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九十一章:墨白上门
    这突然的声音让月凝烟杀意一滞,缓缓压下,眼底的异色也恢复了正常,耿兼程手中的动作却是猛然一顿,距离月知语的胸口雪白不过寸余。

    不是他不想下手,而是这声音让他有了一瞬间的清醒,临行前族内的交代忽然莫名涌上心头:在外不可惹事,大陆风云动荡,要是不开眼,踢到了铁板上,哼,后果自负。

    这念头让其心中悚然一惊,接着便被压了下来,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喝止,耿兼程脸上有些难看,口中低吼:“谁?让老子看看谁的骨头这么硬?敢打搅老子的好事!”

    一瞬间,众人目光流转,纷纷汇聚而去。

    只见一蓝袍少年手持扇柄踏步而来,气势不凡,这少年眉清目秀,隐约间还透着些许玩世不恭,但眼底更多了些愁绪。

    “喔,原来两位美人喜欢他这样的?嘿嘿,哥哥也很有味道,要不要试试看?”

    耿兼程见来人气质不凡,凝神警惕,但还是开口讥讽,而猴头几人则是哈哈大笑,同时脚下轻移围了一个扇形,可攻可退。

    “嗤,耿兼程....”

    蓝袍少年嗤笑一声,目露不屑之色,讥讽道:“云家的狗腿子,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放肆...”

    猴头刚开口厉喝,还未等继续喝骂便被耿兼程打断,沉声道:“你是谁?”

    耿兼程虽然嚣张跋扈,但不是傻子,来人不仅气势非凡,还能一眼洞穿自己的来历,即便如此,他还能如此轻松写意,神色讥讽,显然不是一般人。

    蓝袍少年眼中寒意弥漫,冷声道:“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每人自断一臂后,滚!”

    此言一出,耿兼程怒从心起,身边武者也是怒目而视,而周围围观的武者则是面露惊讶之色,暗叹少年的胆识和狂妄。

    别人畏惧,自然不是因为耿家多强,而是其身后的云家,禹唐王朝势力交错,除了皇室统治之外,便是活动于境内的云家,而耿家更是依附于云家的一个势力。

    “哈哈哈哈....”

    耿兼程怒极反笑,众人也哈哈狞笑起来,眼中狠辣顿显,耿兼程捏了捏攥紧的拳头,微微道:“哪来的毛头小子?吃错药了吧?”

    说着耿兼程脸色一阴,恶狠狠道:“现在给你一次机会,跪下给爷爷们磕三个响头,然后把自己的舌头割下来,我就给你一条生路,否则我就把你剁碎了喂狗。”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蓝袍少年眼中杀意闪现,正说着一道冰冷的声音将其打断,漠声道:“废话太多。”

    “咻咻咻...”

    只见丝缕寒芒闪过,冰冷的光芒让人下意识的双眼一闭,而耿兼程等人则是心底发毛,如坠冰窟,一股恐惧滋生蔓延开来,想要逃跑,双脚却似乎被钉在了地上,根本抬不起来。

    “唔...唔...唔...”

    几道闷哼声传来,众人下意识的睁眼看去,双目猛地一颤,只见耿兼程身周十数随从武者鲜血泼洒,头颅纷飞,人,却还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围观众人一片哗然。

    “你!!”

    如此一幕,耿兼程心生骇然,一时间手脚冰冷,冷汗更是将衣衫都打湿。

    “噗通”

    一道响声传来,却见身侧一直给他出谋划策的猴头已经双目呆滞,脸色发白,浑身颤抖着跌坐在地上,整个人如同一滩烂泥。

    “废去双臂,滚!”

    那声音再次传来,冰冷无情,没有一丝怜悯。

    “要怪就怪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蓝袍少年心中一惊,接着便是苦笑一声,没想到他依然如此霸道,深深看了一眼两女,微微轻叹间缓缓踏步前来,月凝烟和月知语闻言却是喜上眉梢,这声音的来源正是君弈,原来他已经知道自己两人来了。

    “别,别杀我,我....”

    耿兼程双腿打颤,见蓝袍少年逼近,不断的后退,一脚不稳直接跌坐在地上,向后爬去,口中还苦苦哀求。

    “啪!”

    只见蓝袍少年手中折扇一动,扇开血凋零。

    “啊!!”

    “不,啊!!!”

    两道惨叫声传来,随即四条臂膀摔落而出,随意掉在街边,耿兼程和猴头脸色煞时惨白,在地上翻腾扭动,如同一只可怜的虫子,卑微的蠕动着。

    周围围观武者见此不由倒退几步,拥挤间竟有人失手,不,失脚将四条臂膀踢开,被人一顿踩踏,如此,这臂膀连续接的可能都没有了,耿兼程见此心头一炸,顿时晕了过去,直留猴头一人凄厉惨叫,众人却是暗自畅快。

    “哼,狗东西,呸。”

    月凝烟背负着手走来,像一个有了大人撑腰的孩子一般很是得意,走过的时候还对着耿兼程吐了一口口水,这才拉着月知语快步离去。

    “真是...”

