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来自娱乐圈的泥石〕〔林逸顾缘〕〔重生富三代〕〔天降独宠:邪君惹〕〔娘子好霸气:我的〕〔爆笑世子妃:爷,〕〔神秘老公蜜宠妻〕〔林逸〕〔龙门枭雄〕〔联盟之上单魔王〕〔黑石宇宙之源起〕〔帝道通天〕〔极品人升〕〔月下花开莫相忘〕〔学霸的无限〕〔皂吏世家〕〔星佑纤古〕〔生灭轮转〕〔我爆了亿万BOSS〕〔天赋太高怎么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都市医剑仙 第二百八十九章挡者、杀
    “嗷嗷嗷……嘭嘭嘭……”嚎叫声中,碎肉和鲜血喷溅而出,那些没了心脏的魔鬼人也猛然伏倒在地。看样子竟像是在跪拜似的。

    从它们胸腔之内喷涌而出的鲜血并没有洒落在地,而是如同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似的,竟是飘到了半空之中,彼此之间勾连,形成了无数血红色的诡异符号。

    这些符号连缀在一起,恰恰就是个充满了血腥和残暴意味的阵法。

    与此同时,原本笼罩在这些魔鬼人身周的血雾并没有因为它们的死亡而散逸开来,反倒是源源不断的涌入了那些符号形成的阵法内,又如同百川入海似的朝位于阵中心的a级魔鬼人汇聚了过去。

    “嗷嗷嗷嗷……”随着越来越多的血雾涌入,那a级魔鬼人的身形在急促膨胀,并且它也陡然间站直了身体,高举双臂,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动作。

    “嘭……”恰在此时,彷如银河天降似的剑光斩落下来,势头之猛烈让人很容易就会觉得这个a级魔鬼人此番必死无疑。

    可是就在那剑光落下的瞬间,本来包围住了a级魔鬼人的鲜血阵法上也是光芒大放。

    尽管这光芒腥红胜血,妖异非凡,但是却在邪恶中透着几分神圣之气,让人感觉到分外的别扭。

    但是其威力却着实不小,虽然看起来薄如蝉翼,但是却生生地把来势凶猛的剑光给挡在了外面。

    巨响声中,剑光崩散开来,化为狂暴如潮的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所到之处就算是地面坚硬如铁的冰雪也被刮出了无数的沟壑。

    至于跪伏在周围的那些已经魔鬼人的尸体,更是在剑光冲击下当场崩碎成了无数的齑粉。

    此时陈风方才发现这些尸体不但因为失去了所有鲜血而变得干瘪如柴,甚至已经是腐朽不堪。

    “嘶嘶嘶……”那血光虽然挡住了剑光的正面冲击,但也不是一点代价都没有,那些凝聚成符号的鲜血以及充斥于阵法内的血雾瞬息间就仿佛是沸腾了一般,眨眼之间就不知道消散了多少。

    更有无数尖利的叫声从阵内传来,隐隐还可以看到一张张满是恐惧和绝望的虚影从血雾中浮现出来,又瞬间消散,看起来分外让人毛骨悚然。

    “轰隆……”巨响声中,火光爆燃,瞬间笼罩了方圆两百多米的范围,滚滚热浪朝着周围扩散开来。

    正是被陈风祭出的赤炎火龙珠在失去最初的目标后,当即调转了方向,轰击在了那团血光之上。

    尽管单以攻击力来论,地脉赤炎可能比不上青梅剑的剑光,但是对付这邪异血光却仿佛有着天然的优势。竟是让那未曾平静的血光之内再次猛烈沸腾起来。

    只是烧不穿那看似薄弱的血光终究也难以灭杀其内的魔鬼人。

    “嗷嗷嗷。”此时那身形骤增到十米的a级魔鬼人却发出了痛苦的嚎叫,随后原本沸腾的血雾却是陡然向上冲去。

    只是让陈风感到纳闷的是那些血雾并没有穿过血光散入空气之中,就仿佛是凭空消失了似的。

    可就在此时那魔鬼人却陡然间低下了头,朝着陈风这边看了过来。目光如电,仿佛是能够看穿一切似的,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强大威压。

    “我勒个去。”陈风此时心中暗骂一声,因为这目光带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这一刻,他仿佛是被雷霆击中,更像是被万钧的山峦镇压住了似的,浑身上下的每块肌肉都在不自禁的颤栗,好像在下意识的恐惧。

    此时,陈风心中陡然间涌现出了不知道何时听到过的一句话:神威如狱。

    现在他切切实实的就有这样的感受。真的如同面对苍天大地时一样,心中自然而然就冒出了一种自惭形秽,自觉无比渺小的感觉,好像唯有跪伏在地,朝其虔诚跪拜方才能够将心中的恐惧驱散。

    陈风尚且如此,在其脚下的乌拉就更是不堪了,如同是触电般浑身抽搐,而后就不由自主地朝着下方急速坠落。

    现在的乌拉简直就像是被冻僵了似的,根本就动弹不了,甚至连叫都叫不出来。

    要知道此时他俩位于百余米的空中,虽然不算高,但是就这么硬生生的跌落下去砸在坚硬的冰雪地面上依旧是不死也得残废。

    “嗡!”正当陈风的意识要被这磅礴浩大的神威镇压的即将崩溃时,神魂中却陡然间想起了一声轻微的嗡鸣。

    这种声音陈风实在是再熟悉不过,那是剑鸣之声。尽管这声音不大,对他来说却仿佛是洪钟大吕发出的振聋发聩之声,让他瞬间就从之前的茫然中清醒过来。

    “长剑在手,我有何惧!自然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诸神俯首,唯吾独尊!”此念一起,原本如同阴霾般笼罩于心的惊惧便随之瞬间消散。

