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尘脉 第三百四十七章 云吞公子和小包子
    山间雪原之上,非常清幽安静,或许是因为远处起雾的缘故,连一声鸟鸣都听不到。但或许,是因为那个南域柳姓人的出现,整个天地都在刹那间寂静下来。

    双方人,在崖畔相遇。

    柳青玄扫视了一眼四周,目光分别锁定在柳思璇、苏扬和徐淖的身上。

    “我不想浪费时间,你们三人可以选择一起上。”

    怔愕之色浮现在林昊乾等所有人的脸上。

    怪异的不是因为柳青玄一眼便看出他们中最强的三个人,而是想要一挑三。

    徐淖第一时间便往前迈了一步。

    苏扬伸手拦住他,面色凝重的望着柳青玄,暗讽道:“南域的柳姓人,天元榜第三,不管你的名气有多大,你都并非是南朝年轻一辈里最强的人,如此骄傲自满,似乎有些太可笑了吧。”

    柳青玄没有说话,似是根本不想反驳这种无聊的事情。

    江飞鱼此刻望向风天星,略带不解的说道:“喂,你应该是北朝人吧,为什么跟南朝人待在一起?”

    风天星怔了一下,然后望向苏扬,缓缓摇头,撇嘴说道:“我跟他打过,打输了,反正他要找北朝人,而我也要与自己人汇合,所以才暂时同路。”

    苏扬微微蹙起眉头,风天星可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

    这只能说明一点,南域的柳姓人真的很强。

    不管风天星表面上如何不服气,其实他心里是很服的。

    但苏扬还是比较了解风天星的,就算他口上承认自己输了,他这个人也不会服输,他一定会拼尽全力为自己翻盘,战胜对手。

    “他真的很强。”

    风天星看着苏扬,表情很认真。

    他的意思很明确,是让苏扬不要去跟柳青玄动手,他自己倒是无所谓,但若是明知道苏扬会受伤,自己却无动于衷的话,那绝对不是风天星的品格。

    苏扬也有些犹豫,面对强者他当然毫无畏惧,但他经历的战斗实在太多了,近些天里更是不断受伤,如此下去,很可能会让他的寿命再缩短。

    可换言之,这是一场关于南北交锋的争战,苏扬作为北朝人,家国大义自然不能不顾,就算最后会打输,也不能不打便认输。

    因为柳青玄的出现,南朝人的士气已经有了很大的增长,因为南域柳姓人打败了太多北朝人。

    如果让这个趋势继续下去,对于北朝人是很不利的。

    所以,苏扬并没有犹豫太久,他的目光变得坚定。

    “如果我们三个人一起上,岂不是显得太过欺负你,敢不敢与我来一场最公平的战斗!”

    “何谓公平?”柳青玄望着苏扬,面色平静。

    “抛开剑招,抛开功法,抛开自身修为境界,来一场最公平的意境对决。”苏扬朗声说道。

    意境,是最妙不可言的,也是修行者强大的领悟。

    这种比拼并非来自于所修炼的功法,而是靠自身对大道的领悟深度,是一场不见硝烟的战斗。

    因为苏扬十分清楚一点,如果依靠寻常的方式去战斗,自己绝对不会是柳青玄的对手,很可能会被打得很惨。

    他要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

    因为他的意境不只是

    自己的意境,还有属于苏灵的意境,他相信,以这样的方式来战斗,他有更多的可能性会赢。

    意境的对决也是精神的对决,创伤要远远比其他任何战斗方式所承受的都要更多,严重者,甚至可能直接变成白痴。

    这在表面上来看,的确是一场更精妙的战斗,是真正强大的对决方式。

    柳思璇诧异的望向苏扬,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提议。

    苏扬没有在乎旁人的看法,只是静静望着柳青玄,说道:“如何?”

    柳青玄没有犹豫,也没有保持沉默,而是直接说道:“如你所愿。”

    “包子,过来。”

    正在两个人准备进行意境交锋的时候,突然一道呼唤声响起。

    云吞公子微蹙秀眉,紧紧盯着苏扬怀中的花色猫,微微勾了勾手指。

    花色猫轻叫了一声,挣脱了苏扬的双手,跃入云吞公子的怀中。

    这样一幕,让众人感到很诧异。

    江飞鱼满是惊讶的说道:“喂,这猫是她的?”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云吞公子虽然穿着男装,却是名副其实的女孩子。

    这样的打扮,又有一只猫宠物,她的身份似乎也呼之欲出。

    林昊乾与柳思璇对视一眼,皆是面色凝重。

    “云吞公子!”

