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八十四章:扬长而去
    “泽儿!!!”

    “轰!”

    武玉泽口中狂吼,身周威势爆裂,瞬间将这安静打破,武玉泽身周武者神色凝重,疾驰而去,将君弈围在中间,只留下了两人守在武玉泽身边,保护他的安全。

    “死!”

    同时,一道低沉冰冷的声音传出,却见武秋溟豁然出手,手中长剑挽花,片片枯黄的树叶纷飞盘旋,向着君弈直射而去。

    “嗤...”

    只是武秋溟还未踏出几步,一道炙热的烈焰半路杀出,在其脚前轰然而落,霎时间,一道火线将其阻止在外,同时烈焰席卷,将空中枯叶尽数灼烧。

    莫亦千手持赤刃,踏火而立。

    “混蛋。”

    武秋溟见此口中喝骂,这莫亦千今日已经搅了他太多的机会,虽然其实力不如自己,但面对自己的攻势却每次都是有惊无险,即便是动用命相秋意也拿他没有办法,一次两次也就算了,但数次下来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此人并不简单,这让他极为恼火。

    在武秋溟和莫亦千对峙之时,空中另一侧,一道人影闪烁而行,却是一边旁观的醉癫狂。

    只不过此时的醉癫狂心中纠结,更多的则是满腹牢骚,明明事情已经到了尾声,想办法离去就是了,好好的招惹什么武封王朝,而且还杀了武钦泽这个蠢货。

    当真是捅了马蜂窝,这一次怕是真要拼命了,毕竟君弈手中的筹码,让他不得不赌上一把,更何况君弈所表现出来的天赋和神秘。

    但醉癫狂还未踏行几步,却见身周阵阵风云浮动,雾海飘渺,随即一道声音幽幽传出:“老酒鬼,你我何必如此呢?”

    说话间,一道白衣身影缓缓浮现,不是禹风又是何人?

    “呵,这么多年,我竟没发现你是如此虚伪之人。”

    醉癫狂冷笑一声,手中酒剑在握,剑芒吞吐着寒意,杀意逼人,无论是谁,都无法容易一个背叛自己的人。

    “非我本心...”

    禹风轻轻开口,还想说话却被醉癫狂直接打断。

    “够了!!”

    醉癫狂看着禹风那张恶心的嘴脸,一句话都不想再多说,只想用其鲜血来洗刷自己心头的愤怒,但他知道,现在不是和禹风纠缠的时候,君弈才是重中之重。

    “人,还给你们。”

    这时,君弈微微开口,说话间将武钦泽随手抛出,直射武玉泽,同时幽幽道:“不用太感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

    “混蛋......”

    “泽儿!!”

    武玉泽见此龇牙欲裂,口中喝骂一声,正在他要出手接下其尸体时,身侧护卫已经先行一步,生怕君弈手段有诈,在出变故。

    “滚开!”

    武玉泽一把将这护卫轰开,伸手将武钦泽抱在怀中,只见其嘴角溢血,双眼涣散无神,身躯也已经冷了下来,体内没有一丝气息流动。

    “泽,泽儿...”

    看着眼前冰冷的尸体,武玉泽身躯颤抖,仰天长嚎,毫无一国之主的威严和沉稳,有的只是浓浓的悲戚,这看在众人眼中不由暗自叹息,同时也为君弈默哀,看武玉泽如此情绪,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良久,武玉泽才颤抖着伸出手来,轻抚在武钦泽的脸上,将其双眼闭合,接着轻轻放在台上,还脱下自己的长袍,盖在武钦泽的身上。

    武玉泽动作轻柔,似乎是怕打扰到武钦泽一般,而同时,天地俱静,周遭没有一个武者开口说话,生怕触了其霉头,只有莫亦千刀下烈焰发出滋滋的灼烧声。

    “泽儿,是我最疼爱的儿子,你若放他离去,我也不会为难与你,甚至会求护国公放你离去。”

    武玉泽缓缓抬头,死死的盯着君弈,眼中布满血丝,口中声音嘶哑干涩,说着,语调猛然提升,咆哮道:“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了他?!!”

    “呵,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啊。”

    忽然,君弈轻叹一声,有些遗憾可惜的摊了摊手,无奈道:“但手脚刚刚恢复,你们又恐吓于我,惊吓之余,手上的力道有些拿捏不住,所以...”

    此言一出,众武者神情一突,心下一阵寒意掠过,不由有些头皮发麻,当时没有多想,但此时再回想起来,君弈分明就没打算留手,甚至在出手的一瞬间便已经做好了痛下杀手的准备。

    “你...你...”

    武玉泽闻言身上气息骤然狂暴,几乎不受控制,疯狂的释放灵力,整个人如同一只失控发狂的凶兽,向着君弈轰然袭杀而来。

    在武玉泽出手的瞬间,武秋溟和禹风也同时出手,再没有任何留手,悲凉秋意,飒然风云,强横的能量威势顿时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莫亦千和醉癫狂见此神色一凝,身周气息毫无保留,熊熊灼烧的烈焰轰然而起,这片天瞬间被染成了赤红。

    “小畜生,死!!”

