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重生:秦少的〕〔木匠也开挂〕〔魅世狂妃:邪王,〕〔回到地球当神棍〕〔男人的江湖〕〔浪打桃花〕〔张逸风〕〔赵龙〕〔宗先生的追妻攻心〕〔天庭地府红包群〕〔安素东沐灵烟〕〔陈惜雯余远恒〕〔农间仙露〕〔赵磊张蕾〕〔都市之狂龙战神萧〕〔慕微澜傅寒铮〕〔聂阳〕〔李云逸〕〔王婿〕〔混蛋爹地,妈咪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九十九章:玉蚕极阳泉
    “老哥这是?”

    君弈将其一把抓住,看着手中的布袋,赫然是一块储物袋,不由得有些疑惑。

    “这是你要的东西。”

    席万挺了挺肚子,毫不在意一边将自己锁定的莫亦千,冷声道:“东西送到了,席某告辞。”

    言罢,席万毫不犹豫,转身便向外走去。

    “哎,哎,哎,老哥!老哥!”

    君弈见状连忙上前将席万拉住,轻声道:“老哥,你这是干嘛呀?”

    “哼,东西送到了,我离开,难道不对吗?”

    席万一把甩开君弈的手,黑着脸回应。

    “老哥,你可冤枉我了。”

    君弈有些无奈,摊了摊手,好言相劝。

    月知语见状有些好笑,她还没见过这样的君弈呢。

    “冤枉?有什么冤枉的?”

    席万显然不相信君弈的话,斜着眼看了一眼君弈,原本就不大的眼睛,这下更是只剩下一条缝了。

    “老哥先坐,喝口茶消消气,总要给老弟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不是?”

    君弈瞪了一眼一边忍俊不禁的月知语,轻喝道:“还等什么?还不去泡茶?”

    “是!”

    月知语吐了吐舌头,快步离开。

    “说吧,我倒是想听听有什么冤枉的。”

    席万整个人瘫在椅子上,无精打采的开口,显然不怎么相信君弈的话。

    “既然老哥这样说了,我也就不隐瞒了,至于说完老哥信是不信,我也就没办法了。”

    君弈轻叹一声,整个人似乎都放松了下来,坦然道:“我身上的病乃是天生顽疾,说实在的我也不知是何病,试过种种灵草丹药才知灵药能压制而已。”

    “武宜城之事,确实是适逢其会,不过是去探亲,谁知遇到了那等变故,老哥可能不知,老弟眼中容不得半点沙子,我看中的东西哪里会让给别人?更别说我辈武者心中的傲气,老弟更是年少轻狂,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至于伤势,不过是些许皮外伤罢了。”

    君弈说到这里,忽然一顿,轻“咦”一声,拿起桌上的储物袋,疑惑的看着席万道:“老哥说这是我要的东西?”

    “不是你要的?”

    席万闻言也是一愣,有些不相信。

    “不是啊。”

    君弈看着席万,一脸茫然,再次确认道:“老哥确定是听香伴月楼送来的单子?”

    “绝对不会错的,这还有信笺。”

    席万说着将纸张掏了出来,递给君弈。

    君弈看了看,有些明悟,示意席万稍等,便指示莫亦千将何安叫进来。

    “公子,您叫我?”

    何安上前,很是恭敬的开口。

    “恩,你看看,这是不是你写的?”

    君弈将纸递给何安。

    “是我写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何安只是扫了一眼,便承认了下来,却有些疑惑君弈为什么要找他进来。

    “这是你要的吗?”

    “不是。”

    听到君弈的话,何安摇了摇头,轻声道:“这是燕少要的东西,让我请万宝阁采购。”

    “燕空?”

    君弈一愣,点了点头,随即示意何安下去,这才看向席万,摊了摊手道:“老哥你看,你误会我了吧?这是燕少要的,可不是我。”

    “这,原来是这样。”

    席万神情尴尬,欲言又止了好一会才说道:“是老哥的错,误会老弟了,可别怪老哥啊。”

    “怎么会?”

    君弈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认真道:“老哥也是关心则乱,小弟心里可是感动的紧。”

    “唉,老弟不在意,老哥心里真不好受。”

    席万脸色有些纠结,好像因为冤枉了君弈心里愧疚一般,咬了咬牙又从腰间一抹,取出一储物袋,递给君弈,凝声说道:“这算是老哥的一点心意,算是给老弟赔罪了。”

    “老哥这是做什么?把小弟当成外人了不成?”

    君弈脸色一沉,神情很是不悦。

    “老弟不收,是想让老哥寝食难安呐。”

    席万神情一黯,有些痛苦的将手缓缓收回,同时说道:“也罢,这也是我自找的。”

    “老哥你……”

    君弈有些无语,一把将储物袋抓了过来,无奈道:“老哥如此,小弟便收下了。”

    “哈哈哈,这才像话嘛。”

    席万哈哈一笑,起身笑道:“好了,老哥还有些事要处理,就不打扰你了,这就先走了,改日再聚,有事可要知会一声,别藏着掖着。”

    “老哥不再坐一会?”

