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渣年记事〕〔三生梦千年〕〔七零甜妻太撩人〕〔愿无来生〕〔双珠传〕〔重生青梅逆袭记〕〔米奈希尔之力〕〔报告总裁爹地,妈〕〔重生种田:首辅家〕〔长恨缘歌〕〔妖女宋姬传〕〔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福妻高照〕〔狂婿〕〔掌家小农女〕〔直播手术室〕〔至尊狂兵〕〔百花大帝〕〔我有那么一个火〕〔神医狂妻:国师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都市医剑仙 第一百九十九章 你也不是佛祖
    “陈风,你竟然敢朝我用毒?真是班门弄斧,不知道天高地厚。”柴金鹤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年轻人,冷声讥讽道。

    “那可未必,谁告诉你,我用毒就不如你的。不服气的话,你亲自试试毒性如何。”陈风带着几分挑衅意味地道。

    “哼,少在我面前玩这种小孩子把戏,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柴金鹤挥手卷起一股狂风将周围的粉尘吹散,嗤之以鼻地道。

    “那可真是有点可惜了。”陈风一边说,一边走到了周百岁身前,先是给他诊了一下脉象后才将其扶起来,道“你先退下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方才表现的不错。”

    “多谢师叔夸奖,”周百岁笑了起来,脸上满是开心。

    别看陈风年纪轻,但是辈分高,周百岁完全将其当成了自己的长辈,能够得到其赞许当然要高兴。

    “往哪里走?”眼见周百岁要离开,柴金鹤却是冷笑一声,右手探出,指风呼啸而出,聚拢天地灵气竟是如同一双五行大手般朝其抓了过去。

    “你管得着吗?!”陈风眉毛一挑,手中绿光一闪,柳条就已经顺势刺出,七八道剑气或直刺或下劈或横斩,朝着那声势凶猛的指风就冲击过去。

    陈风有过跟柴金鹤交手的经验,深知其实力强横,远超过自己太多,所以方才出剑之时就完全没有试探的意思。剑气迅疾如电,轰击在那指风上,顿时震耳欲聋的炸响声大作。

    “嘭嘭嘭……”狂暴的冲击波如同滚滚洪流汹涌而出,横扫周围四五十米的范围。

    “咔嚓,嘭……”小湖上本来冻结的坚硬的冰面顿时就在冲击波的震荡和碾压之下瞬间开裂,随后就崩碎成了许多的碎冰。

    无数的冰渣子在狂风卷席下冲天而起,仿佛是下了一场猛烈无比的碎冰雨似的,场面无比壮观,但是杀伤力却以丝毫不容小觑。

    好些冰渣子打在湖心岛周围的树干之上,顿时就留下了星星点点的坑洼,可见那些小碎冰的威力之强。

    幸好周百岁之前连翻带滑,距离已经离的很远,此时被冲击波正面吹到也只不过是再次滑出了三四十米远而已,虽然难免吃些苦头并且狼狈不堪,但也得以逃脱了危险地带,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救下他吗?等到本老祖杀了你,他们照样还得死。”柴金鹤见到陈风竟然挡住了自己的随手一抓,心中又惊又怒,杀意汹涌地道。

    “待会儿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陈风冷笑道“你既然半路跳下了车,想必也是察觉到了什么吧?这次可不只是我在对付你,‘华夏’同样也全力出手,你在加油站杀人的案子犯了,谁都救不了你。”

    “哼,就凭他们?!待我毒功大成,突破到s级时,给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也未必敢来找本老祖的麻烦。”柴金鹤嚣张地道。

    “大话谁都会说,等你真的有了那样的本事再说吧。”陈风以言语攻心之时,手中的柳条却是丝毫没有停止,一道道剑气激射而出,交相辉映,朝着柴金鹤轰击过去。

    “哼!”柴金鹤冷哼一声,已经探出枯瘦如柴的手指,仿佛发疯似的朝着陈风就是一通乱抓。

    看似他的动作癫狂,但是诡异之中却自有玄妙,指风激射而出,猩红如血,仿佛搅动了漫天的天地灵气一般,以至于空中一下子变得血红一片,更有狂风呼啸而起。

    随后这狂乱如潮的指风就如同无数道从巢穴之中飞窜而出的赤练毒蛇似的铺天盖地般朝陈风袭来。

    “嘭嘭嘭……”当这血色指风刚一与剑气接触,就仿佛是冰与火撞击在一起似的,猛然间就爆发出了强烈的爆炸。

    此时就可以看得出来柴金鹤的实力强横之处,那些血色指风不但是诡异非凡,并且力量强横到竟是可以将陈风的剑气都生生撞碎。

    “看你如何嚣张?哈哈……”柴金鹤大笑起来,身形朝前飘飞,双手十指驱动,诡异非凡的朝着陈风的心口处抓来,他竟是想要将掏出陈风的心来。

    “轰隆……”陈风没有说话,但是狂暴的剑气却瞬间就做出了回应,蕴含其中的雷电之力应声暴走,直接就化为了无数道曲折的蓝紫色雷电,跟那些血色指风纠缠在了一起。

    “嘭嘭嘭嘭……”雷电和指风疯狂碰撞,如同是两群不同颜色的狂蛇在乱舞,场面既壮观又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诡异。

