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八十章:逆天之罚,踏帝君之路
    “到底是怎么回事?哪来的铁链?”

    “这铁链给我的感觉很诡异,就连放出神念窥视这种念头都不敢生出来。”

    “不过这小子可真是够惨的,啧啧,光看看这架势,就让我受不了。”

    周围围观的武者见此窃窃私语,有的疑惑惶恐,而有的幸灾乐祸,毕竟武者世界,武者之间薄情冷漠。

    “这是......”

    与一般武者不同,武秋溟,禹风等人在看到这铁链的时候,却是脸色凝重,神色收敛,其他武者实力境界太低见此只是有着浓浓的忌惮和疑惑,但在他们这种境界的武者看来却只有强烈的敬畏,不敢冒犯。

    同时,武秋溟看着那铁链隐入云端的那一头,心中更是有着一股令人发寒的猜测滋生蔓延。

    “轰!!”

    黑云压城,闷雷滚滚,天穹之上的黑云中闪电涌动,如一条条巨龙游弋其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忽然,君弈仰头长笑,狂放的笑声伴随着灵力震荡开来,染血的身躯,凶戾弥漫的脸上却有着说不出的坚毅霸道,更有着超然物外的傲然。

    “时至今日,我倒要看看这天如何罚我?”

    “震碎枷锁之时,便是我君弈逆天之罚,踏帝君血路之时!”

    君弈张狂骇然的言辞扩散开来,周围武者脸色大变,心下震动,如此狂妄的话听在他们耳中想要讥讽,但看着此时场景,废墟之中张扬不屈的君弈又生生咽了下去。

    武秋溟闻言却有着别样的感觉,尤其听到这话再看向那铁链的时候,心中那一抹疯狂的念头无可抑制。

    “轰!”

    突然,天穹之上一道惊雷咆哮,似是不满君弈之言,滚滚雷霆翻滚涌动,炸响轰鸣,白芒惊现,暗沉沉闷的空间顿时一片惨白,一道雷霆向着君弈轰然而降。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众人心下大骇,感叹君弈霸道的同时也有些讥讽他的狂妄。

    武者逆天,但从未听闻有人竟敢挑战天道威严,即便是修炼一途,也不敢如此叫嚣。

    没有丝毫阻挡,天穹之上的雷霆狠狠的轰在君弈的身躯之上,同时其身躯上刺穿的铁链也传来雷霆的动荡的滋滋声,直入体内。

    “唔...”

    君弈双目一突,一口逆血喷出,内外强横的雷霆轰击,让他本就痛苦痉挛的身体雪上加霜。

    如此强横的雷霆威势,即便是围观武者都感觉头皮发麻,脸色苍白,更别说正处于雷霆之中的君弈了,雷霆之威,众人微微叹息。

    “嘿...嘿嘿......”

    这时,一道嘶哑深沉的轻笑声传来,让众人神情一动。

    只见君弈被铁链撕扯着身躯,头颅微微低垂,嘴角咧开,脸上的表情狰狞异常,但一双眼睛却是明亮疯狂。

    “不过...如此!!”

    君弈轻言开口,雷霆滚滚,只是这次再没人目露讥讽,有的只是无言的沉默,凭心而论,若是自己身处武师境界,要硬抗如此雷霆,恐怕连渣都剩不下来。

    也不知是不是君弈这短短时间叫板武秋溟,力抗九婴,给他们的冲击太大了,即便是此时叫板雷霆天罚在他们看来也不过是过度张扬而已。

    “嗡!”

    果不其然,随着君弈声音落下,天穹之上雷霆狂怒,凛然之威扩散开来。

    “轰!!”

    下一刻,雷霆怒吼,再次狂涌而下。

    铁链枷锁之中,君弈直视雷霆,俊俏坚毅的脸被这雷霆映照的更加刚强,只见其嘴角微微上弯,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喃喃轻语道:“从今天开始,我的命便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闪电交辉,雷霆疾射。

    只见这雷霆眨眼之间便已经到了君弈头顶不远处,这一击若轰落下来,君弈必死无疑。

    围观武者看着这一幕,凝神屏息,也有胆小的武者闭目转头,不忍看着君弈血洒天地,就此陨落。

    忽然,只听一道淡然声音传来:

    “圣兽白泽,月蕴之华。”

    说话的正是君弈,其双目明亮没有一丝绝望之感,众人还在疑惑君弈此言之意时,月知语和老莫却是眼中精光闪烁,心中有了猜测。

    “轰隆隆!!”

    雷霆降临,直轰君弈头颅。

    “嗡...”

    忽然,异变徒生,只见那雷霆正要轰落之时,君弈头颅之上一道圣洁的白芒骤然亮起,缕缕茫茫雾气将君弈笼罩其中,更将那雷霆虚托而起。

    雷霆白雾一时间互相抗衡,竟平分秋色。

    “这...”

    “他身上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与这等雷霆抗衡?”