    蓝袍少年见此哑然失笑,摇了摇头,消失在人群中。

    “我,我知道他是谁了!!”

    “干什么大惊小怪的,找死啊?吓老子一跳。”

    “他是水家少家主,水墨白,一身蓝袍,手持折扇,准没错了。”

    良久,周围围观的人才如梦初醒,惊呼起来,待了解了蓝袍少年的身份,不少人暗自悔恨,没有出头竟错失了一个与水墨白结交的好机会,谁能想到这两女子竟与水墨白相识。

    水墨白,墨白,白...

    “在外不可惹事,大陆风云动荡,要是不开眼,踢到了铁板上,哼,后果自负,自负......”

    “噗!”

    地上,刚刚缓过神,稍稍有些清醒过来的耿兼程,还没有来得及将心中的恨意凝聚,便听到了这人的惊呼,心中一凉,顿时一口逆血喷出,再次晕了过去,族内训诫的话犹在耳边,这次是真的踢到铁板了。

    听香伴月楼,一身材姣好的女子在前引路,月凝烟,月知语,水墨白三人跟在其身后,倒是月知语来过,轻车熟路,月凝烟和水墨白则是四处打量,饶有兴趣。

    “来来来,小娘子,喝了这杯酒,恩?嘿嘿嘿....”

    “官人,你可真坏,啊,不......”

    “别着急嘛...”

    “知语姐姐,他们是在干什么呀?”

    听着楼阁之内的淫靡之声,月凝烟目露狡黠,露出一抹纯洁小白的模样询问身边的月知语,惹得其俏脸粉红,心中羞臊,不知该如何作答,而水墨白则是心中暗呼: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这真是...天堂呐!!!!

    不多时,内苑已到。

    “哥哥!!”

    月凝烟娇呼一声,轻笑着便奔跑而去,扑入君弈怀中。

    见到君弈没事,顿时放心了下来,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螭吻血髓的原因,月凝烟对君弈有一种别样的依赖,丝毫没有因为螭吻血髓离体而对君弈有所芥蒂和恨意。

    “你啊你,真是让人担心。”

    君弈宠溺的点了点小丫头的鼻尖,对月凝烟,君弈有的只有兄妹之情,这是一种久违的亲情。

    “嘻嘻,有哥哥在,我才不怕呢。”

    月凝烟蹙了蹙琼鼻,娇声说道,很是腻歪。

    “这次多谢你了。”

    君弈揉了揉小丫头的长发,目光看向眼前的水墨白轻声道谢。

    “即便我不出手,她们也会没事。”

    水墨白轻笑一声摇了摇头,同时暗自观察,看着眼前温润和煦的君弈,不由思绪良多,更让他侧目的是,一如传言,醉癫狂也在其身边,再加上实力堪比武秋溟的莫亦千,心下一震,对君弈的态度也不自觉的敬畏起来。

    “我才刚刚离开武封王朝,水少主便已知晓我的去处,四家情报,真是遍布天下。”

    君弈示意水墨白落座,同时拿起手中茶杯,品味着其中滋味,微微轻叹,话中含义意味深长,而醉癫狂和莫亦千也悄然离去。

    “公子误会了。”

    水墨白看着江雨为自己斟满的茶水,却不知其味,只是君弈手上的动作让其心中一抖,苦笑道:“公子在此,也不过是我的一个猜想罢了,前来碰碰运气,若不是知道月姑娘相伴左右,恐怕这次要无功而返了。”

    “哦?”

    君弈若有所思,想起之前的行踪,却是在唐锦城周围活动,安心了些许,微微道:“那水少主此次的来意是?”

    水墨白闻言神色挣扎,眉间愁绪凝聚,一时陷入了沉默,良久才叹了一口气:“四家矛盾,想必公子应该略有耳闻吧?”

    “不错,树林截杀嫁祸一事好像还和我有关吧?”

    君弈神情平静,开口回应。

    “林内的尸体是宫和宫雨二人无疑,但宫家也有些许证词,可以说明两人早与外人勾结,但目的不清。”

    水墨白点了点头,没有反驳,这时候还是开诚布公的好,毕竟自己有求于人,轻声道:“还有便是罪剑宗许自尘撞破云家阴谋,被云家云昊怒下杀手,坊间言语流传一片哗然,也让此事变得清晰起来。”

    “云家狼子野心,四家手足共进退数千年,他们竟对我水家有所图谋,更不惜嫁祸宫家。”

    说到此处,水墨白脸色愤恨,双手都不自觉的握紧。

    “这些好像是你们四家的事情吧?”

    君弈脸色有些奇怪,轻抿了一口茶水,把玩着手中茶杯,神色随意。

    “实不相瞒,墨白此来是有求于公子....”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