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尘脉 第六十九章 江湖夜雨,不太平
    暮春时节,夕阳将落。

    一场雨席卷了洛阳城,下了一天也未见止息。

    整个大魏王朝似乎都被雨水洗礼,透着一股极不平凡的意味。

    夕阳余晖洒在苏扬显得清秀的脸上,在那层层雨幕下,很快便归于黑暗。

    一袭黑衣,撑着一把白色的油纸伞,脚踏存水的青石板路,水滴四溅,哗哗的降雨声音,充斥在耳畔,似乎再也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

    他一路往前走,街道上不见行人,雨下得太大,一般人是不可能再出门的。

    苏扬注视着街道两旁,步伐很快,似乎正预示着他此刻的心情并不平静。

    他前进的最终目标是大魏宫廷。

    以他大魏国士的身份,进出皇宫就跟回家一般,不需要通禀,自然也没人敢拦他。

    进入宫门后,他便显得有些谨慎,刻意避开那些明面或阴暗里的视线,朝着后宫而去。

    他可以随意出入皇宫,但后宫却是他不能去的,然而此刻,他显然目的坚定。

    韶妃娘娘的寝宫中,此刻不见宫女内监,寂静一片,唯有摇曳的灯火闪烁,夜间有雨也有风,挂在宫门外的灯笼,在左右摇摆,眼看着便会掉下来。

    紧张之际,那灯笼终是没有跌落,因为在下方,出现了一道身影,一个撑着白色油纸伞的男子。

    站在长廊下,苏扬放下了油纸伞,将其收缩起来,放置一旁,然后抬脚步入了寝宫。

    层层珠帘后,一张座椅卧榻上半躺着一位妙人。

    她穿着一件略显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用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

    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反而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

    外披一件浅紫色的敞口纱衣,腰间系着一块翡翠玉佩,左手上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一头青丝长发披散着,并未扎起发式,反而更有一种自然慵懒的美感。

    用碳黑色描上了柳叶眉,更衬出皮肤白皙细腻,妩媚迷人的明亮双瞳在眼波流转之间光华显尽,施以粉色的胭脂让皮肤显得白里透红,唇上淡淡的抹上浅红色的唇红,整张脸便显得特别漂亮。

    苏扬渡步来到近前,便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悠悠的、清然的、自然的薄荷香。

    这种味道很好闻,那半躺着的女人也很美,这应是十分美好的画卷。

    但苏扬却好像视若不见,只是端坐在榻前的红木桌后,开口道:“姐姐,是否查询到?”

    韶妃娘娘坐起身子,撩了一下耳边长发,道:“已经查到了,不过在查询的时候,偶然撞见了跟随在元娣公主身边的那个女人,虽然并未生出事端,但我心里亦是觉得有些不妥,弟弟可有打算?”

    苏扬微微蹙眉,道:“不用理会,多亏姐姐帮了我大忙,目前没有人知道我们两人的关系,所以也不会有人来找你麻烦。姐姐近期安生一些就好,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情,可去天书阁求助。”

    韶妃点点头,又道:“关于谷南山的下落,就连书宫内都无从查起,虽然花费很长时间,但我终是在书宫的暗格里,找到了蛛丝马迹。记载谷南山的书卷,被放置在最隐秘的地方,而且有专人看守,我也是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找到机会,简单的翻阅了那书卷,确定了谷南山的方位。”

    闻听此言,苏扬眉头皱得更深,道:“想必姐姐已经被发现了。”

    韶妃讶异的睁大眼睛,道:“怎么会......”

    “以你纳界境的修为,就算再小心,也不可能瞒山过海,既然那书卷被放置的如此隐秘,看守之人的修为必定不弱,不可能发现不了你。但既然你成功翻阅了书卷,说明那人是同意让你看的,这背后必定有陛下的示意。”

    苏扬神情有些凝重,如果韶妃已经被发现,那说明魏帝也知道了这一切,只要他想查,很容易便会查到自己身上。

    这‘谷南山’必定是大魏的禁忌,否则不可能在外查询不到一点信息,而且在宫廷内,还被严密防护。

    魏帝一旦得知是自己在查找‘谷南山’,一定会有所行动,之所以让韶妃观看了那书卷,想必也是为了找出幕后之人。

    在魏帝尚未确定之前,肯定会认为韶妃受到了威胁,或者与什么人同流合污。

    念及此,苏扬立即说道:“事后如果陛下问起,你可以实话实说,不必有任何隐瞒。毕竟想要瞒过皇帝,是不可能的,若你诚实一些,陛下反倒不会对你怎么样。”

    韶妃略有些紧张,道:“那谷南山到底是什么地方,你又为什么寻找?难道为此,陛下会对你起杀心?”