    “轰!!”

    武玉泽极怒之下已经全然不顾一切,瞬间爆发的威势狂潮,直接将身周众人震散开去,即便是武正修也被推开,口中鲜血溢出。

    如此一幕让围观武者心生感叹,武玉泽对武钦泽的疼爱竟到了如此地步,董婆婆身边,月知语和月凝烟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月凝烟眼中寒意漫漫,愈演愈烈。

    君弈见此神色一凝,不敢有丝毫大意,毕竟武玉泽可是武灵巅峰境界的武者。

    先前君弈能以武师初期的境界硬撼武帅境界的九婴,并不是他真的有这么强,而是他与鬼陵之中的神秘做出了交易,这才短暂的拥有了那等骇人的实力,即便如此,对于他的心神损耗也是极为庞大。

    别看现在君弈神采奕奕,但其实已是外强中干,不过苦苦坚持罢了。

    “本皇今日必亲手将你……碎尸万段!!”

    正在君弈思虑间,武玉泽已经到了君弈身前不远,那狂暴的能量甚至撕扯的君弈皮肤生疼,眼看武玉泽这含怒一击便要轰在君弈身上之时,异变徒生。

    只见武玉泽双目瞪大,脸色骤然惨白,身周威势也猛然混乱起来,接着急速衰弱,直到君弈身前已经尽数消散。

    “啪!”

    武玉泽脸色苍白,颤抖着手拍在君弈胸口,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但却没有丝毫威力,甚至君弈连一丝拍打的感觉都没有,下意识的便将手按在了武玉泽的肩膀之上。

    “???”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君弈正在准备的防御瞬间僵在了手上,一脸茫然。

    “放开陛下!!!”

    武封王朝的武者见此心头大骇,口中狂吼间更是惶恐万分,死死的将君弈围在中间,却不敢冒然靠近。

    “???”

    君弈心头杂乱,一脸茫然。

    我放开什么?

    我抓他了吗?

    这特喵的分明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好吗?不仅君弈一脸懵逼,就连周围围观的武者也是入置梦中,有些不能反应过来,这事情的变化,也太戏剧性了吧?

    “他,他好像是...怒急攻心,泄了心气?”

    人群中有人不确定的开口,让周围武者嘴角抽搐,这小子运气也太好了吧?

    此时容不得多想,君弈一咬牙,一跺脚,很是委屈的一把抓住武玉泽,将其提在手里扬声喊道:“你们不要过来,否则,他死!!”

    武封王朝的武者见状,脚下踌躇,就连武秋溟和禹风也停下了动作,脸色难看,心中更是憋屈,谁能想到武玉泽会在这个时候掉链子?

    “小子,放了陛下,我放你离去。”

    虽然心中愤怒,但武秋溟还是深吸一口气,沉声开口。

    “呵,放了他?”

    君弈冷笑一声,显然不相信武秋溟的鬼话,讥讽道:“只要我放了他,恐怕你这句话也会像放了个屁一样,烟消云散吧?”

    “这里有这么多武者在场,我武秋溟说话算话。”

    没有理会君弈的语气,武秋溟声音沉稳,将心中由于先前所生事端引起的烦乱尽数驱散。

    “我还是不相信你。”

    君弈微微摇头,如此情形,相信武秋溟的话无异于自己找死,而且自己的身子现在也经不起太多折腾了,没给武秋溟开口的机会,直接道:“一刻钟,我只要一刻钟,只要我安然离去,武玉泽自然会被我放回来。”

    “这不是条件,而是必须。”

    “你!!”

    武秋溟眼中杀意涌动,甚至想不顾一切将武玉泽也一起除去,但如此众目睽睽之下显然不可能。

    良久,武秋溟才将心中的杀意压下,咬牙开口道:“好,不过我要派人陪同,否则即便是拼的我今日背上千古骂名,也叫将你留在这里。”

    “好!”

    君弈微微沉吟,便答应了下来。

    任由一名王朝武者跟着,君弈提着武玉泽提防着武秋溟向着远处疾驰而去,醉癫狂和莫亦千也是警惕退去,跟随离开,人群中月知语和月凝烟也是对视一眼,悄悄离去。

    看着三人远遁而去,周围武者还是震惊不已,久久不能回过神来,没想到最后会发生如此出人意料的事情,不仅让君弈得到了九婴魂灵,更是让他们三人安然离去。

    禹风看着醉癫狂的背影心情复杂,更有些失落和慌然之感,人群之中时刻准备出手的两道身影也是心生感叹,对视一眼,彻底放松了下来。

    “混蛋!”

    “轰!轰!轰!!”

    武秋溟临空而立,口中低吼间,威势爆裂,心中压抑的杀意倾泄而出,没想到今天阴沟里翻船,竟被一个毛头小子拿捏的毫无脾气。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