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都市医剑仙 第二百七十一章 小小
    由于是乘坐着乌拉直线飞去白风谷,所以前后都没用十来分钟。这让柳叶禁不住又是咬牙切齿地呵斥了乌拉一顿,因为如果之前它不是跑出去浪,他们四人何必徒步在山中行走。

    尽管来时很快,但是乌拉却没有直接飞入白风谷内,因为白风谷的上空狂风呼啸,吹起无数的冰雪,仿佛是有一片白茫茫的云层笼罩在长长的山谷上空。

    即便是以乌拉现在的实力和飞行能力,他依旧不敢轻易的闯入到这片异常狂暴的风带之中。

    “真是没用。”柳叶虽然知道乌拉这么做对于大家更安全,还是禁不住点着他的脑袋数落了几句。

    虽然乌拉没有飞入白风谷内,不过降落的地点距离入口却也并不远。

    白风谷乃是一条冲击而成的山谷,两侧都是高高的悬崖,其上满是冰雪,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各色的光芒,相当炫目。

    陈风远远的就看到一道细长的如同被刀劈开的谷口处,正聚拢着一堆人,远远有争吵声传来,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过去看看。”陈风招了招手,叫上柳叶等人一起过去。

    “凭什么呀?这白风谷又不是你家的,为什么我们进去还得归你们管?”

    “盖章?!靠,这里是夜店吗?还怕有人逃票偷偷溜进去。”

    “弟兄们,别跟他们多废话,冲进去,我就不信了,咱们齐心协力他们还能拦得住咱们。”

    …………

    有人拦在山谷口上,自然就有人不满意,你来我往的争辩了几句之后火气是越来越大。

    为首一个五大三粗,毛发茂密,简直像头人熊似的男人呐喊一声,就朝着相距不远的山谷口冲去。

    此人不但样子看起来彪悍粗鲁,而且实力也不差,拥有着c级的实力,这在普通的觉醒者和修炼者中已经算得上是强者了,也怪不得他脾气这么大。

    随着他发足狂奔,脚步踩踏在地面之上发出嘭嘭嘭的巨响,周围冻得坚硬如铁的冰雪地面上甚至裂出了一个个脸盆大的坑。

    “给我让开!嘭……”这人怒吼一声,挥臂朝着挡路的人打去,想要逼他们退开,可是下一刻就在一声响亮如雷鸣般的炸响声中被打的倒飞了出去,在地上连滚带翻出了一百来米后才停下,哇的吐出口血,看起来比之前萎靡了不少。

    “掌控这里的是各国的强大势力,其中就有你们的‘华夏’,现在还有谁敢不服管教?想要硬闯的?”将这人打飞的是个黑人,身形更为魁梧,却说的一口相当流利的普通话,冷声喝道,配合上他刚才展露出来的凶横实力,顿时让周围鼓噪的众人安静下来。

    闹得最凶的人被当场打败,余下的人们顿时就消停了不少,看了看彼此后,见再没有人强行出头,便只能是乖乖去交入场费并伸出手去让人家盖章。

    “哥们,没事吧?”陈风没有急着进入白风谷,而是径直走向了远处正坐在冰雪地面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的那个壮汉。

    “嗯。”那人闷声答应着。

    陈风看了他一眼,见他呼吸粗重,嘴角不断有鲜血淌出,显然是受伤不轻,禁不住眉头微皱。

    他刚才见到了双方冲突的全过程,以当时的情景来看,这人实在是不应该会受伤如此严重。而此人身上不断散逸出的生命元气也证明了这点。

    “我是医生,看你伤势不轻,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帮你瞧一瞧怎么样?”陈风没有冒然伸手,而是先温声问道。

    “我没钱。”那人搭拉着脑袋,声音有些虚弱地道。

    “放心,免费的。”陈风微笑道。

    “那就多谢你了。”这壮汉抬头看了陈风一眼,咧开嘴想要露出个笑容,只是却显得十分疲惫无力。

    得到了他的同意后,陈风这才走到他近前蹲下,伸手搭在了他的脉门上,片刻后脸色就微微一变,伸手就取出一枚银针朝其手臂上刺去。

    “你要干什么?!”这壮汉一惊,下意识的伸手就要格挡。

    “别担心,我只是给你控制一下伤势,否则的话,你这条命就完了。”陈风嘴里解释之时,手里的银针顺势就朝着那壮汉挡来的手刺去。

    这壮汉此时精神虽然有些恍惚,但是本能却没有丧失,眼见这细细的银针刺来竟是有种被一把利剑攻击的感觉,下意识的就将手一缩。

    陈风等的就是他这动作,顺势就把银针刺在了他的手臂上。

    这壮汉的胳膊顿时就软软的垂落下去。

    “你最近到底经历了多少次的战斗,身上竟然积累了这么多的暗伤,一次两次尚且无妨,现在却是已经到了量变引起质变的时候,若非遇到我,你今天必死无疑。”陈风一边说着,右手一边拈起一根根或长或短的银针,飞快而又精准的刺入壮汉的身体上。

