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强射手〕〔美漫诸天〕〔做局〕〔神级偷取系统〕〔医品狂少〕〔总裁表示:夫人够〕〔万妖圣祖〕〔王者归来〕〔大魏影帝〕〔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极品萌宝:霸道爹〕〔武神纪元〕〔我的1990〕〔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不让江山〕〔玄浑道章〕〔南明第一狠人〕〔我有无数神医技〕〔入骨暖婚〕〔王者战神江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全世界都对我隐瞒了身份 第305章 板砖?
    正所谓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在下手之前,楚尘还是惯例性的扫描了一眼这三个邪派中人的数据。

    首先,是那个正准备夺下沈文芯身份牌的男子。

    【姓名:张忠忠】

    【表面身份:会所鸡头】

    【暗地身份:邪派二流势力“五毒帮”外围弟子,参加这次七月峰会的炮灰。】

    【大脑开发程度:10.01%】

    【内力修为:初学乍练。】

    【技能栏一:绑架(初级),敲诈(初级),勒索(高级),逼良为娼(专家级)。】

    【技能栏二:毒药制作(入门),五毒拳(初级)】

    【此时内心:“这七月峰会好像是可以杀人的吧?要不一会儿找个没人的树林嘿嘿嘿……”】

    在楚尘读取到张忠忠内心的瞬间。

    张忠忠不怀好意的看了沈文芯一眼。

    很显然,是想劫色,然后害命!

    只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做了这件事,沈文芯和沈文杰的死亡,就会自动划分到死亡指标之中。

    而楚尘此时,也读取到了张忠忠的另外两个同伴的信息。

    然而只是匆匆看了一眼,楚尘就微微摇了摇头。

    那两个人,还不如张忠忠呢。

    张忠忠好歹也是初学乍练五重境,只比陈妍稍微弱了一些。

    而另外那两个人,战斗力估计也就比毫无内力修为的老八强了一点点……

    “这邪派真是过分了,就算是来凑凑热闹,也不能拍这种渣渣货色来吧!”

    “毕竟万一被老外欺负的话,丢脸可是丢的华国整个古武界的脸啊!”

    楚尘暗暗摇了摇头。

    不过更让楚尘感到气愤的是。

    这沈家兄妹,修为虽然不如赵龙。

    但是一身修为也是到了初窥门径一重境,比陈妍足足高了一个大阶级。

    可这两个笨蛋,竟然被三个三教九流的玩意儿给放倒了?

    而且境界差距还这么大?

    楚尘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种事,如果要发生在他的身上,他早找一块豆腐撞死了。

    不过话说回来。

    虽然楚尘心中略有失望。

    但是该救,还是要救的!

    对付这几个小毛贼,楚尘就是但凭肌肉力量,也能打一百个!

    想到这里楚尘运气投掷精通技能,手中的黑砖脱手而飞。

    那张忠忠,还没来得及反应。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

    一个大黑砖,直接飞在了张忠忠的脑门上。

    瞬间迸出一朵血花!

    张忠忠还没说话,整个人就直接侧歪在了地上,人事不省。

    “卧槽!有人使用暗器!”

    “诶,等一下,是板砖?”

    “老大被人开瓢了啊!”

    “快跑哇!”

    张忠忠的两个同伴倒也光棍,直接拔腿就跑,甚至连他们的老大都选择性忘记了。

    毕竟两个人也不傻。

    能来这峰会上参加比赛的,大部分都是高手。

    哪像他们这些,权当是过来凑人数的。

    下下黑手,欺负欺负弱者还行。、

    但是正面硬钢的话,他们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此时只见一个黑砖,却不见人,两人心中自然知道,是高手来了!

    还是赶紧脚底抹油比较合适。

    然而还没走多远。

    “咻!”

    板砖的破空声再次传来,打在了最前面那个人的后脑上。

    那人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整个人瞬间就倒了下去,脑壳狠狠的摔在了地面上。

    “妈呀,太恐怖了!”

    仅剩的最后一个人,看到这一幕,顿时跑的更欢了。

    “再跑的话,下一个就是你哟!”

    正在这时,一个戏谑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那人微微打了个激灵,停下脚步回头望去。

    “给我站好咯!”

    楚尘对着那人说道。

    随后走到沈文芯身边,微微叹了口气。

    “楚大师!?”

    沈文芯美目一亮,正准备说什么。

    可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情况,顿时脸色微微一红。

    被这三个菜鸡,用下三滥的招式放倒,沈文芯也倍感羞耻。

    “楚大师,让你看笑话了……”

    沈文杰挣扎着站起身子,在毒药的作用下,整个人还是微微有些发软。

    楚尘微微叹了口气:“你们太让我失望了。”

    此时沈文杰已经将沈文芯扶了起来。

    听到楚尘这句话,兄妹俩的头顿时垂得更低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过来!”

    楚尘对着那唯一还站着的邪派人员招了招手。

    那人微微一愣,随后还是不情不愿的走到楚尘身边,一双腿跟筛糠似的,不停打颤。

    好家伙!

    见过用刀的!

    见过用枪的!

    还见过用剑的!

    用板砖的……还是特么第一次见!

    难不成这老哥,平时也是用混子的身份掩盖自己?

    想到这里,他偷偷看了楚尘一眼。

    楚尘可不管他在想什么,自顾自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刘……刘大根。”邪派成员小声说道。

    楚尘伸手:“解药呢?”

    “解药在我老大兜里,我这就去拿!”

    刘大根忙不迟疑的走到张忠忠身边,从张忠忠的衣兜里翻出两枚药丸。

    沈家兄妹吃下之后这才有所好转,不在感到发软。

    楚尘:“好些了?”

    沈家兄妹齐齐点了点头。

    这时,刘大根转了转眼珠:“这位大哥,你看毒已经解了,我是不是能离开了啊……”

    “嗯!?”楚尘眉毛一挑。

    刘大根顿时吓得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大哥不关我的事啊,下毒是我们老大的主意啊!”

    说着话,刘大根指了指身边的张忠忠。

    为了自己能活命,他果断愉快的把张忠忠出卖了。

    然而就在这时。

    楚尘微微一笑:“你确定,是你老大的主意?”

    刘大根连忙点头。

    楚尘轻笑着走到张忠忠身边,踹了踹他的屁股:“别装死了,这点小伎俩还瞒不过我的眼睛!”

    这几个人的实力都弱的一批。

    楚尘并没有用多大力气。

    张忠忠倒下之后,并没有晕,只是一直在装死罢了。

    他的内心波动,楚尘自然看个真切。

    “还不醒是吧?”

    楚尘看到毫无动静的张忠忠微微一笑,“既然这样的话,沈文杰,把他们三个杀了!”

    “啊!?杀了他们?”沈文杰微微一愣。

    楚尘点头:“这附近并没有人,只要咱们三个守口如瓶,他们的死,也就只是死亡指标上的数字罢了。”

    还在装死的张忠忠听到这话,顿时一个机灵。

    “大哥别杀我,我起来便是!”

    说着话,张忠忠苦笑着站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秘巫之主〕〔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真没想重生啊〕〔不会真有人觉得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