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八十七章:这一去,血雨压城
    武宜城北,山峦叠嶂,花草葱郁,古木挺拔。

    这里是武封王朝与禹唐王朝交界处的妖兽森林,其中有无数凶戾狠辣的妖兽栖息在此,偶尔传出的愤怒兽吼更让人肝胆欲裂。

    在这山脉之中,一处幽静之所,三道身影盘膝而坐,调理着身上的气息。

    正是君弈,莫亦千与醉癫狂。

    抢夺九婴一战,看似轻松无险,但这都是基于众人对自身实力的透支。

    醉癫狂此时凝神皱眉,身周气息诡异的波动着,时而烫如火炉,时而寒若冰封,道道赤红冰蓝之色在其体内流转,连同皮肤面容都在这影响下交汇变换。

    而那一头花白的长发此时更变得华顺,冰白,整个人的气质似乎都发生了改变,不自觉的溢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这股气息似是侵人心底,让人从心头都有些发寒。

    与此同时,君弈的神念在体内轻轻的流淌,细细感悟着身体的变化。

    千年时光,九世为人,他从未感觉人的身体会如此之强,用白泽月蕴之精华来洗涤耳目,螭吻血髓来重塑锻造经脉,更用凶兽九婴之魂灵再开四肢,三灵齐聚,逆天之罚。

    这,或许就是机缘罢。

    天雷的轰击,让三灵与自身的契合度几乎达到了完美,君弈感觉自身每一寸经脉,每一寸血肉中都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君弈身周流转的气息让人压抑,明明只有武君初期的他,恍若一只洪荒猛兽一般,带着强烈的压迫感,似乎一拳便足以将同一境界的武者轰死。

    丹田灵鼎之中,森然鬼陵。

    一颗幽紫色的圆球静静的漂浮在空中,缓慢的移动着,似是有些茫然,不知该去往何处,这里遍地残枝枯节,碎石骨骸,一片死气沉沉。

    “嗤嗤...”

    蓦然间,一道诡异轻微的碰触声突兀响起,让这圆球一顿。

    “呜啊...”

    黑影闪现,只见一张血盆大口已经凛然而至,却是一只遍体黝黑的小蛇。

    蛇虽小,其气息却不容小觑,竟堪比人类武君境界,眨眼之间大口已将这圆球笼罩,但圆球却没有丝毫动作,似是被这突然的侵袭吓得不敢动作一般。

    正在这圆球即将被小蛇吞噬的时候,小蛇却是猛然顿住,明明圆球已经在自己的口中,但就是咬不下去,不仅如此,小蛇的身躯更是缓缓颤抖起来,看着眼前的黑暗,身躯颤抖的幅度甚至越来越大,足见其心中恐惧。

    “嗤...”

    忽然,小蛇眼前原本一片黑暗的地方忽然有一丝光芒出现,却是一颗棕黄色的巨大蛇眼,正冰冷漠然的看着眼前的圆球。

    “咝!!!”

    一息时间,小蛇忽然信子一吐,竟发出一道类似惨叫的声音,接着身躯碎裂,瘫软落下,已经没有了气息。

    其身躯之上也缓缓散发出道道黑雾,没入黑暗之中,眨眼时间,这小蛇已经没有了丝毫曾活过的痕迹,亦或者它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只留下一片寂静在这黑暗中游荡。

    “小子君弈,多谢前辈相助。”

    这时,一道沉稳温润的声音传来,打破了这一寂静,正是君弈。

    自从突破了武君境界之后,君弈已经可以自由出入那巨门之中,也就是说他已经可以在天谴禁卷之中随意走动了,但也仅限于此。

    “此事已了,还来这里做什么?”

    鬼陵之中,一道没有丝毫情绪的声音传出,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在与一只傀儡交流一般。

    “只是来感激前辈出手。”

    君弈微微开口,只是神色还有些犹豫,欲言又止。

    “哼,你们人类总是这么虚伪。”

    只是君弈声音刚刚落下,却被其一阵讥讽,语气不屑。

    正在君弈略感尴尬之时,一道虚弱的声音幽幽传来:“小子,我没事,此次相助之情,我九婴记下来,这位大人是不会骗你的。”

    君弈站于鬼陵上方,无法逾越分毫,他不知,九婴的声音却正是从那圆球中传出,若是仔细看,还能从其中隐约看到一个小小的九婴虚影。

    “如此便好,多谢前辈,那小子告辞了。”

    君弈闻言微微点头,转身离去,同时心中惊骇,以九婴之傲竟也要喊那神秘一声大人,那这其中的存在到底是谁?

    “这小子倒还有些情义...”