    虽然这壮汉身上的衣服不薄,而他的身体也相当健壮,肌肉坚硬,可是却完全挡不住这纤细且柔软的银针的轻轻一刺。

    起初壮汉还对陈风颇为戒备,甚至挣扎着想要起来,只是却被陈风的手按住,完全动不了。

    等到他看着陈风的确只是给自己扎针,并没有其他危险的动作时,本来的戒心也就逐渐缓解。

    陈风扎针时并非一味的只是快,偶尔也会有慢的时候,甚至扎下的那些针也会时不时的动一动,这个过程仿佛像是调动着手里的一支支军队在消灭壮汉的内伤似的。

    登到陈风将第三十一根银针刺入壮汉的胸口上,原本气息已经变得有些均匀的壮汉猛然间呼哧呼哧剧烈喘息起来,声音又大又急促,仿佛是在拉动着一个破旧的风箱似的。

    “你……咳咳咳咳……”壮汉怒目圆瞪,想要说话却突然被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打断。

    这咳嗽起初急促,渐渐变得声音越来越响亮,竟是有了金铁交鸣之声,仿佛不只是嗓子就连肺子甚至胸腔腹腔都在随之一起咳嗽,震荡。

    “噗……”一连咳嗽了二十来声后,壮汉的脸色已经涨得青紫,猛然间张口就喷了一口紫黑色的淤血出来。

    由于喷吐的力量实在太大,这淤血落在地上时竟是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声,把坚硬的冰雪地面都冲击出了一个个的小小坑洼。

    “噗噗噗……”壮汉的咳嗽和吐血依旧在继续,又是一连喷了四五口血后,这才如即将溺死的人被救起来时似的疯狂而贪婪的大口呼吸着四周冰冷的空气。

    他本来青紫的脸色此时也恢复了正常,虽然略有苍白,但是最初的灰败之色却是已经消散了大半。

    “如何了?”陈风笑着问道。

    “舒坦多了,好久没像现在这么爽了,要是现在让我过去,能够一拳头把他给打死。”壮汉扭头看了一眼白风谷入口处的那个黑人,咬牙切齿地说道,目光中充满了凌厉的杀意。

    那黑人显然是感觉到了壮汉充满敌意的目光,猛然之间看了过来,目光同样锐利如刀,凶狠无比。

    只是当他看到壮汉的样子时却是目露惊诧之色,看向陈风时目光中不仅有审视更是多了几分敌意,仿佛对陈风将壮汉治好很是不爽似的。

    “我叫陈风,你怎么称呼?”陈风看了那黑人的敌意,却并不在意,转头看着壮汉问道。

    “那个我叫……那个熊小小,你叫我大熊就行了。”提到自己的名字,这个高大威猛的壮汉竟是一下子变得扭捏了起来,吞吞吐吐了半天才把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

    “小小?!”陈风一怔,看着面前哪怕是坐着都有将近一米多高的壮汉,着实不知道他哪里小了?

    “噗嗤……”柳叶虽然站在远处,可是却一直在偷听陈风和熊小话,此时听到这个奇葩的名字当时就没忍住笑了起来。

    熊小小的一张脸顿时就涨得通红,似乎也很是羞耻的感觉,不过却并没生气。显然对于因为名字而被人笑都已经习惯了。

    “大熊,你这名字还真是……别致。”陈风倒是没笑,只是想要赞美两句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不是别致,根本就是好笑,不过名字是爹妈给的,我也没办法。听我姐说,生我的时候我早产,小的不行,于是我爹妈为了我能活下来,就叫我小小,结果叫着叫着就成了大名了。”

    熊小小叹了口气道:“他们都没想到,我后来会长这么大个,本来我也想过改名,可是我妈走得早,我爸前两年也去世了,我思来想去就不改名了,当是他们留给我的念想吧。”

    “对不起了,不该笑你的。”柳叶听了这话,顿时不好意思的过来道歉。

    “没事,我这么大一人,心眼宽的很,不在乎这些。”熊小小摸了摸后脑勺,咧嘴一笑,很是淡然的样子。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你这一身的伤又是怎么弄的?不介意给我说说吧。”陈风边起针边随口问道。

    “我跟那个黑炭头干就是因为我觉得他们干的有点不地道,最初白风谷是大伙自发聚拢起来形成的交易场所,虽然没人管可是都挺自在的,后来就被这帮人给霸占了,进去要交费,还得往身上盖章。”

    熊小小很是不爽地道:“我一开始就不愿意,于是就跟他们干了一仗,结果被打的挺惨,这口气我怎么能咽的下去,于是每天都过来闹一回。受的伤多了,就成了这样了,要不是遇到你,我估计今天就死在这里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