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许君不知情深浅〕〔云苏许洲远_〕〔云苏许洲远〕〔沧元图孟川〕〔萌宝来袭:总裁爹〕〔唐朝林轻雪〕〔龙主唐朝林轻雪〕〔他命中缺糖〕〔陆淮〕〔农家小福女〕〔纵横天海项尘〕〔项尘叶柔〕〔万妖圣祖项尘〕〔大明手术刀〕〔盛世热恋:我家夫〕〔全能妈咪被扒马甲〕〔灵笼救世计划〕〔总裁老公惹不得〕〔最豪赘婿-龙王殿〕〔最强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全世界都对我隐瞒了身份 第258章 锅巴是药?
    “其实每年的七月峰会,流程基本上都差不多。”

    赵龙缓缓开口,“无非就是世界各大家族之间的交流,还有年轻一辈互相切磋罢了。”

    随后赵龙不屑的撇撇嘴:“虽然打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旗号,但是世界各大家族之间,各种明争暗斗多了去了。”

    楚尘想了想,问道:“那会出现伤亡吗?”

    “伤亡?”赵龙微微一愣,随后嗤笑一声:“伤亡这个词,用来形容七月峰会都算是轻的,基本上每年的死亡指标,在10%之间。”

    说到这里,赵龙摇摇头:“就算峰会上所说的,不得下杀手,可是拳脚无眼,刀剑无情。”

    “怪不得……”楚尘暗想。

    看来世界上各大家族之间并不和睦,日积月累之下,明争暗斗已经愈演愈烈。

    想到这里,楚尘不由有些担心陆囡囡安危。

    “那华国的邪派,也会去参加吗?”

    楚尘想了想,问道。

    毕竟邪派虽然和正派之间斗争不断。

    但是归根结底,也算是华国的古武势力。

    说起“邪派”二字,赵龙眼中闪过憎恨的光芒:“会参加的,不过以前的时候,来的人都不是很多,这次谁也不知道邪派会来多少人。”

    楚尘闻言点了点头。

    随后楚尘耸耸肩:“本来这次,你们赵家要给我名额的话,我或许还会跟赵家做笔生意,但是现在看来……”

    楚尘叹了口气:“也只能靠我们自己咯!”

    “生意?什么生意?”赵龙微微一愣。

    他以为楚大师只不过是跟他要几个名额而已。

    根本不知道这时候楚大师唱的这是哪一出。

    然而就在这时。

    楚尘神秘兮兮的笑道:“你刚才不是闻到一股香味吗?”

    “是啊!”赵龙点点头,随后眼睛一亮,“难道是药膳生意?”

    “药膳?”楚尘轻笑一声摇头,“也不算是药膳吧……”

    说到这里,楚尘看了看时间。

    “这么长时间过去,也应该凝固的差不多了。”

    说完,楚尘径自站起身向着地下一层走去。

    赵龙正准备问话。

    “你们三个,也一起过来吧。”

    楚尘的声音遥遥从地下室的入口处传来。

    在龙青的带领下,赵龙这才疑惑的向着楚尘所在的地方走去。

    ……

    “放我出去!”

    “我师父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姓楚的,我懆!@#¥¥!@#!”

    ……

    走到地下一层的赵龙隐隐约约听到下面传来一阵骂娘的声音。

    “这下面是……”

    赵龙疑惑的看了龙青一眼。

    “小孩子别问,跟你无关。”

    龙青冷峻的脸上满是不近人情之意,一双眼睛古井无波的撇了赵龙一眼。

    直接把赵龙吓的一个激灵,赶忙闭上了嘴巴乖乖跟在龙青身后。

    楚尘看到这一幕,顿时笑道:“其实也没啥,就是九幽的人一直想要我的命,结果被我抓了俘虏罢了……”

    “九幽!?”

    赵龙惊呼一声,“这九幽,可是号称在一流世家之下,没有敌手啊!”

    “没有敌手?”楚尘听了,冷冷一笑:“如果不是我一直不习惯杀人,恐怕他们现在已经搭进去至少三个门徒了……”

    “嘶……”

    赵龙倒吸了一口冷气。

    从楚大师的眼神之中,他看得出这并不是在说谎。

    “好了,这些闲话咱们以后再说。”楚尘挥了挥手,随后走到一个桌子旁边,“给你们看一样宝贝!”

    赵龙闻言,向着桌上瞅了一眼。

    之间桌上除了一堆瓶瓶罐罐,还有捣药的器皿之外。

    还有一口大锅。

    如今大锅里面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锅巴。

    在大锅上面还盖着一个筛子,看样子是用来过滤什么东西的。

    在大锅的一旁,摆着一个纯玉质的盒子,盒子里面不知道放着什么,在盒子的边缘还包裹着一层蜡,显然是为了密封。

    “难道是一种药,不是药膳?”

    赵龙看着那个密封玉盒好奇的问道。

    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他赵龙作为一流古武世家的核心子弟,制药这种工序他还是见过几次的。

    楚尘撇撇嘴:“当然不是,我是那种做药膳的人吗?”

    陈妍在一旁也掩嘴轻笑:“楚先生应该是做了什么新的药吧?”

    楚尘点点头,笑而不语。

    陈妍说着话,准备将大锅端走。

    “诶!?”楚尘疑惑,“你要干什么去?”

    “洗锅啊,怎么了?”陈妍眨巴着大眼睛,不解的看着楚尘。

    楚尘摊摊手:“那你去洗吧,把那层锅巴洗了,咱的药就没了。”

    “啊?”陈妍下意识的惊呼一声。

    随后指了指那其貌不扬的锅巴一眼,“这是药?”

    “当然是啊!”

    楚尘点点头,“陈妍,帮我把这锅巴给扣下来。”

    陈妍听了顿时不敢怠慢,赶忙用小药铲铲把那一层厚厚的锅巴抠了下来。

    整一口大锅本来就大。

    但是这些锅巴摊开就有厚厚的一层。

    赵龙不解:“楚大师,这算是什么药?”

    “当啷!”

    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

    赵龙定睛一看,一把刀不知何时已经被楚尘仍在了桌面上。

    “自己在胳膊上拉一刀试试。”

    楚尘淡淡的看了一眼赵龙,歪头示意。

    “啊这……”赵龙顿时有些犹豫,“这难道是治疗外伤的药物?”

    楚尘点点头。

    赵龙看到,顿时苦笑一声。

    这楚大师也真是的。

    早说治外伤的药不就完了吗,还让自己割一刀。

    至于嘛?

    然而就在这时。

    “你不割,我割!”

    赵龙身旁,龙青冷峻开口,“我对师父的药有信心!”

    赵龙闻言连忙摆手。

    他并没有怀疑楚大师制药的能力。

    只是觉得,因为试验治疗外伤的药物,就给自己来一刀,着实有些不至于……

    想到这里,赵龙赶忙开口:“我不是怀疑楚大师的药有问题,只是觉得……”

    话还没说完。

    龙青就冷冷的走上前,将那把刀拿在了手中。

    “卧槽,还真割啊?”

    “嗷!”

    一声怪叫传来。

    只不过,声音不是发自龙青。

    而是一边的赵龙。

    楚尘:……

    刀,是青龙拿的。

    伤,也是青龙划的。

    只不过胳膊,却不是他自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秘巫之主〕〔婚久成殇〕〔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不会真有人觉得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