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尘脉 第二十三章 芜南巷重建事宜
    “没关系,这是我们之间的情分,跟你和元集没关系,你也不要有什么压力。况且以你的身份,我来当你姐姐,倒也算是高攀了,若弟弟不嫌弃,姐姐自然欢喜的很。”

    苏扬国士的身份,显然韶妃也知道了,不管怎么说,只是一个妃子的话,国士是能够与其平等的,甚至都不需要行礼。

    不管怎么说,韶妃是元集的长辈,而且苏扬也看得出来,她并没有什么坏心眼。

    之所以在后宫名声不佳,还不都是因为元集造成的,韶妃也是为了元集,才帮他谋划了很多事情。

    “既如此,那小子便也恭敬不如从命了。”

    若是韶妃成了自己的姐姐,那元集岂不是成了自己的后辈,这么想来,似乎也是妙极啊。

    只是可惜元集走得太快,不然还能耍一耍他。

    苏扬不无遗憾。

    而早已经驶离洛阳城的一辆马车中,元集打了个喷嚏。

    余荭关心的看着他,说道:“你怎么了?”

    “不知道,应该没有受风寒吧?总觉得背后凉凉的,好像有人在阴我?”元集苦思不解。

    ......

    翌日清晨,炊烟刚刚燃起之时。

    微风吹动门帘。

    钟离候府内的东侧小院,苏扬刚刚端起田昕送来的一碗粥,眉宇突然微微蹙起,然后他从房间里走出,站在了长廊下。

    未过多久,虚掩的院门咯吱一声响起,看着异常熟练的推门而入,身上似乎还带着风尘气的人,苏扬问道:“古承将军,这么早所来何事?”

    古承将军抬头咧嘴一笑,道:“苏先生,末将此来当然是为了芜南巷重建一事,您也知道,陛下已经等了太久,还请先生快点动身吧。昨日我已安排好了人员,只等正式开工了。”

    “我只是监督而已,要重建芜南巷你们即刻动手便是,难道非要让我也在场?”苏扬很无奈。

    “既是监督,当然是要在场的,末将有其他事情要处理,辅助苏先生重建芜南巷一事,便交给了车兴朝,他毕竟未曾在洛阳城多待,有很多不知道的地方,但末将已经安排了人手,这一点无需担心。但重建的具体事宜,还得苏先生发话。”古承将军如是说道。

    既然已经决定要做了,苏扬自然不会再推辞,跟着古承将军一起来到芜南巷后,后者便告辞了。

    此刻的芜南巷已经拉起了封锁线,亦有重兵把守,围观的老百姓也都被阻隔在外。

    苏扬扫视一眼,很快便找到了车兴朝,他正在跟一个中年官员聊着什么,见到苏扬过来,纷纷见礼。

    就算他们不知道苏扬国士的身份,但有监督职责,地位自然要超过他们。

    “先生,具体事宜已经安排妥当,余下的便是要运送石料了。”那中年官员躬身说道。

    “多久能运来?”苏扬点点头,问道。

    “这就要看具体情况了。”

    “何意?”苏扬微微蹙眉。

    “想要

    重建芜南巷,填补那道深坑,所需石料太多,而且是建造都城街道所用,石料自然不能太次。符合条件的便是那距离都城有二百里之遥的新河镇的石矿了,一来一往所花费的时间倒是次要,关键那新河镇有些特殊。”

    “有何特殊之处?”苏扬十分不解。

    那中年官员如实禀报道:“新河镇的石矿被一伙势力所垄断,他们向来与朝廷为敌,陛下也曾多次派兵围剿,但都无功而返。所以我们若想用那里的石料,前提便是先要剿灭那一股势力。”

    苏扬愕然,好家伙,怪不得魏帝到现在都没有重建芜南巷,一直要让他去,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

    芜南巷重建当然谁都能做,虽然芜南巷是被苏扬毁的,但也不至于因为这个一直搁浅。

    重建芜南巷是假,帮着朝廷剿灭那股势力才是重要的吧?

