真的是等死了。

    当然,陈风可以试着再次用剑丝牵引来白光不断冲击焚天鼎,争取将其轰杀。

    可问题是成了还好,如果失败了呢?面对一个气急败坏的帝境强者,陈风连逃跑的机会都没了?!

    况且陈风总觉得虽然自己手段尽出,可是依旧没有把焚天老祖彻底的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他很有可能还藏着什么强力的底牌没有打。

    考虑到这些,陈风最终还是决定稳妥一些,免得浪过头了把自己的小命给陪上。

    一边在白虎密道中穿行,陈风一边放出剑丝去捕捉周围游弋的白光,以继续强化丝雨戒指。

    这次能够死里逃生,丝雨戒指可谓是功劳卓著,而以金系灵气凝聚成剑丝不过是它最基本的功能,陈风很希望尽快看到那些古老符文被点亮后将会爆发出多么强大的威能。

    此时白虎密道内依旧不是特别安全,除了急速飞过的各种巨石之外,还有着狂暴的虚空乱流以及不断掠过的白光。

    对于陈风来说,只要及早发现巨石就能够躲避开来,对他的危险倒是不大,而因为有丝雨戒指在手,那些对别人人危险的白光自然也不是问题,真正让他头疼的却是不知何时何地会突然冒出来的虚空乱流。

    这些虚空乱流就如同是白虎密道内的风暴,可能会随时出现且威力相当之大,就算是小山一般大的石头都会被其吹的到处乱飞,并且全然没有个固定的风向,让人身在其中就像是会被随时撕碎似的。

    若是身在云舟之上,那么有阵法保护,还可以抵御住虚空乱流的吹袭,但是现在陈风孤身一人,御剑在广阔的白虎密道内飞行,遇到了虚空乱流时就相当麻烦了。

    当虚空乱流席卷而来时,想要与其对抗是不太可能的,因为整个人就像是飓风中的一片树叶,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哪怕是陈风身周有剑光保护,也仅仅是能够保证自己不被撕碎,但是却完全无法稳住自己的身形,于是就真的只能是随风而动。

    只是这么一来,往往是一阵空间乱流刮过,陈风发现自己竟是被吹出了两三百里远,甚至就连方向都快有些找不到了。

    幸好他有寻踪秘术能够确定柳叶的位置,否则的话,怕是早就已经彻底迷失在了广袤无垠的白虎密道内。

    陈风并不知道的是也恰恰是因为他很是倒霉的被空间乱流吹的四处乱飞,以至于在后面追赶他的焚天老祖数次失去了他的踪迹,气的暴跳如雷之后又得重新寻觅陈风的踪迹。

    白虎密道内虽是一片广袤虚空,但是又不像是地球外的宇宙般没有空气,并且还有昼夜交替,相当神奇。

    尤其是到了晚上,陈风仰望头顶,竟是可以看到一片璀璨星辰,并且星光明亮,足以照耀着他继续前行。

    唯一可惜的是这里能看到的星辰数量有限,只是组成白虎七宿的星辰,看的多了终究会让人有些厌倦。不过给陈风带来的好处就是为他指引着方向,不至于让他真的迷路。

    一日一夜后,陈风已经适应了白虎密道的特殊环境,开始加速朝着白虎的深处前行,同时他也感觉到自己储物袋子内的半截指骨变得越发明亮和炽热,甚至在微微颤抖,仿佛是为了即将跟其他的部分相遇而兴奋。

    陈风对此倒是颇为淡然,既不主动去寻找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抗拒。

    他此时最想要做的还是尽快跟柳叶等人汇合,可是就在他觉得自己离柳叶等人已经越来越近时却再次遭遇到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空间乱流。

    刹那之间,大半个白虎密道都像是要被其给吞没了似的,强大到仿佛可以轻易将一切撕碎的狂风迎面而来,许多仿若小山似的巨石都被吹得四处翻滚。

    “呼。”雷鸣般的风声中,一块直径少说有两三千米大的巨石就朝着陈风拍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