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雪落关山〕〔超品修仙小农民〕〔盛世嫡女:医品特〕〔反派今天也很乖〕〔古探奇玉〕〔重生学神:封少娇〕〔逆天神妃〕〔凤凰齐修之帝君别〕〔楼乙〕〔霸道老公宠入骨〕〔非凡保镖〕〔超级狂兵〕〔我无敌了亿万年〕〔美女总裁的超级高〕〔拐个王爷来种田〕〔我这艰难的爱情呀〕〔九指剑圣〕〔玄天后〕〔农家小福妃〕〔别歌帝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尘脉 第六十二章 以剑杀神台
    苏灵遥遥看着那脸色惨白的堕天王,轻蔑一笑,垂下握剑的手,然后一脚踏出。

    赤着的脚底踩在微微荡漾的血水上,苏灵缓步向着血水中心的堕天王走去,她的每一步都走的那么平稳,仿佛行走在青石板的街道上。

    层层的血水波纹在她的脚下荡漾。

    这一片血海,只有身为主人的苏灵,和作为被敌对的堕天王能够看到。

    在苏扬的眼睛里,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化。

    苏灵只是静静地的站着,而堕天王也同样如此,但他现在已经跪了下来,面部上皆是恐惧之色,汗珠滚滚而落。

    望着这一幕,苏扬似是明白了些什么。

    “由我亲手杀他。”

    淡漠的声音传出。

    苏灵睁开了眼睛。

    她转头看向苏扬,沉默片刻,道:“以后没事不要让我出来了,你自己也不要作死,我不可能每次都来帮你擦屁股。”

    苏扬略有些错愕,但苏灵显然不想多言,身影消失不见。

    在苏灵消失的那一刻,血海破了。

    鲜血在天王峰的白玉广场上狂喷着,流到破裂的白玉石地面上,也流进了那片看似虚幻的脉之域界里。

    脉之域界已经散掉,但血水还并未完全散开,反而血腥意味更加浓烈。

    一只手从血海里伸了出来。

    那是堕天王的右手,他的手掌上面已经出现了无数道裂口,皮肉绽翻,鲜血涂染,甚至多处只剩下白骨,看着异常恐怖可怕。

    骨肉尽破的手在寒风里微微颤抖着,仿佛随时可能断裂。

    血海出白骨!

    在脉之域界的强大压迫下,堕天王身受重伤,但并未立即当场死去。

    青蛟剑已经在血海中消融。

    在堕天王的视线中,血海渐渐褪去,一切都似乎恢复了正常。

    但这一份正常,却让他有些茫然,或者说不适应。

    他仿佛在红色的世界里待了无数年,突然看到碧蓝的天空,和其他各样的色彩,他竟觉得很不真实。

    苏扬在思考着之前苏灵莫名其妙的话。

    以苏灵的性格,显然不可能说出那样的话。

    她无比渴望自由,又怎会不愿出来?

    还是她真的厌烦这种被自己拿来最后当打手的事情?

    但苏扬觉得或许不是这样。

    因为苏灵很喜欢打架,尤其是打人,甚至于吃人。

    这里面一定存在着什么问题。

    但此刻苏扬并未有多少精力去想,因为堕天王已经回过神来。

    苏扬的脸有些苍白,眼睛却很明亮。

    堕天王的脸很是苍白,眼神很幽然。

    这场惨烈的战斗就到此为止了吗?

    苏扬不这样认为。

    堕天王也不会这样想。

    他贵为一宗之主,乃是万人敬仰的存在,但前一刻,他的尊严和荣誉皆毁于一旦。

    毁于一个小姑娘的手里。

    更是毁于苏扬的手里。

    他知道苏扬的本事,亦是知道其不简单,但事到如今,一切都还是如梦幻一般。

    他看不到苏灵的身影,但他并未说什么。

    他深刻的明白到,自己有多么愚蠢。

    那小姑娘迈入了问神境界,他以为是这样,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可有一点,是堕天王不愿意相信,却也不得不相信的。

    那小姑娘不止迈入了问神境界,更是远远超过他的强者。

    绝对已经跨过了沧海境!

    似这等存在,翻手间便可覆灭天王宗。

    堕天王哪还有反抗的念头。

    或者说,就算反抗又有什么意义?

    他的生机已经断裂,回天乏术了。

    可是,望着那神情平淡的苏扬,堕天王心里又很不甘心。

    他可是神台境界的大修行者,纵然是死,也不能死的这般屈辱。

    那露着森森白骨的手掌,朝着苏扬探了过去。

    堕天王的眼瞳变得异常幽深。

    像某种异兽一般缩小,仿佛要变成一道直线。

    他知道就在下一刻,苏扬便会做出最具决定性的一击。

    他等待着那片黑暗到来的瞬间。

    血淋淋的白骨手,出现在了苏扬的咽喉前。

    这是他离死亡最近的一刻,也是堕天王离他最近的一刻。

    苏扬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出手了。

    正如堕天王所料,他一出手便是一片光明,而在光明之后隐匿着无尽的黑暗。

    堕天王的脸色被那片光明照耀的异常苍白,脸上却没有任何意外与惊惧的神色,因为很快黑暗便笼罩了他,令人无法再看到他的脸。

    然而,一切都还并未结束。

    堕天王的眼眸里再度被光芒充斥,他的脸上亦是露出了一抹惊恐。

    一道无比明亮的亮光,在他的眼中闪过。

    这是哪里来的光?

    剑光已经消逝,本该归寂于黑暗,为何光明会再度盛放?

    这道光是那样的纯净,没有任何杂质,唯因此,又显得那般的可怕。

    这道光决然,暴烈,惊艳。

    这是一剑,苏扬所斩出的一剑,这一剑的光芒并未散去,反而是在瞬间的黑暗后,再度绽放异彩。

    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嚎,从堕天王满是血渍的唇间迸发出来。

    那道光照在了他的身上。

    剑光落下,一道清晰且笔直的血痕,在堕天王的脸上与身上出现。

    嚓的一声轻响,他的眼睛里飙出一道血花,脸颊随风剥落,肩膀被切削,手臂落在了地面。

    然后,他才重重地摔落到了地上,喷出了一口浓至化不开的稠血。

    苏扬缓缓渡步,朝着前方走去。

    冷风吹过峰顶,吹过他的胸膛,苏扬感觉自己好像走在一条全新的道路上,迎接他的是不一样的未来,这种感觉是他所没有过的,而且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堕天王倒在白玉广场上的废墟里,不停地呕着血,已经无法站起。

    不远处,有一道身影出现。

    是陨天王。

    他还活着。

    紧随其后的是张之羽,他们一前一后出现在这里。

    陨天王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把张之羽引走,竭尽可能的拖延时间,好让堕天王能够尽快斩杀苏扬,以免得有意外发生。

    然而,张之羽也有类似的想法,苏扬跟堕天王的一战,他原本也不打算插手。

    因为他知道,苏扬肯定有后招,自己只需帮他掠阵就好。

    所以对于陨天王的拖延战术,他也就耐着性子陪他演了下去。

    而现在,他们都感知到了天王峰的异状,明白苏扬和堕天王之间,已经分出了胜负。

    但是,陨天王看到眼前的一幕画面时,却呆愣住了,这与他想象中的,似乎完全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