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初婚有刺芭了芭蕉〕〔开局十连抽然后无〕〔度恶〕〔无上帝道〕〔阴诡见闻录〕〔签到从捕快开始〕〔穿书后我对反派大〕〔这个系统有点肝〕〔诸天冥海〕〔薄爷的心尖宠又跑〕〔西风醉花阴〕〔穿书之男主修仙小〕〔重生九零小哭包〕〔大佬从不吃软饭〕〔村姑是反派〕〔护妻夫君不迟到〕〔足坛最强王者〕〔都市超级天帝〕〔我成了全能圣人〕〔今夜星辰似你小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八十八章:咬人的狗
    唐锦城,听香伴月楼。

    这里是禹唐都城最为热闹的地方,有人一掷千金妄饮酒中忧愁,而有人则是迷魂淫魄寻花问柳。

    楼内佳人云起雪飞,曼舞轻摇,一声声娇呼,纤腰慢拧,一块块方帕,云袖轻舞,无数武者为此痴迷沉醉,流连其中,曲末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当真是世间绝好的去处。

    在这听香伴月楼的内苑,更有四名绝色女子随乐起舞。

    女子水袖纷飞,裙摆旋舞,似有朵朵莲花在其脚底绽放,柳腰轻摇,勾人魂魄,一时间,连天穹皎月也失色羞愧,隐入云雾之中。

    正是江雨,江雪,江霜,江寒四女。

    四人前方不远,设一亭台,亭台之上一黑衣青年盘膝而坐,若是常人恐怕早已目露痴迷之色,但这少年却是眉头轻皱,双眼飘忽,显然心思并未在此。

    这男子不是他人,正是燕空,而在其身侧何安躬身而立,恭敬的伺候着。

    “你是说那个叫君弈的小子唤出三道妖兽虚影?”

    燕空看着眼前四女,皱着的眉头几乎都要拧成一股绳。

    “是,据说是传说中,圣兽白泽,螭吻,以及当日的凶兽九婴。”

    何安轻声回应,眼中却闪烁着别样的光芒,似乎是有些激动还有庆幸。

    “螭吻...螭吻...”

    燕空口中念叨,但眼中的神色却越来越危险,身周的气息也忽然动荡,变得暴戾起来。

    “公子......”

    见此,何安连忙收敛心绪,小心翼翼的开口,燕空生性喜怒无常,他可不想平白无故的被收拾一顿。

    “所谓圣兽,乃天地眷顾,若是未见其形,未触其物,绝无可能得幻化其虚影。”

    但此时燕空哪里有心情注意身后何安的神情,短短几句话便已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出现在他的心中,忍不住恨恨道:“哼,由此看来这小子绝对收获了天大的机缘,别人见此一面都极为难得,这小子竟能触其三只。”

    “这鸾灵螭鲤也绝不会是传言,而且,这东西极有可能是在这小子的身上。”

    何安闻言心中一震,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抹难以置信之色,但随即目光也坚定了下来,若燕空所言都是真的,那自己就更要一条路走到黑了。

    言罢,燕空眼中狠戾之色愈加明显,但其中更多的则是贪婪,君弈得到了这东西,但并不代表就是他的,自己完全可以再抢过来,只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这三物已经尽数与君弈融合。

    但随即想到那日许渊对他暗下毒手,心中便是一阵愤恨。

    “老不死的,等我拿到了这小子身上的东西,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这般想着,忽然燕空猛地抬头,看向四周,听香伴月楼中依然热闹,但他却在内苑中感觉到了丝丝凉意。

    “既然来了,何必藏头露尾?”

    燕空口中低喝,双目如鹰隼一般逼人,同时身躯紧绷,体内的灵气也开始动荡起来,暗自警惕。

    江雨四女见此也停下了动作,神色略微有些慌乱,何安亦是如此,但相比他人,在警惕的同时,其眼中竟隐隐有些兴奋。

    “不愧是七绝楼暴戾楼主的关门弟子,果然非同一般,仅凭只言片语,竟能推测到如此地步。”

    这时,忽听一道温润沉稳的声音传来,悠悠荡荡,让人如沐春风,在这声音传出的一瞬间,江雨四女更是眼眸轻颤,这声音她们太熟悉了。

    “原来是你,正想去找你,没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燕空闻言却是双眼一亮,心中不由大喜,也直接将前面那句话给忽略掉了。

    目光流转,只见一白衣少年缓缓踏空而来,衣袂飘飘,有着说不出的潇洒和出尘,正是君弈,而其身后还跟着两名老者,便是莫亦千与醉癫狂,后者还悠悠散散的拿起葫芦猛灌几口美酒,似乎对一切都漠不关心。

    “见过公子...”

    还不等燕空开口,却见江雨上前一步,躬身行礼,没有丝毫犹豫,神情更是恭敬无比,江雪三女见状一愣,但随即也是齐齐附和,只是君弈此时的样貌形象,让三女俏脸之上竟有些羞红。

    “不错,你们很听话。”

    君弈微微点头,示意几人起身,在先前到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看过,听香伴月楼少了很多熟面孔,又多了些许新人,尤其是那日接待他们几人的女子也不见了踪影,显然是进行过一次大换血。

    而且此时江雨的行动,更让他满意,但他也知道,这是江雨在表态,是在赌,用命来赌自己强过燕空,赌一片新的未来。

    “恩?”

