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鲜妻有点甜〕〔隐形学霸超A的〕〔荒原红城〕〔沐大佬请保持距离〕〔傲娇爹地找上门〕〔差一步苟到最后〕〔司宫令〕〔旺门佳媳〕〔联盟之电竞莫扎特〕〔茅山二师兄〕〔科技入侵神话时代〕〔我的召唤物可以学〕〔洪荒之昊天天帝〕〔重生财富自由〕〔封神之问道金庭山〕〔玄天运石〕〔科技测评博主〕〔六渡之逆斩苍穹〕〔咱家宗主有点懵〕〔长生大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七十八章:凝练九婴之心
    “铮...”

    蓦然,一道类似金属摩擦的声音轻盈传来,这声音很轻,却似乎可以吸扯人灵魂深处的东西。

    “轰!!”

    众人都下意识的看向那声音传来的地方,只是这一看,脑子便是一炸,顿时陷入了一片空白之中,眼目茫然呆滞,不知所为。

    即便是武秋溟等人都脸色惨白,身躯僵直,似乎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无法动弹,只剩下深深的恐惧在心底滋生,蔓延。

    君弈身后,鬼陵巨门之内,只见一大小三米的棕黄色的椭圆晶体蓦然出现,隐于在黑雾之中,这椭圆中间还有一道横着的黑线,这突兀的浮现的东西吐森着冷漠,无情之感,它似乎并非死物,而且蔑视一切生灵。

    “这是...眼睛?”

    禹风身周风云停滞,难以动弹,双目却隐晦的看着那巨门之中的晶体,有些不确定的开口。

    但周围武者却没有一人回应,武秋溟都凝神紧张,缓慢的挣扎着自身的压制。

    近处有些难以辨别,但距离稍远一点便能发现,这哪里是什么棕黄色的晶体,分明就是一只巨大的蛇眼,与一般的竖瞳不同,这蛇眼瞳却是横着的,瞳孔的冰冷似是通着地狱,这蛇眼并没有去看场中任何人,但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血液都似乎要冻结。

    相比其他人的恐惧,九婴却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死亡,有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已经将自己锁定,他相信就是眼前这眼睛,而仅仅就是这一个眼睛,不要说动作,即便是他全身的气息都已经无法流动。

    而远远逃窜而去的武者也停下了身形,屏息窥视,如此诡异的场景虽然恐惧,但任谁都不想错过。

    “这,你,你要干什么?”

    九婴颤声开口,再也没有了先前的盛气凌人,霸道凶戾,语气中甚至还有些哭腔。

    “九婴之心...”

    君弈微微开口,脸上的苍白让他狰狞的脸更添加了一抹凶戾,一道冰冷,毋庸置疑的声音从其口中吐出:“我,要了。”

    此言一出九婴双目骤缩,心中恐惧以及气息压制之下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能力。

    “你...”

    武秋溟口中吐气,心中恼怒异常,但却不敢有丝毫动作,他清楚的感觉到,在自己开口的一瞬间,一道森然之感已经将自己笼罩,武秋溟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动手,必死无疑。

    “嗡...”

    “唔!!”

    忽然,天地之间猛地一阵轻颤,有一道气息轻微的掠过所有人的身躯,杀意喷涌,而九婴却是传来一声闷哼,众人犹豫斜视,惊见九婴身躯颤抖,九首抖动,腥红的眼中尽是难以言明的恐惧。

    在众人惊骇注视下,九婴没有丝毫反抗的力气,九首如鲜花盛开一般,围心而拢,这诡异的姿势竟有些暴戾的美感。

    “出!”

    君弈口中低喝,短短时间额头上已经汗水淋漓,显然这种行为对其身体的负荷极大。

    “啊啊啊!!!”

    话音一落,只见九婴霎时间血目瞪圆,口中鲜血四溢,嘶吼咆哮,凄厉的惨叫声让人头皮发麻。

    不多时,九婴胸前缓缓凸起,身上的鳞甲也碎裂脱落,血肉被挤压外推,零碎的血块掉出摔落,一个腥紫色的菱形肉体缓缓破出。

    “九婴之心!”

    武秋溟低吼一声,语气热切之极,心中的震动再也无法忍耐,只是脚下刚刚踏前一步,一股冰冷的气息便已经罩了上来,杀意凛然,心底的寒意让他不得不停下身形。

    “唔...”

    九婴九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脏破体飘离,世间恐怕再没有比这个更恐怖的了,同时体内一阵虚浮无力之感涌了上来,扩散而去。

    君弈见此双眼一动,少见的有了一抹狂热,就连此时冰冷的心都躁动了起来,数百年的痛苦纠葛,家族的血海深仇,终于有了切切实实的期望,他从未觉得希望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没有丝毫犹豫,君弈身上气息狂暴涌动,向着那九婴之心席卷而去,不过瞬间,便已经将其包裹起来,目光灼热,气息动荡。

    “竖子尔敢!!”

    武秋溟见此面容扭曲,再也顾不得其他口中暴吼,但在他声音发出的一瞬间,死亡骤然降临,身周灵力竟无法运转分毫。

    “如此,我便不客气了!!”

    君弈甚至都没有理会武秋溟,嘴角上弯狞笑一声,身躯猛然一颤。

    “轰!”

