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尘脉 第六十一章 当千年前的血龙醒来
    有位姑娘名苏灵。

    苏扬的苏,万物有灵的灵。

    堕天王盯着这个小小年纪就有极大可能已经迈入问神境界的小姑娘,强压下心中诸般思绪,平静地问道:“敢问苏灵姑娘,这里是哪儿?”

    苏灵惊奇道:“小老头儿,你脑子秀逗了么?连自己的家都不知道了?”

    “家?”堕天王神情复杂,轻声说道:“这里是天王宗,大魏最强的宗门,你莫非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更何况,你现在所面对的,可是神台境界的修行者。”

    苏灵歪了歪脑袋,反问道:“神台境界很了不起么,我为什么不信?”

    堕天王怔了一下,随即苦笑道:“说得也是,你小小年纪就能踏足问神境界,肯定是万中无一的绝佳资质,将来登顶问神上境界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的确不值得大惊小怪。然而,你终究年纪太小,在你尚未成长起来之前,还是要有所收敛才是。还是说,对你而言,神台境界不足以杀掉你?”

    不料,苏灵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没错啊,神台境界又算什么,若非我现在遇到了一些情况,力量在不断缩减,别说你一个神台境界的修行者,就算再来一百、一千个你这样的人,本姑娘也只需吹一口气,便能杀光你们。”

    她说的是实话。

    这是连苏扬都不清楚的实话。

    其实在遇到北古塔主的那一刻开始,苏灵便发现了异样。

    她发现自己的力量受到了克制,但克制她的人并非是那塔主,而是那座塔。

    她不清楚塔里有什么。

    但苏扬进入了那座塔,也站在了那扇门前,塔主更是打开了那扇门。

    苏灵感知到了一丝未知的气息,但那气息又很熟悉,这不禁让她很困扰。

    她的记忆有很多残缺的地方,她知道自己是血龙,但血龙从何而来,却是一无所知。

    也许,这里并非是她的家。

    她并非生长于这里。

    她有了醒来的征兆。

    当千年前的血龙醒来的那一刻,本该是夜空最亮的一颗星,甚至可以亮过苍穹。

    但苏灵的情况却反而很不妙。

    她原本的力量便因为苏扬的缘故而大幅度缩减,但也至少还在清幽上境。

    可是现在,她的境界降到了清幽初境。

    她的心里有些彷徨,记忆的缺失,让她宛若孩童,既然是孩童,自然会害怕,因为她无法看到未来,看不见的未来,自然是令人恐惧的。

    虽然从来没有人能够探知自己的未来,但少女心性的苏灵,没有人会为她解惑,那么这份彷徨便会永远纠缠着她。

    她明白,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那座塔。

    但那座塔令她恐惧,或者是紧张,那里面,似乎有让她不愿意面对的事物。

    堕天王并不知道苏灵心里在想什么,但对于她那一番言论,却很是嗤之以鼻。

    或许这小姑娘的修为境界的确很高,她也有骄傲的资本,但过于骄傲,甚至于狂妄,便是不应该的了。

    但他并未说出什么,因为在他即将开口之际,他感受到了杀意。

    他从来没有想象过,在如此年轻,甚至还带着些青涩意味的脸上,居然能够看到如此平静且又坚定的意志。他更没有想到,在天王峰之上,居然有人敢向他释放出如此肯定的杀意。

    然而,这道杀意似乎并非是针对他的,可这份杀意却十分真实。所以他的脸色隐隐变得苍白起来,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警惕,因为心情的沉重,也因为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本是大魏不多的神台境界的强者,此时灵息暴起,呼吸之间,天王峰上那些已经枯萎掉的花草树木无风而狂动,继而化作齑粉。

    无数寒风尽数被他吸入肺中,只见他胸腹微微鼓起,仿佛就像是一面战鼓!

    一声如同雕鸣般的尖锐啸声,从他的唇间迸发出来!

    这声尖啸瞬间撕破天空,传遍整座天王峰,甚至可能传到了群山的所有角落。

    尖啸声中,苏灵被惊醒,于是她很生气,所以她动了。

    脚步声尚未响起,便被靴底踏碎的石板撕开,然后被溅飞的石砾击穿,只留下几声嗡鸣。

    她的身形骤然虚化,带着呼啸破空的风声,如箭一般掠至堕天王身前,不知何时,碧天剑出现在她的手中,剑笔直刺出。

    嚓的一声。

    这道剑声非常凝纯,没有任何杂音,显得格外干净。

    因为她的剑就是这样笔直的刺出,没有任何偏倚,也没有任何变化。

    换句话说,她的这一剑没有招术。

    苏灵的强大,来自于她的力量,来自于血龙。

    她并不会任何招术,自然也没得施展。

    但她就算手中无剑,也会变得有剑,更何况现在手中有剑,那么就算只是简单的刺出,也会呈现惊天动地的破坏力。

    不论她的境界有没有降低,她也是问神第六境的强者!

