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血疗术开始做古〕〔云烟畔见烟云色〕〔我真不想当天师啊〕〔大唐杨国舅〕〔元阳道君〕〔开局拥有百亿年修〕〔苏医生,你笑起来〕〔娘娘每天都盼着失〕〔亿万科技结晶系统〕〔女总裁的第一高手〕〔医品狂少〕〔重生之投资大亨〕〔闪婚强爱:老公,〕〔神探王妃:爷,一〕〔武神纪元〕〔农门喜事:田园小〕〔剑尊〕〔三胎萌宝:霸气爹〕〔病娇竹马白切黑〕〔大恶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七十九章:天道枷锁
    “是武秋溟,快跑,快跑!!”

    “不!不要啊!”

    “唔啊!!”

    武秋溟攻势轰出,奔到前面的武者还没来得及喜悦便遭到了灭顶之灾,不过瞬间便成了武秋溟的手下亡魂,甚至有人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

    这突然的攻势,就连莫亦千一时间也有些大意,都没有来得及阻止。

    但让人意外的是,这攻势轰到那黑雾之中,却如泥牛入海,没有一丝波澜。

    武秋溟脸色狰狞,他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发怒了,身为北苍大陆第一高手,何人见他不是卑躬屈膝,何人又不是恭敬谦虚。

    可今日,今日!!!

    区区一个无名蝼蚁,不仅当众冲撞自己,更是不自量力抢下了自己手中的猎物,九婴魂灵,九婴之心,这等传说中的凶兽之物,此事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小子交出九婴魂灵,我留你全尸。”

    武秋溟咬牙开口,身上悲凉的秋意更带着缕缕杀机,荡漾蔓延。

    周围停下脚步的武者却没有再冲上前来,很显然,武秋溟已经到了暴走边缘,他们现在上去无异于送死,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时间流逝,数息时间悄然而去。

    君弈没有丝毫回应,黑雾之中更是一片寂静,丝丝缕缕的雾气悠悠荡荡,似乎其中已经没有了生气。

    “杂碎...”

    武秋溟咬牙切齿,此时的变故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即便他身为北苍大陆的标杆,也忍不住爆出粗口,再无些许冷静,他不能等,也不敢等。

    一边莫亦千身周气息萦绕,威势躁动,死死的盯着武秋溟,再不敢有丝毫大意,心中更是强行抛开对君弈的担忧,虽然他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选择相信。

    “你找死!!”

    武秋溟见此怒从心起,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躁动,口中大喝间,整个人身形闪动,竟向莫亦千侵袭而去,随着他的身形闪动,空气中一股悲戚,凄凉的秋意扩散荡漾,凛然的杀意亦如死神吐森,寒意逼人。

    枯叶漫漫,悲从中来。

    片片黄叶幽幽摔落,但每一片枯叶滑落之时,那空气似乎都被划破,那一瞬间,隐约留下一抹细长的黑色纹络,只是随即便闭合起来。

    随着武秋溟身形穿梭,这细长的纹络也愈来愈多,周围的空间竟有些支离破碎的感觉。

    见状,莫亦千双目一凝,手中赤色长刀猛然紧握,强横的威势灵力暴涌而出,旋即长刀竖插,凌空压下,一股炙热的狂浪骤然涌起,向着四周席卷而去,片片枯黄的落叶也被这热浪焚烧殆尽。

    强横的威势让围观武者心神凛然,莫亦千此时所散发出去的气息比起先前来还要更甚一筹。

    “嗤...”

    这时,一道撕裂声传来,莫亦千身前不远处那蔓延的火海边,突然被撕裂的一道口子,武秋溟携狂暴杀意闪烁而现。

    莫亦千目光冷冽,不敢大意,手中长刀横推,赤刃烈焰咆哮,更带着狂放霸道的刀势,轰然而去,刀势所出,满目所见似乎都只有这一道刀痕,横切天地,四周蔓延的火焰也忽然从中间割裂。

    天地间悠悠荡荡的悲凉秋意也在这火焰之下变得热烈起来。

    “这,这人竟如此恐怖...”

    场外武者见此忍不住出声惊呼,那狂暴的烈焰竟要破了武秋溟的命相秋意?

    可正在这时,上空,一阵清凉的微风袭来,席卷全场,尤其是莫亦千所处的烈焰火海,在这微风之下竟隐隐有些驱散的趋势。

    “哼!”

    莫亦千感受至此,心头警兆徒生,口中冷哼一声,反手赤刃怒砍而下,奔腾的烈焰如一条怒吼的火龙狂袭而去。

    “裂!”

    忽然,一道冷喝声传来,那微微吹拂的凉风猛然一顿,霎时间风云变幻,冷冽悲凉,只见无形的凉风竟在此时化为道道枯叶,干枯生涩的黄叶之上带着丝丝冰冷。

    一时间,老莫四周寒意漫天,无数枯木黄叶冰冷相向,如同一把把寒意逼人的飞刀,杀意凛然。

    “老酒鬼,你觉得那老头子有胜算吗?”

    另一边,禹风对着身边不远处的醉癫狂轻声开口,两人相对而立,气息平缓,没有丝毫想要动手的痕迹,也是,两人百年好友,对方的底细大抵都了解一些,想要打出胜负也不是这一时能够解决的。

    “武秋溟很强,这老头也不是一般人。”

    醉癫狂口中冷哼,虽然他心中没有底,但言辞上也不能弱了气势。

    “老酒鬼啊老酒鬼,你何必如此呢?只要你现在改变主意,我....”