    待得君弈离去,良久,那声音再次轻轻低喃,缓缓没入黑暗之中。

    原来,在董家废墟一战,声势浩大,尘埃四起间,九婴决定自取半颗心来换取自己的性命,毕竟大仇未报,它不想就这么死去,又没有更好的方法冲破围杀,只能赌一把,与君弈做出交换,同时又有鬼陵之中神秘的要求,这才让其活了下来。

    群山之间,君弈缓缓睁开眼睛,轻呼一口浊气,伸了伸懒腰,感受着四肢重回掌控的快意。

    醉癫狂却是早已经醒了过来,自觉担负起警惕四周的职责,以免出现意外,见到君弈醒来也只是微微回头,看一眼而已。

    只是君弈看到醉癫狂此时的形象却是微微一愣,毕竟醉癫狂气质上的反差太大了。

    “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自会做到。”

    君弈坐到醉癫狂的身边,看着远处云海翻滚,心中也是思绪万千,但更多的却是清明,自己身躯回归,束缚着自己的枷锁也已经被打破,那接下来要做的,已经不言而喻了。

    醉癫狂一改先前的性格,只是冷漠的坐着,时不时灌一口酒,默然不语。

    “不过,在这之前还要先治好你身上的暗疾。”

    君弈轻声开口,却是让醉癫狂身躯一颤,眼中一抹精芒射出,随即又隐了下去,恢复了平静,身边的君弈对此却没有一点反应,毫不担心醉癫狂会对自己出手。

    这是醉癫狂身上最大的秘密,也是隐藏了数十年的秘密,是他身体诡异变化的根本,这件事情即便是禹风也只知其修炼意外而已,可君弈却一目了然,这不得不让他疑惑和警惕。

    “嗡...”

    忽然,一阵气息的轻颤突兀传来,让君弈脸色一变。

    只见身后盘膝而坐的老莫身躯颤抖,脸色在苍白与红润之间交替变幻,身上溢散出的气息紊乱溃散,更在体内经脉疯狂乱窜。

    身周扩散而出的威势也时而强横,时而衰弱,整个人即便不爆体而亡,似乎也要走火入魔,情况危机到了极点。

    “他身上暗疾未好,又强行出手,雪上加霜。”

    醉癫狂看着这一幕也是眉头紧锁,心中惊讶,没想到莫亦千的身子竟已到了如此惨状,但即便如此,他竟然也能与武秋溟势均力敌,那他全盛时期...

    醉癫狂不敢去想,只是君弈和莫亦千在他心中变得愈加神秘起来。

    君弈沉默不语,对于莫亦千的情况他自然知晓,白泽月蕴之露到底有多难得不用多言,在见到这东西的第一眼,君弈就知道老莫定然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而他武帅中期的境界便足以说明。

    这一次,更是力敌武秋溟,一个领悟了命相之意的武帅强者,其天赋与实力实属罕见,而武帅中期的老莫想要与他一战,所要付出的代价难以想象。

    “轰!!”

    正在这时,一股狂暴的威势在莫亦千身上爆裂开来。

    君弈第一时间退开,而醉癫狂则是体内灵力涌动,伸手屈指一点,一道炙热光罩便出现在了面前,将这股气浪抵挡在外。

    尘埃散尽,君弈与醉癫狂并肩而立,莫亦千身上的气息也开始缓和下来,渐渐趋于平静,甚至还开始渐渐衰弱,已经到了武帅中期境界气势的边缘。

    良久,一切都平静了下来,莫亦千身上的气息也已经完全平稳。

    只是醉癫狂看着眼前的老莫,神情有些发懵,君弈则是复杂,眼中更流露出一抹浓浓的感动。

    莫亦千缓缓睁开眼睛,双眼变得更加浑浊,脸上皱纹沟壑也更加深刻,肉体肌肤也变得松弛苍老,俨然已经成了垂暮的老人,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其身上的境界却也变成了武帅初期,竟倒退了一个小境界。

    “老莫......”

    君弈看着眼前的莫亦千,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似乎没有什么可说的,心中只剩下愧疚和感动,老莫为了他,付出的实在太多了。

    “公子不必多言,老奴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护公子周全。”

    莫亦千见此却是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站起身来,身躯也更加佝偻,没有一点强者的风范,看着君弈的眼神中充斥着慈祥,还有着绝对的恭敬。

    “辛苦了这么多年,你也该好好歇歇了。”

    君弈紧紧的捏了捏莫亦千粗糙的大手,心中思绪万千,眼中的神情也坚定了起来。

    莫亦千身上的伤势绝不能拖,至少也要先做稳定,还有治疗醉癫狂身上的暗疾,解决其体内的麻烦,这两件事情做完,才好从长计议。

    “公子,接下来....”

    “去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这样才好与席万这个老狐狸做交易,何安的事情,应该已经办好了吧?”

    君弈目光看向远方,身上的气势也变得压抑起来,犹如一只凶兽正虎视眈眈着自己的猎物。

    一边的醉癫狂见此心神一凛,仿佛在君弈身上看到了滔天杀意,而其目光所指,正是唐锦城,心中不由暗叹:

    这一去,血雨压城。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