    苏扬摇摇头,说道:“也许事情没有那么严重,那谷南山对我很重要,但我不知道它对于陛下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同样重要,也难以保证他会不会真的想杀了我。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姐姐已经帮我很多了,我自然不能把你牵连进去,自此后,你便将这件事情遗忘,将其烂在肚子里。”

    “如果陛下没有问起的话......”苏扬沉默了片刻,道:“按照我说的做,最起码你不会有危险,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好。”

    韶妃微微发怔,这一番对话,像极了元集初回洛阳城的时候。

    她亦是明白,苏扬很可能要做一件大事。

    她不能去拖元集的后腿,自然也不能拖苏扬的后腿,所以她点了点头,会严格按照苏扬的话去做。

    “那座山原本不叫谷南山,根据卷中记载,那座山存在于九百年前,也就在那一刻开始,才变成了谷南山,至于先前的名字,因为时间紧张,我并未看全,只是专挑重要的看。”

    苏扬默默点头,对于‘谷南山’原本叫什么,他并不在意,只要能够确定具体方位,他终能找到。

    “谷南山在大魏的西北方向,应该在边境,但那里是平原,根本没有什么太高的山。”韶妃继续说道。

    苏扬思忖了片刻,道:“九百多年的时间,世间万物都会发生变化,哪怕是地势,只要确定谷南山就在西北边境,那么就一定能够找到。”

    烛火摇曳,欲灭不灭,寝宫外有雷鸣声响起,风势似乎更大了一些。

    苏扬站起身来,道:“姐姐休息吧,记得关好门窗。”

    说着,他便转身离开,站在寝宫外的长廊下,回身将房门关闭,拾起了放置一旁的油纸伞,撑开后举过头顶,一步迈出,很快便隐于黑暗中。

    ......

    皇宫里最高的一处阁楼上,魏帝静静地站着,古承将军候在一侧。

    他们的目光能够看到那走出宫门的身影。

    “没想到会是他。”

    听着魏帝的呢喃声,古承将军略微沉默了片刻,道:“要不要到韶妃娘娘那里去一趟,了解一下事情经过?”

    “稍后吧。”魏帝眯缝起眼睛,道:“我多久没有听到谷南山这三个字了,那是我大魏圣地,没人知道它的准确位置,因为已经过去了快近千年。

    圣地中泄露的一丝玄妙,便让我们大魏王朝凌驾于周、齐,这本是好事。可一旦那座山现世,受益的并非只有我们北朝,整个人间都会受到影响,尤其是南朝人......这件事情绝对不可以,至少现在不行。”

    “这场雨很不好。”魏帝看着夜空下漫天的雨丝,眼中竟有杀意浮现,只是不知道他这杀意是在针对谁。

    “温老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甚至比预想中的要提前很多。苏扬这混蛋还真是会给朕找麻烦,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知谷南山的,又为什么要找寻,总之,绝对不能让他如愿,他根本不了解这其中的事情。”

    魏帝看向古承将军,道:“随朕出宫一趟,人世间唯一知晓谷南山真正下落的,也就只有一个地方,一个人,我们需要他的帮助。”

    “喏。”古承将军微微躬身,他的心里很压抑。

    这一场雨似乎搅乱了整个大魏天下。

    他对于‘谷南山’了解的并不多,但看魏帝的态度,他也能够明白,这必定事关着大魏存亡,甚至于整个北朝的存亡!

    ‘谷南山’当然是大魏的禁忌,因为古承将军在职期间,都未曾听闻过这三个字,若不是得到魏帝器重,成为暗探统领,他也无法得知那冰山一角。

    整个大魏王朝没有任何关于‘谷南山’的传闻,知晓的人也是闻之色变,绝对不敢谈论,以免祸从口出。

    魏帝当然不是封禁‘谷南山’的人,因为‘谷南山’在大魏建立之时,便已是禁忌。

    浩荡雨幕下,宫门驶出了一辆轻便的马车,由古承将军亲自驱使,在茫茫雨夜下,驶出了洛阳城。

    江湖突逢夜雨,天下亦将不再太平。

    暗地里的风起云涌,似乎在这一刻,即将出现在明面上。

    大魏各处,都有绝世大能在仰望着这一片夜幕下的雨雾,甚至有着不少人都在朝着洛阳城汇聚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