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都市医剑仙 第二百七十七章 脱离掌控
    寒暄了两句后,陈风便将话题引到了正事上,道:“你的手背上有没有盖章?”

    “盖了,不过我很快就发现那印泥有问题,于是就将其吞了。”药罐子不爽地道:“那玩意比问仙门的毒药还毒,害得我闹了一天肚子。”

    “那是毒?”陈风闻言一惊。

    “不是,老板你误会了,那印泥实际上真没什么有毒性的东西,可是对我来说却比毒药还厉害,尤其是那个蛇形邪灵,更是恶心的我够呛。”药罐子忙道。

    “你说那东西是邪灵?你以前见过类似的东西?”陈风问道。

    “见过一次,就在不久之前,我从别人手里弄到了一颗丹药,据说是用某位大德高僧的佛骨舍利当材料炼制而成的,服用之后可得佛光护体,从此之后万邪不侵,我当时也是脑袋瓜子被驴踢了,于是就信了那孙子的邪,当即就买了一颗。”药罐子说到这时看了陈风一眼,小心翼翼地道:“老板,我买丹药的钱用的不是公款。”

    “我知道了,你继续说吧。”陈风有些哭笑不得地催道。

    若是身边的其他人这样乱吃丹药,陈风肯定是要说两句,毕竟是药三分毒,丹药吃多了同样对修炼有害无益,但是药罐子天赋异禀,拿着丹药当饭吃都没事并且还能提升实力,他自然就不会多说什么了。

    “我回到宾馆就将那颗丹药给吃了,特么的,当天晚上我可算是吃足了苦头,总有个声音在我耳朵边上叽里呱啦的不断念经,烦的我不行,那些经文还不是寺庙里那种,相当的邪门,也就是我,换成其他人就算不当场疯癫肯定也会坠入魔道。”

    说到这,药罐子似乎想起了当时的情景,还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片刻后又道:“不过等我将那丹药消化完了就没事了,事后我去找卖给我药的孙子算账,他跟我说,那药也是他从别人那里换来的,是真是假他也拿不准所以才没有自己吃。”

    “当时把我气得够呛,揪住他就是一顿揍,后来他才跟我说了实话,那些药是一个炼丹师用不知道什么来路的古方炼制的,因为找不到真的高僧舍利,于是就去弄了点邪佛的骨头代替,结果炼出的丹药相当邪门,那个炼丹师吃完了就头颅爆裂而死,他吓得半死,就想把丹药卖了结果就遇到了我。”

    “那你有没有问他用的是什么邪佛的骨头?”陈风问道。

    “那倒没有。”药罐子摇了摇头。

    陈风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所谓邪佛其实指的就是一些不被正统所认可却又同样被人所供奉的佛。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也是有着比较复杂的历史原因,佛门内部也会出现一些分支,有的被当时的朝廷认可,成为主流,而有些不被认可的就可能被打压,渐渐成为旁门左道,视为邪祟。

    是不是邪祟且不说,但是有的在民间,特别是偏远的地方还是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其中也会出现一些修炼有成的僧人,等到圆寂之后肉身不腐就会做成佛像,而后就会成为新的邪佛。

    药罐子吃的那颗丹药所用的骨头十有八九就来自于这种邪佛,其中隐藏着一些不太好的东西就再正常不过了。

    骚扰药罐子的声音多半就是来自于那邪佛骨头内积存下来的香火愿力或者是邪灵神力,若是他撑不过去,要么就是当场发疯甚至魂林爆裂而死,要么就是被洗脑成为狂热信徒,要么就是被直接夺舍。

    有了药罐子的这番话,陈风意识到自己先前的推测似乎是出现了一些偏差。那些蛇形的东西还真的很有可能就是长久被人供奉和信仰而形成的邪灵,只不过他遇到的只是一丝分身而已。

    “如果真的是邪灵,该如何将其解决掉呢?我也不会驱邪呀。”陈风有些发愁起来。

    “老板,那个蛇形邪灵虽然没能把我怎样,但是却十分邪门,它好像能够吸收那些印泥内蕴含的东西,而后将其转化成为毒物。”药罐子见陈风皱眉沉思,于是又低声说了一句。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具体说说。”陈风听到这连忙问道。

    “我也说不太清,因为还没等它转化出毒物,我的肚子就开始不舒服,然后就啥都没剩下。”药罐子很是不好意思的道。

    “看来我得找个其他人好好诊断一下才行。”陈风暗暗想道。

    由于事情重大,陈风自然是雷厉风行,先是将李美娥叫过来给她仔细诊了诊脉,而后又先后叫了七八个“华夏”的人员进来诊断,等到连冷军都闻讯赶过来让他诊治一番后,陈风开了张药单给冷军道:“这上面写的东西我都需要,尽快办好。”

