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走剧情就要死〕〔宿主她又在崩剧情〕〔第九星门〕〔结婚是门玄学〕〔旷世宸妃倾天下〕〔我想当巨星〕〔掌家小萌媳〕〔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怪物安保公司〕〔武侠世界的慕容复〕〔陆先生偏要以婚相〕〔魔卡诸天〕〔怪物合成大师〕〔超品命师〕〔盛唐不遗憾〕〔神级狂兵〕〔我真不想躺赢啊〕〔侠女来袭:本王妃〕〔我再造了仙界〕〔侠女们的夜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九十二章:合作条件
    “哦?堂堂水家少家主竟然会有求于我?”

    君弈轻笑一声,看了一眼神色有些尴尬的水墨白,目光扫向窗外,对水墨白之言并未放在心上,周围众人闻言也是告退而去,言至此时,已经不是他们能听的了。

    “呵?水家少家主?”

    水墨白自嘲一笑,脸上露出一抹落寞之色,随即散去,微微道:“北苍大陆,武者纵横,强者疾风而行,取人性命有如收割蝼蚁草芥一般,强大的实力带来的更是无上的权力和掌控他人性命的快感。”

    “实力低微的武者眼中充斥着畏惧,热切和崇拜,这些都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无比享受和追求的东西,可我却不同...”

    “吾非鹰狼虎豹,只知溪谭水中之鱼乐而已。”

    听到此处,君弈的目光不自觉的盯着水墨白的眼睛,只见其眼中蓦然爆射出一道精光,那是一种与欲望毫不相关的情感,是对一种简单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那你这一身实力?”

    君弈看着陷入思绪中的水墨白,适时开口道。

    水墨白深吸一口气,继续道:“不知有多少人逆天而行,叫嚣着要将自己的命运掌控在自己手里,拼死拼活撑起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但这一切的前提却是武力。”

    “正因为如此,我所谓的选择就无关重要,因为这是与家族意愿相违背的事情,这是万万不可能实现的事情,更别说我还是嫡系长子。”

    “所有人都不可能让我如此选择,我能做的也只有顺从他们的意思。”

    水墨白脸上尽是无奈,似乎承受了无数的委屈,这对于一个强大家族的继承人来说,无疑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谁能想到拥有外人羡慕的背景,强大实力的少家主,会有如此内心?

    “呵...”

    君弈听完水墨白的心诉,也不管其所言真假,轻轻喝了一口茶水,眼中尽是讥讽之色,不屑道:“原来堂堂水家少家主竟是如此一个怯懦,羸弱的孩童。”

    “你?!”

    水墨白闻言脸色一变,怒视君弈,强压下心头的怒气,沉声道:“君公子,我等志向不同,虽有求于你,但也没必要如此诋毁于我吧?”

    “不!不!不!”

    君弈诧异的看了一眼水墨白,微微道:“我只是将你所言中的自己做出了总结,说了出来而已,至于说诋毁你...”

    言至于此,君弈语气猛然一变,漠然道:“我还没那么无聊,诋毁一个连自己命运都无法掌控的孩童,与一个孩子计较,这是可笑!”

    “哼,既然君公子如此不待见我,那水某告辞了。”

    水墨白脸上怒气横冲,强压着心头暴走的怒气,拂袖而起,再没有看君弈一眼,生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武者葬身在追求武道的路途之上,难道你以为他们都是在追求武道的巅峰,掌控他人生命的权力和实力吗?”

    君弈手捧茶杯,看着水墨白的背影,缓缓凝声开口。

    这突然的话语让水墨白为之一愣,不由得脚步慢了下来,接着顿在原地,转身疑惑的看着君弈,但没有开口,静待下文。

    君弈缓缓起身,立于亭侧,看着眼前池塘中与鱼儿嬉戏玩乐的小五,轻声开口道:“这武道世界之辽阔,远超你所想象,人心的复杂更是难以捉摸,世事无常,变幻莫测,这无数的武者,或者说无数的生灵难道都只有为了一个目的才修炼的吗?”

    水墨白眉头紧皱,眼神有些恍惚,看着君弈的背影,竟有一种别立于世,咫尺天涯的恍惚感,不由得开口问道:“公子此言何意?”

    君弈深吸一口气,轻声开口,却没有回到水墨白的问题:“妖兽之流等级森严,若无实力支撑,不过是他类口腹之食,亦或人类坐骑玩兽,对他们而言,实力是他们活下去的资本,也是唯一依靠。”

    “人性本恶,在这实力为尊的世界,没有实力,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人口中肥肉,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控,何谈其他?家破人亡,身残身死,这些事情在这武道世界中无时无刻都在发生。”

    听到此处,水墨白眼中光芒一闪,似是微微有些明悟,心中也有些猜测,但却没有贸然开口。

    君弈缓缓转身,看着水墨白,手指轻点:“无数岁月流逝,无数武者陨落,不说他们,就说我们当前,难道就没有你水墨白所言,所想,所做的志同道合之人?”

