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许君不知情深浅〕〔云苏许洲远_〕〔云苏许洲远〕〔沧元图孟川〕〔萌宝来袭:总裁爹〕〔唐朝林轻雪〕〔龙主唐朝林轻雪〕〔他命中缺糖〕〔陆淮〕〔农家小福女〕〔纵横天海项尘〕〔项尘叶柔〕〔万妖圣祖项尘〕〔大明手术刀〕〔盛世热恋:我家夫〕〔全能妈咪被扒马甲〕〔灵笼救世计划〕〔总裁老公惹不得〕〔最豪赘婿-龙王殿〕〔最强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全世界都对我隐瞒了身份 第273章 七月火葬场
    “老破刀,这次峰会你怎么看?”

    顿了片刻,老乞丐对着旁边的持刀老者说道。

    显然,另外一个老者,就是传说中的四皇之一,刀皇!

    也是他楚尘的两位老舅的恩师。

    “怎么看?”刀皇撇了老乞丐一眼,“看个屁,咱们就是过来走个过场,你忘了那件事我们还没去办么?”

    “也对……”

    老乞丐点点头,苍老的面容之上,闪过一抹忧愁。

    正在这时。

    “你们两个老不死,来峰会玩也不叫老子。”

    一个声音,从窗户外面传来。

    冷若清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回头看去。

    “啊,这……”

    下一瞬间,冷若清整个人都不好了。

    此时,窗外挂着一个糟老头子。

    确切的说,是整个人如同壁虎一般,直接贴在了玻璃上。

    这是壁虎转世吗?

    冷若清心中暗暗腹诽。

    细看之下,她发现这个老者,虽然是贴在半空中,但是一双手掌和脚掌像是有内力流转,将自己吸附的非常牢靠。

    “哎,还是让这老逼头子发现了啊……”

    刀皇看了老乞丐一眼。

    两者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出彼此的无奈。

    “嘿嘿!”

    那贴窗户老者怪笑一声,随后看了一眼冷若清:“小女娃,还不给老夫将窗户打开?让老夫一直挂在外面,虐待老人啊?”

    冷若清不敢怠慢,赶忙将窗户打开,将老者放了进来。

    虽然她看到三个老者从一开始就在斗嘴。

    但也并不难看出,三人其实私交甚好。

    “配药的,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俩在这的?”

    老乞丐斜睨了一眼贴窗户老者,抬了抬眼皮。

    “其实我也不知道你们在这的。”药皇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今年我最小的徒弟,也报名来参加七月峰会了,所以我也就来了。”

    说到这里,药皇胡子一抖:“没想到刚来,就察觉到你们这两个糟老头子的气息。”

    “最小的徒弟?”

    老乞丐眼前一亮,和刀皇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之中看出一丝明悟。

    药皇顿时一瞪眼珠子:“你们俩这是什么眼神?”

    “咳……”

    刀皇轻咳一声,随后看了一眼冷若清,“小女娃,去帮我们沏点茶过来。”

    “啊!?”

    冷若清微微一愣,赶忙离开这里。

    临出门,还轻轻将房门掩上。

    “呼……”

    刚一出门,冷若清就拍了拍高耸的胸脯。

    虽然三个老者,都没有表露身份。

    但是冷若清也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得出来一些端倪。

    “三皇齐聚,今年的七月峰会,阵仗要比以前大太多了……”

    冷若清心有余悸的说道。

    面对三皇,就算三位老者都没有展现出实力,但是也把冷若清吓的够呛。

    ……

    ……

    此时,房间内。

    “嘿嘿,找个理由把那小女娃支开。”

    “毕竟这可是药皇的丑事,不能外传啊。”

    刀皇和老乞丐神秘兮兮的相视一眼笑道。

    “丑事?什么丑事?”药皇胡子一抖,“我怎么不知道?”

    刀皇看了药皇一眼:“还不老实交代?你那小徒弟到底是什么来路。”

    “什么来路?”药皇更是疑惑。

    刀皇轻笑一声,抚这长须:“听说你小子,老当益壮,练出来一种叫做大弟回春丸的东西,那小徒弟不是你的老来子吗?”

    说到这里,老乞丐也伸出大拇指:“都这把年纪了,佩服,佩服!”

    两人齐齐向药皇拱了拱手。

    “你们放屁!”药皇闻言,顿时气的胡子都险些没立起来,“是哪个王八蛋给我瞎传的。”

    “哟哟哟,还装呢?”刀皇轻蔑的看了药皇一眼,显然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在外人看来。

    三人都是高高在上,令人仰望的存在。

    可谁又能想到,在私下里,三个人竟然聚在一起吹牛打屁。

    如果让其他武者看到了,估计会惊的下巴都掉下来。

    互相调侃了一阵子后,三人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药皇看了两人一眼:“两位侄孙女,这次也来参加七月峰会了吧?”

    刀皇和老乞丐齐齐点头。

    说起这件事,刀皇就有些恨铁不成钢:“我家孙女哪能比的上囡囡,人家囡囡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修炼刻苦不说,人还冰雪聪明。”

    “不像我家琴羲,天生就对修炼不感兴趣不说,这七月峰会她还仗着她父亲的面过来游玩,真是把我这个当爷爷的给气死了。”

    说到这里,刀皇有些羡慕看了老乞丐一眼。

    “话可不能这么说。”

    老乞丐微微摆手:

    “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作马牛。”

    “孩子们有什么想法,咱们这些做长辈的应该理解才是,不要强行逼着她做她不喜欢做的事情,这样下去会出问题的。”

    听了老乞丐的话,药皇也点点头:“是啊!先不用说我们这些古武家族了,就算是外面的那些普通人家,孩子从小就被各种补习班排满,硬生生把孩子逼成抑郁的大有人在,这种‘为孩子好’的捧杀可不能有。”

    “不错!”老乞丐接过话茬,“现在的人,自己没学好,非要让孩子玩命去学,硬生生把孩子们当成他们梦想的延续,也不问问孩子的感受,哎……”

    刀皇闻言,也只能不甘心的叹了一口气。

    让他强行逼着他的宝贝孙女去学武,他也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看着刀皇颓丧的样子。

    老乞丐不由宽慰道:“你也别担心,咱琴羲身边不也有很多追随者嘛?”

    说到这里,老乞丐看了药皇一眼:“我今天来的时候看到了,药皇其中一个亲传弟子,现在也跟琴羲在一块呢。”

    可老乞丐不说还好。

    一说起这个弟子来,药皇的眉毛都差点没立起来。

    “别跟我提那个逆徒!”

    药皇冷哼一声,别过了头。

    这话一出,刀皇和老乞丐反而疑惑了。

    刀皇轻咳一声,面有不悦:“你这弟子跟着琴羲,难道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药皇微微一愣。

    显然,刀皇是误会了。

    这个误会,还必须得解释解释。

    否则他们这帮老兄弟,可就要打起来了。

    万一打起来……

    恐怕整个小岛都不够他们拆的。

    这所谓的七月峰会,也别叫七月峰会了。

    直接改成七月火葬场比较合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秘巫之主〕〔婚久成殇〕〔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不会真有人觉得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