    禹风见此自然知道醉癫狂是在嘴硬,接着便是微微一叹,想要开口劝说。

    “闭嘴!”

    还不等禹风说完,醉癫狂便是一声低吼将其打断,同时丝缕杀意蔓延而起,讥讽道:“原本我还以为你中规中矩,没想到,论起不要脸皮来你还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

    “你......”

    “哼!”

    禹风闻言顿时恼怒,而醉癫狂却是冷哼一声,心情畅快,接着两人的目光再被场中战斗吸引,无暇斗嘴。

    火海之中,莫亦千见此双目一动,大手猛地抓在赤刀火刃之上,面无表情,接着狠狠的一抹,鲜血泼洒,腥红的血液无比刺目,更让人心底发寒。

    “焚!”

    鲜血泼洒间,莫亦千口中低喝,身上的气势再度攀升,散落在空气之中的滴滴鲜血轰然爆起,亦如火上浇油一般,温度攀升,在莫亦千身周筑起一层火焰墙壁。

    同一时间,漫天黄叶也冲着莫亦千袭杀而来,空气中道道撕裂的声音亦如嗜血的悲鸣。

    在众人凝神注视之下,黄叶没有丝毫意外直接洞穿火海,杀意四起,但莫亦千却似乎没有看到一般无动于衷,正在众人幸灾乐祸,惊叹连连之时,下一刻表情却僵在了脸上。

    只见道道黄叶正要刺入莫亦千体内之时,却开始诡异的融化,直到莫亦千面前已经尽数散为灰烬,如此狂放的攻势竟连莫亦千的衣衫都没有丝毫损坏。

    “死!!”

    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惊见武秋溟持剑袭杀,化叶而现,竟已到了莫亦千不远处。

    溟溟秋水荡,步步葬杀机。

    武秋溟剑芒转眼而至,更带着浓浓的水雾蔓延扩散,转眼而至,宛如周空下起了濛濛秋雨一般,强悍的劲气扩散,周空波纹剧烈晃荡。

    命相秋意所至,人之所在。

    “狂妄!”

    莫亦千口中大喝,眼中没有丝毫怯意,手中赤刃一振,周空火焰顿时一颤,竟凝缩而来,一把血腥火刃直刺而去。

    眨眼之间,剑芒火刃撞击碰触在了一起,这一瞬间,整个空间都是一动,烟尘四起。

    “轰!”

    可还不等二者威势炸裂开来,一股磅礴之威蓦然降临。

    这一道突如其来的威势竟直接将武秋溟和莫亦千掀开轰飞,即便是二者的攻势也被凛然压制,消散一空,整个武宜城所有的武者在这一刻都是心头颤栗。

    两人倒飞而出,所有武者面露惊容,目光汇聚,死死的盯着废墟黑雾之中。

    即便让人难以置信,但这股骇人的威势确确实实是来自那黑雾之中,而那里面只有君弈一人...

    废墟之中黑雾涌动,风云剧变,天穹之上的黑云似要将这武宜城尽数摧毁一般,沉闷的压抑感笼罩而下,萦绕在众人心头。

    “啊!!!”

    忽然,一道凶戾痛楚的吼叫声从黑雾中传来,让人心头一震,月知语和月凝烟却是玉手紧握,娇唇苍白,面露担忧凝重之色。

    随着这声音传来,废墟之中黑雾震动,向着四周扩散而去,渐渐露出了其中的景象。

    只见君弈轮椅碎裂,整个人四肢张开,漂浮而起,似有什么东西在拉扯着他的身躯,脸上面目狰狞,好像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其身上一袭白衣已经染成血色,触目惊心。

    而九婴已经不见了踪迹,只留下空气中浓郁的血腥气息昭示着他存在过的事实。

    “轰!轰!”

    黑云之上,滚滚惊雷轰鸣咆哮,似是在发泄着无尽的怒火。

    “唔啊!!!”

    君弈全身颤抖,只感觉身上的肌肉,体内的经脉都在不住的痉挛,似乎每一寸血肉,每一根汗毛都在发出剧烈的痛楚。

    “小砸碎。”

    武秋溟口中低吼,看着君弈的样子有着说不出的痛快,而莫亦千则是目露担忧,心中焦急万分。

    “嗤...嗤...哗啦啦......”

    正在这时,一阵阵诡异的金属摩擦震荡的声音传来,这声音似乎流淌在众人的心头,让人有些头皮发麻。

    “那...那是什么东西?”

    忽然,人群中一声惊呼,只见一道道如手臂粗细的铁链缓缓浮现,铁链冰冷发寒,其上森然的寒意甚至让人不敢用神念去窥探。

    在铁链完全露出真容的那一刻,众人这才发现,此铁链足有九根,而且都刺穿在君弈的体内,四肢头颅各一根,身体之中更有四根,这铁链如同套在他身上的枷锁,沉重而痛苦,更让人惊异的是,这九道铁链的那一头,却是直入天穹黑云之上。

    “这便是施加在我身上的天道枷锁么...”

    君弈无视脸上血腥,体会着身体的痛楚,口中喃喃自语,但眼中却有着说不出的兴奋和嗜血。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九境之主〕〔团宠大佬一心只想〕〔我的毒功已天下无〕〔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名门影后靳总别傲〕〔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慕医生,你老婆又〕〔娇妻捧上天〕〔我有一座赶海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