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九十章:半路遇阻
    贪婪。

    这是比痛苦,仇恨,愤怒更让人恐惧的欲望。

    一个人有了力量,他会追求更强大的实力,一个人若有了财富,他会去掠夺更多的财富,一方霸主,同时拥有着让人难以企及的权利和财富,他会允许自己嘴边残留着一块唾手可得的肥肉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既然如此,那万宝阁为何还能存在这么久?它的背后到底是谁?席万的背后又站着何方神圣?

    一时间,醉癫狂和莫亦千都陷入了沉思之中,江雨四女则是眼观鼻,将这些谈论的话题自动过滤,知道的太多,对于她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既然明知万宝阁背景非同一般,为何你还要去试探?”

    醉癫狂微微开口,漠然的脸上眉头紧皱,显得有些纠结,他想不明白,君弈已经得罪了整个武封王朝,为何不着急?为何还要去触碰一个神秘的势力?

    “罪剑宗!”

    君弈开口,掷地有声,微微眯起的双眼散发出一股让人心悸的危险气息,只听其冷声道:“我想知道这万宝阁的背后到底有没有罪剑宗的影子。”

    醉癫狂闻言眼中精芒一闪,心头骇然,他不知该说君弈是有魄力还是狂妄,万万没有想到,他图谋的竟然是罪剑宗,北苍大陆当之无愧的霸主之一。

    “这...”

    即便是醉癫狂此时也有些目瞪口呆,不知该作何言语,他甚至怀疑眼前的君弈是不是一个疯子。

    三宗四家四王朝,虽然排名如此排列,但三宗的实力远超其他势力,甚至说高出了一个档次,用深不可测来形容都毫不为过。

    “你没有听错,的确是罪剑宗。”

    君弈口中轻言,说着亲手为醉癫狂斟上一盏茶。

    醉癫狂坐在石桌一边,喝着杯中茶水,一时陷入了沉思,良久,才长出一口气,看着君弈微微道:“你当真来自天域之上?”

    “不错。”

    君弈没有隐瞒,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他的身体已经好了,那一年半的时间就显得极为短暂了,而且醉癫狂体内的变故若真如他所想,那此人或许真的不可小觑。

    “好。”

    醉癫狂将茶水一饮而尽,眼中神色也坚定了下来。

    “你不想知道原因?”

    良久,见君弈没有追问,只是悠闲的喝着茶水,反倒醉癫狂有些纳闷。

    “不想。”

    君弈温润一笑,让人如沐春风,轻声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秘密,何必去深究呢?”

    醉癫狂闻言点了点头,没有开口,心中却是不自觉的有些安逸和舒适,他没有想到君弈竟会如此信任自己,一时间身心都放松了下来。

    要说原因,醉癫狂自然有自己的心思,如果自己的身体真的被君弈治好了,北苍大陆也就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武者寿命悠长,他又不是一个安于现状之人,生性洒脱,自然想去更广阔的地方看看。

    而之前没有动身,并不是他不敢,只是他太重情义,与禹风相伴,让他有了牵挂,有了理由,但现在,这牵绊已被一刀斩断,再无纠缠。

    “哦?小丫头回来了。”

    忽然,君弈双目一亮,嘴角扬起,微微开口轻语,苑中几人闻言不由一愣,缓过神来。

    唐锦城,城门入口。

    两名白衣女子轻快而来,一人眼眸清澈,举止雅然,给人一种温婉柔和的感觉,一人目露急切,看向周围的热闹之处又带着些许好奇,调皮可爱。

    一大一小,两位美女,不同的风格,也给人别样的感觉,不由让人心生觊觎。

    “哎哎哎,公子!公子!”

    “猴头,又有什么事?”

    “你看,你看.......”

    街边,一行人浩浩荡荡行走而来,为首的是一油头粉面的少年,此人双眼青白,衣着华丽,行为举止颇为浮华,走路间更是脚步浮虚,身后跟着一群凶神恶煞之人,随意的大声喧哗着,嚣张跋扈,推推搡搡,显然并非善类。

    此时少年正被身边一猴头猴脑的小子拉着,眼神淫邪的指着前方,低声开口,惹得少年一阵心烦,他可是正想着听香伴月楼里的姑娘呢,不由得有些不耐,但还是随着他的目光看去,毕竟他可是为自己立下过‘汗马之劳’,只是目光一看,整个人便呆在了原地。

    “世间...竟有如此绝色......”

    “烟儿,走慢点!”

    这两名女子正是后面匆匆赶来的月知语和月凝烟,看着月凝烟一脸急切的样子,月知语有些无奈又好奇,不由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公子在这里呢?”