    “嗡嗡嗡……”不仅是陈风心中的剑鸣声越来越响亮,同时已经开辟的剑**更是嗡鸣不已,剑气激荡不已,仿佛是在大声嘶吼:愿受驱遣,斩尽所有敌人。

    “嗡。”青梅剑上无数符文闪耀,嗡鸣不已,剑光吞吐,与陈风体内的剑鸣声遥相呼应。

    这一刻,陈风的实力并没有什么明显提升,但是心境却像是斩杀了心魔,瞬间暴增,甚至于对于剑意的领悟都随之水涨船高。

    更让陈风开心的是体内的剑穴不但越发巩固,就连剑气都变得越发精粹,转化为剑罡的速度都比之前快了三成。

    “当真是因祸得福,只是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如此厉害!”陈风心中庆幸之时,却又对魔鬼人的来历更加好奇,同时杀它之心也就越发炽烈。

    不过此时陈风却顾不上出手攻击那魔鬼人,因为此时他脚下的乌拉依旧还沉浸在巨大的恐惧之中无法自拔,并且极速坠落之下距离地面已经不足十米。

    如果陈风不出手相救的话,那么乌拉肯定是必死无疑。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风飞速掐动出一个法诀之时,一步跨出,没等他的身子朝着下方坠落,就见一道银白光芒闪过,青梅剑已经飙射而至,将其稳稳托住。

    下一刻,陈风并没有试图去将急速下落的乌拉托住或者拽住,因为那么做实在是太危险了,搞不好就连他也得跟着遭殃。

    “走。”陈风低喝一声之时,右手猛然轰出。

    拳劲呼啸,化为迅疾的劲风就打在了浑身僵硬的乌拉身上。

    以陈风现在a级的实力,对于力量的掌控当然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一拳打出既能狂暴如潮,轻松轰爆铁石,也能轻柔如风,不伤万物。

    那劲风虽然迅疾,但是落在乌拉的身上时却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反倒是如同是气垫似的将其托住,同时推着它朝侧方向飘去。

    这白风谷的上空虽然常年有狂风呼啸,吹的冰雪纷飞,但也不是一丁点的雪片都落不下来,否则的话谷内又哪来的那么多冰雪。

    而陈风这一拳之力就将乌拉送到了路边一处堆积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积雪上。

    虽然这雪未必比得上新落下来的雪松软,但也肯定比地上的坚冰要软的多,至少是不必担心会将乌拉给摔成肉酱。

    “嘭。”闷响声中,雪花飞舞,乌拉砸落在地,冰凉的雪花落在它的身上,也让它打了个激灵后清醒了过来,随即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嘎。”

    见到乌拉没死,陈风松了口气,乘着青梅剑落在地上之时,手上法诀变幻,就要催动青梅剑朝那a级魔鬼人再次斩击过去。

    可就在此时, a级魔鬼人却仿佛已经感觉到了陈风心中强烈的杀意似的,陡然之间将高举的手臂向下一落,竟是做了个拉弓的动作。

    此时它的双手虽然空空,可是这个拉弓的动作却是做的惟妙惟肖,简直跟手里当真抓着一把巨大的长弓一般,并且正被一点点拉开。

    随着他好像在拉动弓弦的右手不断向后缩,原本在周围翻腾的血雾竟有不少朝着他的胸前聚拢过去,而后凝聚成了一根巨大的血色箭矢。

    “竟然……我去……”陈风见状先是一愣,旋即就感觉到心头莫名惊惧,那种面对死亡一般的危机感再次袭来。

    几乎是想都没有多想,陈风朝已经本能地蹬踏地面,借着反弹之力朝着旁边横向飘出,同时早就已经蓄势待发的青梅剑上更是银白光芒闪耀,咻的一声就激射而出。

    “轰……”同一刹那,那魔鬼人也做了个松弦的动作。刚刚凝聚成形的巨大血色箭矢便即应声而出。

    这箭矢巨大,虽然只是血雾凝聚而成,但是却有若实质一般,破空之声高亢响亮,如同雷响似的,不但是震耳欲聋,并且就连沿途的空气都被其生生射爆,以至于远远看去,仿佛是生生在空中钻出了一条直径足有半米的狭长空洞。

    这是空气被高速的箭矢挤爆排空后形成的真空区域,直到箭矢飞出一段距离后,空气才遽然回填,彼此撞击形成嘭嘭的响声。

    由此可见这血色箭矢的速度何等迅疾,威力又是多么的强劲,简直到了超乎想象的地步。

    这血色箭矢从飞出到出现在陈风前方根本就是一闪即至,快到仿佛是无视掉了两者之间远达四五百米的距离一般。

    此时,陈风心中升腾起的那种面临死亡的危机感越发强烈,但是他却没有太多的惊惧,更不会因此而坐以待毙。

    所以他在刹那之间又连续做了十数次的身法变化,一步数米到十数米不等,并且每一步都会变幻方向,身形如同烟雾般缥缈,如鬼魅般诡异,令人难以捉摸,当真是把他在身法之上的造诣发挥到了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