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尘脉 第五十章 我有一剑名轻雪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张之羽看着两人间不断拉远的距离,眉头微微一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然后他手中轻雪一拂。

    带起无数雨滴,这些雨滴在空中横向连成一片,如一条在雨幕中不断前进的白色水线。

    这道水线如白色的刀锋,飞快的划过空间,切割开雨幕,带着锋锐无匹之势,向陨天王的头上斩去。

    陨天王的眼神微微跳动,继而眼帘微垂,好似没有看到这一道要命的水线。

    只见他手中长剑微顿,将最后一波雨滴打散,带出一段轻微的颤音,好像一曲终了,琴弦微微颤动的声音。

    然后,长剑前指,指向了已经距离很远的张之羽。

    蹬蹬蹬的声音开始变快,然而那并非倒退,而是陨天王开始向前逼近。

    他的脚步渐渐急促起来,接着便是奔跑起来,手中长剑带着锋锐的剑气朝着张之羽的胸口刺去。

    而与此同时,张之羽的双眼也变得愈发明亮起来。

    下一刻,一道无形剑意便从轻雪之上爆射而出。

    无形的剑意穿过雨幕,没有泛起半点涟漪。

    甚至肉眼根本看不到它的存在。

    但是就在这时候,陨天王的脸色更加凝重起来,因为他能够感受到那死亡迫近的危险。

    两者相遇,没有任何声音响起,但是白色的水线却开始诡异的扭曲,如一条被人打中七寸的白色水蛇。

    陨天王的剑没有停,他仍旧前进,雪亮的剑锋破开层层的雨幕,穿过被打开一道缺口的白色水线,发出轻轻的嗡鸣声。

    一滴刚好落下的雨滴打在剑尖上,立刻四散成无数细小的水花。

    长剑终于逼近到了张之羽的身前。

    锋利的剑锋没有任何犹豫的想法,坚定的朝张之羽的胸口刺去。

    不过这一剑终是没有刺下去。

    因为一颗晶莹的小雪花挡在了陨天王长剑的前进方向上。

    剑尖与晶莹的小雪花碰撞,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接着那晶莹的小雪花微微旋转,一股巨大的回旋之力便从雪花上爆发出来。

    陨天王险些没有握住手中的长剑,无奈他只能随着这股回旋之力,在半空中旋转自己的身形,化解掉这股巨大的力量。

    不过那小雪花没有进一步动作,反而是飘飘摇摇的飞回到张之羽的轻雪剑尖上。

    这一颗晶莹的小雪花,便是自轻雪剑上弹出的。

    张之羽望着对面的陨天王,轻笑着说道:“现在你应该了解,你究竟误会有多大吧?”

    陨天王保持了沉默。

    他不得不沉默。

    因为他深刻的了解到,张之羽是一位已经迈入问神境界的大修行者。

    这实在难以令人相信。

    张之羽看起来顶多二十几岁,这般年纪的半步问神或许有不少,但迈入问神境界的绝对屈指可数。

    因为陨天王知道,南境的那个白玉琊,未满二十便已经迈入了问神境界,那才是真正的妖孽第一人。

    柳青玄亦在十万大山成功迈入问神境界,但这一点,陨天王并不知道。

    所以在他的认知中,张之羽是第二个,以如此小的年纪,迈入问神境界的人。

    不!

    也许张之羽已经更早的迈入了问神境界,因为若他只是坐照境的话,不可能带给自己这么大的压迫感,那至少也是神台境!

    这是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纵然再是天赋异禀,也绝不可能在这种年纪,便能迈入问神境界。

    陨天王心头一动,骇然的望着张之羽,莫非他竟是有着特殊脉体?!

    除了那十大特殊脉体的拥有者,陨天王想不到,还会有什么人,在修行上进境如此之快。

    “你一定要帮助苏扬对付我天王宗,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陨天王脸色略有些难看,如果他所料不差,张之羽会是神台境之上的强者,那么他完全具有毁灭天王宗的实力。

    虽然堕天王亦在神台境界,但若张之羽只是一个人,那么他仍旧没有能力覆灭像天王宗这般的大宗门。

    除非他达到了第三境,才有可能做到以一己之力覆灭天王宗。

    但这一点,陨天王不敢去想。

    更何况,除了张之羽外,还有苏扬他们的存在,张之羽只需要牵制住堕天王,那么天王宗便危矣。

    陨天王绝不能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

    显然,张之羽的存在,让得陨天王心中大乱,这与他们初想的完全不同,很可能令得局势大变。

    “我这个人还是很信守承诺的,已经答应了一个人,在同一件事情上,自然不能违背,从而再去答应另外一个人。如果你能比苏扬更早的找到我,说不定,我现在会帮着你们天王宗对付苏扬那也说不定。只可惜,现在已经迟了。”

    “苏扬给了你多少好处,我天王宗必能比他拿得更多!”陨天王向来沉稳,但现在他实在淡定不了了。

    因为局面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

    “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已经迟了的事情,便无法再挽回。”

    张之羽话音落下,轻雪便径直朝着陨天王斩了过去。

    一颗晶莹的小雪花再度从轻雪剑上弹射而出,无数的雨水被旋转的晶莹雪花打散,然后朝着陨天王开始缓缓下落。

    我有一剑名轻雪,轻雪一出,便是寒冬。

    陨天王的脸色骤然一紧,死亡的威胁再度来临!

    他知道自己不能退,因为一旦退了,便会死。

    虽然往前可能依旧会死,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往前踏出了一步。

    一步落下,雷鸣之声密集大作,仿佛有无数个小风暴在他的身周成形,然后开始狂暴地运转。

    他手中长剑一振,带着决绝的姿态,一剑刺向从天而降的晶莹雪花。

    嗤嗤的一声。

    陨天王手中的长剑被压弯,晶莹雪花的下落趋势被阻挡了一下。

    噗的一声,陨天王吐出一口鲜血,单膝跪地。

    他用尽全身的力量支撑着手中的长剑,但是晶莹雪花仍旧在缓缓下落。

    晶莹雪花投下的黑色阴影逐渐扩大,慢慢笼罩了陨天王,如泰山压顶。

    巨大的压力从剑身上传来,陨天王感觉自己全身的骨骼都在咯咯作响。

    头顶上的晶莹雪花正在缓缓下压,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被压在下面,肯定会被碾为一团渣渣。

    这便是张之羽的一剑,所给他带来的绝对恐惧!

    《完本》:.. 书友超喜欢的【全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