    “嘻嘻,知语姐姐真笨。”

    月凝烟闻言娇笑一声,有些得意,在月知语装模作样生气的目光下,附耳轻声道:“螭吻......”

    两字言罢,月凝烟便嬉笑着跑开了,走到一处摊位之前,看着眼前的糕点,两眼发光,但最终还是舔了舔嘴唇忍了下来,自己身上的钱不多,而且她知道,要先找到哥哥,这也是当务之急。

    “喔!”

    待得月凝烟走开,月知语才若有所思,露出一抹恍然大悟的模样,心中隐隐约约的有了些许猜测,见月凝烟走远,忙追了上去,“等等,烟儿...”

    两女刚走出去不远,迎面却上来一行人,挡住了去路。

    “嘿嘿,小姑娘,你们不是本地人吧?”

    只见一粉面少年,神色高傲的站在两人面前,正是那油头粉面的小子,手中把摇着扇子,眼中光芒四射,说着示意手下猴头上前,大手一摆道:“这点心是送给姑娘的,就当是小小的礼物,我们交个朋友如何?”

    “你们是谁?”

    月知语见来者不善眉头一皱,伸手将月凝烟护在身后,口中厉喝,虽然她未曾修炼,但是身为君弈的婢子,她可是知道月凝烟的地位,绝不能让她受到一点伤害,至少也要踏过她的尸体。

    “哼,我家少爷名为耿兼程,乃是耿家嫡系子弟。”

    少年没有开口,身侧那猴头却是啪的一声,将点心盖上,一脸傲气的介绍,说着还对着耿兼程躬身作礼,舔着脸谄媚一笑。

    “哎,低调,低调。”

    猴头话音刚落,却见少年猛地将手中扇子一合,开口反驳,只是脸上傲然的神色更加得意,哪里有半点低调的样子,分明写满了得意。

    “原来是耿家少爷啊!!”

    只听月凝烟惊呼一声,似乎极其惊讶,这娇柔的声音听在耿兼程耳中极其受用,整个人浑身一酥,正等着其投怀送抱时,却听其又疑惑道:“没听说过,跟我们有关系吗?”

    “莫名其妙!”

    言罢,月凝烟翻了白眼,犹如看傻子一般拉着月知语便要离开。

    “站住!!”

    耿兼程被人如此无视不由脸色一变,表情顿时僵了起来,未等他开口,身边的猴头已经大吼一声。

    话音一路,十数个彪形大汉已经围了上来,挤在一起,将月知语和月凝烟两人围在了中间,这十数人一身劲装,裸露在外的手臂粗壮,看起来孔武有力,其身上流露的气息也是清一色的武师后期,从这一点便能看出,其身后的耿家非同一般。

    周围街上,不少人见此满脸好奇,纷纷围了上来,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丝毫没有出手相助的样子,英雄救美?那也得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哪有人会平白无故的得罪一方势力?

    “你们要做什么?”

    月知语口中娇喝,玉手紧握,心中不由有些着急,但脸上却是凛然无惧。

    “做什么?”

    耿兼程一把拨开猴头,眼中邪邪地在月知语和月凝烟的身上来回扫动,尤其是月知语的深入沟壑般的酥胸,更是让他的目光沉迷其中,难以自拔,强自咽了一口唾沫,才恶狠狠道:“当然是陪本少爷喝喝酒,谈谈心。”

    “嘿嘿,顺便坦...诚相交,深...入了解,恩?怎么样?本少爷绝对会让你们欲仙欲死!”

    “哈哈哈哈!!”

    耿兼程说着还舔了舔嘴唇,呼吸都粗重了起来,此言一出,猴头等人顿时一阵淫.秽大笑,其意不言而喻。

    月知语身后的月凝烟闻言,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森然,她虽然初涉人世红尘,但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天生异物,圣灵眷顾的鸾灵螭鲤岂是任人羞辱之辈?

    “放肆!”

    月知语生在水家,自然知道耿兼程话中意思,听到这污言秽语心中一阵气恼,脸颊生红,狠狠道:“耿兼程,注意你的语气,不要给自己惹麻烦。”

    “实话告诉你,我们家公子,你惹不起!”

    “哟嚯?惹不起?啊?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月知语所言,耿兼程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张狂,越是有脾气的女子对他来说才越有味道,看着月知语气恼的表情,心中一阵畅快,不由伸出手来,向着月知语抓去,同时狞笑道:“我倒想见识见识,我耿兼程惹不起的,到底是谁?”

    见耿兼程大手抚向自己的胸口,月知语心中一慌,想要躲避,四周却被堵的严严实实,而身后的月凝烟却是眼底杀意沸腾,几乎无可遏制,眼看着耿兼程正要得手,月凝烟玉手凝爪间,一道讥讽的声音忽然传来。

    “就凭你?”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