    “不!!!”

    一道巨大的轰鸣声传来,九婴之心上流转的幽黑气体猛地炸裂开来,道道漆黑腥辣的雾气沸腾涌动,黑雾中连同九婴的身躯竟都在此刻炸裂开来,鲜血碎肉纵横飞散,只留下一道凄厉的惨叫从这黑雾中尖啸而出。

    众人见此如置梦魇,一时间浑身发冷,后脊冷汗直冒,嘴角都在打着哆嗦。

    传说中让人闻而生怯的凶兽九婴竟在此刻陨落,而且连一具完整的尸身都没有留下,这事传出去恐怕任谁都无法相信,但这荒谬之景却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众人的眼前。

    “君弈!!!”

    武秋溟见此双目赤红,身上气息紊乱暴躁,一缕缕悲凉的秋意蔓延而出,但却无论如何都无法靠近那黑雾,似有什么将其阻隔在外。

    “吸!”

    君弈冷淡的声音从黑雾中传出,与此同时,这九婴血肉黑雾动荡起来,向着君弈狂涌而去,君弈张口鲸吞,竟来者不拒。

    这一幕发生在黑雾中,还好没有被人窥视,若是被他人看到,定会惊骇不已,妖兽的血肉对武者肉身功效极强,更别说武帅境界的凶兽九婴之心。

    作用虽好,但其血肉蕴含的能量也是极强无比,至少足以将此时的君弈撑爆,如此大胆的行为,稍有点常识的武者都不会如此。

    只是这些君弈会不知道吗?此刻他身上能量灵气消耗巨大,吞噬炼化九婴之心又不知会发生何种变故,而且即便完成也要面对各路强者哪里有时间恢复损耗,种种因素综合,他不得不做出如此冒险的行为。

    随着九婴之心及其血肉被其吞入肚中,君弈的身躯也是忽然一震,那一瞬间,放佛有无数座火山在他的体内喷涌炸裂开来,掀起无数洪流狂潮,疾射迸起。

    这洪流在其体内顺着经脉流淌,只不过其蕴含的力量可怕至极,远超过君弈心中所料,体内刚刚修复完成的经脉在此时传来剧烈痛楚,血液也变得沸腾灼烧,整个人如同一个炙热的火炉,更在爆裂的临界点。

    君弈双目赤红,脸色狰狞,但却紧咬牙关,忍受着体内的灼热之苦,没有发出一声痛呼,任由其在体内奔涌咆哮,强横的气息似乎要将其身体摧毁殆尽,想要缓和,却无从去引导,只能被动承受。

    随着这洪流的移动,君弈体内的温度节节攀升,一滴滴汗水将身躯打湿,身周渐渐笼罩了一圈水雾,水雾涌出弥漫,又被其身上的高温蒸发,周而复始。

    数次轮转,无尽的痛楚几乎将君弈的神智都侵袭淹没,全身每一根骨头,每一寸血肉都在承受着折磨,但同时也在用最原始的方式打磨着他肉身的强度。

    只是这一次他的血肉已经到了爆裂的边缘,君弈心中不免有些惊骇和着急,更多的则是束手无策。

    “难道真要冒险唤出妃儿吗?”

    “不,不行,太危险了......”

    正在君弈犹豫思虑之时,一股威严祥和的气息从其体内经脉中溢出,随之而来的还有阵阵冰寒之感,轻抚着他的经脉,体内痛楚之感顿时得到了缓解。

    若是此刻内视,君弈定会看到他体内的经脉正隐隐透着一抹金芒,这金芒中的气息来源正是螭吻血髓。

    当日君弈用其完成了经脉重塑,但螭吻血髓是何等圣物,岂会被这么简单炼化功效,其多余的血髓便隐入君弈经脉之中,待得日后突破时徐徐炼化。

    可今日被君弈吞入腹中的九婴之心气息强横,而且还在经脉中蛮横冲撞,更也激起了螭吻血髓的残余之力,这才让君弈有机会喘息。

    君弈心中大喜,有了螭吻血髓的加入,九婴之心及其血肉也在极大程度的炼化,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磨下来,待得九婴之心炼至一半之时,其九婴之力已经遍布了君弈全身,丹田命宫气海尽融。

    “呼!”

    君弈目光一凝,身周灵气涌动,将眼前剩余的半块九婴之心收入识海空间,接着深吸一口气,凝声道:“百年成败,尽在此一举。”

    “喝!!!!”

    话音一落,君弈口中猛然咆哮一声,黑雾汹涌,身后巨门中蛇眼也缓缓隐入黑暗之中,异象渐渐散去,只是天地间的气息变得更加压抑。

    与此同时,君弈识海之中天谴禁卷巨门上所雕图案尽数闪烁,似真似幻,巨门也在颤抖中缓缓移动,竟有要打开的趋势。

    巨门之中蛇眼的压制突然消失,这突兀的变故让围观武者有些失措,但随即目露炙热狠辣,没有了压制,便可以拼一拼黑雾之中的九婴,他们不相信一个武师境界的小子还能有多少手段。

    想到此处,众人不再犹豫,身形涌动,疾驰而下。

    “死!”

    只是众人还没有飞到近前,却听一道愤怒的咆哮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阵阵悲凉凄然的秋意。

    武秋溟怒而出手。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