    燕空见此眉头一皱,心中的喜悦之感渐渐散去,随之而来的却有着一抹诡异的虚乱,想起其先前所言,沉声道:“你为何会知道七绝楼?你到底是谁?”

    “你的师父是谁?”

    君弈没有理会燕空的问题,而是轻声开口,语气变得冷淡了起来。

    “我师父是谁与你何干?”

    燕空忽然感觉眼前的场面似乎有些脱离了自己的掌控,身躯紧绷,身周气息狂躁,手中更是捏出了一枚雷珠,以防莫亦千和醉癫狂,毕竟是两名武帅境界的强者,他不得不小心。

    “何荒老狗还没死吧?”

    君弈幽幽开口,一股强烈的杀意竟不受控制的从其体内喷涌而出。

    “太上长老已不问世事数百年了。”

    听闻君弈此言,燕空身躯一震,心下骇然,没想到君弈竟连太上长老的名号都知道,不由得有些心乱,胡乱猜测起来,同时感受着他身上的杀意,竟不自觉的感觉浑身发寒,下意识的开口回应。

    “呵,这老狗居然已晋升太上长老了。”

    君弈冷哼一声,深吸一口气,缓缓平复自己的心情,冷笑道:“那这么说来,你的师父应该就是楼闲鹤了?”

    “不错。”

    燕空也是强压下心中的情绪,直接回答,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眼前这小子似乎对于七绝楼的了解还要强过自己。

    “你究竟是谁?与我七绝楼有何恩怨?”

    “哧...”

    君弈闻言嗤笑一声,眼中尽是寒意,直接无视燕空,目光跃向其身后的何安,微微道:“你做的很不错。”

    燕空闻言一愣,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就连江雨四人也有些茫然,却见何安身躯一抖,整个人一个激灵,向着君弈直扑而来,跪伏在地,颤声道:“能为公子当牛做马,是小的荣幸。”

    “何安,你!你竟敢背叛我?背叛七绝楼?”

    燕空见状脸色大变,身周气势猛地一震,整个人飞退几步,拉开距离,眼看着地上的何安,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心中一片冰凉,但更多的则是杀意。

    “燕空!!”

    何安却是低吼一声,微微抬头,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燕空,其眼中光芒让人心头发寒,“我为你鞍前马后,不知做了多少亏心事,但你却从未将我当人看,我甚至还不如一条狗!”

    “嘿嘿,狗,对,我何安就是一条狗,一条永远吃不到肉的狗。”

    何安神色癫狂,一脸狰狞,更有些小人得志的兴奋,低吼道:“今天,我这只狗就要咬一口你,从你身上撕下一块肉来,尝尝味道。”

    “就凭你?”

    燕空看着何安的神色,心中有些寒意,但很快便将其驱散,讥笑道:“狗终究是狗,你也太高看自己了。”

    “君弈,难道你就只会玩弄这种程度阴谋诡计?”

    “不论是什么手段,只要能达到目的即可,而且,对付你们七绝楼还需要什么正大光明的手段吗?”

    君弈轻声开口,声音平淡,没有一丝波澜,但语气之中的不屑讥讽却是极为明显,意味深长道:“不过,你可不要小看了一条狗的能耐,他会让你万劫不复。”

    “好,好,好,今日之事,我记下来。”

    燕空脸色难看,说话间脚下微动,竟缓缓向外退去,对方来历不明,所知甚多,而且何安背叛,又有莫亦千与醉癫狂两人在一边虎视眈眈,自己的处境显然不妙,不是纠缠的时机。

    “你觉得,你走得了吗?”

    君弈轻笑一声,语气淡漠,没有丝毫动作。

    “我燕空想走,你还拦不住。”

    听到君弈所言,燕空心中一突,尤其是见到莫亦千和醉癫狂依然没有动作,心中不妙之感愈加强烈,来不及多想,伸手便将祭杀珠放置身前,阴狠道:“否则,大家一起死!”

    “可笑!!”

    这时,只听君弈轻呼一声,身周神念涌动,一股诡异的波动幽幽传来,瞬间便将这内苑笼罩起来,燕空正在警惕间,忽然身躯一颤,脑中一痛,接着便是一阵空白,四肢僵直,竟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我,这!!”

    燕空目露惊恐,想要挣扎却根本无法动作,就连体内运转的灵力都缓缓消退开去,手中的祭杀珠瞬间变成了摆设,“你对我做了什么?”

    这句话刚刚吼出,燕空似乎想到了什么,狠狠的盯着前方跪伏在地的何安,咬牙吼道:“何安,是你!!!”

    “嘿嘿,这口肉可真好吃!”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诸天谍影〕〔烬神纪〕〔网游之匠神之路〕〔团宠大佬一心只想〕〔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斗罗之天使与堕落〕〔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蚀情为婚:娇妻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