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尘脉 第二十一章 心在世外的三皇子
    隆冬突降的雨刚刚停歇,洛阳城里又恢复了热闹。

    深冬渐深,也就意味着春意将至,新的一年也要到了。

    湿漉漉的街道上处处都是来往人群。

    有背着货物辛苦讨生活的小贩,有穿金戴银的富商,有轻撑纸伞的少女,又佝偻着身子的挑夫,有鲜衣怒马的王侯贵胄,有蓬头垢面的乞丐,还有手拿折扇,身穿长衫,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书生。

    更不用提那三、四层之高的酒楼,琳琅满目的商铺,站着漂亮姑娘的青楼。

    林林总总,尽显大魏都城的繁华。

    然而这只是洛阳外城之景。

    真正靠近皇宫的内城街巷中,就瞬间安静下来。

    以修临街为主的附近街道,多是官署衙门、当朝官员,公侯权贵的府邸所在,自然多了一分幽静、严肃,少了一分繁华、喧嚣。

    苏扬在往钟离候府行去的途中,感受着周边一切,他竟有一丝丝恍如隔世的感觉。

    距离大衍门事件已经过去了两天。

    在苏扬剑斩谷德之后,魏帝派来传旨意的古承将军方才姗姗来迟。

    古承将军虽然意外眼见的一幕,但他毕竟是守卫都城的大将军,更是魏帝手下暗探的统领,自然很会控制自己脸上的情绪。

    那在座的人,自古承将军口中证实了谷德的罪状,谷德此次被斩杀,亦有着温老的身影。

    他们顿时明白,原来苏扬背后竟有温老和魏帝这两个大人物撑腰,怪不得敢挑衅谷德了。

    本来苏扬能够斩杀谷德便已经够恐怖了,现在得知他身后有这般大能支持,众人又怎敢多言,纷纷告辞。

    但他们人虽然走了,心里却也十分清楚了,大衍门算是走到头了。

    本来还想要趁苏扬病,要他命的猊天王,也在那一刻沉默不语。

    苏扬倒也很想趁着这个机会把猊天王一同解决掉,但是对付谷德已经让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暂时放弃这个念头。

    不过虽然现在不能杀掉猊天王,可是猊天王在此间的所作所为,也都被苏扬看在眼里,无论如何,天王宗也是必须要走一趟才行。

    而且时间不会太久,因为迟则生变,苏扬必须先下手为强。

    不过因为谷德的死,又有古承将军带来的魏帝旨意和温老的态度,恐怕天王宗就算不甘心,也不敢在短期内对付自己,除非他们活得不耐烦了。

    正好,苏扬也能在杀上天王宗之前有一些准备时间。

    而因为谷德的罪状被证实,大衍门上下也不敢有任何言语,晁左长老更是连夜离开,返回了大衍宗门所在,现在抚定弟子们恐慌的心最为重要。

    一夕之间,洛阳城中大衍门的分舵空无一人,显然,在大衍门没有稳定之前,算是暂时不会再出现在洛阳城了。

    纪丹萱随后去了一趟皇宫,也去了一趟天书阁,然后在昨天一早也离开了洛阳城。

    作为大衍门的天才弟子,更是大师姐,她回到宗门亦有稳定军心的作用。

    表面上的洛阳城跟以往依旧没有什么区别,但是那些大人物却都知道,在此期间,还是老实一些的好。

    杀死谷德的虽然是苏扬,但他背后却有魏帝,甚至是温老。

    他们也唯恐突然莫名其妙的苏扬便杀上门来,到时候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虽然自认没有犯过什么大错,可这种谨慎心理却是下意识的。

    洛阳城的众多修行者之间,气氛可谓极为凝重。

    田妃儿身上的那道禁制被张之羽轻易的便清除了,之后他便告辞回了墨星院。

    在其临走前,苏扬也言明有空便去拜访,张之羽欣然欢迎。

    许是田妃儿受到了一些打击,当天回到侯府后,便告知苏扬,她要闭关潜修。

    以她天武境上品的修为,在这洛阳城里的确不够看,若她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如何去保护妹妹田昕?

