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尘脉 第一百一十七章 那自藏书楼走出的倩影
    “人类就是愚蠢的物种,陆地被你们统治,便是世间最不美好的事情。”

    女海域人再度开口,它的声音很细,但每一个字都很清楚。

    因为身高的缘故,声音传来,更像是从天而降,令人耳膜发麻。

    “你为什么能说话?”苏扬看着她问道。

    女海域人瞥了苏扬一眼,说道:“我是海后,海域上只有我和海王可以说话。”

    苏扬瞪大了眼睛,这算是意外之喜么?

    竟然遇到了海后!

    这海后的智慧似乎也不低,最起码她说话的逻辑很通顺,但随便一问就问出了她的身份,貌似她的智商也是有限。

    但也不能保证,是不是海后本来也没打算隐瞒。

    苏扬抱着试试看的念头,小心翼翼的询问道:“那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海后居高临下的盯着他,虽然相比男海域人,海后的个头要小一些,但对于苏扬这种寻常人类而言,亦是属于庞然大物。

    “人类果真狡猾,竟想要套我的话?!”

    苏扬:“......”

    好嘛,没有上当。

    看来这海后还是有一定智慧的,想要用智商碾压它,显然有些行不通。

    不过文的不行,咱可以来武的。

    那男海域人的实力只是相当于修行者的坐照上境,而海后的实力貌似更弱,顶多只在坐照初境。

    显然海后一人执行那秘密任务,海王可能不放心,所以派了一个护卫保护。

    御海之战已经全面爆发,就算是想要多抽出一些人手也是不行,更何况,海域人那上来陆地的方法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苏扬猜测,两个海域人上得陆地已经是极限了,它们可能动用了某种秘法。

    而且它们的目标极大,若是执行秘密任务,数量太多显然也很容易被发现。

    海后应是除了海王外,唯一一个拥有很高智慧的海域人,所以这等危险的任务,也只能由海后亲自出面,不然很可能功亏一篑。

    想要弄明白它们的目的很难,但若能擒获海后,或许也能借此对战局起到非同小可

    的影响力。

    道藏中记载,海域人是很团结的物种,作为一海之后,更是地位尊崇,要是将其当做人质,会不会令得海王退兵?

    一念至此,苏扬便有些失去了耐心,朝着纪丹萱使了个眼色,便准备出手了。

    二者皆是堪比坐照境界极限的强者,对于两个坐照初境和坐照上境的海域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苏扬没想到自己刚刚来到边境,便有意外收获,更有极大可能会影响战局,不免也是心中喜悦。

    脸色一正,苏扬已经是伸出右手,五指伸张。

    接着一声嗡鸣,一道剑影从他手指上的万物戒子中飞出,直接飞入他的掌中。

    苏扬右手握剑,指向海后。

    他体内的灵息在这一刻全部涌入他手中的碧天剑之中,一股浩荡的剑意回荡开来。

    与此同时,一抹血色的龙影在他的眼眸中缓缓浮现。

    而纪丹萱已经比他先一步,一剑朝着那男海域人斩去!

    大战在这林中悄无声息的打响。

    ......

    洛阳城的雨早就停了。

    不管是暴雨还是天地感应而落下的微雨,都已经停了。

    太阳还没有完全跃出地平线,云海却已经开始发光。

    东方天欲晓。

    天书阁的观雨亭,柳思璇手中依旧紧紧攥着那封书信,她很生气,气得不是苏扬和纪丹萱不告而别,而是他们走的时候,为什么不叫上自己!

    “雨下了一个多月,这时候突然停息,说明西北边境的战况,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秋南春没有理会柳思璇的咬牙切齿,或是根本没有注意到她,面上满是惆怅。

    “我们大魏这么多高手一起出动,纵然那海域人再有诸多神通,也难逃一死,说不定过不了几日,便有大捷战报传来,大军也会归来。”柳思璇说道。

    “但愿吧。”秋南春点点头。

    便在这时,她似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眉头紧蹙了起来。

    思忖了少许,她猛然睁大了眼睛,豁然起身。

    柳思璇被外婆的动作吓了一跳,未等询问,便见秋南春一脸急切的说道:“近日来诸多变故,竟是把她给忘了!”

    “谁啊?”柳思璇百思不得其所。

    秋南春没有说话,只是慌忙走出观雨亭,朝着天书阁后山而去,柳思璇不解之下也连忙跟了过去。

    站在后山深处那一片幽暗的林外,秋南春长叹一声,说道:“难道真是这丫头的命数,她竟然真的走出了藏书楼。”

    幽暗的林中,有一道身影渐渐清晰。

    柳思璇凝眸望去,不免露出诧异的神色。

    陆嫣然穿着天书阁的黑袍,看起来竟是有着不少尘垢,也不知她在真正的藏书楼里经历了什么。

    见到秋南春和柳思璇等在外面,她显然也很是意外,上得前来,微微揖手行礼。

    “可有所悟?”秋南春朝着她点点头,问道。

    陆嫣然说道:“我已经激发了火蚕神心体,修为已破半步问神,但近日里不知为何心神不宁,没能跨过那扇门。”

    “你怎么走出来的?”对于这一点,秋南春很疑惑。

    因为藏书楼外被温老亲自设下禁制,凭着陆嫣然半步问神的修为,必然不可能走得出来。

    “弟子也不明白这藏书楼的情况,外面竟有阵法防护,明明进去的时候还没有。我虽然花费了些时间,但还是寻到破绽,走出了阵法。”陆嫣然说得很简单。

    秋南春却又是长叹一声。

    温老亲自设下的阵法,又怎会有破绽,就算真的有,也必定不明显,寻常之辈不可能找得到,但偏偏陆嫣然找到了,还破了阵法。

    陆嫣然很不理解此刻秋南春的神色,但她也没有询问。

    打量了一眼四周,陆嫣然微蹙秀眉,说道:“为何这般安静?大家都去哪了?”

    柳思璇刚要说话,但秋南春却率先开口说道:“他们只是进行新一轮的历练去了,你既以成功激发脉体,便好好休养,多加稳固。莫要浪费了在藏书楼所悟。”

    陆嫣然应了一声,但心里总觉得哪里存在些问题。

    那心神不宁的感觉,自走出藏书楼后,似乎更真切了些。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