    “此子诡异异常,身上手段众多,此劫若过,必不可招惹。”

    众武者窃窃低语,眼中异彩涟涟,对于如此雷霆之威,他们早就有所猜测,心中虽有所想但却不敢说出,因为这太过于匪夷所思,而更匪夷所思的是君弈竟然能够抵挡得住这雷霆之威。

    如此情形武秋溟心中一抖,不由得升起一股不妙之感,与之相反,莫亦千,醉癫狂和月凝烟等人则是将提到了嗓子眼的心又稍稍放了下去些许。

    “轰!轰!轰!”

    正在这时,天穹黑云之上闷雷滚滚,似是愤怒君弈对于雷霆的抵挡,数道雷霆狂吼而下,直轰向下。

    “唔啊!!”

    与此同时,一道明亮高亢的叫声从君弈身上传来。

    只见那正与雷霆抗衡的白雾忽然动荡起来,翻滚汇聚,眨眼之间君弈身前便出现了一道轮廓,却是一只状如羊鹿的奇异妖兽。

    此妖兽通体雪白,脚踏白雾,毛皮光滑细腻,长尾如糜,四蹄如鹿,额生双角,双目大而有神,脖颈长而有力,整个形体高大圣洁,正是圣兽白泽之相。

    白泽出现的一瞬间,白雾威势大振,那与他抗衡的雷霆竟直接被其击溃,可下一刻,八道雷霆已豁然而至,单单是这股雷霆之威便让白泽身躯一沉,显然他想要力抗这八道雷霆还是太过吃力。

    如此情形,君弈脸上却没有任何慌张,反而口中淡淡道:

    “螭吻之力,血髓之精。”

    此言一出,君弈身躯轻颤,丝丝缕缕的金芒缓缓散溢而出,身躯也由淡黄之色变成了金色,整个人似乎沐浴在神光之中,威严傲然。

    “吼!!”

    正在那雷霆轰落之际,一声巨大的咆哮声荡漾开来,这声音似龙非龙,但确确实实又带着一丝龙族气息。

    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中,一道身影从君弈身体之中一跃而出,随之而来的还有阵阵不可侵犯的威严,这身影尾如锦鲤,头首如龙,正是圣兽螭吻之相。

    螭吻身上磅礴之威浩浩荡荡,瞬间让白泽身上的压力大减,轻松了许多。

    “你也来吧...”

    君弈正说着,体内一股凶戾的气息狂涌而出,道道黑雾蔓延开来,可即便如此,还是遮掩不住白泽螭吻身上圣洁威严的气息。

    “吼!吼!吼!”

    一道道低沉阴鸷的怒吼声传来,让周围围观武者身躯一震,就连武秋溟也是双目闪动,凝神静视。

    一只透明漆黑的庞然大物忽然将君弈笼罩起来,接着身躯凝实,一股狠辣暴戾的狂暴气息喷涌而出,直轰向天穹轰落而下的雷霆。

    这身影不是其他,正是凶兽九婴之相。

    三只举世罕见的妖兽威势狂暴,与那雷霆互相抗衡,同时也将君弈护在中间,如同忠心的护卫守护着自己的主人一般。

    双方雷霆妖兽威势喷涌,灵力狂暴,竟一时对峙了起来。

    “他,到底是什么妖孽?”

    人群中有人颤声开口,如此情形就连武秋溟都感觉头皮发麻,但接着众人则是双目炙热,贪婪,谁能想到君弈身上竟有如此珍贵之物,任何一个都是各路强者大打出手的对象,更何谈三个。

    数息时间,只见轰落的雷霆忽然抖动起来,竟隐隐有些退却的迹象,很显然,白泽,螭吻,九婴三只妖兽的强横威势占了上风。

    “今日,谁也不能阻我!!”

    三妖之间,君弈蓦然狂吼一声,风云变色,三只妖兽身上的威势愈加暴躁,瞬间爆发,狠狠的轰向上方雷霆。

    “轰!!”

    双方能量炸裂开来,阵阵音爆狂浪向着四周席卷而去,尘埃遮天蔽日。

    强烈的波动让整个武宜城都开始震动起来,宛如灭世地震一般,顿时掀起了一阵恐慌。

    “咔,咔,咔......”

    混乱之中,一道道清脆的断裂声从尘埃之中传出,让莫亦千等人神情一震,眼中精光大作,而周围的武者也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颤动。

    “呼...”

    云走风扬,数息时间过去,场中的尘埃也渐渐散去,露出了其中的景象。

    众人目光汇聚,雷霆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三只妖兽立于其中,只是身体虚幻,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而君弈白衣染血,竟脱离了轮椅傲然而立,身躯挺拔,双目微闭,刺穿在身上的枷锁也已经断裂开来,连着天穹之上的那一头锁链已经消失不见。

    一时间,天地俱静,上空的黑云也渐渐散去,道道明亮的光线倾泄而下。

    所有人都看向那废墟之中的身影,那并不强壮的身躯犹如压在众人心头的山岳,无法逾越分毫,众人明知道其身负巨宝,但此时却生不起一丝出手的念想。

    “呼!”

    君弈双目睁开,一道精芒疾射而出,眼中光芒深邃,让人不敢直视。

    “终于打碎了枷锁,挣脱了束缚......”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