    尽管雷电之力的攻击力强横,先天上对各种邪祟之物都有着破灭和镇压作用,但是陈风的实力却成了爆发出其威力的短板。

    尤其是面对着拥有着a级巅峰实力的柴金鹤时,陈风的b级实力就显得太低了一些。若非百脉剑够强并且雷电之力凶猛,只怕陈风早就已经落于了下风。

    惊天动地的炸响声中,雷电光芒崩碎开来,电芒四射,在湖水之上狂窜,而陈风却已经身不由得的被狂暴气浪给震得向后连连后退,双腿站到了湖心岛上又犁出了两道长长的沟壑才停下来。

    “哪怕是你拥有两道剑意,在年轻一代中才能可谓惊艳,但是在本老祖面前,也不过是如来佛手中的一只猴子,就算你再如何张狂,终究是翻手之间就能够将你镇压到死。”柴金鹤点指着陈风,冷笑连连,脚踏湖水如踩实地,三步两步间就已经冲杀而来。

    “小小猴子照样可以翻天,况且你也不是什么如来佛祖。”陈风冷笑一声,踏前一步,瞬息间前进十余米,手中的柳条已经垂落在了湖水之内。

    “哗哗哗,轰隆……”湖水疯狂涌动,如同开锅似的,而后就猛然间激荡起来,刹那间就形成了一波波的波涛,轰隆巨响声中就铺天盖地似的朝着柴金鹤拍击过去。

    陈风当初灭杀了计真时从其剑中得到了沧浪剑意,而后等到他掌控了剑意如海浪翻涌时,就更加融会贯通,对于控水已经是堪称精通。

    此时湖水涌荡之下,波浪起伏,倒像是一波波的剑光似的,层层叠叠不断堆积之下朝着柴金鹤杀去。

    见到强者到了无剑胜有剑的境界之后就可以不凝滞于外物,这话虽是家言,但是却在无意中点破了剑修用剑的真谛。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暗合了陈风所修炼的百脉剑的真意。有的剑修可能一辈子就修自己的本命元剑,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可是陈风却不同,他修的是剑意。

    只要剑意在,那么一切剑势变化就都是万变不离其宗,至于手里拿着的是实实在在的剑还是别的什么东西,那都不重要。

    先前陈风激射出道道剑气之时,柴金鹤神色平静,可是看到这汹涌激荡,仿佛无数剑光呼啸而至时,脸色却禁不住微微一变。

    因为以他的眼力看出了这湖水的厉害,更加意识到了陈风的剑意之强大。

    “这小子简直就是个怪物,如此年轻,竟然拥有了三种剑意,真不知道是何人门下?不论如何,他敢阻拦我突破境界,那就必须杀掉。”柴金鹤心中惊叹之时却也是杀心更拣。

    探手入袖,竟是摸出了一条细长的森白蛇骨,握在手里稍微一抖动之下,血光缭绕其上,天地灵气汇聚之下,那不过尺许长的蛇骨竟是在瞬息间变成了十余米长的白骨长鞭。

    “竟然是那东西?!”陈风一见却是暗暗一惊,原来此物他认得,赫然就是当初他毁掉的那个骸骨神龙的尾巴。

    之前陈风就看出此物不凡,只是走的匆忙,并且这东西足有十余米长,所以他没有来得及收走。

    没想到现在却成了柴金鹤手中的武器,挥动之间破开空气发出啪啪啪的炸响,可见其威力之强大。

    “嘭……”这蛇尾骨鞭抽打在浪涛之上,顿时就炸起了无数水花,十米之内的浪头尽数被其碾爆,生生塌陷出了一条很有五六米的水沟,遥指陈风所在的方向。

    陈风见到其攻势这般凶猛,越发谨慎,柳条撩动之下,随着一道道剑气激射而出,湖水翻腾的越发凶猛。

    柴金鹤冷笑连连,手中的蛇尾骨鞭疯狂挥动,破开层层叠叠来势汹汹的浪头,径直朝着陈风冲去。

    “轰隆……”一道高有将近七八米的巨浪猛然被打爆出了一道宽有三米多的豁口,柴金鹤身形一闪,已经穿过豁口杀向相距已经不足十米的陈风。

    “哗……”就在此时,巨大的水声响起,柴金鹤脚下方圆将近三十米的湖面猛然间就塌陷了下去,汹涌的湖水向下倾泻之时塌陷处的水却已经加速旋转起来,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

    不仅如此,本来刚刚被陈柴金鹤打出了豁口的那道巨浪却是从中弯折,仿佛是锐利的剪刀似的,猛然合拢,朝着距离不远的柴金鹤就猛夹过去。

    柴金鹤猝不及防之下,双脚登时踩空,不由自主的就朝着漩涡之内掉落下去。

    一惊之下,柴金鹤却并没慌乱,手中的蛇尾骨鞭连连挥舞。

    “嘭嘭嘭……”几声巨响之中蛇尾骨鞭上飚射而出的劲气打的漩涡之内浪花激射,而他则是已经借着反震之力腾空而起。

    与此同时,那两道如同剪刀似的巨浪却正好铺天盖地地拍击过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仙王的日常生活〕〔笑傲之问道巅峰〕〔国家命运之第五战〕〔张牧李晴晴〕〔甜心特工:腹黑Bo〕〔最强斗音〕〔狩猎好莱坞〕〔诸天尽头〕〔漫漫仙路奇葩多〕〔无限吞噬之重生老〕〔一品嫡女〕〔锦衣挽唐〕〔唐朝的事〕〔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