    可是若闭关潜修的话,对破境而言似乎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苏扬有心要先把田家姐妹送回云唐城,毕竟在那里最起码能保证生命安全,只要巫马子还在的一天,云唐城便永远不可能有外敌来犯。

    以田妃儿的修为更是可以在云唐城横着走,若能在巫镜之门内修行,对于田妃儿而言,似乎是最好的去处。

    等到苏扬说起这些的时候,田妃儿有些犹豫,因为田昕并不想离开,她自然也不愿意跟妹妹分开。

    不过在夜间,田妃儿还是要决定离开了,除了谷德这一件事情后,恐怕也没人赶来招惹钟离候府,田昕还是足够安全的。

    苏扬派了飞仙影螳去护送田妃儿,以前者的速度,应该不出半个月便能返回。

    而在田妃儿离开后的第二天,也就是今天早上,江飞鱼也从天书阁里出来了。

    他成功突破准境修为,实力俨然要比以前徐淖初来洛阳的时候还要强一些。

    这当然是好事,江飞鱼更是发话,为了避免田妃儿遭遇的事情再度发生,他要寸步不离的保护田昕。

    在听到这句话时,田昕竟是有些羞恼,两个人追赶着跑了出去。

    苏扬诧异的望着这一幕,随即也只剩下莞尔一笑。

    就这般平淡的又是一天过去了。

    随着这三天的休养,苏扬总算是恢复了过来。

    跟谷德那一战,他受的伤实在超乎想象的重。

    在最后关头,苏扬并没有求助苏灵,而是真正依靠自己的本事,斩杀了谷德。

    当然,若是没有血龙之力的话,苏扬也不可能做到,准确而言,倒也依旧是借助了苏灵的力量。

    在那一刻,附加的血龙之力爆发出了更强的力量,亦是有着一丝苏灵的气场散发出来。

    问神第六境的强大压迫感,完全能够秒杀坐照境,谷德在那种境地下,没有了还手之力也是正常的。

    在这一天的巳时左右,苏扬得到了一个消息,继而步履匆匆的赶到了红袖花舫。

    在这个时间段里,红袖花舫基本上没有客人,大多是花舫自己人,姑娘们要么是在抚琴,要么是在闲聊,要么便是仆人们在打扫卫生,显得很是清净。

    这花舫里的姑娘显然都认得苏扬,也知道他是花舫的贵客,是一个不需要通禀便能上三层楼的人。

    所以她们就算有那个心,也不敢去跟苏扬说话。

    再加上本来红袖花舫便不是寻常青楼,这里的姑娘自然也大多都是清倌人,需要接客的姑娘并不多。

    这当然都是在红袖的庇护下,不然一个青楼怎么可能有这么多清倌人,她们大多都命运凄苦,在红袖花舫也不用接客,就只要弹个曲儿、跳段舞便好,自然会是最好的去处。

    苏扬迈入门后,基本上都没有止步,便径直朝着三层楼而去。

    在通往三层楼的阶梯上,站着的姑娘便都是红袖真正的自己人了,她们都有修为在身。

    此刻的花舫三层楼,除了这里的主人红袖、吴玖和余荭等人外,还有三皇子云集与黑焰军统领车兴朝。

    刺杀谷德的任务虽然完成了,但红袖花舫却根本没有出手,所以她们暂时也不会离开,会继续在洛阳城经营花舫。

    “殿下,这是何意?”

    看到这里的人后,苏扬不由微微皱眉,大感意外。

    元集抿嘴一笑,道“苏兄,能够与你相识,实乃三生有幸,只是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我终究要离开了。”

    虽然早有预料,元集可能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但苏扬还是有些疑惑,道“殿下的事情已经解决,余将军府也已经被翻案,何不好好做一个皇子,何故要离开呢?”

    “我并不适合这里,也不应该在这里,我会和余荭一起,找一个没人打扰的世外桃源,去过我们的二人世界。”元集看向余荭,二者眉目传情。

    见此,苏扬也就不再说什么,这毕竟是元集的选择,自己终究也只是外人,当然要尊重他的选择。

    不过他还是朝着元集招招手,二人移步他处,苏扬方才又道“殿下可曾与公主殿下见过面,难道她会放任你离开?”

    元集微微蹙眉,神情渐肃,道“我知道元娣想要做什么,作为兄长,我理应劝阻她,但她不会听我的。我的离开,对她来说只有益处,并无坏处。一开始她同样以为我是回来争夺帝位的,所以才会对我痛下杀手。既然知道我对帝位没有兴趣,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她的哥哥,她没有理由再对我出手。”

    苏扬好奇道“元娣公主究竟想要做什么?”

    元集摇了摇头,说道“我答应过她,不会将那件事情说出去。不过,我在这里要请求苏兄,日后一定要多多照顾我妹妹,最起码不能让她做下错事。”

    看着元集,苏扬似是猜到了什么,点点头,道“我会注意的。”

    “既如此,那我们便就此分别吧,保重。”元集朝着苏扬微微拱手。

    苏扬回礼,道“保重。”

    站在三层楼之上,看着下方河岸街道上得马车,渐行渐远的元集和余荭两人,苏扬微微叹了口气。

    三百黑焰军并不会随着元集一起离开,而是会归入军部,这也是三皇子为大魏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