    君弈起身开口挽留。

    “不了,不了,你也不用出来了,显得生分。”

    席万摆了摆手,挺着肚子大步离去,样子很是潇洒。

    君弈看着席万的背影,脸上的表情渐渐收敛。

    “公子,这席万来的莫名其妙啊?”

    莫亦千看了一眼门外失去身影的席万,有些没有理解他的意思。

    “这家伙倒是有些心机。”

    君弈掂了掂手上的储物袋,轻笑一声对莫亦千说道:“你以为他没事找事,演这一处戏?”

    “呵,他这是试探。”

    “试探?”

    莫亦千有些没有理解君弈的意思。

    “当然,也是示好。”

    君弈向着池塘小亭走去,准备看看小五最近状态如何,莫亦千跟在君弈身侧,静静的听他说到:“这老家伙倒是贼,不按常理出牌。”

    “上来先是兴师问罪,打你一闷棍,你莫名其妙还没搞清楚,他又给你好处,让你没时间去想,又试探你为何要这些东西。”

    “你要恼怒吧还不好发火,人家直接说了你不拿他当兄弟,当老哥,这可是站在你亲人的基础上关心你,你难道还不领情?这可真是赤裸裸的道德绑架。”

    “嘶!”

    莫亦千闻言倒吸了一口冷气,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气愤道:“没想到这老小子心里算计这么多?”

    “所以说不简单呐。”

    君弈看了一眼莫亦千,轻笑道:“你以为这就结束了?”

    “那还有?”

    莫亦千一愣,脚下都忘记了走。

    “试探,试探,得不到些东西能满意吗?”

    君弈摇了摇头,轻叹道:“所以叫来了何安,还好让他发给万宝阁那信笺时就交代了一番,否则还真没那么容易堵住他的嘴。”

    “临了还送给我们礼物。”

    君弈将手中的储物袋扔到亭中小桌上,点了点这东西,继续道:“又是大棒又是蜜枣,而且这大棒还是裹了蜜的。”

    “哼,别人都说心宽体胖,我看着家伙正好相反。”

    莫亦千走上前来,将这储物袋拎了起来,伸手便将其打开,同时嘴里还嘟囔着:“我倒要看看这蜜枣有多甜?”

    打开储物袋,莫亦千轻轻一抹,一个白色瓶碗便出现在了手上,似乎是装水的器具。

    “看看里面是什么?”

    君弈见此饶有兴趣,这东西还有收敛灵气,防止精华外泄的作用。

    莫亦千也没有犹豫,抬手便在这碗边轻轻一拍,盖子应声而起,飞落在一边,而就在这盖子腾起的一瞬间,一阵水波荡漾的声音也从其中传来出来。

    “哗,哗…”

    两人探头一看,还未至近前,一阵极其浓郁的温热清爽感便扑面而来,让人浑身舒畅,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只见碗中一团淡红色的透明液体正在其中缓缓蠕动,对,就是蠕动,这团液体在波纹荡漾之时,中间会微微向上拱起,与其说是液体,不如说更像是一只透明的虫子,更为合适一些。

    “这是?”

    两人对视一眼,显然心中都有了计较,君弈开口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是玉蚕极阳泉。”

    莫亦千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只是眼中的渴望却出卖了自己的内心。

    “老莫,将其炼化了吧,你正好缺这东西。”

    君弈回身坐在石椅上,看着池塘中玩闹的小五很是悠闲。

    “公子…”

    莫亦千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他的确很想要这玉蚕极阳泉来疗伤,稳定自己的伤势,这不是因为自己,而是这样才可以更好的保护君弈。

    “你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还不了解吗?”

    君弈摇了摇头,对于莫亦千他真是太了解了,为了自己所受之伤不计其数,境界更是倒退跌落,这对于一个武者来说已经做的够多了。

    莫亦千也不是拖沓之人,直接在君弈面前将玉蚕极阳泉取出,随手在内苑布下一道禁制,随即将其一口饮下。

    同时,一道身影落在君弈身侧,正是醉癫狂,自从武宜城回来,他整个人就变得沉默起来,这还是几日来第一次见醉癫狂主动出来。

    “这是?”

    醉癫狂看了一眼盘膝而坐的莫亦千。

    “席万送来的玉蚕极阳泉,正好可以稳定莫亦千身上的伤势。”

    君弈稍稍解释了一句,又看了看醉癫狂脸上的气色,感觉好了一些,微微道:“我们是不是也该谈谈了?”

    “好。”

    醉癫狂沉默了一会,才缓缓点头。

    两人说话之际,莫亦千身上渐渐泛起了一圈淡淡的红芒,阵阵灵力波动伴随着一股温暖柔和的气息从身上扩散而出,脸色也从白到黑,由黑转红,周而复始。

    玉蚕极阳泉入体,犹如一只透明的玉蚕,在莫亦千周身游走,缓缓融入经脉之中,随着莫亦千周身灵力的运转,玉蚕也将体内残留的暗疾慢慢啃食。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