    “这件事情我也有所耳闻,那似乎只是一群马贼,难道军部连这些马贼都对付不了?”车兴朝在旁搭言,明显有着对军部讽刺的意思。

    中年官员苦笑一声,道:“那当然不是一般的马贼,因为那些马贼全都是修行者,尤其是那马贼的头领,修为已达准境巅峰。若只是这般,军部中比他强的人很多,可是军部前去围剿的人,别说与那马贼头领交锋了,连马贼的地盘都进不去,自然拿他们没辙。”

    “莫非那马贼所在的地方,有着什么特殊之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苏扬好奇道。

    “没错,不单单只是地势险要,更为诡异的是,那马贼寨子之所在,貌似有阵法结界的存在。也不知道那些马贼是怎么找到那地方的,又是怎么控制阵法的,总之有了阵法的保护,纵然是半步问神的强者,也别想轻易进去。”

    “阵法是原本便有的?”苏扬微微蹙眉。

    “应该是这样,但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可若只是一群马贼的话,应该不可能布下那等阵法,此事实在很蹊跷。”

    “是马贼无意中触发了阵法,但他们却没有死,说明阵法并没有攻击力,他们却正好借着阵法保护,而为所欲为。”苏扬默默点头。

    但是念及此,苏扬又更显困惑,道:“如果军部的人没有能力破开阵法,为何不派出强大的修行者,单单是让纪丹萱一个人去,也完全足够了吧?”

    纪丹萱虽然是在半步问神的境界,但她的力量可绝不只有如此,难道连她都无法破阵?

    那这件事情便有些复杂了。

    “那些马贼是一年前才出现的,倒是只在新河镇附近出没,也没有造成太严重的事情,所以纪国士并没有理会。”那中年官员回答道。

    “可恶,纪丹萱不管,便要让我来管嘛。”苏扬暗自恼恨,不由得在心里咒骂魏帝。

    那中年官员有些踌躇,犹豫的说道:“若想安全的以最快速度运回石料,还得先生亲自出手了。”

    苏扬斩杀谷德一事,洛阳城早就传开了,可谓无人不知,这中年官员自然也知道苏扬的本事。

    想必也正是因为如此,陛下才会让苏扬来督造重建芜南巷一事吧。

    他这般猜想道。

    “我立刻去调集黑焰军。”车兴朝此刻说道。

    跟随元集回到洛阳城之后,他们以为会有一场大战,可结果他们却是无所事事,现在已经快要闲的发霉了。

    见到车兴朝很有兴致,苏扬也就郁闷的说道:“准备一下,便出发吧。”

    午时左右,稍事整理后,便有数十辆大型马车浩浩荡荡驶出了洛阳城。

    近百名黑焰军跟随,修为皆在天武境以上,这种队伍,别说剿灭一群马贼,就算是灭掉一股中等宗门势力也足够了。

    然而刚刚驶出城门,旁侧却突然掠出了一道身影。

    苏扬定眼一瞧,原来是风天星拦住了去路。

    “正好在洛阳待得无聊,不如让我同行?”风天星笑嘻嘻的直接抢过一名黑焰军的马匹,根本不需要苏扬同意。

    苏扬摇摇头,也没有将他赶走,车队继续出发。

    二百里的距离不算太远,且马背上皆是一些身经百战的人,若是快马加鞭,入了夜便可赶到。

    至于那些马车,倒是不急,他们完全可以跟在后面,在苏扬想来,若那阵法真的有些玄妙,恐怕是要花费些时间,不可能到了那里便可以拉起石料便走。

    他们这些轻便的人,倒不如先行一步。

    路途中总是有些无聊,苏扬想要找些话题,便朝着风天星说道:“对了,以前曾听你说起过,你现在应该已经成亲了吧?”

    闻听此言,风天星脸色一窘,略有些不自在的说道:“成什么亲啊,我还年轻着呢。”

    “你不是抢了那个什么雨霖宫少宫主的女人么?”苏扬大为诧异。

    “那个事情早就过去了,不值一提。”风天星不愿多说。

    苏扬略微思忖,便也明白了一些什么,看来风天星现在又是单身了。

    若是自己刨根问底,这家伙可能会气得对自己出剑,所以还是乖乖闭嘴吧。

    一路无话,沿着平坦的官路策马疾行,在夜幕降临之时,一行人马也入了新河镇地界。

    望着连绵不绝的高耸山峦巍峨雄峻,一线官道在群山峻岭中艰难延伸,苏扬不由驻马轻叹道:“这里确实像是盛产石矿的地方,莫非这数座山头都是那些马贼的地盘?”

    “若想进入新河镇,这山上却是必经之路,恐怕路不好走,若无意外的话,大约再有一个时辰,便能看到新河镇了。”车兴朝马鞭遥指前方道。

    风天星拨转马头笑道:“看你如此熟悉,这条路莫非走过很多次了?”

    “未曾走过。”车兴朝摇头一笑,道:“只是曾经为殿下打探消息,多次注意过这里,大概了解一些。”

    苏扬缓缓颔首,长吁出声道:“既如此,我们便快点出发吧,争取在黄昏前赶到。”

    言罢,一行数十人打马前行,在茫茫林海中若隐若现,待淌过一条平缓的小河,又沿着平坦河谷疾驰片刻,一条峡谷顿时出现在了眼前。

    。搜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