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小王妃〕〔从容年月〕〔山庄雨疏风骤〕〔抗战韩疯子〕〔农门药香:拣个郎〕〔老祖宗她又美又飒〕〔我成了反派祖宗〕〔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艾青〕〔曾荣〕〔皂吏世家〕〔乡村小神医〕〔总裁夫人很逍遥江〕〔万古第一杀神〕〔九星霸体诀〕〔盖世战神〕〔转生眼中的火影世〕〔靳封尘江瑟瑟小说〕〔神武天帝〕〔团宠大佬一心只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八十一章:强势融合
    君弈声音平淡,但却毫无阻碍的响彻董家方圆,不知怎的,在听到君弈这句话的时候,一股极度压抑的感觉莫名涌上心头。

    打破了枷锁,君弈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身心好似升华了一般,那是一种难以言明的舒适,长久以来一直压在自己肩上的巨石终于被震碎。

    自己,终于...自由了。

    “久违了......”

    君弈口中轻喃,无视周围武者的注视,缓缓抬起双手,仔细的打量着,好像是在看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般,感受身体对这双染血之手的重新掌控,感受着双手,双腿中蕴含的力量,这种令人踏实的感觉,让他眼中终于有了一丝波澜。

    “还剩下最后一步了。”

    抬头扫向眼前三只虚幻的妖兽,君弈双手猛然紧握,体内充盈的力量让他心潮澎湃,他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动过手了,久到都快让自己的热血沉寂。

    言罢,君弈毫不在意周围围观的武者,堂而皇之的盘膝而坐,双目微闭,丝丝缕缕的灵气从其体内飘摇而出,向着三只虚幻的妖兽触碰而去,最先接触到的便是周身雪白,圣洁高贵的白泽。

    “唔啊....”

    只听白泽口中低吼一声,明亮的眼眸中露出思索之情,围绕在君弈身边轻轻踱步,接着长尾一摆,鹿蹄一踏便走入君弈身躯之中,随着白泽隐入君弈体内,茫茫白雾也缓缓飘荡而起,整个人如置云端,高贵不可冒犯。

    在白泽虚影没入身躯的一瞬间,君弈只感觉一股清凉之感在体内蔓延,轻轻游荡,这股气息所过之处体内有所损伤之处也在滋养愈合,不自觉的让人全身心都放松了起来。

    不一会,这股气息流淌汇聚,最终涌向君弈头颅之上,眼,耳,鼻,口四处感官也感觉到一股清爽,似乎是在清洗其中的污秽。

    须臾时间,在君弈这感觉消失的时候,自己只感觉耳朵轻盈无比,场面一片安静,但他却能听到周围人窃窃私语的声音,感官的敏感程度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同时,那散溢而出的灵气再次探向螭吻。

    “吼...”

    相比白泽的轻柔,螭吻就显得霸道了许多,张狂傲然的吼声昭示着自己超绝的高傲,这是一种凌驾万物的傲然。

    即便在看向眼前君弈之时,金色的双眼中也有些不屑,甚至更有些恼怒和不忿,下意识的举头回望,看向人群之中的一道身影,月凝烟。

    螭吻血髓本就是从其体内分离而出,天生相伴,早就成为了她的一部分,此时再看,有些别样的怀念和不舍,更多的则是不解,在当时完全可以将他放出,放手一搏......

    月凝烟见此目露柔情,接着俏脸轻笑,最终轻轻点头。

    “吼...”

    螭吻看到月凝烟如此动作,口中低吼一声,还略微有些挣扎,但随即坚定了下来,一个鱼跃,便跳入君弈胸膛之中,消失不见。

    周围众人见此有些捶胸顿足,螭吻抬头看来的时候,这突然而来的巨大幸福几乎将他们砸晕,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而有了先前白泽的动作,他们以为螭吻会另行选择,但未成想还是失望了。

    冲入君弈胸膛的螭吻如鱼得水,在其经脉之中畅游奔腾,螭吻所过之处,体内经脉熠熠生辉,金光漫漫,一股柔软而又坚硬的感觉油然而生。

    武者的经脉可以说是其第二颗心脏,经脉的柔韧和坚韧程度可以让武者极大的发挥自身的实力,体内灵气在运转的时候也会大幅度的增加效率。

    三者已去其二,只剩下最后一只,凶兽九婴。

    九婴凶目虎视眈眈,远没有白泽和螭吻来的好说话,毕竟他是被逼无奈别无选择,若此时有机会,他绝对会毫不留情的出手将君弈击杀。

    一如之前,君弈似是没有感觉到九婴身上散发出的敌意,灵气游荡,缓缓的没入其身躯之中。

    此时,一边默默旁观的武秋溟脸色青白,心中挣扎,他不知道废墟周围还有没有隔断手段,但很显然,现在是他最后一搏的机会了。

    “小杂碎!”