    这时候静静站立的堕天王,看着苏灵那很快,很犀利的一剑,对于他这样的神台境界的高手来说,应该并不难以应付,他可以凭借身法暂避其锋,然后趁势反击,当然最简单的方法是,他可以用自己的力量硬接。

    但堕天王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避让。

    因为苏灵的这一剑,意志太过强大,锋芒太盛。

    整个天空都好似忽然黯了一瞬,堕天王的身形仿佛一道黑烟,飘向了右侧,避开了这一剑,脸色却有些苍白,神情有些惶然。

    这一剑被避开,似乎对苏灵并无什么影响。

    因为在她看来,那一剑真的很普通,就算她再瞧不起神台境界,但想要躲开这一剑,也是很轻松的。

    但实际上,堕天王并不轻松。

    他嘴角有血迹滑落,明明避开了那一剑,但他似乎还是受伤了。

    血滴溅在地面微荡,便是血海生波。

    天际的阳光忽然变成了红色的。

    鲜艳的血红色。

    一片血色的海洋出现在天王峰顶。

    白玉广场与周遭一切依次被血海吞噬。

    血腥刺鼻的味道,随着血海的翻滚,向着四处弥散,整座山峰,也变成了红色的,仿佛被鲜血浇灌了无数年。

    在血色的世界里,堕天王那苍白的脸颊显得格外刺眼,异常恐怖。

    瞬息之间,苏灵的意念力便已经笼罩了这座山峰,把真实的世界变成了血色的海洋。

    就在此同时,一道强大的、恐怖的,充满了杀戳意味与痛楚感的气息,直接侵入了堕天王的意识海!

    堕天王的脸色很苍白,但他没有选择逃离,也没有倒下。

    他的身形从虚转实,速度变慢了无数倍,但依然握着青蛟剑,向前刺去。

    他仿佛在齐腰深的粘稠血海里前行,虽然艰难,虽然缓慢,但没有停下脚步。

    因为他恐惧,但不敢置信,他要打破这份恐惧。

    区区一个小女孩,何以能够令他这位神台境界的大修行者恐惧?

    他不愿意去相信。

    这片血海很真实,能够让他联想到不可思议的一幕。

    但那应该是只有达到问神第三境才能施展出来的,而且也只是初窥门径,万不可能像这片血海一般恐怖真实。

    如果让堕天王去相信苏灵可能会是一位神台境界的大修行者,也许他还能勉强去承认。

    可要说她会是沧海境界的强者,堕天王一万个不信,更别提更往上的第四境了。

    就是因为他的不信,所以他坚定的刺出一剑,他要打破自己心中的恐惧和彷徨。

    打破这一刻的虚妄,回归现实。

    然而究竟什么是现实?

    堕天王很快就会明白了。

    苏灵的神情很宁静,哪怕堕天王在血海中前行,也不足以让她的内心有片刻动摇。

    唯宁静方能致远。

    更何况,她又有什么理由去动摇?

    这里可是属于她的世界。

    一片血色的世界。

    脉之域界!

    只有问神第三境才能开始领悟的大神通,直至第五境方可完全领悟的专属于问神境界的强大神通。

    境界相等的人,一旦被困入对手的脉之域界中,便会如蝼蚁一般被其斩杀。

    若非境界高过施展脉之域界的人,那么在这小世界形成的瞬间,其主人便是无敌的。

    同等的存在,自然可以一起施展出脉之域界,最终的结果有可能会是两败俱伤,也有可能会是一死一生。

    脉之域界的强大是属于问神境界的强者的,对于高境界者虽然可能会无效,但此等神通可并非鸡肋,因为这是严格把问神境界的强者跳脱凡人之列的根本。

    堕天王的脸色很苍白,在血中若隐若现,时沉时浮。

    血水开始沸腾,散放出难闻的血腥味道,闻到这种味道的人,极容易神魂俱丧,陷入癫狂的状态里,直至脱魂而死。

    一声厉啸,从他薄厉的双唇里再次迸出,寒风自山外呼啸而至,吹拂得他的衣袍猎猎作响,一道极为冷酷强大的气息出现!

    他想要反抗。

    然而,现实却是,他无力反抗。

    望着那苏灵逐渐高大的身影,恐惧再度被放大,堕天王浑身都在发抖。

    血水渐渐淹没到他的胸膛,窒息感一阵阵袭来,令得他的精神恍惚。

    他明白了。

    他终于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