    “这...”

    水墨白想要说话,却是不由得一顿,口中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这问题他想过,也不止一次的想过,但却没有结果,倒不如说是被他逃避了。

    “我敢肯定,有,而且还有很多,那么这些人为什么成功了?做了你所想要去做的事情?”

    君弈看着水墨白的神色便知其心中所想,微笑道:“因为他们正如你所言。”

    “如我所言?”

    水墨白有些不解,下意识的开口。

    “不错,因为他们逆天而行,叫嚣着要将自己的命运掌控在自己手里,拼死拼活撑起一片属于自己的天。”

    君弈微微开口,将水墨白的原话奉还给了他,继续道:“我不知道他们所谓的逆天,逆的是什么天,但对于你来说,这逆天,应当是家族的意愿和他人的束缚。”

    “你一直在说,这世界强者为尊,你之所谓无法做出自己的选择,无法撑起自己的天,便是因为自己不是强者,修炼不是目的,而是为了达成目的所进行的手段而已。”

    “试想,如果你的实力足够,你会无法做出选择?你会今天来有求于我?”

    君弈轻笑一声,喝了口茶,无奈道:“说到底,还是因为如孩童一般怯懦,不敢做出自己的决定,不要说实现自己的想法,就连做出决定的这一步,都不敢踏出,这,难道还不是孩童所为吗?”

    “嗡!!!”

    水墨白脑中一震,如暮钟震响,震耳发聩,似乎眼前的迷雾散去,曙光降临,整个人蓦然开朗,套在身上的枷锁崩开,身形一轻。

    君弈见此微微一笑,也没有催促,只是静静的看着风景,品着手中茶水。

    “呼...”

    也不知过了多久,水墨白才长出一口气,缓和了下来,转身看着君弈,神色认真,眼中尽是感激,沉声道:“多谢君兄指点,听君一席话当真豁然开朗。”

    君弈摆了摆手,无所谓道:“少家主客气了,我只是疯言疯语罢了,无须放在心上。”

    水墨白见此没有再坚持,但却将这份恩情记在了心中,不过大悟是一回事,眼前的事情还是要解决,再次抱拳正色道:“墨白还请君兄相助,事成之后小弟定有重谢。”

    “哦?”

    君弈玩味的看着水墨白,悠悠道:“你就这么确定你的重谢会让我动心来趟这趟洪水帮你?”

    “君兄,事到如今,我们也不要藏着掖着了。”

    水墨白自信一笑,看着君弈轻声开口:“想必君兄也清楚,无论有没有我这一遭事,你还是会与云家大打出手,甚至会有更多的敌人,毕竟在董家族地那一场战斗可是震惊天下,传说中的圣兽现于世人眼前,这可不是一般的诱惑。”

    “若这次君兄出手,此事一成,有我水,宫两家相助,不说解决麻烦,但也会让君兄处理事情更加从容一些,而且我还会奉上我水家镇族绝学:玄水蛊图。”

    言至于此,水墨白压低声音,轻声传与君弈耳中。

    “哦?有意思。”

    君弈略作思索,便微微点头,两人商议了些许时刻,水墨白便欣喜的告辞离去,只留下亭中君弈看着水墨白的背影,眼神意味深长。

    “老莫,你觉得我这个决定如何?”

    君弈看着眼前的池塘,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微微开口道。

    “公子,老奴愚见,水墨白此人心计深沉,似乎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无脑,这个决定会不会太冒失了?”

    话音刚落,莫亦千便出现在了君弈身侧,说话间微微有些犹豫,毕竟他实力倒退,无法护其周全,生怕君弈出现意外。

    “呵,水墨白此人倒是有些心思,但不足为虑。”

    君弈轻笑一声,毫不在意,继而沉声道:“此番决定虽然风险极大,但若成了收获却也是极大,四大家族存在这么长时间,手中的收藏应该不少。”

    “只是依靠我们自己,不知需要多久才能回去,所需要的资源何其庞大,这次的事情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遇,醉癫狂身上的变故,你身上的伤势都是需要迫切解决的,更何况水墨白给出的报酬也很诱人啊!”

    “毕竟,这么多年没有出手,我也该好好活动活动了。”

    莫亦千闻言神情一凛,看着眼前君弈脸上挂着的淡笑,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寒意和血腥,那种压抑了数百年的情绪,猛然爆发出来到底会展现出何等令人震惊的杀戮盛宴?

    真是令人期待...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