    想到此处,武秋溟咬牙切齿,心中一狠,整个人爆射而出。

    围观武者哪里见过如此场景,此间之事定然会震彻整个北苍大陆,谁都不忍错过,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全然忘记了武秋溟,倒是一边的莫亦千毫不松懈,在其出手的一瞬间,便有了动作,只是还未出手又停了下来。

    武秋溟早已做好了莫亦千出手干预的打算,但整个人直冲而去,却没有受到阻止,心下不免有些奇怪,但此时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距离君弈不过咫尺距离,只要杀了君弈,一切就都结束了。

    “哗...”

    如此一幕,周围武者一片哗然,没有想到武秋溟对此如此执着,但也有人为君弈捏了一把汗,到了此时,君弈竟还没有睁开眼睛,而武秋溟脸上的狠辣已经被一抹狞笑代替。

    “吼!!!”

    正在这时,一道愤怒的咆哮震荡周空,将众人惊醒,却是一边虎视眈眈的九婴。

    九首抱一,怒而咆哮,九道阴森凶戾的气息从其口中吞吐而出,汇成一颗巨大的紫红色的球体,一道毁灭攻势破裂而出,直冲着武秋溟轰击而去。

    “该死..”

    武秋溟见此口中喝骂,双手虚抓,轰然反手,道道枯叶扑杀而去,同时,身形一动,再次退了回来。

    “怪不得,原来公子早有准备....”

    莫亦千见此这才松了一口气,早在其准备出手的时候便收到了君弈的神念信息,这才停下了动作,原来是要九婴自己的动作。

    “为什么?你竟要帮着那炼化你的仇人?”

    武秋溟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忍不住口中吼叫,明明是君弈对其下手,他竟然还在维护君弈,武秋溟相信,只要击杀了君弈,一切就都好说了。

    只是让人意外的是,九婴看了一眼武秋溟,眼中杀意毫不掩饰,只是其中更有着一抹讥讽和不屑,更是连一道声音都没有发出。

    武秋溟双拳紧握,脸色难看,他从没如此无力屈辱过,扫了一眼周围的武者,将他们的表情收入眼中,他几乎可以肯定,此事了去,自己定会成为北苍大陆人人嗤笑的对象。

    如此一来,有了九婴的表示,武秋溟已经难以动手了,毕竟身边还有一个莫亦千,连武秋溟都束手无策,周围围观武者也尽数打消了这个念头,但有一人眼中愤怒的狠辣疯狂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愈加浓烈。

    “吼!!”

    九婴仰天怒吼,不知是在咆哮心中不甘还是未了的夙愿,接着目光汇聚,落在君弈身上。

    再没有任何犹豫,鳞尾摆动,直接冲入君弈身躯之中,霎时间,一股磅礴的威势从其体内喷涌而出,这股气息凶戾暴躁,比起九婴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九婴入体,一股充盈的能量在君弈体内咆哮,涌动,或许用横冲直撞来的更加贴切一些,狂暴的能量席卷他体内每一寸血肉,每一寸皮骨,同时也在蹂躏,碾压,似是九婴发泄在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但如此狂暴痛楚的感觉非但没有让君弈痛苦难耐,反而有一种极为痛快舒适的感觉,这代表着自己的四肢触感真的回来了,身躯的轻盈更昭示着天道枷锁的破裂。

    “咕...咕...”

    一道道细微的声音在君弈血肉之中传出,此时他身上的肌肉如一条条细小的虬龙一般鼓动,游转,一股让人压抑,极端暴戾的气息从其肉体上散发而出。

    毕竟是凶兽九婴,其入体之后的淬炼,让君弈的肉体更加强横可怕。

    三只传说中的虚幻妖兽尽数纳入君弈体内,这种事情是常人远不敢想的,众人惊叹君弈好运的同时,也不由叹服其众多手段。

    由于三只妖兽对抗天降雷霆的缘故,消耗了些许能量,但同时也极大的磨合了他们和君弈之间的契合度,毕竟在这之前他们早已存于君弈体内。

    至此,三只妖兽异物所带来的能量全部被君弈炼化完毕,明明是瘦弱的人身,却有着让无数人都眼红的机缘加身,现在的君弈就如同一只缩小版的强横妖兽。

    与此同时,场中盘膝而坐的君弈气质也缓缓发生了变化,圣洁,高贵却又狂暴凶戾,这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共存于君弈身上反而有了一种别样的刚毅,温润,如同降临世间的神祗,霸道威严。

    “可恶。”

    武秋溟见此龇牙欲裂,心中的愤怒几乎已经到了临界点,而一边的莫亦千也严阵以待,防止他再次突然出手袭击,君弈此时已经到了关键之处,绝不容任何闪失,否则就不是前功尽弃这么简单的说法了。

    围观武者见此神情复杂,这一次可谓是两手空空,虽然他们自知九婴魂灵与自己无关,不是自己能够染指的东西,肉吃不上也就算了,可汤也没有喝上一口,不由有些失落,但随即心中安慰,好歹见证了一个陌生少年的崛起和霸道,也可以说是不枉此行了。

    但武秋溟能够这么简单罢手吗?也别忘了,这是武宜城,武封王朝的都城。

    如此,就在众人想要看看武秋溟准备如何后手的时候,君弈身上变故再起。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