    南朝天元榜与柳姓人并列第三的绝世天才。

    苏扬也是蹙眉看了她一眼,说道:“喂,你能不能看好你的宠物,别没事老往我这跑。”

    云吞公子一边撸猫,一边抬头看向苏扬,冷淡的说道:“应该是你管好自己,别老想着拐走我的猫。”

    “你要搞清楚一点,上一次跟这一次一样,都是你的猫往我身上扑的,你可不要诬陷我。”

    “包子不会靠近陌生人,一定是你做了什么,你这个可恶的人。”

    两个人因为一只猫针锋相对。

    其实云吞公子心里也很困惑,天命花猫除了她之外,不会轻易靠近陌生人,更绝不可能对陌生人亲近。

    所以她理所当然的会认为,一定是苏扬做了什么可耻的事情,才引诱了天命花猫往他身上凑。

    “你这就有点强词夺理了,可谓心思狭隘,事实摆在眼前,是因为我天命不凡,自带亲切感,所以你的猫才会想要待在我身边。或许有可能是你一直在虐待它,让它想要尽早脱离你的魔掌,你才是那个真人。”

    云吞公子俏脸上隐现青筋,撸猫的动作似乎大了一些,惹得天命花猫轻叫了一声。

    这像是被苏扬抓到把柄,疾呼道:“你看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还要虐待它,证据摆在面前,你还想说什么?就算你要说什么都没用,这猫的痛苦,无论你怎么辩解都是事实,干脆就承认吧。”

    云吞公子一脸的黑线,心里极为恼怒,旋即眸子变得冰冷,已然不想在与苏扬计较什么,因为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她多说一句话。

    而苏扬则笑着点点头,一副你终于默认了的样子,实在欠扁。

    柳青玄眉头紧锁,看了他们两人一眼,道:“你们这般浪费时间,不觉得很可耻么?”

    “不觉得。”苏扬摇了摇头。

    柳青玄深吸一口气,眸子骤紧,青衫无风自动,漠然道:“开始吧。”

    苏扬的神情也渐渐严肃,继而,缓缓闭上了眼睛。

    两个人呈现静止状态。

    意境之外,风雪轻缓。

    意境之中,狂风暴雨。

    “这样就开始了?”江飞鱼满脸惊奇,却也不敢靠近。

    “两个人都是数一数二的天才,这种对决,存在很大的弊端,因为一旦有外力入侵,他们很可能遭到反噬。一般来说,这种时候应该选择没人的地方,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安安静静,不被人打扰的分出胜负。”林昊乾轻声说道。

    “那这样一来不是很危险?”陆嫣然略显急切。

    柳思璇摇了摇头,说道:“这正说明,他们两个人都是真正的强者,他们完全不会在乎这些,因为他们有这个自信,一切外力都无法突破他们的防线。”

    “可是大哥终归修为太低,意境上的对决真的能够战胜柳青玄么?”江飞鱼不无担忧。

    “既然是他的选择,那说明他有这个信心,修为高者对大道的领悟自然更深,但苏扬并非寻常之人,也许他有什么依仗也说不定。”林昊乾猜测道。

    这是一场很关键的战斗,胜负也很重要。

    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去打扰,太子元溪的面色很凝重,如果苏扬能胜,那自然再好不过。

    可说心里话,他并没有多么大的信心。

    因为他见识过柳青玄的强大,苏扬如何去战胜这样强大的人?

    风雪如怒。

    意境之外也发生了些微的变化。

    这说明着,这两个人已经展开更激烈的交锋。

    一袭青衫,一袭玄袍,在风雪里是那样的醒目。

    看着神情平静的两个人,云吞公子秀眉微蹙。

    柳青玄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表情,她自然不会觉得奇怪。

    但那个北朝人是怎么回事?

    跟柳青玄进行意境的对决,竟然也能保持着一片平静,难道两人竟是势均力敌?

    她当然不会相信这样的事情,一边观察,一边继续撸猫。

    风天星和徐淖的眼眸十分的关注。

    他们心中都很好奇,究竟这两个人谁更强一些?

    意境的对决,当然并不代表自身的强大。

    那只是一种感悟,这场战斗,就看谁的感悟更深。

    或许在他们心里,苏扬要弱于柳青玄,但苏扬这个人一直以来都很奇怪。

    因为他的修为太低,但却拥有着完全与境界不相符的实力。

    这本来就违背了修行者的界定。

    苏扬所展现的实力,绝对不止是越境挑战那么简单,因为他跨越的境界太多。

    天武境中品的修为去对抗半步问神的强者,这是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也许苏扬真的能够展现奇迹,打败这个南域的柳姓人。

    当然,这只是他们的一种奢望。

    而便在这时,静静站立的两个人,突然发生了变化,因为有一个人的嘴角,渗出了血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