    冷军接过药单连看都没看就点头答应下来。

    不得不说当“华夏”想要全力办一件事时,效率之快绝对是相当惊人的。

    前后都没过半个小时,陈风所需要的各种炼丹材料就已经整整齐齐的摆在了他的面前。

    “柳叶留下,其他的人出去吧。”陈风将那些炼丹材料检查了一下后摆摆手将闲杂人等通统赶了出去。

    “咣当。”随后陈风在门口布置了几道禁制,这才从背包里取出了缩小后的大五行玄鼎放在地上。

    “现在就开始炼丹?”柳叶边说边将炼丹材料放在了陈风触手可及并且最为顺手和方便的地方。

    “炼丹稍后再说,现在要紧的是先把你的问题解决。”陈风说着已经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柳叶禁不住低下了头,耳垂都有些泛红。

    “专心点。”陈风的声音传入耳中,让柳叶心里一阵不爽,很想狠狠踹他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一通,太可恶了,榆木脑袋。

    陈风将柳叶的小手捧在左手之内,右手已经是掐动了个法诀,一道蓝紫色的雷电光芒迸发而出,不断凝聚,竟是在片刻间化为一道紫芒闪烁蓝光缭绕的符文。

    “滋啦。”陈风手指遥遥一点,那雷电光芒凝聚的符文就落在了柳叶手背上的古怪图案上。

    刹那之间,雷光电芒不断在柳叶手背上游走,并没有伤害到柳叶哪怕一根寒毛可是却在不断瓦解那片附着在她皮肤上的印泥。

    此时陈风的做法可是比他先前给自己化解时温和多了,双目紧盯着柳叶白皙的手背,满脸的关注。

    柳叶看着他俊朗的面庞,听着他悠长的呼吸,不知道为何脸颊都红了。

    “小风风,我不允许你待会儿也这样给王思燕还有娜塔利娅这样消除印泥。”柳叶道。

    “呃……”陈风一怔,一时没想明白。

    “你不愿意?”柳叶眉毛一挑,目光中有煞气在凝聚。

    “当然不是。”陈风头也不抬地道:“我答应你了。”

    “这还差不多。”柳叶笑了起来,眉眼弯弯,仿若月牙,说不出的欢喜。

    随着印泥逐渐消散,原本藏于其中的邪灵就再也隐藏不下去,当即就要钻入柳叶体内,但是却被早有提防的柳叶以真元挡住,竟是半点都无法侵入。

    当其狂暴的想要冲开雷电封锁时,却被其轰得直接破灭。

    ……………………………

    距离白风谷三百里外,位于阿三国境内的一座冰山之上,正有一个上身**,下身围一条虎皮,身缠一条长蛇,胸前挂着一串骷髅,身上背有黑色弓箭,做瑜伽苦行者打扮的阿三国男子正远远望着的那白风谷所在的方向。

    他的眼睛半眯,但是却有精光闪烁,仿佛可以忽视掉遥远的距离看到任何想看的地方。

    在他的身后则是跪伏着数十个身形巨大,样貌丑陋,形如魔鬼的人。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强横无比的凶戾之气,但是在这男人面前却满是畏惧和卑微。

    “看来东方的那些修士并非都是自高自大鼠目寸光之辈,其中还是有能力出众的人,竟然脱离了我的掌控,不过没有关系,少上一两个人不会影响到我的计划。”他淡淡地说着,一副万事尽在掌控的气度,只是目光内闪烁的凶光却显露出他的心中还是有着恼怒在涌动。

    “吾主英明。”那些跪伏在地,形如魔鬼的人们五体投地,诚心赞颂。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去将我的英明和慈爱传播出去吧。”阿三国男人冷冷道。

    “遵命。”说完,这些形如魔鬼之人就消失不见。

    “东方修士,哼……”那男人扶了扶身后的弓箭,面露杀意,额头之上的一道细长红线隐隐有血色光芒闪过。

    ………………………………

    绵延起伏的喜马拉雅山脉被无穷无尽的冰雪覆盖,仿佛是一条银白色的巨龙伏在大地之上,镇守着背后的古老国度。在阳光照耀下,漫长的雪线散发着耀眼的白光,看起来分外的壮观。

    “轰隆隆……”一声声巨响从远处传来,无数巨大的雪堆顺着高耸且陡峭的雪坡翻滚而下,如同是无数奔腾的野马,朝着边境线上冲击而来。

    “咻咻咻咻……嘭嘭嘭……”忽然,一道道金色的光芒从空中疾射而下,精准无比地落在那些雪堆之上,顿时就爆发出声声震耳欲聋的炸响。

    刹那之间,无数崩碎的冰块和细碎的雪片随着狂暴的冲击里四散飞出,瞬间就笼罩了方圆四五里的范围。简直就跟平地刮起了一场暴风雪似的。

    “吼……”巨大的咆哮声中,一个个白色的巨大身躯从弥漫开来的冰雪中冲了出来。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